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黛·普在线阅读第二节

作者:捕风卓影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叶南风将记忆梳理一遍,就听到脚步声往这边过来。

不一会儿,就走进来一老一少两个人,年长的那人背着一个木箱子,年少的那人看起来十七八岁,他只是到门口便停了下来,将老者请进来,之后便离开了。

在叶南风记忆里,这老者是住在凌安王府中的大夫之一,姓袁,其医术高明,专为府中众人请脉治病的,当然,若是这位袁大夫医治不了的病症,作为皇帝亲弟弟的凌安王还可以请宫中太医。

无果一看到袁太医,便两眼发光,快步迎上去,道:“袁大夫,劳烦你快些给公子看看如何了,适才便感觉公子有些撑不下去了。”

无果说的一点儿不夸张,之前公子的气息微弱,好似下一刻便要没了,吓得他连忙吩咐人去找大夫,他去厨房找了些吃的。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厨房自王妃去华安寺后就没有再给他们送过饭菜,每日派人去拿,拿回来的都是些剩菜剩饭,因为公子今日生病,忙得实在走不开,遣去拿饭菜的小厮拿回来的竟然是已经发霉了的饭菜。

无果气得眼睛都红了,却没有任何办法。最后公子闷不吭声地将那些饭菜全都倒了。

袁大夫不知道这些隐情,却也没有耽搁,坐在无果适才坐的床边小凳子上。

在无果目光灼灼的注视下,袁大夫终于发话了:“公子这症状……”

袁大夫说话有些吞吞吐吐,眼神低垂。

叶南风懒得与他耍太极,直接道:“袁大夫有话不妨直说,无论如何,我自会酌情考虑,不会与你惹上关系。”

他声音虽然听起来虚弱,却有一股让人不得不信服的力量,让人不敢违背。

袁大夫知道这是最好的结果,也知道见好就收,便思索了一会儿,皱眉缓缓道:“好似是中毒了。”

叶南风看了他一眼,直让这位自诩活了几十年的老大夫头上冒冷汗,他才若无其事地移开眼睛,道:“袁大夫如今医术倒是退步了许多,倒是连是否是中毒之症都分不清,看来府中其他大夫倒是可以争一争这医首之位了。”

袁大夫听到此处,连忙告罪解释:“公子请恕罪,非老夫医术不精,实在是公子体内这毒着实蹊跷,老夫不敢轻易猜测。”

叶南风只是看了他一眼,并没有想要再多说什么的意思。

袁大夫看到他那冰冷的眼神,实在不敢继续搪塞下去,不知为何,平日看起来极其和善温润的公子,今日周身的气场似乎比王爷还强,而且还是那种冰冷得没有一丝人情味的冷冽。

于是袁大夫哆哆嗦嗦道:“公子体内这毒,应是慢性之毒,若是长期蛰伏体内,且用量较少,短时间内看不出来,然此次下毒之人加大了用量,且公子身体羸弱,故而此毒发作起来过于凶猛,才导致如今情况。”

叶南风点点头,陷入沉思。

这具身体的记忆里对于自己突然死亡没有任何征兆,而且之前看的书中剧情里也没有这件事,原主最后还活的好好的。

看来预知剧情也不是万能的,很多事情都不是书中那点字数能够叙述清楚的,恐怕现在剧情都已经改变了,作为一个商人,叶南风深知蝴蝶效应真的不容小觑。

既然如此,以他对剧情的了解,会做这件事的人也只有一个了,陵安王妃杨凤兰。

书中可是说了,杨凤兰这个女人,心狠手辣,善妒偏激,小肚鸡肠,反正这个女人很烦,总是各种发神经,怕原主与他儿子、也就是男主抢世子之位,一直挑拨感情很好的兄弟二人,想要自己儿子与原主生了间隙,而原主以前根本没有那些心思,最后也差点被她逼得起了心思。

若非最后原主知道自己并非凌安王的亲生子,且还顾念着与男主的那点兄弟情深,怕是早就不管不顾与男主抢那世子之位,反正男主心里除了女主什么都装不下,也不在乎。

也不能如此说,在没有遇到女主之前,男主心里就只有他这个兄长,遇到女主之后,知道兄长与自己有同样的心思,男主也没有与原主疏离,只是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才使得两兄弟的关系渐渐疏远,直至最后的敌对。

叶南风想,除了这个杨凤兰,这世上他目前还没得罪谁才是,而且也只有杨凤兰有这个机会,如今他的吃食都是由杨凤兰亲自安排,要想暗中下点毒害死他,那还是轻而易举的,就是不知道书中的原主是如何度过这次危机的。

随即,叶南风感觉自己想多了,那也与自己无关,总归现在的很多事情都将会因为他的到来而改变。

他并不准备还与男主兄弟情深,更不打算参和到男女主的感情中去,甚至会尽早想办法脱离凌安王府。既然重活一世,他不会再为任何事物所缚。

心中打定主意,叶南风看向袁大夫,道:“这件事我希望袁大夫能够守口如瓶,我记得你有一个孙子现在在我院中伺候,他的卖身契可还在我手中,若是这件事泄露出去,我可不敢保证你今后还能不能再见到他那孙子。”

袁大夫愁眉苦脸的,低下头想了一会儿,只得压下心中的苦涩点头,一条条皱纹将那双不算好看的眼睛折叠得更丑,道:“自然,公子尽管放心,老夫绝不会向任何人说出这件事。”

谁说公子温文尔雅,心善人俊,这狠起来比王妃还更胜一筹,这才仅仅九岁呢。

叶南风知道他也不敢将这件事说出去,即便杨凤兰恨不能将他除之而后块,非常讨厌他,但是为了面子,她从来在外人面前对他这个庶长子都是很好的,她亲生儿子有的,他几乎都有,若是传出凌安王府庶长子在府中被下了□□,那她这几年的慈母形象可就要毁了。

故而知道这件事的人,她不会留着威胁她好不容易才积累起来的名声,只会对此人除之而后快,这个袁大夫若是聪明些,总会给自己留条后路的。

叶南风笑了笑,道:“如此,我体内这毒便麻烦袁大夫了。”

说完,又转向无果吩咐:“无果,你带袁大夫去抓药,至于抓什么药,袁大夫会酌情处理,你去将我之前收藏的那本王玄所著医书送给袁大夫。”

听到这话,袁大夫那老脸上顿时是掩藏不住的欣喜,连忙说道:“多谢公子赏赐。”那可是王玄亲手所著的医书啊,这天下有几个学医的不想要?

无果也是个聪明的,只是愣了一瞬,便将袁大夫请了出去。

虽然这袁大夫是府中医官,为府中众人请脉治病不需要钱,可是一般的打赏也会有,只是自家主子从来没有做过,今天却将自己珍藏的医术送出去,一时有些吃惊。

叶南风吃了点东西,感觉全身力气终于慢慢回来了,就躺在床上将记忆疏离一遍,随便考虑以后要怎么做。

想到原主的处境,叶南风就感觉头疼,好不容易才将自己的性命还给那个所谓的亲生父亲,脱离了所谓的家族责任,如今来到这个身体里,还要继续和家族纠缠,而且还是皇家,想想都烦。

叶南风在床上躺了一天,第二天就不顾无果的劝阻,硬要起来出去透透气。

无果拦不住他,索性放他去,只是在后面小心翼翼的伺候着,这让叶南风很是不习惯,因为他做事情不喜欢有人在后面看着,这让他感觉自己像是被监视着,他前世被人监视地时间长了,很反感这种打着关心的监视。

即便让不用跟着,无果虽然不敢违抗命令,却也会远远跟着,叶南风语气强硬地再强调了一次,无果才不敢跟在后面。

这天中午,叶南风在院子里闲逛,基本已经将这里的能够走到的地方走遍了,那些不能去的,他也只是轻飘飘扫视一眼,反正来日方长。

正当他闲来无事,想着接下来是该回去还是再去别的地方转一转,就听到旁边两个小丫鬟在讨论王妃和世子今日回府,他往门口一看,果不其然,很多下人都在忙里忙外的。

叶南风这下子再没有了逛下去的心思,于是转身向自己院子走去。

叶南风回来,就躺在一棵足有**一抱粗的樟树躺椅上躺着,闭目思考如何以最短的时间来脱离家族,从此不受束缚。

也幸好杨凤兰讨厌他,故而回来并没有派人让他去大门口接见,他也权当不知道这件事。

正当叶南风想着,一定要远离男主,脱离家族这样的人生大事时,自己的院门被人“嘭”的一声打开。

叶南风想,难道自己如今在府中的地位已经如此低下了,随随便便一个人就敢踢他的院门?

他缓缓睁眼,入目的却是一个小玉团子一般的小男孩,身穿一宝蓝色小长袍,项上戴一麒麟金锁,腰间系着一护身符。他此时正蹦蹦跳跳地向他蹦哒而来,一张可爱的小脸上眉飞色舞,嘴里甜甜的唤着:“兄长。”

如此稚嫩甜美的笑容和声音,加上他那张人见人爱的肉嘟嘟的白玉般的小脸,犹如天使。

然而,还不等叶南风反应过来这小天使究竟有多可爱,随之而来的就是一个泰山压顶,砸得叶南风瞬间晕头转向,感觉五脏六腑都被挤压出来了。只希望这躺椅坚强些,不要被压断了。

事实证明,他座下这躺椅还算牢固,且这小屁孩力气还不算太大,才恰好避免一场惨剧的发生。

“咳咳咳……”叶南风本来是想要让小孩先从自己身上下去,不曾想话还没说出来,就一直咳个不停。

小屁孩看见自家兄长不停咳嗽,也忙不迭地从他身上下来,一张笑脸紧张兮兮地看着叶南风,小手也快速去拍叶南风的后背。

“兄长,你这是怎么了,可是被我撞疼了,兄长你可别吓我。”这声音委屈兮兮,小脸上更是慌乱无错,随即好似想好了什么,又道:“无奇,你快去请张大夫来给兄长看看。”

无奇应道:“是。”行礼转身便干净利落地走了。

叶南风顾不得还没有喘气,就怕自己安生日子就这样被一个小屁孩断送了,坚决不能让无奇去请大夫过来。

主母刚回来,作为儿子的却立刻就请了大夫,这不是存心作对吗?叶南风都怀疑是不是这小屁孩故意的了。

叶南风站起来道:“站住,不用了,我只是被你撞了一下没喘过气来罢了,不用劳烦大夫。”

无奇停下脚步望着自己主子,小屁孩不放心地看了看自家兄长是否在说谎,见这会儿他果真没什么事了,这才对无奇挥挥手。

于是又转过头来,抱着叶南风的腰,小脑袋恨不能埋进叶南风的身体里去,闷闷不乐地道:“兄长,对不起,我回来便听说你病了,之前病得连床都起不来,我担心,便过来看你,见到你没事,我太高兴了便没控制住,兄长别生我的气可好?”

延伸阅读

小画家加盟  http://www.hauswerksonline.com/ds3r.shtml
小画家石膏像涂鸦项目介绍:小画家石膏像涂鸦模具材质使用乳胶加现代工艺的美满结合精制而

范蒂尔珠宝加盟  http://www.hauswerksonline.com/bh7q.shtml
深圳市范蒂尔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范蒂尔珠宝网商城是新一代专业消费服务网站。我们利用强大

奇力集成吊顶加盟  http://www.hauswerksonline.com/6wo9.shtml
嘉兴市奇力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生产多元化吊顶(集成吊顶)的企业,拥有现代化的标准

八度加盟  http://www.hauswerksonline.com/xsp7.shtml
八度化妆品,台湾依祈白里透红系列、台湾靓邦素白里透红系列、香港燕窝素白里透红系列、香

天天鲜奶吧加盟加盟  http://www.hauswerksonline.com/blgl.shtml
【天天鲜奶吧加盟费-加盟店小投资大回报是所有加盟商所期望的,然而却常常是可遇而不可求

佳达高纤维果粒杯加盟  http://www.hauswerksonline.com/pl1m.shtml
高纤维果粒杯系列--五种口味!高纤维果粒杯系列--草莓味。草莓汁及椰肉含大量蛋白质、

可一书店加盟  http://www.hauswerksonline.com/smc5.shtml
可一书店位于南京市最繁华的商业街:湖南路。这条著名的商业街上密布着数百家的时尚店、精

北京E洗车加盟  http://www.hauswerksonline.com/6ziy.shtml
E洗车“E洗车”服务平台由北京微积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研发,是国内比较大的移动互联网洗

台实鸡翅包饭加盟  http://www.hauswerksonline.com/ggwh.shtml
【上海台实】一直致力餐饮行业,公司实力雄厚,重信用、守合同、支持产品质量,以多品种经

沙特建材及工程机械展览会加盟  http://www.hauswerksonline.com/gxne.shtml
中国(沙特)建材及工程机械展览会展览名称涂料、墙纸及墙板镶嵌;建筑五金及工具:洁具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才宝宝,神医娘亲名为江湖的路障

    3名为江湖的路障多少人为自己画了一条界限,总不想受干扰,并怡然自得地随意将标签粘贴,第一重分线,第二重的心理暗示,第三重的执行,第四重的判定结果。仅仅再走一步,就自以为是地认为,推论已经完成,自娱自乐的状态。这种放松,不过是再一次地隔离,多层次的自我束缚而已。算一算时间,自打有记忆以来,月夜曾几何时

  • 神医圣手之废柴七小姐貌美兄长

    “你何时升至观微中期?”父亲惊讶地问。“一年前。”如若不然祖母怎会答应让我越境挑战赢我之人。“怎么没说一声?”听到了我的回答,父亲的语气才温和些。“表兄停滞于金丹许久,多年来失意低落。我怕表兄知道了,会更加自怨自艾。到时姑母旧事上心,惹得祖母,父亲母亲和阿兄一干人等都不自在,坏了家族和气。”祖母看着

  • 支配型人格研究报告之第六章(6)

    黑色的37号线,踏进去那一刻起,许曜就觉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死亡的气息。至于为什么他会有这种感觉,许曜觉得跟他穿上小马甲后变得异常敏感的五官有关。与平时闻到的味道不同,这里的空气中只有一种腐朽加尘土的气息,带着厚重的潮湿味,仿佛来到了坟场。果然,没走一会儿,许曜就看见了这个所谓的37号黑线世界的真正面

  • 仙府战神未相遇

    严谦,属相猪,17岁来美,华尔街混迹6年后,留美经商。以下几十万文字中的男主角。张羲瑟一,属相龙,13岁来加后转战美国,混迹校园从商科读到心理学再转战法律,司法考试一战通过。以下几十万字中的女主角。严谦和张羲瑟一,相识并不浪漫。缘分在他们两人间兜转了二十多年才把那条红线两端交到两人手中。两人开心不开

  • 太初之仙新婚老婆变成丧尸了

    今天是国庆,牛小鱼结婚,自然高兴的很,各路宾客云集,以前送出去的份子钱今天都收了回来……脸上都笑的僵硬了,好不容易等送入洞房了,牛小鱼去了厕所放水。回来之后他高兴的很,洞房花烛夜啊,一辈子就一次,一定会永生难忘的啊!“老婆我来了!”牛小鱼兴冲冲出来,看见妻子低着头,背对着他。“哟呵,还害羞啊?咱们拍

  • 神治之下之诡异的出租车(7)

    周围的环境有点冷清,昏暗的路灯一闪一闪的照在原本就不算宽阔的马路上,周遭的环境总是给人一种寂静的感觉。在出租车快要撞到树上时,众人都深吸一口气,下意识的闭着眼睛,想着应该事情不妙了,就在此时一个急转的声音把我们拉回现实。等了许久没有撞击的声音,便心想着没有发生预想的结果,便睁开眼睛,发现此时司机又猛

  • 修仙为红颜之四眼道长

    “你不问问外面是谁就开门?找死啊”“对哦!”文才一脸恍然大悟,“你是谁啊?”“你个兔崽子,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我是你师叔,我正带着客人赶路,快点开门让我进去!快点。”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的确是自己的师叔后,文才连忙手忙脚乱地上前打开大门。大门刚打开,一个戴着眼镜,身穿道袍,手拿摄魂铃的中年男子,

  • 女侠不好当之都知道了。(7)

    午回解除禁闭的前一个晚上她盾到他旁边的蒲团上,真身一叶躺在那儿听着他气若游丝嗡嗡的诵经。他有些虚弱,连着几日水米未进,呼吸不到新鲜空气,就算是妖都很难熬,别说他肉体凡胎。不过皮肤倒是又白皙了许多。她生怕自己睡的一时兴起再现了人形,便拎着精神不敢懈怠。也不知为何,就想静静的躺在他旁边,感受从他身上飘过

  • 漫威之我有一颗神树在线阅读第九章

    就如高强度期末考试之后整个人都会陷入忘记一切放空昏睡之中。组合大战之后,虽然港黑依旧在有序的运行,处理战斗遗留问题,摆平闻着肉腥味而来的苍蝇,帮助横滨损毁设施重建……但整体上还是难免陷入了一种懈怠之中,以至于中原中也也提不起什么精神去对付这些不知从何而来的小喽啰们。他走在河岸路边,鹤见川是一条横穿了

  • 火爆宗师在线阅读第4章

    琉璃在上药之时,看着她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忍道:“小姐...你这伤,还是别去跳舞了吧,老爷夫人也不会忍心看小姐这样的。”“琉璃!若是再让我听见你这样说,小心我要掌你的嘴了。我们努力了这样久,万不可现在说放弃。何况她的目的,就是要我放弃,我怎能这样拱手相让,那才是真的输了。”“琉璃不懂小姐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