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红楼之变成自家蠢儿子怎么办在线阅读第2节

作者:金荞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大千世界,有人为权利奔忙之时,就有不知权利为何物的人逍遥自在、只管过自己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安生日子。先丢下京城一会儿,来看看一千多里以外一座高山。

一只乌鸦从天空飞过,突然,一只羽箭射上来,乌鸦咽喉正中!乌鸦从天空掉落,被一个少年从树林里跃出,飞身接住。这个少年五官长得很是端正,尤其一双眼睛,眼珠子黑白分明,眼神极为清朗。肩宽腰窄,很符合英武美男的标准。即使一身布衣,也不掩那一身风度翩翩,因为长于山野,于翩翩风度中,更显苍松翠柏那卓越不凡之本色。

一个青衣道人跟着走出来,少年笑嘻嘻将中箭的乌鸦递给他。道人查看了一下,夸赞道:“咽喉中箭,这只乌鸦死了也少受苦痛。”

少年将乌鸦挂在腰间,和青衣道人并肩而行。

这个少年,就是新皇帝瀛烈未来最为依仗的人才。

他叫高进,授业恩师就是青衣道人,青衣道人的名字叫何明澈。因深居白云山,何明澈便自号白云道人。高进六岁跟随他学艺,如今已是文武双全。

此时此刻提到他,也是因为,高进辛苦学艺这么多年,终于到了有用的时刻。

晚上,何明澈坐在桌子前,等高进烹制猎物。在他的**下,高进烧饭做菜的本领都是顶呱呱。一个时辰,拾掇了荤素四样:菜地里拔上来的莴笋,削片和乌鸦的肫肝炒,还有一只兔子,煨成喷香的红烧兔子肉,乌鸦的身体拔光毛洗干净炖成了汤,还有一道青豆炒韭菜。

师徒俩吃得很快意,三下五除二,所有的食物都被消灭一空。依然是高进收拾碗筷,全部料理干净,何明澈才将他又叫道自己身边来。

面对师父今天过于亲切客气的脸,被严格教导长大的高进显得极端不能适应。

何明澈为他准备了一张椅子,温和地招呼:“进儿,过来坐下。”

高进很是局促,强迫自己笑了一下,然后站着弯腰,凑近问:“师父,您怎么啦?有特别的话要对我说的话,赶快说吧。搞这么隆重,我……很不适应哎。”

何明澈少有的怜爱之情流于言表,又一把抓住徒儿的手迟迟没有放开,显得极为舍不得。

高进更难以接受了,又连眨眼睛笑着揶揄:“师父,我这么大人了,不会再想家偷偷逃跑,你不要抓这么紧,我可是会脸红哦。”说着,脸居然真的红起来。

何明澈哼了一声,脸色一沉,把手松开。高进这才正常起来,嬉皮笑脸坐在师父旁边。何明澈说:“我想跟你说的就是这件事。”说着,站起来走到里屋,捧着一把剑走出来。

这把剑,剑鞘古朴庄重,剑把上雕着精美的细花,显然不是凡物。高进认得,正是师父少年佩戴、中年之后因为修为甚高慢慢放弃使用的一代成名之剑。既然师父叫白云道人,这把剑自然就叫“白云剑”。

何明澈将白云剑交付他手,高进顿时收起不正经,色变道:“师父,您这不会是要赶我走吧?”说完“扑通”跪在地上,大叫:“我舍不得师父,我不要离开你……”

何明澈感动得眼睛都湿了,沉声道:“为师何尝舍得你走呢?只是你年纪已过双十,应该离开为师。”

“可是……”高进说着,眼泪真的滚落下来。这不能怪他,从小被师父带上山,屋前的第一块菜园子是他开辟的,何明澈吃的第一顿正经饭是他吹火吹得脸漆黑之后烧起来的,之后洗衣打扫料理家务,哪一件离了他能行?何明澈平素里是严厉了一些,但是教导徒弟的时候,向来事无巨细从无遗漏。日常生活不如此,文学武功亦如此。二十岁的高进,外出能种地在家会煮饭烧菜洗衣,种地时,能吟诵一句:“种豆南山下。”洗衣时会说:“众里寻他千百度,师父就在树下阴凉处。”这年头,会文人能吟诗作对,会武人能骑马打天下,又能吟诗作对又能骑马打天下的,就是难得一遇的奇才。

十四年,到如今,虽是师父,已和亲生爹爹没有区别。突然何明澈提出让他走,他心里面怎么能接受?

何明澈拍着他的肩膀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为师教你十四载,是你离开为师独自闯荡的时候啦。”

高进只是喁喁,不肯答应。

何明澈生气了,用力拍了一下桌子。

高进耸了耸肩膀,根本不予理会。

何明澈道:“你父亲遭逢为难,家书早就送到我这儿。”

高进不信,道:“你拿这理由,只为赶我走罢了。”

何明澈便将三日前收到的从北方送来的书信拿出来,放在高进面前。高进这才紧张起来,一把拿过书信,一目十行看完,脸色大变。

高进的父亲正是镇国大将军高环山,因为麾下两位大将屡屡战平,心知不好,所以快马传书,让何明澈放高进下山,速速援助北方前线。

高环山的信上写得明白:“吾等为将门世家,忠君报国实乃本分,虽汝为余之爱子,上阵杀敌亦不可免矣。”言辞之间,全然都是劝诫儿子不可懈怠的内容。

但是,高进看出的,却完全是另外一番情形:前线告急,父亲已经陷入非常危险境地,若非无可奈何,一个深深挂念着儿子、打心眼里并不希望自己爱子涉险的父亲,如何会让自己立刻奔赴前线呢?

战争他不怕,父亲随时会面临危险才让他一时间心急如焚。

瀛烈接到粮草不济的急报后的第二日,同群臣一道儿在金銮殿继续等候前方消息。中午,快马一直奔到金銮殿下,有一封加急奏章呈递上来。

太监将折子送上来时,腰都用力用得不觉软了,额头、后背都是汗涔涔的,高于头顶的双手一阵阵颤抖。

大内总管李德禄将折子拿上来,瀛烈劈手夺过去,展开观看。

不看也罢了,这一看,刚登基不久的这位新皇险些一跤栽倒在金銮殿上。折子是随军副将吴义谷递上来的,上面奏明,主帅高环山率领主力再一次埋伏准备围剿敌军,军情却被敌方探子探得,北汗王托伊合从后方切断中军和后哨的联系,又在前方率先消灭了前锋。镇国将军高环山被困,定远大将军刘北原已经阵亡,负责后援的文德大将军余怀玉被敌军冲杀和队伍失散,至今下落不明。荒原茫茫,只怕也是凶多吉少。

瀛烈怎么能应对得了这样的局面?一时之间精神几乎恍惚起来。耳朵里乱七八糟群臣吵杂的声音,蚊蝇一样绕着脑袋飞来飞去,只是听不真内容。

宰相陈谦急忙上奏:“皇上,得赶快派兵增援啊。”

瀛烈提不起半分精神道:“朝中还有谁能担此重任?”高环山都败了,还有谁能是北汗王的对手呢?

金阶下面,鲁王昀赫、齐王昀襄,都控制不住激动,脸上得意洋洋露出笑容。

瀛烈知道这次大战的结果,十有八九就是他们给设计制造出来的。大军为何偏偏在六月出发?京师六月还是炎炎夏日,但谁又不知胡天八月就会飞雪呢?大雪一下,对敌方有利对己方不利,这个道理瀛烈不是不知道。最后还是准奏,还不是应为昀赫、昀襄这两个软硬兼施、咄咄逼人的结果?

昀赫这个家伙,痛恨自己在紧要关头抢走了原本该属于他的东西,痛恨自己居然代替他成了熙朝的新皇帝,昀襄和他向来为一党,二人逼得要想在这个皇位上继续坐下去,必须六月发兵!

瀛烈手上拿着那个简直要烫坏手的奏章,不无愤恨地想:这叫吴义谷的副将,说不得便是昀赫和昀襄派过去的,说是敌方刺探到准确的军情,保不定便是此人内部泄密。北汗王两年前也发过兵,但是很快便自行收回。此刻来势汹汹,定是本朝中人暗许了好处。

别的不说,高环山带去的十万大军,如果全部葬送在北方荒原上,那留给北汗王的军需就足够北汗王发一大笔横财。

舅舅当初怎么说服北汗王的呢?瀛烈暂时还不知道,可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嚷嚷嚷皆为利往,瀛烈登基显然没给北汗王任何好处,那么昀赫和昀襄送这样一份大礼给北汗王,北汗王焉有不收之礼?

有将自己赶下皇位的想法,瀛烈觉得,这也不过分。毕竟,自己登基,也是借助了手段。可是,为了抢夺皇位,白白赔上高环山等三人以及十万儿郎的性命,这样的心思太过歹毒!

只是,愤恨的另一边,年轻的皇帝又觉得如此无助!

莽莽北原,此刻正是尸横遍野的惨景。积雪之下的枯草都被大量的血水染得鲜红,破损的战车、倒下的旗帜,组合出的是无限悲凉的伤曲。大获全胜的北汗王托伊合率领着亲卫,骑着马来到主阵地。已是伤痕累累的镇远大将军高环山一手持刀,刀拄在地上,全然就只为保持身体最后一丝平衡,脸上满是烟火混着鲜血的黑色泥泞,目光涣散却不乏怒火死死盯着他!

托伊合冷笑道:“你已经输了?”两年前的会战,是因为特别的原因才被促成。可是现在,明明就是真刀实枪生死对决。草原人要面子,北汗王尤其需要高环山说“我认输”,不过,即使高环山不说,也没关系,北汗王会下令,命人乱箭将高环山射死。一个死人,自然没有什么面子好讲。面子这种东西,那是活人才有资格拥有的。

可是高环山不会说怂话。即将垂死的将军,用力“呸”了一口,怒目圆睁之下,虎吼如雷挥刀继续砍去。

他来得这样快,挡在托伊合前面的两名亲卫都没拦得住,纷纷被劈成两截死在地上,接着,明晃晃的大刀就劈到托伊合的面前。托伊合魂飞魄散,几乎从马上跌下。但是托伊合的亲卫一个比一个更不怕死,一个人从后面抱住高环山,被高环山杀死之后,其余人则如墙一样,阻隔开汗王和对方敌将。

这些亲卫眨眼间全部死在高环山刀下,然而,上百只羽箭暴雨般射至,高环山避无可避, “噗噗噗……”血肉之身被戳穿的声音不绝于耳,数不清多少支箭插在他身体之上,整个人变成一个刺猬。

高环山双臂张开,如同不甘就此被折断羽翼的雄鹰。

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呼从后面传来,接着年轻的儿子——高进便如旋风般刮到自己眼前扑过来。

皇城,太监从金水桥起一路飞奔,同时嘶声大喊:“八百里急报、八百里急报……”冲进金銮殿。

瀛烈已经不想再看急报的详情,疲惫不堪挥手对李德禄道:“念罢,让群臣都听着。”

鲁王昀赫、齐王昀襄幸灾乐祸,在下面等着听对于他们来说是再好没有的消息!

李德禄满头大喊,颤抖着双手将急报打开,声音一点儿底气也没有勉强念:“臣上游骑将军姚志洞急奏吾皇:镇国将军高环山、定远大将军刘北原受到伏击,皆已阵亡。文德大将军余怀玉三日未归,依然不知所踪……”

鲁王、齐王几乎要笑了,宰相陈谦等脸色灰暗,如丧考妣。

李德禄接着往下念:“高将军罹难时,高将军之子高进从天而降,怒斩北汗王托伊合首级于阵前。及至营地,吴副将欲以擅闯军营之罪治罪于他,也被他当场刺杀——”

瀛烈瘫倒在龙椅上的身躯已经忍不住坐直了。

鲁王在下面大叫起来:“竖子,焉何狂妄如斯?”

陈谦不满道:“九千岁,且等李公公念下去如何?”

鲁王和齐王齐齐中了一箭似的,气都喘不匀了,退在原位。

李德禄腰杆也有劲了,声音提高了好几个调,尖声宣读:“高进刺杀吴副将,实属事出有因。臣请求吾皇暂宽赦高进重罪。高将军阵亡,刘将军阵亡,余将军恐已落入敌手。数万将士,羌笛声中,唯望乡兴叹,其心凄凄,臣无言能语。因而,臣以人头担保,叩请吾皇能委任高进暂代主帅一职,乱中求生,凯歌高奏……”

鲁王没来得及听完,便大叫起来:“不可。皇上,竖子如此狂妄,竟在我军营中杀了我军将领,应当着姚志洞立刻将他拿下,就地正法才是!”

“不错!”齐王跟着叫道:“哪里有这么离奇的事情?姚志洞猪油蒙了心了吗?随随便便找个毛头小子,就让皇上委以重任,还做主帅?当真嫌败仗打得不够多,脸还要再丢得大些吗?”

陈谦也皱着眉道:“军情紧急,姚志洞所奏之事确实也叫人匪夷所思。”

瀛烈好一阵沉吟,问送急报进来的太监:“信使安在?”

太监禀报:“启禀吾皇,信使已在殿外等候。”

瀛烈用力长出一口气,道:“让他进来吧。”

太监出去传旨,送信的信使慌忙上殿。未及金阶便已跪下,瀛烈道:“免了礼数,赶快说,前线是否真的来了一个叫高进的青年人?”

信使道:“回皇上,确实来了个青年,叫高进,他自称是高将军的儿子。”

瀛烈道:“他说是高环山之子,上游骑将军姚志洞可寻得证据证明?”

信使磕了个头,向上禀道:“回皇上话,高将军是在阵地上被北汗王托伊合命人乱箭射死,此人也是那个时候深入敌军。如果不是高将军之子,这种时候,他怎会那么做呢?”

齐王冷哼道:“也许就是他脑子出了毛病也说不定。”

瀛烈阴冷的目光顿时刀子一样向他戳去。

兴许是做了一段时间皇帝的缘故,这个原本是自己弟弟的家伙居然越来越有帝王的架子。如此冷硬的眼神瞥过来,齐王还真忍不住微微打了个冷战。

鲁王看了齐王一眼,也讪讪道:“就算如此,凭他一个竖子,又如何能取得北汗王的首级?不会是姚志洞为保此人,故意造出个托词吧?”

信使道:“皇上,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因为高将军死得惨,高进为报父仇,杀了托伊合的五百名随行亲兵后,才斩获的托伊合的首级。“

鲁王依然不相信,追问:“那北汗人的兵马是吃素的吗?都没有追击?”

信使道:“大概是因为高进提着北汗王的首级,模样震摄住当时前来支援的北汗大王子札木查。札木查只追了十几里,就下令撤兵。是姚将军亲自将高进连托伊合的首级一起迎回军营。”

瀛烈问:“托伊合首级安在?”

信使道:“臣带在身边,没有陛下旨意,未敢随意带上殿。”东西在副手那里,黄门太监出去传万岁口谕,副手急忙将装着北汗王首级的盒子拿上来。

盒子一打开,一干文人都止不住背过身去。那首级在盒子里放得久了,虽然在隆冬,也不免那肌肉都坏了,生出许多尸斑不说,五官扭曲气味更是瘆人,一般人确实没法直观。倒是瀛烈还很镇定,看了几眼,让端着盒子的副手将首级给鲁王和齐王看。

鲁王、齐王都是声色犬马之徒,一瞧之下,险些当场就吐了。

瀛烈心情畅快,当场宣旨:“封高环山之子高进为征北大元帅,战事告捷,则将功补过,赦免擅闯军营刺杀副将吴义谷两项罪责,若战败,高家上下满门抄斩。”宣罢,看着鲁王道:“皇兄,这下你可满意?”

鲁王还能说什么呢?非常不甘心的情况下冷哼一声,再不多言。

延伸阅读

京格加盟  http://www.thepianostudiohouston.com/xebv.shtml
京格玩具建立了一套完善的人事管理、生产管理、质量管理、财务管理、营销管理、信息管理等

双一乳胶制品加盟  http://www.thepianostudiohouston.com/6ljt.shtml
双一乳胶制品隶属于广州双一乳胶制品有限公司,坐落于广州。原名广州广橡企业集团有限公司

美时办公家具加盟  http://www.thepianostudiohouston.com/6u9e.shtml
美时办公家具,办公家具十大品牌,美国HNI集团旗下,全美家具行业备受人推崇的品牌。美

合乐加盟  http://www.thepianostudiohouston.com/ah3m.shtml
合乐儿童玩具主要生产各种毛绒玩具.抱枕靠垫.毛绒秋.冬天拖鞋.及各种生活用品手套.耳

友琪便利店加盟  http://www.thepianostudiohouston.com/u75o.shtml
深圳市黄涛益友商贸有限公司创立于2006年12月3日,“友琪24小时连锁便利店”是深

EasyGo未来便利店加盟  http://www.thepianostudiohouston.com/0m2.shtml
EasyGo未来便利店是国内首家小程序无人便利店,用户通过EasyGo小程序可以购买

北辰作文加盟  http://www.thepianostudiohouston.com/atk1.shtml
教给学生作文的方法和技巧,让学生真正的会写作文而且能写好作文。心口手三位一体,秉承心

创忆加盟  http://www.thepianostudiohouston.com/xiew.shtml
创忆玩具总部是积木、遥控车、打地鼠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托马斯英语加盟  http://www.thepianostudiohouston.com/uj7e.shtml
托马斯英语源自美国百年杰出私立名校,于2011年在中国诞生至今,以托马斯学习馆为载体

宏顺兴加盟  http://www.thepianostudiohouston.com/yvm1.shtml
宏顺兴魔术贴是深圳市宏顺兴纺织品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总部是魔术贴、背胶粘扣带、魔术贴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智能文明在线阅读第5节

    “姐!呜啊!”叶云重一恢复自由便跑到了叶云舒的身边,抱着叶云舒的大腿就开始放声哭了起来。“爷爷奶奶要卖我!姐!他们要卖我!他们还想卖你!”叶云重一边哭一边喊,他是真的吓怕了,当时奶奶说过来拿点心,他就跟着来了,想着娘不舒服吃点肉和点心好受些。结果哪里想到叶李氏竟然是想要卖了他!他一进院子就被叶云义捂

  • 时崎狂三的搞事之旅第十一章:尽情发挥,纳人才奠战略基础(2)

    “哥,我们该怎么做?”诗豪举着那法国式的高脚酒杯,站起来问我。我也站了起来,漫步走到诗豪的身边,把杯中的酒仰头一饮而尽:“我在之前就考虑过,我认为,以我们目前的情况,我们应该与产品质量良好的生产厂家进行合作,代理他们的产品,由我们来包装和开拓他们在蓝岛市的市场。”我停顿了一下,观察着诗豪的态度。诗豪

  • 我的老婆是主播之对方说的是女孩子好吗?

    怎,怎么办啊妈妈,我,我要把它砍掉吗……!荷亚简直要泪崩了;她猛地忍着羞耻闭着眼睛快速处理好卫生问题站了起来,然后发现除了多了东西视力差了之外貌似身高也不太对路,镜子里——荷亚鼻尖一凉,快要把整张脸都贴在玻璃上了:墨蓝的短发,深紫的眼眸、精致文气而又不失男人味的轮廓……这张帅脸……啊、啊,是男、男神

  • 火星传奇在线阅读有仇必报

    化妆间里一时只剩下两人,徐安秋心跳个不停,说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给顾叶青化妆。以前她怕她们结婚的事情影响顾叶青的人气,一直特意和顾叶青保持距离。再加上顾叶青的公司地位高,给她化妆的不是组长就是其他老牌化妆师,并不会轮到她。“刚才你为什么不还手?”顾叶青眯了一会,看着镜子问道。如果她不出现的话,孙雯那一

  • 我的嘴里有一个黑洞在线阅读想家了

    上官笙确实对**的瘾不大,可自从她在简壹死后的家里看到那副《梦江湖》的海报之后就再也忘不掉这个**了,甚至还为此进入了《梦江湖》所属公司,成了其中一名原画师。因为是内部成员,她得到了很多简壹跟《梦江湖》的资料。这个**,他曾经注册玩了半年所属的服:陌上花开注册时间:开新服那天ID:当归《梦江湖》是两

  • (综漫)次元商店小萝莉在线阅读第三节

    萧鹏定定地站在那里,没有表情也没有动作。从刚才短暂的交手中,他已经判断出胡军是个跆拳道高手。那样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的下劈动作,若没有扎实的腿功,根本休想完成。胡军也站在那里,看着萧鹏,心里一阵紧张。萧鹏就那么吊儿郎当地站着,但胡军偏偏就不敢进攻。以胡军的经验,一般人在动手之前,总会有很多的生理现象,比

  • 土匪攻略在线阅读第九章

    下午两点上班时,欧桐几人再次坐在了指挥室。明白仍然在市局,午饭时欧桐跟他联系过,明白回复说因为昨晚的爆炸案,省厅领导已经到北武了,要求参与办理本案的主要负责人参加会议。同时,欧桐发现甄诚和罗东鸣也没有到指挥室来。他知道甄诚那边工作会有些难度,同样是因为昨晚的爆炸案,芙蓉大道那边实施了临时交通管制,交

  • 极宇圣尊第六章在线阅读

    垂英殿是大楚历代皇帝休息的地方,也是接见关系还不错的朝臣们的地方,不过,到了赵桓宁做皇帝,满朝文武除了萧家父子之外,也就是几个建府年头比较久远的国公、侯爷啥的来过,其他的朝臣连垂英殿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除此之外,垂英殿还肩负着另外一个角色,那就是皇帝陛下的御书房。这个传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反

  • 极速道贾第九章在线阅读

    瑶姬被打得昏迷了三天三夜才醒,醒后不喝药也不用膳,用行动向玉帝表达不满。“天雪,你也一千岁了,做事要懂得权衡利弊。你现在和吃不到糖葫芦就绝食抗议的小孩子有区别吗?别再跟你哥闹了。天界并不安稳,内忧外患。你哥是三界之主,你作为她的妹妹,天界的长公主,也要懂得顾全大局。”羲和坐在床边,摸着瑶姬的头,无奈

  • 我的星际帝国之章 斜阳风里醉竹香

    夕阳默默,晚风习习。叶片沙沙声中,夹杂着淡淡的劲竹清香,眼前村子,坐落于一片绿竹翠海之间,倒显得甚为雅奇。远远就能瞧见,村口竹制牌坊上,高高篆刻着“宝竹村”三个大字。文轻忍不住赞道:“哥,这宝竹村真有意思,你瞧,竹楼竹屋竹舍,好像整个村子都是竹子建成似的,该不会……日常使用物品……也是竹制品吧?啧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