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死亡八部曲之边缘三笑定情

作者:等待爱情的傻子 来源:17K小说网

病床上,顾回但觉口中有异物,顺势咽下,身体顿时不复之前沉重。他缓缓睁开眼眸,见一位翠衫公子笑盈盈的望着他,眉目如画,好看极了。

顾回起身望着翠衫公子,道:“你是谁,怎么在我家?”

花明温声道:“我叫花明,柳暗花明的花明,来你家自然是为你治病。”

他说话时,眼神虚空,顾回愣愣看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他是盲人。

顾回揉着酸痛的后脖颈,道:“我记得昏睡前看见丛林深处有一位蹦蹦跳跳的红衣小姑娘,随后便什么都不记得了,怎么,我病了?”

花明道:“你可还记得那位小姑娘的样貌?”

顾回随口答道:“从小到大,一见美人就笑是本公子天性,本公子哪能记得每一个人的样貌?”

如此说,便是不记得了,可怜红狐一厢情愿。

白蟒忍不住道:“他就是一薄情寡性的人,主人,咱们回天庭好不好?”

“谁在说话?!”顾回看着除了他便是花明的房间,问道。

花明笑着说道:“想必公子大病初愈,幻听了。”

顾回半信半疑,但又实在没见第三人也就此作罢。

顾侯爷,顾夫人都在院外守候,听到顾回开口说话,皆涌进房中,刚才说话还带回音的房间立刻堵的水泄不通。

顾夫人看到自己儿子两颊红润,神采飞扬,知道大病已愈,不由泪眼婆娑,拿帕揩泪。

倒是顾侯爷拉着花明说了一些感谢话。

顾回拉住顾夫人的锦缎袍袖,撒娇道:“儿子幸被花先生所救,才逃得一条命来,娘,咱们把他留下来好不好?”

顾夫人哪敢不依,当下便留花明住下。花明原想客气一番,但转念一想,实在毫无必要,便点头应了。

神仙留住,非同凡响。侯爷夫妇琢磨过来琢磨过去也没想好让花明住哪个院子,一来侯府过于广大,光别墅小院就有十好几个,堪比小皇宫,万一有妖魔鬼怪再来找儿子,神仙能不能及时赶到还是个问题。住在儿子旁边小院吧,距离是近了,但羊肠小道铺满石子,岔路也多,神仙万一不识路,赶来途中迷了路咋办?

这时,顾回发了话,“西厢房不是没住人吗?花先生可愿?”

花明微微笑道:“出家人不问繁花深柳处,能遮风避雨就好。”

顾夫人忙使唤丫头去收拾厢房,顾侯爷见无事也去忙别的事了。

两日后,花明坐院中晒着太阳,手中翻着一本厚厚的书册,看似闲情逸致,实质在与太阳星君对话。

太阳星君用其雄浑的嗓音说道:“自从你下界之后,灵清仙君隔三差五便去琼花宫喂养仙鹤凤凰,他好像不知你私自下界的事,上次见面还问司命星君蓬莱麋鹿都吃什么,司命星君哪里知道你拿他顶缸之事,当下便懵了,幸亏老子反应快,拉着他一通乱说,才没露馅。不过你养的那只凤凰忒不像个男的,整天哭哭啼啼,跟个娘们似的。回来后你得好好治治它!”

花明翻开书页,道:“你替我念念这上面的字。”

太阳星君瞟了他一眼,冷哼道:“下个界连双眼睛都没了,你这神仙混的也忒差了!”话是这样说,他还是老老实实的低头念道:“男子娶妻,须遵从六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

越念越奇怪,太阳星君严肃问道:“这些都是凡间男子娶妻的礼数,花明,你不会看上谁家姑娘了吧?本星君可警告你,神仙禁止动凡心,否则仙根不保。”

花明无情嘲笑道:“行啦,这句话听了一千年,耳朵都起茧子了。”

太阳星君哼哼道:“你,本星君还不了解?就怕你知错还犯!”

“行了行了,琼花宫后头桃树下还埋有几坛好酒,全部送你了。”花明合上书册,叫上正在廊下翘二郎腿嗑瓜子的顾回出门去了。

刚刚出门,顾回便将刚才剥好的瓜子仁全部捧给花明,毫无保留,香气扑鼻。

花明前世为乞,顾回春风得意打马街前,路过他时曾将荷包中瓜子全部赠与他,可惜花明没见过世面,只知此物小巧,并不知可以充饥。

花明捧着满满一捧瓜子仁,不知该如何下口。

顾回走在他右侧,扬眉道:“你不喜欢?”

花明道:“不讨厌。”

“那还是不喜欢。”

前世今生回忆现实交叠,两颗假眼珠竟有了湿意。花明低头塞了满满一嘴,腮帮都鼓起来了,没嚼直接咽下去,并没有吃出什么不同。

顾回见他吃得狼狈,笑的不能自已,“你不会没吃过瓜子吗?”

花明绿袖抹了下鼻涕,“曾经见过,但没吃过。”

顾回从随身荷包中掏出一把瓜子,一颗一颗放在嘴里慢慢嗑起来,齿颊留香。

“你有没有带钱?”花明忽然问道,“带足够多的钱。”

顾回按了按刚塞进怀里,还没捂热的银票,道:“我只带了二百两,够不够?”

花明道:“做娶亲彩礼可够?”

顾回吐出瓜子皮,手舞足蹈,“像我们家这种公侯之家,嫁娶没有几万两是不行的;官稍小些,比如六部那些人,几千两银子就可娶到家世门第不差的女子;再往下,依次递减。”

花明问道:“贫民之家呢?”

“有多贫?”

“卖女儿还*债的那种。”

顾回大笑起来,“那种不用钱,只需带几名府卫吓一吓那贪财的父亲就可。”

花明凝神想了会儿,摇了摇头,“不可。卖女儿还*债已是人间凄惨事,咱们又怎能雪上加霜,强取豪夺?如此与那趁火打劫的人有何分别。”

顾回所住院子出门便是花园,各色鲜花在闷热夏季争奇斗艳,一人高的花丛中蜿蜒露出几条铺满鹅卵石的羊肠小道,花明虽有当归指路,终归走的小心翼翼,生怕行差踏错跌个跟头。顾回在他右边也放缓脚步,保持与他一样的速度。

顾回随手摘下一朵红艳艳的月季,放在鼻尖嗅了嗅,香气浓郁,刺激得打了个喷嚏,才揉着鼻子问道:“咱们?你要带我去干嘛?”

花明的回答甚有韵味,“积德行善,将来好消减罪孽。”

出了府门,下人早备好车马,花明小心翼翼坐上马车,惹来顾回一阵嘲笑,“看你上车时东摸西碰,明明矮凳就在前面,却不肯抬脚,非得磕碰一下才踩上去,莫非你是一个双目不能视物的瞎子?”

此话一出,腰间当归立马挺身,随时准备打架。

花明装作理了理银色丝绦垂下的穗子,将它杀气灭去。

“也许,我真是个瞎子。”花明既没肯定也没否认。

车夫在外问道,“小侯爷要去哪儿?”

顾回望着花明,花明轮指算了一下,道:“城南张家村,门口有颗桃树的那家便是。”

话说捕头张仲欢天喜地回家后,将路遇神仙的事一五一十说给母亲听,张母最信鬼神,听了便丝毫不疑,只每日沐浴焚香,站在门口桃树下等候。

张仲见母亲信了,方告诉隔壁王姑娘,王姑娘自度家父德行,不信会有神仙帮忙,若真有神仙,她母亲不堪父亲*博,改嫁离去时,整日跪在城隍庙前苦苦哀求为何还未能改变结果?

她依旧含泪准备嫁妆,父亲依旧三更半夜醉醺醺回家。

这日,她犹在家中对着红嫁衣流泪时,听到外边车马声喧闹,她们这等小村落,能有头耕地老牛就不错了,何时来过驱车而至的富豪乡绅?

莫非真的有神仙下凡?

王姑娘提起深色罗裙来到门外,但见两位神仙身姿的公子哥从马车上下来。

先下来的那位云锦蜀缎,灿若朝霞,带着十分纨绔气,右手执扇,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

后边那位略矮些,绿衣玉冠,腰间银色丝绦随着步伐前后荡漾,嘴角挂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笑,和蔼但不可亲。

花明万般小心才下了马车,冲着桃树下桃叶落满身的张母笑道:“张兄可在家?”

头次见这般俊秀神采的张母,毫不犹豫的相信他们便是来成全孩儿姻缘的神仙,就要匍匐在地跪拜时,被顾回拦下。

“老人家,我们就是来玩的,您无需如此。”

张母历经岁月的眼里流出浑浊泪水,边擦边道:“今日衙门里有事,他天还没亮就赶去了。”

花明垂目卜卦,原来是位老婆婆买菜被人坑了几文钱。

花明微不可查的甩了甩宽大袍袖,像一阵微风吹过,可当归知道主人在施法把张捕头带回来。

不出片刻,张捕头就跑了回来,看到躲在柴门后够头看的王姑娘,挠头憨笑两声才上前见过两位客人。

花明二人被请进院,一人一个小板凳,围坐在天井中的小圆桌旁,喝着略带咸味的粗茶,说明来意。

顾回仿若世外人,继续磕着瓜子,不过他是看不上这里茶水的,瞧着便浑浊不堪,更别说那刺鼻的味道了。

张仲垂头丧气道:“她爹爹肯定不会同意的!”

花明抿了口茶,笑道:“我只问你一句,要不要娶王姑娘?”

张仲脸颊炽热,道:“我第一次见她时,便发誓这辈子非她不娶!”

张母狠狠拍了一下儿子背,训斥道:“没大没小不知羞!”

少女的笑声隔着半腰高的院墙传来,花明、顾回皆笑笑不语,当归则老脸一红,用只能花明听到的密语说道:“千年前我也曾化身为风姿翩跹的少年,迷倒万千少女。但我本性纯良,任他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我看上了一位姑娘,不如主人好看,更不如灵清仙君空灵,她的手因常年拿锄头而磨出层层老茧,但她包的粽子好吃极了,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粽子。”

“后来呢?”花明问道。

“后来她死了。”

花明默然。

当归又感慨了一句,“有心上人真好。”

顾回侧眼瞧着花明神色古怪,寂寂无语,便笑着对张母二人说道:“我们今天来就是帮你们的。”从怀中拿出一沓足够多的银票,啪的摔在小圆桌上,豪气道:“这些银子你们拿去,要是不够回头我再添上!”

张母慌忙拒绝,“万万不可……”

花明拾起银票塞到张仲手里,道:“那天初来京城,承蒙令郎搭救,才免遭损失,与那些相比这些便是九牛一毛不足为数了。”

张仲自小受人白眼,何曾遇到这等善人?他颤颤巍巍的捧着抵他一生钱财的银票,红了眼眶。

顾回最受不了别人磨叽,立马拍案决定帮他去隔壁提亲。

在他们起身要走时,花明一甩衣袖将王父捆了来,就绑在门外桃树上。

手里还捏着牌的王父清醒后吓得一身冷汗,扯着嗓子大喊救命。

花明捏了个定身诀将现场所有人定住,孤身来到王父面前说了一通话,王父便忙不迭的应了求婚,才松了绑。

临走时,张母送他们一篮子洗好的毛桃。

顾回全然不知发生何事,回去时问他,花明淡淡笑着,答道:“我折他常用来打牌的右手,要他成全张仲与王姑娘的婚事。”

“他若不允呢?”

“折左手。”

“还不允呢?”

“打折双腿。”

“就是不允呢?”

花明淡淡看了他一眼,道:“取他性命。”

顾回摸着下巴道:“没想到你们修行之人也有心狠手辣的时候。”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打个巴掌再给个蜜枣吃往往是解决问题最有效的办法。

在这件事上,足够多的钱只是个引子,花明要王父心存畏惧,他日*瘾再犯时,一定会有个面目可憎的道人随时会来取他性命。

花明摸着腰间当归,若有所思道:“心狠手辣?也许是。”

顾回全然不知方才的出口利剑伤人,又问道:“你能掐会算,能不能帮我算算姻缘,看看我命定之人何时出现?”

花明当真掐指算起来,许久方道:“七月初七,戌时三刻,京郊柔情湖,绿衣白绸,三笑定情。”

听他板上钉钉的说着自己姻缘,顾回正眼瞧着那个一直含笑的少年。

延伸阅读

[综]筑梦师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iphone5a.cn/gkf1.shtml
直到下课放学,林维收拾好书包,却被韩梦如叫住,只见她轻咬嘴唇,缓缓吐出几声:“谢谢你

宠你到世界巅峰篮球王者辅助系统  http://www.iphone5a.cn/36q.shtml
也就是在正式加入了海南篮球队的那一刻,戴舟觉醒了篮球王者辅助系统。篮球王者辅助系统,

从末日开始的像素农场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iphone5a.cn/pl0g.shtml
夏时沐每条热点都看了遍,这些被放在网上的每一张照片陆时昇都打了马赛克,唯独夏时沐三百

我真不是上门女婿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iphone5a.cn/ydbp.shtml
麒麟将目光转向虎瞳,脸上闪现些许不舍之色,“虎瞳,这里有一本秘典,是关于灵魂的”说着

漫威宇宙最强黑衣人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iphone5a.cn/glh4.shtml
太阳渐渐偏移着,宾客也陆陆续续地散场了,笑语渐歇,温冬晚从王府出来时,已是未时三刻。

学院江湖0.6  http://www.iphone5a.cn/yqbm.shtml
于是,霖说:别的女生看到我坐在她身边,要么很高兴,要么故意坐到对面,装的很讨厌一样,

重生后嫡女黑化了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iphone5a.cn/d3uv.shtml
叶清韵漂亮温和,落落大方,是个很容易就让人产生好感的人。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给夏宜宁的

女王乔安之疗伤药,炼成!  http://www.iphone5a.cn/dks3.shtml
叶家老宅内这几天都笼罩着一层挥之不去的忧愁。叶家第一天才被人偷袭导致丹田损坏目前武气

重生之霸宠王妃之乡村风情别样好2  http://www.iphone5a.cn/ui0z.shtml
这个时候宋家的人应该睡了,林皓熙关了电脑,倒在那张简陋的床上,硬邦邦的床板垫了一张席

蛇皇囚妃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iphone5a.cn/nxvj.shtml
盛家很快来人通报,说是已经通知了庄先生,让安家的子女去府上念书。可惜安硕死活不去,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韶华春似锦之第一章

    程晚晚在临近中考的时候还是将自己桌子上乱成一团的书整了整。就在她蹲在地上收拾书洞的时候,乱七八糟的书堆里掉出了一张蓝色的信封,她没留意,将它随便又塞了回去,继续若无其事的整理桌子。不知不觉卷子放了一大摞,她只好再将它们一张张归好类,仔仔细细的放入透明文件夹里。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自己的腰都快直不起来

  • 霸总跪求和我领证在线阅读第7节

    方紫茵其实并没有喝醉,只是觉得自己仿佛在一个虚幻的世界里,身边的一切都让她感觉好像是在做梦一样。脑海里像是在放电影一般,在闪着以前的一幕一幕,方悦然的影子一直在脑海中浮现挥之不去,而且和霍世峥的样子一点点的重合。霍世峥从方家出来,一直开着车子去了自己的公寓,平时他很少来这里,只是偶尔喝醉了或者是累了

  • 奇迹的碎片寄生

    当我们回到营地时,除了木医生外,其他人已经围坐在篝火旁,巨大的火焰跳跃着直冲上天。在篝火的周边,几堆小火堆温顺地烤着我们的食物与水。见到我和文露最后一起回来,众人对此的反应不一:有思索,有揶揄,也有无动于衷。塔力属于后者,他坐在那里,双眸黑亮,仿佛一尊石像,似乎我们回不回来都无所谓。索鑫坐在方筱旁,

  • 源古之术之何为道何为妖

    高府前厅中,青衣道人被隆重迎了进来,看坐上茶礼数周到,高太公和夫人更是亲自迎接。青衣道人一边喝茶,暗中观察着。这高府虽被妖气笼罩,但高府中的人却被未被妖气所侵蚀,反倒是红光满面精神抖擞,眸中有光神智清明,这让道人心下大奇。天篷,莫非你一心向善,不忍妖气影响到普通人,而自己耗费了功力吗?真是可笑,即便

  • 红楼之无法预料在线阅读阴卦

    “呼......”我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身冷汗,原来是场梦,入眼处还是熟悉的出租房,床边的神龛里,三柱清香袅袅燃烧,只是上头的烟并不是笔直向上升腾的,而是一冒出来就向两边晕散开来。“烟曲不直,其必有妖。”神龛下束古曼童的布袋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打开了。“定是我被古曼童入梦了。”我心中暗自想到。我向窗

  • 开局:干掉女神再屠村在线阅读第十章

    万仞山千绝峰,名剑山庄。对于萧轻影来说,这是自己为数不多的童年记忆中,较为清晰的一个名字。自从记事以来,他不止一次在梦里梦见名剑山庄,梦见火光与杀戮。但当他清醒之后,那些出现在梦里的脸,通通都记不得了。名剑山庄在哪,他自己又是谁,为什么会梦到……他有太多问题,但是他不敢问。母亲的精神不太好,时而清醒

  • 无敌:开局抢了女主系统在线阅读第九节

    一时间场面十分的混乱,将军们也不管往日恩情大打出手,他们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消灭这个敌人就少一个竞争对手。“都太过分了,都成什么样子。”方将军高喊一声,可惜石沉大海,往日恭敬的小辈,友爱的战友现在都疯了。“我去,谁拽老子的胡子,你们在干什么呀,有没有组织,有没有纪律……”方将军还在继续骂,但是周围的

  • 铸鼎纪第二章在线阅读

    站在关黎明旁边的教官大声的说道:“第二小分队教官宋锦,大家可以叫我宋教官或者宋指导员。”说完对着面前的一排十人“啪——”的敬了个军礼。“第三小分队教官张立仁。”“第四小分队教官夏鹏。”“第五小分队教官王文忠”每个教官说完自己的名字都给大家敬了个军礼。让每个人知道自己教官是谁。自己在第几小分队。教官们

  • 文豪龙套乌骓二代和霸王枪二代 《第四更,小白求收藏支持!》

    送走了赵云,赵风回到了帐篷,在帐篷到处寻来寻去的,好像在找些什么。当然,赵风正在找寻的便是项羽给他的专属红包,霸王枪二代和乌骓二代,这可是赵风一直梦寐以求的东西,而且霸王枪二代更胜项羽的霸王枪,乌骓二代更胜乌骓,如此吸引力,赵风比任何人都希望快点看到这两件稀罕之物,这肯定让赵风按捺不住了。可是一个多

  • 万维超脱第十章

    “姑娘对在下的预言可有异议?”一声明朗脆耳的声音响起,官兵们纷纷让出一条道路,走出来一名男子,一袭白衣胜雪,衣袂飘飘,不浓不淡的剑眉下,狭长的眼眸似潺潺春水,温润得如沐春风,俊逸若仙。段了了一看,这人不就是当日非要递给自己钱袋的那个男子吗?却见任宽恭敬的走到男子身边,拘礼说道,“这等小事,怎么劳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