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位面闯荡之路在线阅读第二节

作者:叶星阳 来源:飞卢小说网

翠红楼向来生意不错,今晚更是红火,瑶娘一路招呼,胭脂水雾似的飘上了二楼,她领着申临白进屋,窗户极大,打开便可见一楼正中高台。

她斟酒,申临白随手接了,饮后叹道:“原来好酒在这里,早知道,我就早些来了。”

瑶娘捂嘴轻笑,“都说食色性也,要让客人舒服,哪里能忽视了胃口呢?”

边陲之地也有解语花,申临白递回酒杯,“瑶娘曾是花魁。”

“是,否则挣不下这楼。”瑶娘坦然相告,“公子见多识广,我们这样的,难有出路,要么等着恩客赎身,要么自己存钱,都艰难,我不敢信旁人,只好设法自赎。”

她不复青春,少有恩客,明知这位公子一定另有来由,依旧心生欢喜,眼尾细细纹路皱起来,她笑着,眼泛波澜,又斟酒一杯。

酒香清淡,酒液清澈,入喉柔和,申临白却知,这酒后劲绵长,叫人熏熏然如坠云端。

香云端。

他接过来却不饮,指间轻旋,不经意似的问:“芍娘呢?”

果然,到底还是这事。

眼底一转,瑶娘唇角小勾无一丝变动,直言道:“她比我晚来两年,当年也算风光。”

说着叹口气,“但却信了旁人。呵,风月场里能有几两真心?最后人财两空。不过,她性子好,也有几位熟客照顾,本来日子还能过。”

瑶娘拿帕子按按眼角,再抬头面容柔顺,哀凄只露一分。

这一分几真几假,恐怕连她自己都算不清楚。

不过无妨,只要看着动人,听着怜惜,她年华不再,功力仍足。

然而没打动申临白。

酒杯转动,四周谈笑声混着女子曲调,他听了半耳朵,散漫笑问:“熟客有姓安的?”

瑶娘抿唇,手在袖中捏捏方才银块,定了定神,摇摇头,“不是,安家老爷子老实勤恳,从来不进我们的门,对子孙管教也严厉,也就几年前他儿子来过一遭,那时老太太还在,亲自过来拎回家的。”

“芍娘昨晚……”她咬着唇,倾身至他耳侧,说了个地址人名。

申临白眼中似有赞许,却道:“不介绍一番?”

手臂朝下一指,原来就在这一刻,今晚众人目标出场了。

一楼有木台,专为歌舞所设,今晚,该有新花绽放。

有女子事先起舞,跳完满堂喝彩,她面色泛红眼波生媚,不下去,就在台上说笑,言语挑逗大胆,撩得台下不少人眼中冒火,火候够了,她算算时间,话音一转,终于开始介绍今日新人——

“要我这当姐姐的说呀,锦儿年纪虽小,将来定是花魁呢,就看哪位爷拔了头筹……”

她娇滴滴半遮唇角,一边不住夸赞,一边往后退去,手臂收回时拉了个新嫁娘打扮的女孩儿。

女孩身量娇小,一身大红,又顶着盖头,看不清面容,然而登台时袅袅婷婷,衣摆如流水。

身姿如此出众,脸呢?

女子眼里抛勾,环视一圈,手里动作迅疾,将盖头一扬,又飘飘落下。

一双双往肉里盯的眼珠合着抽气声,有人已经急不可耐,开始喊价。

不过一眼,妆容又浓艳,虽然美丽,如何看得清细节,可就是这般,才更叫人想一探究竟。

女子却道不急,让锦儿先问候各位,锦儿便微微点头,亮了嗓子,的确轻柔婉转,细腻如莺。

喊出的价码一个高过一个,灼热空气升到二楼,却清凉起来。

申临白似乎是看锦儿,又似乎是看别的,悠悠饮酒。

他转了话题,瑶娘也不敢追问,顺着说:“哦,这是锦儿,咱们楼里新来的姑娘。”

她笑容隐约发僵,眼睛盯着桌面,既不看她亲自接待的恩客,也不看她亲手教出来的新人。

“也是可怜人,家里遭了灾,半袋米就换了,到了我这儿,至少能吃上饭。”

她是老板,介绍的比手下姑娘更详细,说着说着自然起来,又斟酒递去,“我可是指着她做至少三年的摇钱树呢。当然,边境荒凉不比中原繁茂,公子瞧不上也正常、公子?”

她结巴一下,眼里金灿灿黄金一锭。

申临白抛了抛,“这丫头身段不错,你教的?”

瑶娘的眼珠被吊着,看过来看过去,当即道:“是呀。”

她勉强收回视线,拿帕子捂着嘴咯咯笑,“上个月到的,我一看就知道得仔细教好咯,定要她有个好前程~”

最后三个字,甜得发腻。

申临白不接茬,“哪一天?”

“初八,”瑶娘虽不明所以,说得肯定,“八月初八,钟捕头庆贺生辰,错不了。”

申临白若有所思。

八月初八?

第一起命案正是八月初九。

瑶娘目光热切,大堂里热意更高,价码已经喊到了花魁等级。

而后一物砸下,正落高台,满室一寂。

黄金灿灿灼人眼。

申临白随手一扔,没看下面,点点桌面。

瑶娘乖觉,又给他斟上。

那女子急急捡起,顾不得其他,一咬,喜不自胜,再抬头一看,竟是位英俊公子,还是瑶娘作陪。

还有什么可问的?

“恭喜这位公子——”

今晚热闹渐退,余韵未消,从翠红楼每一间房里散发,是浓郁的香,是勾人的声,从滚烫的皮肤里蒸腾而起,又若有似无的往人身体里钻。

非要勾出那无形火焰,给自己添加燃料不可。

申临白随着那主持的女子走着,女子面色微红,灯下更添颜色。

她轻声细语,叫公子小心楼梯。

心里还细细计较着,这位客人出手如此阔绰,若能搭上……可惜,今晚是不可能了,便宜了锦儿那妮子。

正想着该如何留个好印象,她掩唇呵笑:“公子莫急,过了这转弯……呀!”

她似乎是一错脚,眼看要跌倒,一只手略一扶,她便极顺利地站直了。

只来得及瞥一眼,她迅速低头,声若蚊呐,连连道谢。

申临白只一笑,示意她继续带路。

她转回去,忍不住捂住胸口,原本是打算摔倒的,可那只手未免太快太稳,而那一眼……

她恍然,从开始到现在,这位公子行走在无边风月中,呼吸不乱,眼神清明,竟然丝毫不为声色所动。

看她的眼神,和看一盏灯、一杯酒无甚区别。

想活得久首先要有眼力劲,她决定再不做多余的事。

过了转弯,走廊尽头,便是锦儿所居。

其实是历来花魁所在,只是翠红楼大半年来青黄不接,瑶娘不肯砸了招牌,没合意的宁可空着,这也是她得了锦儿便大喜过望的原因,教导不过个把月便急急推出。

到今晚申临白掷出高价,这间屋子终于迎来新主人。

花朵的身价,从来由赏客所定。

那女子福了福身,恭贺几句便离开了。

花魁所居,在翠红楼里可算清静,那一路乱声渐远渐稀,只眼前门缝里飘出淡淡香气,是隐晦邀请。

申临白眉一挑,手一推,木门应声而开。

红烛昭昭,朱纱柔柔,水似的柔情化了形,要来化他的心。

窗户留了一线,夜风吹来,床边新娘盖头微动。

不,她自己也动了。

锦儿循声开口,只两个字。

“公子。”

轻柔,胆怯,像只绒绒小动物,她或许太紧张了,声音带着沙哑。

申临白背手合门。

他看向“她”的眼神,如同刀锋抵住春鸟。

清河镇来去寻常,人没了日子照过,谈论起来也无避忌。

申临白今天下午就去过安家,询问一圈,无论安家或芍娘,并无与人结怨。

安家是世代当地人,老实勤恳做手艺,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他做的门窗家具,一贯与人为善。

芍娘倒是外地的,被卖来将近二十年,没谁把她当外人看,何况青楼女子迎来送往,一张笑脸几乎是固定的,会得罪谁?能得罪谁?

他在巷子口看见人群里一张恐惧面容,稍加盘问,便知是芍娘昨夜恩客。

翠红楼姑娘轻易不出门,想带回家里,一则自家婆娘麻烦,二则要多出银钱,不过芍娘自下了花魁位置,熟客还有几位,瑶娘乐得多些进项,从不阻拦她外出。

不曾想这一去便往冥府。

还是倒了霉被捎带的。

他又想起瑶娘,方才一番交谈看似坦诚,是真的兔死狐悲,还是为财帛动心?

又为何有掩不住的惶恐?

她坦白多少,又隐藏多少?

从门口走来不过十余步,申临白转过许多念头,将目光定在眼前少女身上。

方才高台上行走严谨,而今坐床边呼吸绵长。

他眼眸微弯。

希望阁下的武功,衬得上你的心智。

他倏尔出手,像掠去枝头一朵花,红盖头鲜艳浓丽,轻飘飘散落在鸳鸯荷叶上。

烛火凝滞如水,刹那被搅动生波。

锦儿抬眼看来,怯怯的,羞涩的,“公子……公子莫急呀。”

浓妆下眼神闪躲,笑容细细,是期待又惶惑的小女儿模样。

申临白点评道:“演技差了点,既然惊恐不安,呼吸也该乱些。”

只一瞬,锦儿眼眸微眯。

不必再装了。

哪里还有什么羞怯少女,“她”眼睛锐利得像两把刀!

延伸阅读

亮华加盟  http://www.iran-aikido.com/ghnf.shtml
亮华渔具是渔具、渔具、鱼钩、鱼竿、配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

全虎加盟  http://www.iran-aikido.com/gjgv.shtml
全虎活性炭,是一家从事上海活性炭研发、生产、销售、更换和环保设备生产于一体的高新技术

UEE干洗加盟  http://www.iran-aikido.com/au0n.shtml
公司简介:“送君千里远,回眸莜依依”,带着童话般的诗意,2003年来自美国科罗拉

艾莉丝加盟  http://www.iran-aikido.com/dk9q.shtml
艾莉丝品护理连锁机构是一家专职从事品清洗、修复、翻新、产品研发、技能培训、加盟连锁、

车依恋汽车香水加盟  http://www.iran-aikido.com/x5yq.shtml
车依恋是汽车香水、挂饰、风口、钥匙扣、钥匙包、补充液、工艺品摆件等产品生产加工、销售

玛燕丽尔加盟  http://www.iran-aikido.com/y2td.shtml
玛燕丽尔女装生产连衣裙、羽绒服,羊绒、皮衣,皮草等重量级好女装货源,每年我们有开发很

聪聪加盟  http://www.iran-aikido.com/dxga.shtml
聪聪饰品主做项链耳环戒指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班文举(

家园加盟  http://www.iran-aikido.com/xzxn.shtml
浙江家园地毯实业有限公司是一家集地毯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企业。公司坐落于浙江省桐

雅健加盟  http://www.iran-aikido.com/yc48.shtml
雅健音响设备经销批发的“雅健麦克风”、“特韵调音台”、“特韵音箱”、“特韵功放”、“

奇奇妙童装加盟  http://www.iran-aikido.com/snip.shtml
奇奇妙(香港)贸易有限公司与四川花派制衣有限公司于2012年达成战略合作伙伴,负责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阴阳师]初溪想要有出息在线阅读第七章

    【初次剧本已完成,开始结算奖励!】【获得经验:100,金币:100】【获得物品/装备:无】【完成/接受任务:0/0】【完成隐藏事件:0,世界观破解:0】【心理波动度:2】【心理评估结果:胆大包天,初次达成成就:赢取神秘物品一件,请后续领取】【获得技巧值:20】【技巧值额外的经验值加成:20,额外金币

  • 阴阳医馆在线阅读第十节

    林无涯走下擂台,看着比当事人还激动的林玮,心里有些感激。此次突破并非林无涯靠自身积累,而是那盏烛台。昨天一晚上背诵经书,用的正是墓中林玮带来的烛台。昨晚林玮离开时,偷偷地把普通的蜡烛换成了烛台。当林无涯感到灵气运转加速时,想对林玮道一声谢,但他早已跑得没影了。要知道,这烛台上的蜡烛可是用一点少一点,

  • 秦宅遗事在线阅读第十章

    等他二人将那巨蟒蛤蟆的最后一条筋一根骨收入囊中,这样的话,好处都是他们的了。那个弟弟跑过来“沐坤兄弟你救了我们这点小意思不诚敬意。”说着递过来一个袋子,我笑着连连摆手“不客气的,大家同属一派这有什么的。你推我阻,就成了“好哥们,好弟兄”,我“不好意思”的接过袋子,自然是不能立即打开的,传统礼仪嘛,“

  • 禁止暧昧PUBG在线阅读谢谢你楚天屎(求收藏)

    好一会儿后,楚枫冷静下来,又开始修炼一气归元诀。这一修炼,楚枫更是感觉到天地中稀薄的元气。难怪,后世真正的修道人越来越少了。元气这么少,还怎么修。还没修入门呢,已经死了。楚枫也感觉到靠自己修炼,速度太慢了。按这个进度来,升一级,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去。突然,楚枫感觉到浑身一冷,一阵阴气袭来。楚枫知道,

  • 易水寒桃源篇在线阅读第二章

    将险些坠入地渊里的酉阳好不容易捞上来,小红受了不少地渊冲煞上来的煞气,而与艸一番大战的酉阳,更是连气息都被冲的变得几乎微弱,本来不想在极渊上与颛顼碰面的小红,还是选择抱着酉阳的半个尸体勉强落滚在极渊的悬崖上,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子。“酉阳,你何苦呢?!”小红抹了把额头上细密的劫后余生惊魂汗,对已然昏死过

  • 闺女她爸成了我上司山中偶遇

    等到四人都安静下来之后,一阵悠扬的笛声立即清晰的传了过来。四人不由得听的有些痴了,半晌,邵诗雨才痴痴的说道:“我从来都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笛声,这是人能吹出来的吗?”云嫣然拼命的点头,附和着说道:“真的是很好听,要我听一辈子都不会感到厌烦!”楚空呵呵的笑道:“好听不好听的先不说,只是听了这笛声之后,我

  • 我真是个普通人第六章在线阅读

    柏维东大为光火:“你果然在!”电子音高冷道:“废话,我都说了我在。”“说吧,为什么要搞鬼?”柏维东操控机甲后退,干脆让他的队友解决剩下的虫兽。反正在红火的祸害下根本得不到分数。“你又为什么不守信用?”红火反问。“我那是被你胁迫的权宜之计,不算约定。”柏维东答。红火冷笑:“我胁迫你什么了?”柏维东一时

  • 让主角崩坏的我,又活了之第二章

    ‘骗我’这俩字上,楚摇光故意加重了力道。在场熟悉楚摇光的人都知道,受骗,是他的大忌。无论因为什么原因欺瞒他,最终都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王昭僵硬地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算得上是讨好的笑容。“行了,继续解。”楚摇光转过身,将视线重新投放在解石师傅手中的毛料上。王昭盯着楚摇光的后背,死死握住了拳头。狂吧,

  • 心痕.第9章在线阅读

    莫轩迈着沉稳步伐,沿途慢慢看看风景,两手搁在脑袋后面,嘴里叼着一根草,这里风景也不错呀,光顾着训练来着,没怎么好好看看,莫轩嘟囔着说道,不久从深处走了出来,来到森林中央,忽然感觉到有一股震动,周围的野兽四处逃窜,松狼快速逃窜越过莫轩,莫轩有些吃惊,是什么能让一个二品的凶兽如此逃窜。莫轩躲在树后面,观

  • 向往的生活之我的前妻们第四章在线阅读

    难道那价值非凡的金羽鸦星珠真的跟自己无缘么?李易不甘的看向那明显已恢复了不少的金羽鸦。看来,不用一个小时,这只金羽鸦便能恢复战斗力了,而他,也必须在这一个小时之内,决定好自己的去留。这不是还有两颗星珠么?拼了!李易再掏出一颗,正准备吸收。突然一行提示出现在小圆屏当中:史莱姆星珠(青铜0级),内蕴星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