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穿书)前世就被他纠缠上之到底谁是鬼(6)

作者:疯流川 来源:晋江文学城

刘雨正准备往前走呢,忽然一愣,片刻后娇笑道:你还真把我当成鬼了啊?真逗。

这?

刘雨笑着走过来,抓住我的手问:凉吗?她的小手有温度,我说不凉。

她又抓住我的手,放在她的腰上,问:凉吗?这小蛮腰挺纤细,挺柔软,我说不凉。

看我傻傻的样子,她噗嗤一声笑道:要不要让你摸一下我的胸,验验真假?

我就像着魔了一样,机械性的点点头,葛钰一股女神范,说:想的美!

“呃,刘雨,你真不是鬼?”我试探性的问道,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郎就像是有魔性一样,刚才那一幕让我心神荡漾,回味不及。我慢慢的不害怕了。

她一愣,很惊讶的问:你怎么知道我叫刘雨?

我一摸兜,这才想起那张身份证被西装大叔带走了,就说道:你身份证是不是丢了?

刘雨是个聪明的女郎,她踩着红色小高跟,噔噔噔跑过来问我:我身份证是不是被你捡到了?我说怎么一直找不到。

那张身份证不是她故意放到值班室门口的,是她丢的

等等!

到底是谁在欺骗我?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如果说刘雨在欺骗我,把身份证扔到值班室门口,故意说是自己不小心丢的,以此来跟我搭讪?那这么做的目地是什么?泡我吗?我不觉得她一个女神能看得上我这样的屌丝。

如果说刘雨没有骗我,那西装大叔所说的话,完全就是一派胡言了,葛钰没死过,她也不是鬼,那这西装大叔为何又要骗我?

骗我钱吗?我穷逼一个。骗我身体吗?我不觉得那货是个钙片。

我的大脑凌乱了,我慢慢的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这里边一定有什么阴谋,或许有一方在骗我,在利用我,或许双方都在骗我,只有我自己蒙在鼓里!

我一咬牙,心说非要把这件事查清楚不可!

当下我停下脚步,回头跟刘雨笑着说:美女啊,咱俩聊会呗。

刘雨也确实挺有气场,挺有女神范,当下踩着小高跟就坐在了走廊长椅的位置上。

我俩聊了许久,我说这两天我把身份证给她送去,然后问她要了手机号码。我不是为了泡她,我只是想跟她走的近点,从她身上找出突破口,看看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

我隐隐觉得这是一件大事,而且而且所有人说的话,我都不能全信,也不能不信,只能靠自己的感觉去判断真假。

这一趟挺安稳,没有遇到什么诡异的事情,我巡逻回去之后,并没有立即回到值班室,而是坐在台阶上静静的思索,上一次犯了忌讳,遇上了鬼打墙,然后西装男子出现,鬼打墙就不见了。

如果不用常规思维去看待这件事,换一个角度来想的话,还有可能那个西装男子就是鬼,鬼打墙是他弄出来的,他先让我陷入鬼打墙之中,等我的神经到达崩溃边缘之时,然后再现身,帮我解除鬼打墙,这样我就相信他了!

这一招如果真正成立,那可就太令人惊悚了!可谓计中计。

“诶,小强,坐台阶上干啥呢?一会来我办公室,咱俩整两口”陈伟从办公室出来上厕所,路过值班室旁边,看到我坐在台阶上不动弹,就大老远问了一句。

我这就起身,但刚离开台阶的时候,我猛然一惊,看向张伟的一瞬间,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不对!我还是把事情看的太简单了!

我只是纠结西装大叔和刘雨究竟谁在骗我,可我完全把张伟置身事外了,张伟做为民风医院主管,整天坐在办公室里不动弹,保安他从没干过,但他为什么告诫我,每个楼层停留时间不能超过半小时?不能和穿红色衣服的人说话?

他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难不成,张伟是鬼?

我的大脑再次凌乱,张伟从厕所赶回来,搂住我的肩膀就要去喝酒。

整个民风医院,他是主管必须住宿在这里,而其余的人都是三四十岁,平时都回家住,毕竟有老婆孩子。整个民风医院只有我俩住宿在这里,张伟平时一个人喝闷酒也没意思,所以总拉着我一起喝。

喝酒的时候我说:张哥啊,今天我和一个穿红色衣服的女孩说了话。

陈伟一惊,问:那你回来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人?

“特别的人?咋个特别法?”

“比如穿的衣服是几年前款式的,抽的烟是几年前就停产的,又或者...没影子?”张伟脸上的表情很严谨。

我想起了那个给我递烟的小伙子,他曾经给了我一支天宝牌子的香烟,那确实是一年前就停产的,难不成,那个小伙子是鬼?

我想了想,说:这倒没有。

陈伟这才放下心,说:切记,以后千万不要和穿红衣服的人说话,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我心说到了这一刻,我也该摊牌了,不过摊牌的方式,我不能太直接,我说张哥你跟我解释一下为啥不能跟穿红衣服的人说话啊?

张伟抿了一口小酒,吧嗒吧嗒嘴,说:小强啊,你要是信你张哥,这事你别问,有时候知道的多了,反而不好,你说是不是?

道理说的不假,但这话绝对是屁话,老子被蒙在鼓里,就像一只被人做实验的小白鼠一样,这种感觉你怎么不试试?我笑着问:张哥,我这个人从小胆大,你尽管说说呗。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张伟叹了口气,这才压低声音对我说:小张啊,不瞒你说,咱民风医院是私人医院的实力有多雄厚,行业里的人都清楚,对不?

我点头。

陈伟又说:资产这么雄厚的私人医院,为啥就一个保安值夜班?我告诉你,因为必须只能是一个保安!多了少了,就要出大事!

张伟应该是酒后吐真言了。

我给张伟满上,又问:张哥啊,那为啥非得一个保安干下去呢?是发生过什么事吗?

我是趁着这个机会,把张伟的话都套出来,张伟醉眼惺忪的说:哎,十几年前啊,这所医院,曾经发生了...

话说到了这里,张伟扑通一声,趴在桌子上醉的不省人事,鼾声打的震天响。

我去,这就晕过去了?我晃了晃张伟,发现他不像是装的,毕竟我俩在一起喝酒很多次了,我发现张伟一个特殊地方,就是他酒量不好,但却嗜酒如命,经常是夜夜买醉。

搀扶着张伟回到他的房间,我也回到了自己的宿舍,躺在床上我难以入眠,张伟应该不是鬼,他今晚说出来的话,准确性还有待商榷。但我觉得,他是个有秘密的人,一定是!

现在的我,隐隐猜测出了一些端倪,鬼肯定有,而且不止一个,但谁是,现在还不清楚。

第二天,我给西装大叔打了个电话,说刘雨的那张身份证我还有用,他让我去市区的一家餐厅去找他。

我心想,取了身份证之后,就直接联系刘雨吧,所以就打扮了一下,又抹了点发胶。

在市区一家西餐厅见到那位大叔之后,他说事情目前还没什么进展,没调查出什么,我点头,接过身份证之后,寒暄了两句就离开了。

到了西餐厅外边,我拨通了刘雨的手机

“大美女,有空吗?”说话的同时,刘雨的音容笑貌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刘雨笑着说:如果你请吃饭,那就有空咯。

我也笑着说:行啊,我在外八仙等你。

外八仙市区一家中式餐厅,饭菜那叫一绝,味道很棒,当然,价格也不菲。像我这种穷逼屌丝,从来不舍得去这种地方,但请美女一起吃饭,那就不同了。

等刘雨到的时候,我大老远看向她就为之一愣,太美了。

上身红色小皮衣,下身包臀短裙,披肩长发随轻风飞舞,太有女人味了。刘雨大老远也看到了我,对我微微一笑直接走了过来。

“还没点菜啊?”刘雨坐下来问我。

“没,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等你来点呢。”我随口说了一句,刘雨脸面一红,低头看向了菜单。

我发现好多美女都是典型的吃货啊,美食当前,不管有什么事都能先抛到脑后,刘雨根本没问我身份证的事,兴致勃勃的点了好几道菜。末了还问我喝不喝红酒。

见她这么有情调,我也不想扫了她的兴,就让身份证的事放到了一边,陪她有吃有聊,不得不说,跟美女一起吃饭,那确实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对,秀色可餐,光看着葛钰,我都觉得自己饱了。

等差不多吃完了,当下我就掏出了身份证,递给了刘雨,刘雨看了一眼正准备往包包里放的时候,忽然又是一愣,然后又仔细的看了两眼,对我说:这不是我的身份证。

我从刘雨手中接了过来,先看看刘雨,又看看身份证上的照片,这完全是同一个人嘛,只不过本人更漂亮,所以显得身份证上的照片不好看。

我说身份证都这样,很多人身份证上的照片都特难看,诺,你看看我的,本人长得像周润发,结果身份证上的照片很像王宝强。

葛钰并没有被我诙谐的语气逗笑,而是面容严谨的说:照片是同一个人,上边的信息也都对,但身份证已经不是我原来的身份证了!

我一愣,心想,难不成那个西装大叔,是个专业办证的?专门办理各种假证件?

这就蛋疼了,我赶紧说:我可没把你身份证调包啊。

刘雨点头,说:我知道,你就是想调包,也没那么能力,我的身份证还有谁碰过?

“一个穿西装的大叔,四十岁左右。”我话音刚落,葛钰忽然抬手就把身份证给扔了。

我不明所以,正准备捡回来,她却说:别碰!这张身份证被鬼动过手脚!你遇见的那个西装大叔是鬼!

什么?!

我特么瞪着眼珠子,都快人格分裂了,西装大叔说刘雨是鬼,刘雨说西装大叔是鬼,谁到底说了实话?谁到底在骗我?

小时候听村里老人讲,鬼在白天是不敢出来的,现在刘雨暴漏在阳光下,两个小时前,我去找西装大叔,问他要身份证的时候,他也曾暴漏在阳光下,这...到底谁真谁假?

延伸阅读

小灯神加盟  http://www.lucybeau.com/pme1.shtml
小灯神养生盐晶灯晶盐矿石含氟化纳98%以上,其余元素包括铁、钙、镁、钾、铝、锌、镓、

布兰特妮干洗加盟  http://www.lucybeau.com/nxq1.shtml
布兰特妮干洗,开家干洗店取决于你的定位!投资的资金不等!从平常的小型的经济型的2-3

乐翻天2—10元生活超市加盟  http://www.lucybeau.com/sa35.shtml
乐翻天2—10元生活超市加盟_公司简介北京雅思世纪科技有限公司由一群年轻时尚的专业人

梦妮尔•丹水晶加盟  http://www.lucybeau.com/u47l.shtml
品牌介绍梦妮尔丹(Monleerdam),是21世纪迅速崛起的天然水晶彩色宝石专业品

汉萨抽水泵加盟  http://www.lucybeau.com/yyzg.shtml
汉萨抽水泵位于上海上海市嘉定区。主营柴油发电机、汽油发电机、水泵、切割机等。在电工电

旭恒加盟  http://www.lucybeau.com/dxrw.shtml
旭恒汽车用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兴进隆加盟  http://www.lucybeau.com/at4t.shtml
兴进隆手机壳总部是一家以配件为主导,各种数码产品配件/手机配件/苹果配件/电脑周边配

开智加盟  http://www.lucybeau.com/yafa.shtml
开智鱼肝油软胶囊独立研究开发了福儿宝系列《维肤膏、祛蚊止痒膏、祛痱护肤膏、护臀隔离霜

天键包装材料机械加盟  http://www.lucybeau.com/xagv.shtml
天键包装材料机械设有研发﹑机加工﹑装配等出众的生产设备及行业出众的质量管理技术,并拥

王华军加盟  http://www.lucybeau.com/acfl.shtml
王华军女鞋是温州市瓯海郭溪王华军皮鞋厂旗下产品,总部是女鞋、凉鞋、靴子、工作鞋、成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逆袭之龙魂重生在线阅读第九节

    “兄弟们,你们准备好了吗?”萧扬眼见萧景天等人刚到,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众人模样狼狈,还受了伤,盯着他们,兴奋的双眼发亮说道。“你,你想干什么?”这一路上萧扬横冲直撞,一直到来这里,虽然没死人,但对于萧景天等人来说,这个愣头青做事不经大脑,缺根筋,给他们造成很大的困扰。“红颜朱果就在眼前,我们,

  • 我的妖魔女友在线阅读第十节

    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着,转眼已经在这云深不知处待了许久。再过些时日,便要到了听学结束的时间,这几日,魏无羡天天都找时间和蓝忘机待在一起,恨不得时时刻刻都粘着蓝忘机。江澄看了魏无羡那副样子,简直掐死他的心都有了。今日,蓝忘机被蓝启仁老先生叫去,不知所谓何事?不能去找蓝忘机,魏无羡坐在客房的桌子旁发呆,一

  • (文野)金木研和横滨小偷

    陈皮吓了一跳,两眼盯着地上的人,也不知道他怎么了,突然晕倒在自己面前,会不会是想讹钱?看了看手里的钱,这人肯定看自己有钱,所以想来讹钱,他赶忙把钱放回口袋。突然这时,一个男孩大步流星冲了过来,伸出手将他口袋里的钱抢走,因为男孩抢的时候太用力,陈皮转了几个圈,发现自己钱没了。顿时才意识到那小孩是小偷,

  • 湘云的打脸日常[红楼]在线阅读第九节

    马塘,吴立择也走了过来,想一起玩,纤纤的闺蜜团也围了过来,顿时羽毛球场就萦绕着女孩纸们悦耳动听声音,文涛的“狐朋狗友”也飞奔的过来了,场面一时很是热闹!“嘿嘿!没想到这么多人”文涛丝毫不惧,看到这么多人还兴奋了起来。“开始吧,速战速决,等等他们也要玩的呢!”时羽倒是一脸轻松。因为他了解文涛。一轮下来

  • 我靠卖萌和前男友复合了在线阅读第6章

    第二日便是蓝氏授课,蓝家最是尊师重道,故而再是不愿这第一日怎么也要给人个好印象。或许都是存着这想法,等金子勋到的时候,兰室内已坐满大半。而眼尖的金子勋更是看到了一个怎么也想不到的人,孟瑶。孟瑶与清河一众坐在一起,不过身上穿的是清河特色的灰色,而不是听学的衣服,想来只是来送他身前那位“一事无成”的聂二

  • 此妖不妖感情浅

    王宝玉非常不爽,干啥玩意,真跟老子较上劲了,老子也没惹你啊!这时,他忽然想起偷听到支书迟立财和龚向军的对话,明白了几分,这个败家老娘们儿,指定是昨晚支书又休班了,心情不爽,到这里来找茬。想到这儿,王宝玉脸上露出了一丝坏笑,对李翠苹说道:“婶子,在你这真佛面前我哪敢卖弄呢?不过如果我说对你别人不知道的

  • 纵然花开灵现时第2章在线阅读

    在三年前,苏兴的父亲求着刘爷爷教苏兴些强身健体的功夫,刘爷爷看着这个面黄肌瘦的小孩,也是起了恻隐之心。苏兴开始跟随刘爷爷习武。在习武的那些日子里苏兴最喜欢听刘爷爷讲江湖的所见所闻,内心早已向往不已。真正让苏兴下定决心的是刘爷爷的一句话,一句触动心灵的话。“苏兴啊,老头子教你的这些拳脚功夫只能强身健体

  • 我的明星男友在线阅读第一章

    梅微浑身湿漉漉的裹在毛毯里止不住的颤抖,因为寒冷,一双唇毫无血色。黑黝黝的眼睛正盯着不远处的一对男女。那个女的同她一样,浑身是水,在毛毯里瑟瑟发抖,只是与她不同,她正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那个男人紧张的拥着她,嘘寒问冷。梅微突然觉得有些好笑。旁边的窃窃私语以及同情鄙夷的目光好像一把把剪刀刺进梅微的胸腔

  • 鬼域无极在线阅读第三章

    “这样的啊,”戚母乐滋滋地道,“那还不简单,一只手牵着,一只手换鞋啊。”看到两人的感情似乎比上次回来时还要好了,戚母既高兴又安心。戚晋北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怎么想怎么觉得怪异,但是戚母一边笑着一边还牢牢地盯死了他,戚晋北犹豫了一下,动了动手,示意曲南风松开。曲南风明白他的意思,但不满地晃了晃手,“不

  • 师兄的病总治不好极限修炼,妖精

    月夜孤冷,高处风微寒。雨水,亦或是汗水。在眼角、脸颊、颈项,一滴滴划入了衣襟,全身上下如蒸笼一般,雾气腾腾,恍然间甚至能看见丝丝血光,是精气神完全爆发出来的体现。自武道场回来后,叶孤城便开始修炼,和上辈子一样,展开高强度、高挑战的修炼。这具身体起步点很高,各方面素质拿到原来世界,可以说是万年难得一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