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嫌疑犯A在线阅读第5节

作者:大江流 来源:晋江文学城

Chapter 05

“醒了?”吴畏放下手机,侧着身子问他,顺便把桌子上的本子递给他看,“明天的新生活动安排,你睡觉的时候我记了一下。”

方伽尧低头看见一行规整的笔迹,干净有逻辑,很多重点易混的还用下划线标示,当真算是细心了。

“醒了就回去,晚上我有事儿,今天不回去,查房的话也不用管,不会扣学分。”吴畏收了手机,简单交代几句就头也不回走了,走廊上的灯被脚步声震亮又灭了。

方伽尧揉着眉心捋。

看了眼时间已经九点半,自己从开始足足睡了接近三个小时,开会一个小时也就是吴畏等了至少两个小时。

方伽尧这样类似被“特殊优待”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军训,期间自己女装去跳了几次舞,但是都没遇见吴畏,在学校对方也是看不见的次数比较多,唯一开始稳定下来就是局训开始的一段时间。

早上方伽尧还是五点半起床,看见吴畏在系鞋带,身上套了一身草绿迷彩,很有军人气质,他抬头冲自己说,“跑步吗?”

两人跑着下楼,提前去操场慢跑,吴畏十公里,方伽尧只在三公里的时候就被吴畏“逼”着坐在草丛上休息,他看着吴畏一圈一圈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十公里吴畏仅用了40分钟,很恐怖的速度。

吴畏的耐力和爆发力都是非人类级别,如果生在战乱年代他就算一顶级战力了。

等吴畏的时间方迦尧手机上闪了一条短信,他盯着看了一会儿,上面儿只有两个字。

- 躲我?

这个口气方迦尧自然想到一位,之后他把这条短信的手机号拉黑,再抬头,吴畏已经擦着汗过来,“行了,走吧。”

十公里给吴畏带来的只有精神上的消耗。

军训合了班级,和隔壁班一起,人数有点儿多,教官年纪不大,二十来岁是个挺帅的酷哥,名字叫秦安,随便做做样子就惹得小女生坐在操场的路牙子上红着脸兴奋不已,方伽尧走过去坐下,教官视线就一直盯在方伽尧身上看。

吴畏走过去的时候,碰了下教官的肩膀。

上午的集训包含军姿和耐力跑,方伽尧申请见习,酷哥教官声音有意识放大,“不是我说,现在的年轻人这点强度的训练都申请见习,甘愿当个小白脸?”说完自己就笑,露出白牙,“看你这小白皮,平常也没少保养吧?”

秦安家里几代都是军人出身,自带的英武气质,他也最瞧不上现在动不动就病怏怏的小青年,尤其是像方伽尧这种看着年纪不大的恃宠而骄的弟弟。

方伽尧确实很白,但是这是娘胎带出来的,怕热不怕晒,换做平常听到这样曲解他都不放在心上,但是偏偏秦安说的话跟那个人如出一辙,他就少了点儿耐心,“术后修复,不能剧烈运动,见习申请老师批的。”他把证明拿出来,就往树荫底下走。

方伽尧的声音也不算大,但是周围人听得清楚。

吴畏双手撑在一片阳光下,眯着眼往这儿看,因为他旁边没人,姿势就比较野,长腿呈八字劈开,就这么歪着脑袋看。

秦安作为新人教官,总想从某些学生身上把自己的威严立起来,以后队伍好带,所以秦安虽然见了见习证明,还是要嘴上占上风。

“作为男生,得有吃苦的精神,小孩儿不能太娇贵。”

“我不娇贵。”方伽尧几乎立刻就说,停下转身。

秦安原本想过过嘴瘾就放过他,但是没想到小孩儿这么犟,就笑着问他,“那你现在能跑几公里?”

“十公里。”方伽尧说。

秦安这就瞧不上了,年纪轻轻说大话,十公里相当于马拉松的初级进阶阶段,光跑就得个把小时,秦安特不信问他,“刚才不还是病怏怏要见习?这会儿就能跑十公里?”

“因为我术后修复,正常需要见习,但是我能跑十公里不代表我应该跑十公里。”方伽尧走到起跑线上,做热身,他身材比较匀称,在阳光下面白净的皮肤有点儿通透,方伽尧扭头对秦安说,“所以我跑可以,得跟你一起。”

方迦尧其实有私心,秦安给了他一个发泄口。

如果不是那条短信,他还当真以为自己比以前脱胎换骨了。

那两个字让他很不爽。

这件事临时起意,秦安安排周围的学生站军姿,面向跑道,找了两个男生负责计时和记圈儿,找人的时候,吴畏举了手,他个子高,站过去比另一个男生足足高了一头,他站在日头底下,是靠近方伽尧的内圈,对方伽尧打了个响指,带着浓厚的鼻音,“别死撑。”

站军姿的学生从站到坐,又从坐到站,来回倒了几次,两条人影还晃在红漆漆的跑道上,东科大的操场是400米一圈,一万米跑下来,得25圈。

方伽尧后期小腿麻木,但是眼睛一直盯着前面,从不往后看,秦安则从第20圈开始就再也没动过追上方伽尧的念头,最后摊在终点,喘着粗气,有点儿不可思议看着眼前身子站得笔直的方伽尧。

掐时间的男学生涨红脸扯着嗓子报时:“方伽尧,41分37秒,秦教官,43分06秒!”

秦安听见躺在地上挪不动,自己这个成绩放到他部队里都是优秀水平,今天因为被刺激了还特地加速跑的,愣是没追上个看起来脆生的学生,脸有点儿没地儿放,匆匆喊了解散,把方伽尧拉到身边问他,“你挺...能啊,以前...练过?”因为还没缓过来,做拉伸的时候气息还不稳。

他对方伽尧改观之后,说话自然亲近些。

“嗯,练过。”方伽尧把吴畏递过来矿泉水浇在头上,又朝秦教官鞠了一躬,“秦教官,刚才我冲动了。”方伽尧跑完之后浑身通畅,再回想刚才跟秦安置气的几句话,就挺拿面儿的,这会心里敞亮,自然什么事儿都不往心里去了。

秦安哈哈乐了两声,也不计较,知道自己有眼不识泰山,找人立军威也是点儿背,碰上这么个神仙,还想再说就看见方伽尧背后靠着的吴畏转过身,反手捞起方伽尧,朝秦安笑,“人我先带走,回见。”

秦安琢磨了一会儿,这野痞的小子好像还没怎么正经叫过他名字。

要不,下次立军威,就他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国英雄谱在线阅读第四章

    “你就是瑞萌萌啊!”夏白还真没想到,眼前的少女,就是超神中品性最单纯的瑞萌萌。“你认识我吗?”瑞萌萌有些疑惑,二个人之前应该是没有见过面的,不然自己应该会有印象的。“嗯,我听说过你,是个好孩子。”夏白嘴角微翘,想起了瑞萌萌的个人信息:家族不景气,文化程度不高,打工挣钱想读大学。结合之前瑞萌萌提出的为

  • 诸天求道在线阅读第三章

    大汉闻言狐疑地打量起月枕石,她这幅瘦弱的模样着实不似一直食用荤腥,虽然不是吃鸡的人才会擅于杀鸡,但眼前的女娃似乎也太没说服力了。“我确实专营这一区的活宰鸡鸭,也确实手受伤了要找人代工半个月,可女娃就你?你行吗?还说一刀毙命?”这就是以貌取人了。月枕石承认她没有庖丁解牛的本事,而现在以此身来写一手毛笔

  • 有解月夜往事

    二十多年前的一天,一元道人正在练功,小道童进来禀报,陈国国君派专人请仙长入宫,有事相商。一元道人虽是修行之人,但陈国立国多年,跟紫金山乾元宫相安无事,反倒给予极大的照顾。据说在陈国立国二百年中,乾元宫一脉还数次出手襄助抵御外敌。此次国君似乎有大事相商,一元道人安排好山上众人,跟随专使去往皇城。数日之

  • 虚空中降临第六章

    “啊,疼死了,澈难道就不能温柔一些吗?”绯樱罗幕在蓝堂澈的手下叫道,“啊,啊,不要了拉,太过分了,不行了,不行了,好疼。”“好了,乖一点罗幕,马上就不疼了,会很舒服的,你不要再乱动了,乖乖的,不疼了。”蓝堂澈安慰着这位大小姐。“我才不信呢,你总是说不痛,可我都快痛死了,不要再继续了。”绯樱罗幕求饶到

  • 末世之魔幻梦魇第五章在线阅读

    第5章沐青青杨桦步子很快,径直穿过了学院外层的区域。赵亮他们所在的区域是学院的【地阶学区】,专门是为那些突破了先天境界的少年设置的学习场所,按照杨桦之前的实力境界,只能来到学院最里面的一块地方。【人阶学区】!一到这里,杨桦的脸上就不由自主的一阵抽搐,蛋碎了一地,顿时有种骂娘的冲动……你妹的,要说以前

  • 星火荣耀第四章在线阅读

    我在这个灵异的路上,身背着使命,有时布道,有时驱逐魔鬼,有时医治,慢慢的就理解了在这条路上的幸福感。但我也明白了一个道理,那些妖魔鬼怪虽然怕你,但是它也会找机会向你施行报复,真是无孔不入。我小心翼翼的在这条路上走着,不敢有一点差错,就这样日复一日的用着灵给我的能力斩妖除魔。在我心里有时真的感觉到骄傲

  • 天行道吾何挣在线阅读沙漠海

    第0008章沙漠海没有任何人比李枫更加的知道自己的实力,虽然如今已经是武师初期,《虎圣拳》《生死转轮玄功》和夺天印虽然强大,但是他却从未有任何与武者交手的经验。赵子明和王良两人离去之后,李枫用了一上午的时间,以三千三百三十三锤铸造了一柄食指宽,近丈长的黑色大剑,随后他又打包了一个行囊跨在腰间。身背大

  • 玄幻:我是小白脸成年人做人该有的底线

    5.我不知道是昨晚喝了假酒还是真的开始上了年纪新陈代谢减慢。酒精带来的头疼仍然没有消减。我掏出了我的课程表贴在了房间的电视上面。定好闹表,同时提醒美大花中午十二点死活也要把我叫起来去给学生上网课。“一点的课起来那么早干什么?”美大花眯着眼睛指着课程表跟我说。“老……姑……我……化妆。”我有气无力的回

  • 峨嵋男弟子第七章在线阅读

    噼里啪啦……寨子的中心剧烈燃烧的篝火照亮刘雷和李天龙的脸庞,不同的是刘雷的脸上多了一丝坚毅,李天龙确实满脸的喜色。李天龙,那些统计出来的战利品名单开心的对刘雷说:“大少爷,这次咱们赚大了”“今天一共从山寨里搜出来粮食五大车再加上咱们自己带来的仨大车,就算清风镇穷的一粒粮食都没有,足够我们和清风镇的百

  • 赵云的征途在线阅读第9节

    贝尔摩得把车停在我住所的楼下。“我会把这里的东西整理成文档,然后尽快发给你。”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OK,别忘了你的衣服。”贝尔摩得伸手从后座上拿起纸袋,然后递给了我。我打开看了一眼。我在阿雷西欧那换下的衣裤……以及一件全新的礼服。看上去和今晚报废的那件一模一样。“哦……哦!看来这就是我今晚的报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