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迷心第五章

作者:雪之涵 来源:晋江文学城

山鸟催人醒。

祭山这日天朗气清,清风明媚。倒也担得起年巫医夜观天象占得的“吉日”二字。

祭祀尚未开始,所以鹊儿庙前的篱墙内还空荡荡的,无人。

族中有分量的人都在大庙里进行最后的查验与准备,场内一片静,只有祀台两旁的祀火熊熊,呜呜的响。

半人高的篱笆墙外,全族山民一改往日的闲散与邋遢,均郑重地聚在这里,连相互之间的攀谈都压着声音,小心翼翼的。

花花扶着牛婶子,挤在人群中。她隐隐有听到抽噎声,音低而压抑。

花花寻声看去,是个中年妇人在哭,瘦高,暗黄鹅蛋脸。还算精明自信的长相此刻显得面目惨淡,给人一种心力交瘁的感觉。而她的四周围着一群妇人,正小声劝导。

想来应该是另一个小孩儿的阿娘。

花花收回目光,侧过头看了看身边的牛婶子。

蓬头垢面,佝偻着背完全没有精神的样子,正在四处搜寻自家闺女的身影。

花花突然就心里闷闷的,压抑着她很不舒服。

她想说几句话安慰牛家婶子,但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小手下滑,握住牛婶子的手,那手粗糙,一直在微微颤抖。

篱墙内,魏老族长拄着权杖从庙内慢慢走出来,一如往昔的穿着,黑袍加身外罩鹿蜀虎纹披风,威气逼人。

似是为了表示郑重,他的头发被梳得一丝不乱。

魏老族长站在了祭台上,他抬头望了望天,见太阳奕奕正当空。

“时辰已到——”

族长一声威令下,场中鼓乐便响了起来。而后有一群人穿着怪异衣服,簇拥着族中的巫师,从大庙内跳了出来。

手舞足蹈的,合着巫师口中的祭词,场上顿时喧嚣起来。

鹊儿村的巫师,也是他们口中的巫医。姓年名言,善医,而立之年。他长相平平无奇,但此时一身褚黑色祭祀礼服随着他的动作肆意张扬,怪诞的祭祀歌舞被他演绎得从容悦目。

花花虽然能听得懂他口中吐出的字词,但连起来,却理解得断断续续。

“......粢盛丰盛,牲牷肥腯,纯善二童,望山神悦之。”

词罢,九岁的山子和七岁的梧桐便被族中两位长老从大庙中抱了出来。二人都穿着干净的素衣,晃眼看去纯净美好。

后面跟着他们的是大川,浓眉大眼,气质内敛,双手正托举着装有一对牛角的托盘,毕恭毕敬。

对山民们来说,祭祀用的牛角卜是让人敬畏的圣物,只有身份地位与威望皆俱备的人才有资格触碰。

而大川来托举牛角卜,是众望所归的。因为大川姓魏名川,因是家里的老大,小名便唤大川。他是魏老族长最得意最器重的长孙,学识渊博,才智勇猛过人,也是山民们均默认的下任族长。

“梧桐,我儿...”之前一直沉默的牛家婶子,在看见自家闺女被抱出来时,终于压抑不住自己,捂着嘴哭出来,“...我幺儿...她那么胆小的人...那么胆小的人...”

抽泣声一直没有停息,连同另一名小孩的阿娘。

“婶子,”花花顺了顺刘婶子的背,又挽起了半截袖子,深吸一口气,“梧桐出来了,我们动手吧。”

当时梧桐被几个山民抢走之后,花花和牛婶子就再也没见到她人。

牛婶子当时已经慌了神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花花就跟牛婶子出主意,等祭祀这天见着梧桐之后,就将她给抢回来。

当时牛婶子没有说话,花花以为她默认了的。

于是花花准备动手了。

但她看到牛婶子没有动,有点着急,她朝祭台上看去,两个小孩已经被抱了上去,开始捆绑了。

现在可是最好的机会,再不动手等被绑紧了就失了时机。花花着急的扯了扯牛婶子的袖子,但牛婶子依旧没有动作。

“阿娘——呜呜——”祭台上的梧桐看着眼前的一切,恐慌的手脚发抖,完全控制不住的哭出了声。

第一次,她没有听魏爷爷和巫医伯伯的话。他们要求自己要时刻保持微笑。

可是,她做不到,她不想笑,她怕,她好怕,她只想哭。

“......阿娘......”梧桐眼泪扑扑的往下掉,她朝台下看去,想找自己的阿娘,但是人太多了,她找不到。

梧桐旁边的山子却是一脸平静,只是紧握的拳头和微颤的身体还能看出他的惊慌害怕。

山子觉得自己的唇应该被自己咬破了,因为嘴里有血腥味弥漫,同草药一样,微苦。

山子想,对于自己来说,这算是一种解脱了。以后再也不用终年与药为伍,不用再面对家人无奈又失望的眼神,也不用再听到旁人的嘲讽或同情话了。

“点火。”

话毕,四下一片寂静。大家看着年巫师单手高举点火用的火棍,一步步踏上祭祀台。

“婶子,小梧桐要被烧死了!”花花心下焦急,看着台上的梧桐被吓得发抖,哇哇的哭,她的心跟着一抽一抽的难受。

“婶子,快,我们冲进去抢人!”花花说完,也不管牛婶子动不动了,她准备先挤开人群。她当时就选了个离祭台较近的侧面,他们若是绕过篱笆墙进去,只需要几步就都能到台上。

手突然被人抓紧了,花花脚步一顿,停下来转头疑惑的看向牛婶子。牛婶子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手紧紧的抓住花花的,心如死灰般,脸上是认命的绝望。

???自己的孩子都被快被活活烧死了,亲生母亲不去阻止不去抢回来,而是认命般平静的接受?

花花抬头看了看四周,见大家的表情,大事已定的满足、对未来的期盼以及旁观的漠然,就是没有愤然的反对。

花花突然觉得这里好可怕。

年巫师已经站在了台上,手中的火把渐渐伸向木桩,越来越近。

花花知道,那木桩之前被人涂满了鹅黄的树油,若是火苗一旦接触到它,便会蹭蹭蹭燃起来,包裹木桩,连带着木桩上绑着的小孩子。

火把越来越近,再不阻止就来不及了。

“不要啊——”声音有点抖,但很大,如肃寂中一声惊雷,炸了大家个措手不及

而后全体哗然,也暂时止住了台上的最后一步。

见年巫师终于撤开了火把,花花也松了口气,总算是有人出来阻止了,她就说,这么离谱的事情怎么可能没有人反对?

但松口之余,她很快便发现众人都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花花有点不解。

她呆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刚刚那声音貌似好像是自己发出来的?

!!!花花惊得双手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怎么,你有意见?”年言站在台上,视线开阔。

是那个外来女,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现在灿黄小脸一副萌蠢的模样,不知想到了什么,又抓耳挠腮的焦躁得不消停,全然没有了往日的呆顺与乖巧。

花花见大家看向自己的眼神里慢慢的带着敌意,她感到了害怕,本能的摇了摇头。

但一想到若是她也不阻止的话,梧桐她就真的要被烧死了。她还那么小,那么乖,每天都甜甜的叫她花花姐姐。

想到这里,花花心一横,鼓足了勇气说道,“不要烧他们。”

花花一直重复这句话,她知道烧他们不对,花花想说出理由来说服他们,可是她张了张口,发现自己脑中一直是空白的,讲不出什么大道理来。

只知道那是两条人命,不应该被活活烧死。“不要烧他们,他们是小娃娃啊。为什么要烧他们?”

此言一出,大家都面面相觑。其实最初他们也不是很懂为什么要烧两个小娃娃。祭山平山怒,可以烧其他东西啊。

于是众人看向族长,希望族长解答疑惑。但见族长面无表情,并没有要开口的意思,于是大家又纷纷看向年巫师,毕竟当初就是他提议用小孩火祭的。

年言瞪着花花,“你这是在质疑我?”他又扫了一圈似有松动的山民,眼神带着几分狰狞,“你们也在质疑我?”

“没有,没有,山神发怒,本来就应该祭祀山神以消神怒。”

“...没有,巫师的方法是最好的,用小孩火祭才能展现我们的敬畏之心!”

“对,就是。”

“巫师这样做自有他的道理...”

年言天赋占卜之术,又是鹊儿村唯一的大夫,在鹊儿村除族长外,他的威望最高,要不是自古族长与巫师不能为一人所任,他应该就会是下一任族长的。

年言听到村民们的拥护声,舒缓了些神色,“祭献山神,乃是他俩莫大的福祉。牛氏,赵氏,你们说是也不是?”

“是。”

“是。”花花听到了牛神子的声音。她瞪大了眼睛侧头看过去,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牛婶子,那是梧桐啊。”

她看向周围的人,“不是的,不是这样的。”花花急切得想表达自己的观点,但即使心中有千万句的反驳,但她组织不好语言来,于是只得一味的强调,“他们和我们一样,不能烧的,不能烧啊。”

“点火。”魏老族长根本没理花花,一个外来女的意见,完全不必理会,族长直接忽略了她。

“不要,你们听我说...”花花振开了牛婶子的手,急得想挤开人群冲进去阻止,却被旁边的山民伸手给拦住了。

“放开我,放开我。”花花身板小,力气更小。所以不管花花怎么挣扎,还是没有摆脱束缚。她看向牛婶子,寄希望于她,“牛婶子,快啊,快把梧桐抢回来!”

牛婶子颤抖着手,哭的伤心,但依然纹丝不动。

倒是一旁的赵二嫂下意识的推着篱笆薄墙想要进去,却被旁边的朱大媳妇费力的拉住了。

而后,那朱大媳妇凑近她耳语了起来,不知道说的什么,只是赵二嫂听后,暗如死水的眼睛倏地一亮。

“等一下!”

“等一下——”

花花见那巫师已经再次伸出了手中的火把,大声惊呼想要阻止。若是只有花花一人阻止,众人便会直接忽略她,但场内还有另一个的声音响起。

是赵二嫂,这出乎了大家的意料,因为他们根本没想到会有村民跳出来反对。

赵二嫂此时情绪明显已经起来了,她趁着周围人还没反应过来,大力推到了篱笆,跑向了祭台。

农家妇人力气本来就大,况且篱笆也是象征性的做个隔墙标识,料想没人敢推,结果真出了个胆大的。

很快,赵二嫂便已经踉跄的冲到了祭台上。她避过了年巫师,一把搂住了面色惨白的山子。

场内的人最先反应过来,赶紧上前去拉她,想把她拉下来。

“我不服,我不服!”赵二嫂现下也管不了这么多,她护住自己的山子,死死的抓住木桩不松手。

眼见着她抓着木桩的手指要被他们搬开了,她突然撒泼似的大哭起来,边哭边控诉,“魏族长,年巫师,乡亲们,如果今日是因为其他大事要祭祀我儿,我绝无二话!但若祭祀我儿是因为山神发怒,我不服,我不服!”

“赵家媳妇,这是族里一致的决定,由不得你不服!”场内有长老站出来义正言辞的训斥,“你们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她拉下来,想耽误祭祀吉时吗?”

“是啊是啊,你难道不想山神息怒,让大家都重新过上太平安稳日子?”场外也有人附和。

“太平安稳日子跟烧他们有什么关系?”花花反驳了一句,然大家直接无视她,继续指责赵二嫂。

“你这妇人,想让山神再次发怒吗?”

“赵二,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赶紧将你婆娘拖下来。”

“族长,年巫师,山神镇怒,”赵二嫂见大家纷纷指责自己,心下也有不安,但一想到自己如果退缩,那她的山子就会被活活烧死。她不敢想像那个场景。

于是她左手一抬,堪堪指向人群中的花花,“山神震怒,都是因为那个外来女!”

此话一出,原本还闹闹嚷嚷的场面霎时鸦雀无声。

花花听到这个的时候正在费力劝说大家不要烧孩子,等她理解完整意思后,一怔。

花花:???

她很不解,同时右眼跳得厉害。

花花听见赵二嫂继续说道,“你们想想,这女的一来,山神就发了怒,难道不是因为她吗?之前山神从来不发怒的,囊个就偏偏她来了之后山神就发怒了?!”

在场的人一听这话,有脑子快的很快就转过了这个弯,之后恍然大悟般纷纷看向了花花,那眼神里是毫不掩饰的苦大仇深。

花花见着这些目光,小身板颤了颤,往牛婶子背后躲了躲,她看见这些眼神,有点害怕。

见越来越多的人看向花花,台上的赵二嫂继续加柴,“如果要安抚山神,只要把她烧去赔罪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要烧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还烧两个!”

又是一阵沉默。而后,场内众人渐渐交头接耳起来。

“赵家媳妇说的对,就是她一来山神就发怒了。”

“对,把她烧去赔罪!”

“就是,烧了她!”

花花见此情景,大惊失色!

她陡然觉得事情的发展走向很诡异,明明她刚刚还在为那两个小娃娃求情来着啊,怎么现在大家纷纷要把自己拿去烧了?

而令花花感到不安的是,越来越多的人赞同赵家媳妇的说法,认为山神发怒就是因为她引起的,都纷纷附和着要烧了自己。

她警惕的盯着这些人,被他们的气势给吓住了,腿不自觉的发软。

“就是因为她!大家看看,看她那双眼,勾人的很。她一来,便把村里的男人勾的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

这就扯得有点远了,甚至毫无逻辑之分,但妇人的发散性思维又怎么会以逻辑来论?

“...勾人的东西!”有些妇人们想到了自家男人这段时间魂不守舍的模样,眼睛纷纷向花花飞刀子。现在看着她那张脸,都恨的牙痒痒。

“...不要脸!就会勾男人!”

到处都是讨伐花花的妇人声音,在场的某些男人则窘迫的很,心虚的沉默。

???

花花大写的懵。

她见这么多人都在指责自己,红梗着脸,害怕得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她想替自己辩解,她这段日子一直在牛婶子家休养身体,勾什么男人?

之前除了大川,除了被问话之外,她压根没接触过其他男人。

现在说她勾男人,怎么勾?谁来告诉她要怎么勾?

延伸阅读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651q.cn/6rj1.shtml
“哇,发达了,这一次真的发达了,这老鬼居然是级别最高的黑色通缉犯,安全局那边开出了一

阴阳之仙道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651q.cn/ninj.shtml
方端十分心疼自己的马,不愿让孔唯再玷污它,干脆拿绳子捆住孔唯一只手,让他跟在马后面走

此生应不负[民国]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651q.cn/n9no.shtml
商严看着女儿发愣的样子,笑道:“不过是个江湖骗子,他的话不用放在心上。”商顶回过神来

狗仔修真录在线阅读怀疑(补完)  http://www.651q.cn/gyc1.shtml
“阿智你知道吗?我已经不是以前的叶闲竹了,所以你也不用再回头张望了,因为我已经不在你

农家权臣与白莲在线阅读你的岩浆正好够我洗个澡【1/4求鲜花,收藏】  http://www.651q.cn/spok.shtml
哗啦啦~!咔嚓嚓~!海浪在不停地翻滚。漫天气流疯狂乱舞。大地甚至出现了一道道裂痕。咚

开学典礼上被总裁求婚了之我不是俘虏!(7)  http://www.651q.cn/pyao.shtml
美女一掌打掉我的色爪,拔剑就想砍我的脑袋。我连忙躲到紫紫身后。“姐姐,你怎么会被人追

修真者的影视之旅之慕家人  http://www.651q.cn/xlsh.shtml
少艾这一次回答的很快。“慕侯爷呀,那就是当之无愧的英杰!当年长安城可谓人才济济,但无

纵横无限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651q.cn/gds1.shtml
树荫下目送许汝芯上楼,在二楼走廊看到她的身影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消失在三班的前门,都过

对影成三立秋遭遇  http://www.651q.cn/n4v5.shtml
一霎秋风惊画扇。艳粉娇红,尚拆荷花面。草际露垂虫响遍。珠帘不下留归燕。扫掠亭台开小院

[龙族·楚路]从世界的尽头归来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651q.cn/6dsb.shtml
今日的天界格外热闹,因为今日正是举办天界每千年一次的九洲盛会的日子。这九洲盛会原本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染血的太刀在线阅读第九章

    金泰亨像老鼠躲猫一样躲着宋浩范,不过自从金南俊和宋浩范谈过之后,他便再也没有和金泰亨说过话,也刻意地和他保持距离,让他松了口气。果然还是南俊哥厉害,想着他感激地看向了金南俊。金南俊似乎感受到了他的视线,也扭头看他,末了还亲昵地揉了揉他的脑袋。可他最近对这样的肢体接触很敏感,忍不住不自在地躲开了。金南

  • 伪装挚友在线阅读第三章

    但这时,陈启居然发现自己的经验条没有动。“我靠,不会吧,居然没组队!”陈启忽然发现自己的经验条没有动。一打开组队栏,才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和丛云豹组队。“连自动组队都没有啊,看来我和这丛云豹仅仅是照顾他的关系”陈启心中想到。“开组队,丛云豹”试图去组丛云豹,但发现丛云豹没有开启组队的陈启说道。“为什么,

  • 美好时光纪念册之阴云密布无天日(5)

    隐子。因为世间的灵气消失分解,之后出现了其它的气体,而这些代替灵气的气体没有任何灵力,但是却富有多样性。各种气体混合在一起供人们呼吸,使得人们的寿命普遍变短,从两百年变作不过区区百年甚至不到。而一出生体内便没有灵气或者神道残留的人就是天生只能呼吸这种新的气体,而这种人却有一种那些天生具有灵气和神道残

  • [家教]大和抚子计划在线阅读第八节

    九年后。时间过得飞快,又是一个夏去秋又来的季节,到了孩子们回校报道的时候。“哇哦,你有没有看见一个特别漂亮的小哥哥?”漂亮,虽然是形容女孩子的,但是遇到了好看的男孩子一样是可以形容的。“你说的是不是背着一个斜挎包?穿着格子衬衫和牛仔裤,脚蹬白色帆布鞋的那个?”“是呀是呀,你是不是也遇到了?”“他看起

  • [综主猎人]喵姐养猫史在线阅读第10节

    杨寒坐了片刻,一个唐装老者就带着两名保镖赶到,他进店之后立马就笑呵呵的迎了上来。“这位小哥,是你要当金砖?鄙人刘福山,这个典当行的老板,幸会幸会!”刘福山笑呵呵的伸手。杨寒也懒得和他握手!他剑眉一挑,说道:“废话不多说,验货可以,半价死当,能吞的下吗?”“只要货没问题,钱就没问题!”刘福山一边挥挥手

  • 呆萌小青梅,腹黑竹马求放开聪慧的智障少女

    “我?”容裳震惊了,“为什么会是我?我不够会讨人喜欢长得也不够漂亮,而且位分也不够,父王……父王为什么……”“就是因为你不会讨人喜欢而且位分不够。”容云觉得,容裳已经十五了也够大了,有一些事情,她应该是要明白的。既是公主的身份,就必然是这样的命运。“皇姐是王后的女儿,位分够大可以体现我们荣国的诚意,

  • 重生大学:人狠话不多之第七章(7)

    陌生的天使微微低头,浅金色长发披散在肩前,如同破碎的阳光,她缓缓垂下纤长的眼睫,略带悲伤的说道“不久前,我的翅膀被恶魔砍伤,暂时无法飞翔。”“那你又为何身披斗篷?”“恶魔不仅砍伤了我的翅膀,还污染了我的力量,在未来几年中,我身上都会带着一点黑暗的气息。”安洛希雅说道。两旁的陌生天使没有再怀疑,纷纷出

  • 手撕天道在线阅读第二章

    不去理会此刻的王子鸣和司徒雪。此刻,车内,萱姐完全的褪去了冰山女神的形象,直接依偎在冷轩的怀里,惬意的闭上了眼睛。看着趴在自己怀里的萱姐,冷轩也闭上了眼睛,萱姐,全名夏彩萱,从一开始就跟在秦如雪的身边,除了秦如雪之外,只有她才知道,明面上天心集团是秦如雪掌控,但真正的掌控者其实是冷轩,百分之九十八的

  • 龙栖之泽第七章在线阅读

    不是她欺负人的错,是叶桑自己有问题。吴静淑把这句话说得十分笃定,并且格外的理直气壮。原本被强行带到书房正觉得莫名其妙的郁甜,听到她的辩解,挑了下眉。郁甜轻笑一声,看着吴静淑问:“她欺负过你?”“就凭她也想欺负我……”吴静淑下意识反驳到一半,卡住,把话题拉回来,“反正她不对在先。”“你们觉得她不对所以

  • 网游之唯一龙骑之章 兄弟分别 新兵训练

    满带着尘土的汽车一开进威严高大的营门后,围着一个大大的长满绿冬青的花圃转了一圈。来到团司令部门前。随着带兵军官的一声令下,李为他们便都跳了车。“张参谋,你好!一路辛苦了!我是新兵一连的连长,是来挑人的”。“啊,原来是老吴啊,你升官了,要请客啊”,张参谋笑吟吟的说着。“虚的,虚的,只是新兵连的,在老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