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向往之扶贫道观之魅力凭证

作者:琳琅丨怪兽 来源:飞卢小说网

关游给阮欢杳订了酒店最好的顶层套房。

房间很大,各种设施都很齐全,布置得也很温馨,甚至还有小型的健身室与衣帽间。

阮欢杳却没有欣赏的兴致,就算这屋子再漂亮再奢华又怎么样,还不是她独自一人。

她叹了口气,也没有开客厅的灯,直接穿过客厅想去卫生间洗澡休息,可是刚刚走到一半,就听见房间里传来关游的声音,“见了我,现在连招呼都不打了。”

阮欢杳吓了一跳,连忙用遥控打开客厅的灯,扭头看向坐在沙发里的男人,“我不知道你在。你……你什么时候回国的?为什么不跟我一起回来?”

关游脸色很冷,对于阮欢杳带着关心的询问根本不回答,反而把手机扔到阮欢杳面前,质问道:“不如你先回答一下我,为什么你才刚下飞机,邵苒航就能找到你,并且你们还相谈甚欢?”

阮欢杳划开屏幕一看,发现关游手机里全是她和邵苒航坐在机场甜品店里的照片!

她气得发抖,“你又让你那些保镖偷拍我?”

关游不怒反笑,身上有种威严的气势,“什么叫偷拍,你和你全家都吃我的喝我的,我拍你几张照片你就不愿意了?”

凭以往经验,阮欢杳知道自己要是再跟他争下去,这又会发展成一场激烈的吵架。她已经很累,不想再吵,因此强压住心中火气,说:“我去休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然而才刚刚跨出半步,关游就如豹子一般将她扯过来压在沙发上,他的手掌威胁地卡在她纤细的脖子上,愤怒的气息直喷到阮欢杳面前,“我允许你休息了吗?跟我解释清楚,你和邵苒航是怎么联系上的?你要是不想说,信不信我现在就掐死你!”

阮欢杳抓狂到快要疯掉,“关游!我只给你解释一次,你听清楚了!我没有联系他,是偶然碰到的,而且我们也没有相谈甚欢,我跟他说了几句就走了,你的保镖不一直在监视我吗?他们应该跟你汇报过完整情况,你又何必再问——啊!”

关游忽然倾身而上,阮欢杳的手腕被他膝盖牢牢压住,痛极了,可他却不愿放开,“偶然碰到,这种愚蠢的借口你觉得我会信吗?你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什么都听你的,什么都相信你的傻子吗?”

“放开我,你放手啊!”阮欢杳顾不得解释了,只是吃痛地叫着。

关游终于松开了她,却并不是放过她,而是抓着她的肩膀用力摇晃,“回答我!你是不是想和他重新在一起,是不是?在你眼里无论我多努力,比他富有多少倍,你都不把我当回事,是不是?”

阮欢杳眼角溢出泪花,“我说了多少次,我和他早就结束了,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相信!如果你不信,又为什么不肯放过我,去找其他你愿意相信的女人!”

“你以为我不想吗?”关游用更大的声音咆哮,语气里全是撕裂般的痛苦,“我把我能给的,最好的东西全都给了你,可你却把你自己给了另一个男人!我在工地上搬水泥搬沙子的时候,你却为了荣华富贵跟那个男人在床上缠绵,阮欢杳,你怎么就这么不要脸!”

说着他激动地举起手,似乎很想要给阮欢杳一个耳光,可最后却忍住了,把对她的愤怒化作更激烈的欲/望,撕开了她身上代表荣华富贵的衣服。

两个多小时后,阮欢杳对着卫生间的镜子,给自己手腕上青紫的伤痕上药。

其实伤口不重,上药时也不怎么疼,可是看着镜子里憔悴疲惫的自己,她还是不禁掉下眼泪。关游还在门外的大床上沉睡,阮欢杳捂着嘴不敢哭出声音,她生怕吵醒了他,又要迎来一场疯狂的争吵。

她捂着脸,渐渐滑坐在冰凉的地板上,一边小声抽噎,一边在心底伤心地呐喊,她不知道关游怎么就变成了如今这样。

以前的他,明明是那么温柔又可靠。

从前,关游和阮欢杳住在同一栋老旧的居民楼上,其实他的家境当初还比阮欢杳家好一些,毕竟那套房子是属于他们自己的,不像阮欢杳家,连房子都是租的。但奈何关游有个不务正业的爹,整天游手好闲,拈花惹草,在外面惹了不少麻烦事,经常有人上门来闹,吓得关游的妈妈出门都战战兢兢。

关游的父亲也是个没胆的人,一见有人闹事就溜走,让自己的老婆孩子来帮他挡着。

那时阮欢杳在院子里玩,看到那些社会上的人来了,姥姥都会让她躲起来。

后来关游渐渐地长大了,有能力反抗了,于是当那些人再一次来找麻烦时,就以一敌多把他们全都狠狠揍了一顿。不仅如此,等他父亲回来时,他连那吊儿郎当的父亲也一起打了,他父亲被他打到骨折,伤好了之后就跑了,再没回来过。

后来关游曾经偷偷跟她说,是他威胁父亲如果再敢回这个家就杀了他,所以他的孬种父亲才跑了。

即使他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很凶恶,可那时的阮欢杳却不害怕,因为关游对她和姥姥非常好。她已经记不清自己是怎么和他认识的,可能是她在院子里玩跳皮筋时接住了他踢来的球,也可能是姥姥看他蹲在楼下只吃馒头很可怜,让她给他送了一碗红烧肉。

关游是个很知恩图报的人,别人对他稍微好一点,他就全心全意地回报对方。他知道阮欢杳在学校经常受欺负,要帮她教训那些女生,被阮欢杳好说歹说拦住了;他知道阮欢杳学习好,希望她以后能上好大学,就天天去打工赚钱,给她攒学费。

他比阮欢杳大了四岁,却在高中毕业后就不读了。阮欢杳多次劝他再去读书,关游什么都听她的,唯独这件事不听,他总说:“我真不是读书的料,我小学开始就留级,书上的字我是真看不进去。有这时间看书,我还不如多赚点钱,让你继续深造。”

阮欢杳劝不住他,连关妈妈也不强迫儿子再去读书,所以后来她只得不再提这件事了。

所以之后,阮欢杳没有选择去外地读名校,而是选了当地的大学,关游还很不开心,因为他觉得阮欢杳那么聪明,就应该上最好的学校。他甚至连路费都给她攒好了。

可阮欢杳怎么能要他的钱?关游见她态度决绝,只能换了一种方式,每个礼拜他都会去阮欢杳的大学看她,并且给她带一大堆吃的用的。

阮欢杳起初不想要,可关游却跟她生气,一脸受伤地问她,“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在工地上挣的钱?”

阮欢杳连忙说不是,她希望关游用这些钱给他妈妈买些吃的,可关游却说:“我妈天天念叨你呢,还嫌我一个礼拜来看你一次太少了。”

阮欢杳心中十分温暖,在她心目中,关游就像她的哥哥一样,所以后来他再来的时候她就不拒绝了,她经常用自己打工赚的钱给关妈妈买些礼物,让关游带回去。

她想,或许一开始关游也只是把她当成小妹妹照顾,但渐渐的,阮欢杳能感觉得出来,关游看她的眼神不太一样了。那是一种微微带着火热和侵入感,让她有些不自在的眼神。

阮欢杳虽然性格内向,可是内心却清澈明晰。她知道关游可能喜欢自己,可是却无法给出回应,因此每周的见面就变得尴尬起来。

并且那时的她也并不相信爱情,她父母很少在她身边,她很难体会到书上讲的那种火热的感情,所以一直觉得这种感情只是别人瞎编出来的。

直到她在大学校园里再一次遇见邵苒航,她才明白心中那不受控制的悸动和喜悦是怎么回事。尽管保龄球馆那晚之后,邵苒航再没有出现在阮欢杳的生活里,她却依旧会时不时想起他的样子。

于是自那之后,再去见关游对阮欢杳来说,就变得更加尴尬了。

关游每周来看她会提前给她打电话,阮欢杳找借口连续推了两周,第三周终于推不过去了,只能去校门口见他。

远远的,她就看见了关游站在树下那高大挺拔的身影。他穿着简单的白色背心,脖子和健壮的手臂上还有一层灰,看样子是刚从工地上下来。

那时网络上流行一句话,什么“不说了,我去工地搬砖”了,这话带着点自嘲的性质,关游做的就是类似的工作。而且不仅是搬砖,他是什么活赚钱就做什么,再苦再累也不怕。

也正是因为他这种敢闯不怕苦的意志,加上他高超的人际交往能力,让他后来做生意时蒸蒸日上,短短几年就从工地上的小工变成了大老板。

那天晚上,关游照旧提着大包小包来看阮欢杳,他盯着迎面走来的她,明明一米八几的大个子,盯着阮欢杳的样子却像个做错事的小孩,“怎么了,两周都不愿意见我,是我惹你生气了吗?”

“没有。”阮欢杳只能撒谎骗他,“最近班里活动比较多。”

“哦。”那时的关游丝毫不怀疑她,立刻就露出释怀笑容,“原来是这样。给,我知道你读书辛苦,费脑子,这是我专门买的补脑的保健品,进口的,你多吃点。”

阮欢杳想推脱不要,可关游不等她说话,就忽然拉住她的手,“你的衬衫怎么破了?”

阮欢杳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她那件穿了五六年的衬衫破了个洞。

关游二话不说拉着她就朝外走,“我带你去买新衣服。”

“不用不用!一个小洞我缝一下就好了!”

关游却听不进去,“女孩子家,都喜欢漂漂亮亮,我不想你在学校因为这个受欺负。我最近跟人做生意,赚了点小钱,我给你买件好看的裙子。”

阮欢杳根本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关游跌跌撞撞拉进了附近一个中高端的购物商城。这种地方她是从来不去的,不是因为自卑,而是她知道自己买不起。关游也不像是常来的人,商场里好多牌子是英文的,他根本看不懂,最后索性不管了,拉着她朝一家衣服最华丽的店走去。

他穿着脏兮兮的白背心和沾满油漆的裤子,手上还提着一个大塑料袋,一进店就遭到了几个导购员的侧目。关游似乎知道她们在想什么,直接从口袋掏出一厚沓钱,拍在桌面上,说:“看不起我,总能看得上钱吧?给她选一件最好看最合身的裙子,剩下的钱是你们的小费。”

谁也不会跟钱过不去,导购员立刻热情地把阮欢杳拉到试衣间,很快就帮她选好了裙子,等阮欢杳从试衣间出来,关游连钱都付过了。

回到学校门口时,阮欢杳心中的愧疚简直要翻江倒海,最后急得都哭出来了。关游终于慌神,用脏兮兮的手指帮她擦眼泪,“你、你别哭啊,我只是想让你高兴。”

阮欢杳哽咽着说:“可我真的不需要你给我买裙子,太、太贵了,你留着给阿姨,让她买些好吃的多好啊呜呜……”

关游笑道:“我妈如果知道了,她肯定也愿意,你知道她很喜欢你的。好了好了,你别哭了,以后我不乱给你买衣服了,好吗?”

阮欢杳说:“裙子的钱,我攒够了还你。”

“不用你还——”关游说到一半,被阮欢杳瞪了一眼,只得蔫了,“好吧……可我真的不用你还,我、我对你什么意思,你难道还不清楚吗?”

阮欢杳生怕他当场就表白,她不知道该如何拒绝他,因此立刻说:“我……我先回去了。”

关游眼底闪过几分黯淡,但还是点点头,“那你早点休息,下周我再来看你。”

阮欢杳快速朝宿舍跑去,却在拐弯时差点撞到别人身上,她吓了一跳,正要道歉,抬头一看,面前的人却是已经十七天没见的邵苒航。

十七天,她连没见到他的天数,都记得那么清楚。

“跑那么快,这么激动不至于吧?不就一件破衣服吗?”邵苒航的语气里充满轻浮,拿过她手上的袋子看了眼,啧啧道,“这个牌子很一般啊,几千块而已,你眼皮子也太浅了。”

那时的阮欢杳,只觉得邵展航跟她说话的声音简直如同天籁,根本没注意他说了什么。可事到如今,她才明白,其实一开始人家就根本没把她当回事儿。

邵苒航把她当做发泄/欲/望的工具,关游则把她当成证明男性征服力的凭据,她想要的爱情,从来都只是镜中月水中花。

她终于控制不住内心的悲愤,捂着脸嚎啕大哭起来。

延伸阅读

都市之魔祖遮天无味的生活  http://www.saveyou.cn/scuy.shtml
不知道是多少次了,当楚梦又一次从浅梦中惊醒,望着窗外蒙蒙的天,她伸手从枕头底下掏出手

青狐剑盏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saveyou.cn/gjyt.shtml
故事说到哪了,喔对,说到了那个“女人”,没错,那个“女人”在暗地里读书写字学习琴棋书

穿成狠毒恶女配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saveyou.cn/xrhz.shtml
那山离镇子不算近,还好这身子从前就经常上山采药,体力充沛能够每天上山两个来回儿。山栀

延禧攻略之守护者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saveyou.cn/msw.shtml
在莫小贝身后跟着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男子,在中年男子身后跟着唯唯诺诺的邱小东。以前邱小

水心语第六章  http://www.saveyou.cn/p0u8.shtml
肖贝回过神,笑着冲他举了举手中的花:“这周的花来了。”“怎么才来,”傅远山推开门,走

女主大人,我错了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saveyou.cn/n5ru.shtml
诸葛亮穿越到三国的时候,并不知道还有谁来了,她只能大约的猜测郭师姐周师姐司马都来了,

[红楼]婢女生存日常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saveyou.cn/dgmn.shtml
“不要……不要过来!”夏七七害怕的遮掩着,却没有力气站起来,只能不安的扭动着身体,而

重生之勋爷追妻套路深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saveyou.cn/n693.shtml
司徒瑾到谢皇后寝殿的时候发现圣上居然也在,这就很难得了,谢皇后已经不年轻了,在这个年

深渊暴君:从丧尸开始进化之第九章(9)  http://www.saveyou.cn/glvb.shtml
陈墨喝醉了。借着可以免费畅饮的酒水,陈墨决定用酒精麻醉一下自己。表面上看,他将故乡放

老婆今天想起我了吗之诡异串场(1)  http://www.saveyou.cn/nyql.shtml
啊啊,这群小鬼头真是难缠啊,佐助还是这么没精神,好了,让他示范一下投掷手里剑好了。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拂晓而至的你之第四章(4)

    就算是打赏的霸霸,也不能让他干啥就干啥吧?他不要面子的吗?薛清哼了声,秒接了胖丁的连麦。胖丁在那边软萌萌的问,“薛哥你有什么想唱的歌吗?”“没有,我这边什么都行。”薛清邪魅一笑,磁性坏痞的少年音很好听,“小胖丁长得很可爱呀。”牛芒直播间如果是两个主播连麦了,屏幕就会显示两个主播的画面,胖丁的脸变大变

  • [综]无意识救赎在线阅读第5章

    “周焱哥哥!”灵儿纵身一跃,瞬间便到了周焱身旁,玉手扶起了周焱的头。周焱半躺在地上,脸色苍白。“周焱哥哥没事吧?”灵儿一脸但又担忧道。“怎么可能没事,事儿大了!疼死我了!”周焱闻言,艰难地动了动头,坏笑道。“快揉揉!”周焱想抬起手来指指头,但怎么都动不了,甚是憋屈。“哼,你个坏蛋!”灵儿说着就放下了

  • 闪耀拳芒初战告捷

    二娃这个技能,估计在现实社会都会很实用,一群妖怪们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顾源早就设好了一个口袋阵等着他们了,对于打怪这种事情,顾源虽然没真个操作过,但是网络**玩过不少,反正就是刷而已!顾源就不相信,把这波妖怪给灭了,青蛇精还能有多少属下。“妖怪还有二里地!”“一里地了!”“五百米了

  • 师父你好在线阅读第2章

    林云臻点开原主微博发现粉丝还剩三十几万,想到对方被全网谩骂恶意漫天,这三十几万估计大半都是黑粉。向下滑动,最近一条微博是半个月前发的……呃……一首宋词……往前翻了翻发现原主真是个神奇的小爱豆,微博上除去广告外,分享的都是一些古诗词。林云臻再次确认他这三十几万粉丝,绝对都是死忠粉和黑粉,不然谁会关注一

  • 人上人第十章在线阅读

    “啥?”刘兵顿时住了口,一股凉气,从脚底冒出来,他赶紧离开那个墙壁几步,不停后退,发现又退到了另一边的墙壁,又大叫一身,跑到我们中间来,东张西望。这时害怕的不光是刘兵,我们所有人听到吴天启的话后都是脚底冒汗,不停的往这个走廊的中间站。“能等我话说完吗?”吴天启看我们哆哆索索,眼神里闪过一丝藐视,“这

  • 如果有哥哥就好了在线阅读第7节

    柳千树到“星天外”的时候,看见门外挂起百年一见的“休息中”的牌子。她从后门绕进去,在厨房遇见正在煮泡面的缨和,问道:“大白天的怎么不营业了?”“锦姐累了。”这个理由太过简短,柳千树摸不着头脑。她离开了厨房,在吧台找到罗锦。正在打扫卫生的阿勋还有以立率先喊起来:“千树好!”柳千树被他们喊得鸡皮疙瘩全起

  • 你的糖都归我第八章

    青华帝君自然地摸了摸她的头,随手化出一条太极鱼和一个碗。苗小苗捧着碗慢吞吞地喝着碗里的琼浆,脚步往门口挪。老学监一眼看到了那条只出现一瞬间就消失的太极鱼,立刻怒道,“你这后生,暴殄天物!这太极鱼可是天地灵气孕育,万仙奉供的宝物,只有禁地天池才有!你们竟然私闯禁地!你这种无视天界律例的顽劣学生本学堂不

  • 翎离琐碎三岁成名

    秦若水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一声“皇后娘娘到!”拉回了她的思绪。一袭凤袍的皇后走到了众人面前,顷刻吸引了所有的视线。皇后今日满三十,她美艳中透着威严,让人不敢直视。众人行了礼之后茹妃才缓缓起身朝皇后见礼。皇后也不计较,朝众夫人看去,然后走到秦夫人面前,说:“秦夫人近日可好?有空可以常来宫里陪陪哀家。

  • 爱不知所起一往情深在线阅读庸贵妃畏罪弃茯儿,苦罪婢惧死泄机密

    皇后轻轻掀起泠迷的袖口,将兰花指贴在她的脉搏处,少顷轻,叹了一口气:“苦了本宫的好女儿.”“嗯?”泠迷不知内情,心里头疑惑,“女儿”吗?“唉,本宫的错.”皇后翠眉微蹙,双手拢住泠迷的脸蛋,明眸微微涨潮,“本宫无能,一年生了五位公主,眼见嫔妃诞下龙子,而自己又想争宠,加上武林各派与朝廷关系日益紧张,便

  • 爱在此刻开始在线阅读第5章

    对于姚东泽刻意摸黑自己这件事,李年皓一直保持沉默。他当然知道对方是为了什么,正是因为知道,所有感觉有点复杂。他很讨厌姚东泽,这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的事。毕竟一见面,对方就踹了他一脚,第一印象不要太差。虽然是有些血缘关系的兄弟,可是一个正牌夫人所出,一个是一夜情留下的私生子,要想关系好那是根本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