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灭却师;抓鬼变强在线阅读第2节

作者:大A哥 来源:飞卢小说网

进了屋中,若水揭开了易玄的裤腿。只见那小腿之上有一道五六寸长的伤口两边的皮肉已经卷了起来还在不停的往外冒着鲜血。若水一见眼睛又红了泪水又滑了下来:“怎么伤的这么重,这根本不是狗咬的是剑伤。是不是屋外那个人弄的。我去找他。”

“别,他是大师伯的徒弟。刚刚我在山腰那遇见他和他切磋了一下。结果技不如人他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别去了。”易玄一把拉住了若水。不知怎么的平时若水经常被自己捉弄哭那时自己总是吓的半死生怕她告诉师父。如今她为自己哭了自己心中反而有种暖暖的感觉。鬼使神差之下易玄吻在了若水的唇上。“好香好甜好软。”只是这轻轻的一碰易玄已经感觉魂游天外。

若水万万料不到易玄会这样。就感觉自己的唇好像触了电一般接着自己的身子就好像软了一样。感觉费了好大的劲才推开了易玄向屋外跑去。一边跑还不放心易玄道:“你别碰伤口我去找大师姐来。”

若水经过独孤策身旁带起的香风和那羞红的脸旁直看的独孤策愣在了那里好一会才回过了神来。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沾上了淤泥的衣裳狠狠的朝易玄所在的屋里瞪了一眼,转身找个僻静的地方换身衣服。

不一会儿若水就带着一个身形高佻双肩若削的白衣女子跑了过来。白衣女子刚进屋见到了易玄的伤口虽然没有像若水那样一下子就哭了但还是露出了疼惜的神色。“怎么这么不小心。那个大师伯的徒弟下手也太狠了吧!”

易玄听了还想说些什么白衣女子已经道:“先别说话了。我来帮你治伤。”说完闭上了双眼轻启朱唇口中念出了一串咒文。手上也冒出了一团青光白衣女子手轻拂过易玄腿上的伤口。就只见易玄腿上的伤口血立马就止住了伤口也已经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起来。

“梦棠师姐你的治疗术更厉害了呢!”易玄笑道。

那叫梦棠的女子伸出那纤长白嫩的手指一点易玄的额头道:“还笑。你不知道痛吗?下次一定要老实点。”

“嗯,我听师姐的。”易玄又是笑了一声还想说什么。就听见山顶上突然一阵钟声响起。易玄忙道:“咦,这钟声好像是唤我们迎客的好像已经多少年没听过了。不会是迎接那小子的吧!他也不配啊。”白衣女子听了白了易玄一眼:“你到时候这么说师父可别气死了。注意一点那个大师伯的徒弟有什么不是你也别在师傅面前表露出来。”

“嗯。”易玄点了点头被师姐们搀着向师尊用来会客的苍松楼走去。这苍松楼虽说是楼。但是确不过是用木头搭建起来的一个小木屋而已,实在是简陋至极。等到易玄三人来到苍松楼时苍松楼已经有了三个人。

当中那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当然就是易玄他们的师傅摘星子了。左下首则坐着易玄厌恶的独孤策。但当易玄目光移到师尊右下首那人时确再也移不开了。那洁白的额头上吊着一块紫莹莹的美玉把那原本就妖媚的脸庞更添一缕魅惑。那紫色的长裙遮掩不住那曼妙的身姿。尤其是那胸把紫裙高高的撑起好似要裂衣欲出。虽只露出一小抹的白腻但是确晃的易玄有些眩晕的感觉。“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胸。好像师姐她们远没有这么大呢!”

“格格。”易玄的傻样落到了紫衣美妇的眼中。紫衣美妇捂住了嘴笑道:“四师兄,你不会收了一个傻子做徒弟吧!呵呵。”说完又笑了起来随着她的笑声胸前两团雄伟抖动了起来看的易玄又是一呆。

摘星子见了面容一冷道:“还不拜见你七师叔。”易玄的大师姐李梦棠一扯易玄的袖子。易玄才反应过来跟着两位师姐一起行礼。摘星子见了又一指独孤策道:“这是你大师伯的弟子独孤策。也就是你们的大师兄。”易玄心不甘情不愿的被李梦棠拉住也做了一辑。那独孤策忙的从座位上站起回了一礼口中道:“以后还望和各位师姐,师弟多多印证所学。”

这一番彬彬有礼的样子赢得了摘星子的好感只见他一抚须道:“小玄你看看你大师兄。以后你要跟他好好学学。”

独孤策又是忙道:“不敢不敢。以后还望师弟多多指出我的不是。”易玄看着独孤策虚伪的样子轻声笑了一声向屋顶上望去。摘星子见了易玄的神色恨不得立马把他抓过来教训教训可是碍于这么多人在这也就忍了下来心里道:“小玄啊,小玄。你这么丢我面子看我怎么罚你。”

同样的易玄这种倨傲的神色落在了紫衣妇人的眼中确是另一番感受“好相同的表情看似倨傲实则是眼中根本空无一物。”她又瞄了易玄一眼看到了易玄腰间的乾坤鼎。“好熟悉。难道是……”她只觉的眼中有些温热后一想这儿还有这么多人呢!以后一定要找机会问清楚这鼎他是怎么来的,是不是还有另外几样东西。

屋中没有人注意到这紫衣美妇的异样。上首的摘星子为了避免易玄的尴尬开口道:“这一次,大师兄路经大荒雷泽确发现大荒雷泽禁制不知从何时起竟然松动恐怕是三大魔界的人搞的鬼。所以让我和你们七师叔前去看看。防止里面魔物破禁而出。”

“大荒雷泽是什么地方啊!”易玄扯了一下身旁的大师姐问道。她的这位师姐不仅木系治疗之法使的好而且博闻强记师尊的藏书被她看的差不多一干二净。

李梦棠在脑袋里思索了一下对着易玄低声说道:“大荒雷泽据传是中古之时的一处古战场。当时那里交战双方死伤数十万导致那里怨气冲天。后有一魔将坑杀降兵四十万。终于在那引来了天雷荡除邪祟。可是奈何那些士卒竟然成了魔物不惧天雷。后有大法力者以禁制封住了大荒雷泽。但几百年前战无极在大荒雷泽连毙一十八位大能之士更让其中多了十八位更加厉害的魔物。这大荒雷泽实在是一处险地啊!”

“咦,那个战无极好厉害啊!竟然连毙一十八个大能修士。”李梦棠听了忙的捂住了易玄的嘴道:“嘘,小声点战无极可是一个大魔头。在我们玄教千万别多提这个人的名字。”

“好了你们别在下面嘀咕了。”摘星子冷着脸道:“回去收拾一下东西。这次大荒雷泽之行就带你们下山历练历练。”

“好哎!”易玄很早就想下山了。如今有了机会哪还能不欢呼雀跃。“小玄,这儿还有长辈呢!你给我老实点快下去。”摘星子实在头疼他这个徒儿忙的让他赶紧下去。

“嗯。”易玄行了一礼忙的和若水她们走了出去。独孤策见若水也走了连忙行了一礼也退了下来。

直到屋里没人那紫衣美妇才道:“想当年布下那禁制的是何许人。如今地界有能力破开这禁制的人恐怕不多啊!”摘星子听了长叹了一口气道:“如今地界有能力破开这禁制的人包括大师兄也只有一巴掌之数而已。其中天魔界,邪魔界嫌疑最大。”

“先不说这大荒雷泽的事吧!我看你这三位徒儿可是根骨不凡呢!”紫衣妇人娇笑一声道。

摘星子听有人夸赞自己徒儿喜的眉毛都翘起来了道:“我那大徒儿李梦棠是一次我云游捡回来的孤儿,性格温婉但也坚韧。自幼好学虽未下山但是知道的东西不少,五行属木精通木系治疗之术木系召唤之术?那二徒弟若水可是荡魔侯之女性格调皮活泼但悟性极高又是水灵之体。诸般水行法术皆领悟极深,日后造诣恐怕在我之上啊!那小徒弟小玄也是孤儿,天资更是聪慧诸般法术一通百通。体质虽毫无特殊但是悟性之高实在罕见,可惜确不喜修炼唯好钻研诸般杂艺。如果定下心来历练一番日后继承我的衣钵那是绰绰有余。”

“师兄,我看你那第三个徒儿修为也挺不错已经筑基达到人元丹境界了吗?”紫衣美妇笑道。

摘星子一听道:“梦萝师妹,这三个弟子中其实我最放心不下的还是小玄啊?他生性便不喜拘束和我枯秀山的两个精怪称兄道弟。那两个精怪也不知是何根脚恐怕擅长炼丹之术给了易玄不少丹药。才让他这小子从没认真修炼就筑基成功咯。”

“嗯,此子真是有些福缘呢!”那叫梦萝的女子道。

“其福缘倒是深厚。七八岁时从一个山洞处捡了好几件法宝。都还是不错的宝贝不过起的名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曾经我为他起过一卦只可惜卦相很不明朗我也看不透啊!恐怕这小子日后多灾多劫啊!”说罢屋中的两人好像皆想到了什么一时沉吟不语。

屋外,易玄凑着李梦棠的耳边道:“那个穿紫衣服的女子叫什么名字啊!”

“什么叫穿紫衣服的女子她是我们七师叔,叫梦棠最得我们师祖宠爱。对机关,御甲之道极为擅长呢!”李梦棠小声道毕竟提道师长名号还是有些忌讳的。

“什么七师叔擅长机关术和御甲术我可要好好请教一下呢!”易玄有些兴奋道。

若水听了马上就有些不高兴道:“不许你去。我可听说她不只擅长这两样。还会什么双修采补之术呢!”

“什么叫双修采补之术啊。”易玄在师尊藏书中也明白了不少修真百艺可也没听过什么叫做双修采补。

哪知这句话一出口若水和大师姐脸一下子都红了。若水狠狠的瞪了一眼易玄道:“不许你问了。记住你别去七师叔那里她会把你带坏了的。我可听说她有一个外号叫做魅仙的。”

“哦,我知道了。”易玄嘴里答应着心里确想着等会上我大哥二哥那问问清楚,什么叫做双修。

延伸阅读

宸瀚加盟  http://www.xcelogic.com/ps6i.shtml
宸瀚装饰品总部是一家6年饰品展示架、家居用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

尹力加盟  http://www.xcelogic.com/d12a.shtml
尹力石榴石饰品是东海县牛山尹力水晶坊经销商品,经营水晶批发、经销批发的水晶及配件、水

康妈贝比婴儿游泳馆加盟  http://www.xcelogic.com/zud.shtml
康妈贝比婴儿游泳馆隶属于湖南康妈贝比母婴管理有限公司旗下。主营婴儿游泳馆和母婴用品等

御厨香加盟  http://www.xcelogic.com/gc18.shtml
御厨香小吃培训(新乡市蔺氏餐饮管理服务中心)成立于2003年,办学以来培养成功学员8

意罗尼家居加盟  http://www.xcelogic.com/sjcr.shtml
意罗尼家居选择全屋定制,设计师不仅会考虑空间的利用率,家具布局的合理性,风格的统一协

工程加盟  http://www.xcelogic.com/nuxf.shtml
工程橡塑制品是加工橡胶、塑料模具、生产橡胶制品、橡胶密封件以及塑料件的厂家,已通过I

一一通立体车库加盟  http://www.xcelogic.com/ndsf.shtml
一一通立体车库的远景是以真正实用的科技,以低成本的物联网技术方案解决困扰物流/生产贸

英格莱国际洗衣加盟  http://www.xcelogic.com/4c8.shtml
湖南英格莱洗涤有限公司九尾冲洗涤器材事业部总经理王润秀,在长沙从事洗染行业20多年,

云景无限加盟  http://www.xcelogic.com/sc85.shtml
西安云景无限票务服务有限公司位于古城西安,是一家专注于旅游行业发展的新型企业。其投资

永固卫浴加盟  http://www.xcelogic.com/silu.shtml
永固卫浴招商连锁_永固卫浴代理_公司简介南安永固卫浴有限公司创建于2001年1月,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史上第一土匪之第七章(7)

    事实证明,只要在**模特的薪水尾数后面再加一个零,她很乐意在性方面对牛大军进行教导。艺术家对此嗤之以鼻,几欲拂袖而去。牛大军就劝艺术家说:“你不是说艺术来源于生活,却又高于生活,但绝对不能脱离生活的吗?”艺术家说:“是呀!你绕了一圈想说什么?”牛大军说:“你现在就脱离了生活——姓生活不是生活吗?!”

  • 大秦逍遥侯在线阅读姐妹花,甲轩甲兰!(第三更!)

    林天和林青,走完了这一次任务,林青回到了虎哮堂,林天则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继续修炼!他现在虽然把纯阴之气和纯阳之气修炼到了大成境界,但是不代表他现在修炼到了大圆满境界!只有修炼到了大圆满境界,才能够成为先天高手!当然,如果能够把两幅图上面的境界都修炼到大成境界的话,那么他的实力,就可以吊打先天高手

  • 都市之濒危物种保护系统在线阅读第九节

    工作室慢慢步入轨道是在半年之后,繁杂的事情很多,不大的写字楼里,只有三个员工,加上我和原皓臣就五个人。创业的过程,有苦有甜,更多的是心理上的充实与满足。可是现实与我们想像中的差距实在太远,起初我们接的都是些小case,原皓臣与几个手下也做得十分认真专注。直到遇上个蛮不讲礼的客户……那客户也算是个不大

  • 都市之我是地球在线阅读供不应求

    寝室里,除了况昭鹏的床只坐了他自己一个人之外,其余人的床上全都坐满了人。满满当当,大家都捧着书在看,一点声音也没有。这情景,看起来非常地诡异。褚时映看到这不同寻常的一幕,吓了一大跳。“你们在这里做什么?”褚时映问着,看了一下手表,“现在准备七点了。”七点是晚自修时间,但是他们一般六点多就到教室里看书

  • 电影之明星抽取在线阅读第8章

    时希冉嘴角微扬,漫不经心地动作拉开包包的拉链,让何夏看了一眼里面的手机,随后把包放在进门右手边的书柜上,余光扫了眼斜对面墙角的监控摄像,走到红木桌前的椅子上坐下催促道:“二婶开始吧,我要告诉母亲我跟顾轻晚结婚的事,时间不会太久。”“那样最好。”何夏阴阳怪气哼了声,提脚进入书房,原本今天上午约了陈太太

  • 都市之卖萌系统在线阅读第2节

    “无知小儿,赶紧滚出刘家村,否则让你横死荒野”幽灵一般的声音在黑暗的星空回荡着,沙哑的声音犹如地狱的召唤。“自古正邪不两立,这闲事我管定了。”说完,陆枫直接将手中的血符贴在了腐尸之上,随后只听见一声巨响,腐尸顿时变成一堆腐烂恶臭的人肉沫,腥臭的腐肉味,随着微风在四周弥漫而开。“呜呜.....”慕容雪

  • [综]女孩当自强第八章在线阅读

    ……“天呐!弓箭班疯了!你是想被开除还是记过处分?!”里面传来了更嚣张的声音。“我劝你少惹事……”老板是武士会三年级的学生,他走出来对着刘安道说道,但是没说完,就被刘安道抓起领子恶狠狠顶在了门边。这一举动,让饭店内的人认为刘安道彻底疯了,一个个人都在看着他。只听到刘安道的用嚼碎冰的语气说道:“刚才,

  • 大佬失忆后只记得我善恶有报

    “没事,没事,老妇见你一人站在高处四处张望,想必是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吧,巧女丫头怎没与你一起?莫不是也去林家看热闹了?”高易面露尴尬,道:“这位大娘还真是好眼力,方才出来的太急忘记看路边标示,现在剩我一人还真辩不得东西南北了。”另一年轻妇人“咯咯”笑道:“这没什么,这上院村怪的很,平日里若无当地人引路

  • 龙裔之帝都亡城在线阅读第三节

    “大小姐,你看上的,就是这种男人?”叶潇听见那个低沉婉转的声音,来不及思索,下意识地喊道:“有什么冲我来!放了翎墨!”“你要是敢伤害他!你一分钱都拿不到!”叶潇冲出了房间,急急忙忙地拿着车钥匙往外走,厉声喝道,“你要是敢伤他一根头发丝,我就百倍千倍地还给你!”“你给我老实一点!”叶潇气势十足地喊完,

  • 红楼之林家黛玉在线阅读历史系

    正想着,就见两个人说说笑笑的走了进来,手里都还拎着大包小包的。其中一个看上去和刘玄一般大,想必就是他的室友了。另外一个看上去估摸着得三十好几,那浓密的胡渣,估计是送他室友过来的亲戚之类的。得在室友面前留下个好印象啊!刘玄下了床,打了声招呼。“你好,我叫刘玄,以后我们就是室友了。”那个年纪相仿的也是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