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三国旌旗第七章

作者:东方织蛛 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次指婚你是否还满意?”

当然不满意,但能改变吗?

无双从石凳上站起来,学着书中的聂无双保持着一贯的笑容,小小梨涡露出,微微欠身,道:“无双感谢陛下赐婚,能嫁给韩王殿下是无双的福气。”就是不知这福气她是否能承受。

盛云帆嘴角一勾,高深莫测,扫着眼前低着头的女子,淡淡道:“平身吧,朕知道这次的事情来得唐突或许会委屈你。”

聂无双听着盛云帆的话站直身子重新坐下,她抬眸看着盛云帆看不出他今日用这样的方式“请”自己来究竟有何目的,真是想问自己关于赐婚的事情?

“但这次的婚事据太后说是你还在大郡主腹中时便许下的,先帝虽不在但旨意不能改,还望你能明白。”

不能改?原著中聂无双还不是被韩王悔婚,这些都是人为而已,嘴角露笑,“无双明白,承蒙抬爱。”

林间清风刮过,吹乱了聂无双额间的发丝,拂过脸颊无双伸出修长的手指勾着发丝夹在耳后。她手中的动作被盛云帆悉数落入眸中,年少时便放入心中的人现真的长大,从爱哭鼻子的小女孩长成如出水芙蓉般美丽的女子,一举一动动人心弦。

瞧着盛云帆不再开口,聂无双坐如针毡,今儿本来要去办大事跟踪聂绾绾的结果遇到这茬,又过了半刻钟,着实耐不住站起身,“陛下,如果没什么事无双想先离开。”

盛云帆“嗯。”一声。

“谢陛下。”无双转身朝院落用竹子修建的院门走去,手指刚落到门栏上声音传来清冷疏远的声音,“无双。”

聂无双一怔,盛云帆这声“无双”之中夹杂着复杂的情绪她不难听出。原著中聂无双和盛云帆从小相识但两人之间并无感情纠葛。

“若是日后遇到什么事情你可以来这里,朕会帮助你渡过难关。”

无双落在门栏上的手轻轻一抓没有转身而是直接推门离开,她不知道自己此时的行为是否会触犯天威,但她真的不知该如何回答盛云帆的话。

山间流水潺潺,蝉鸣鸟叫,宛如高山流水。疾步而走间,聂无双注意到自己脖子上戴的泪石发散出绿色光芒,她低头凝视着不太明白这颗普普通通的宝石为何会发光。抬起修长纤细的手指轻轻握住泪石,绿色光芒在她手指尖萦绕,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将她带引,脑海中浮现元宵节皇家家宴时的场景,从他们一家人到宫中再到聂无双独自到御花园偏角。

而御花园偏角不止聂无双在,韩王也在,只不过韩王站在红漆木后只露出半截身子,虽没有看到他的脸但他身上穿着封王的衣裳以及腰间佩带的玉佩便能认出此人就是韩王。而御花园不远处的观景亭二楼上也站着一个人,此人正是聂无双的父亲聂传平。聂传平手中拿着弹弓对准了聂无双的后颈,精准无误的朝聂无双后颈处射去。一瞬间,坐在石栏上毫无防备的聂无双跌入水中。

无双缓缓睁开眼,松开手中的泪石,真没有想到聂无双落入水中竟然是聂传平所谓。为什么亲生父亲会还自己的女儿?

她抬手摸摸自己后颈,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聂传平是射到聂无双的神经导致昏厥失去知觉跌入水中。

可,她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聂传平要害自己的亲生女儿?

延伸阅读

天火焚荒之我想你了(1)  http://www.yuxiaofeng.cn/62x7.shtml
萧桐下飞机时已是凌晨一点。这趟航班人不多,又大多有亲戚朋友来接,刚出机场就都散光了,

拜索少将和他的小王子[星际]之至尊神级的功法!【求收藏】  http://www.yuxiaofeng.cn/alw0.shtml
面前无字的古卷,忽然化作了光澜点点,瞬间没入了刘昊身体。而刘昊的脑海里,骤然浮现出无

都市终极武神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yuxiaofeng.cn/aid1.shtml
念兮闻言,睁着双大眼睛看着顾灵绣,惊疑着这一切的真假,声音微颤道:“舅母?”声音娇弱

天与地,有一根绳的距离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yuxiaofeng.cn/grbx.shtml
春天的夜色多么迷人,微风拂面,空气也是透着丝丝暖意,心言推开窗,前面就可以看到小河静

[网游]竹叶是神马能吃吗?第七章  http://www.yuxiaofeng.cn/sih9.shtml
姜烟回到教室,夏成城趴在桌上睡觉,她轻轻地从后面把凳子移开,进去后又把椅子轻轻移了坐

甜言蜜玥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yuxiaofeng.cn/gqtc.shtml
今年的冬天要比往常要来的早一些。才不过十一月,冷风就一阵又一阵的。祝凡真裹了裹自己宽

魔道成仙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yuxiaofeng.cn/ybbz.shtml
有人说过世界上的每个人生来就是残缺不全,你拥有了三魂,可是你生来就没有七魄,直到你遇

漫威:坑儿子就变强大帝之殇  http://www.yuxiaofeng.cn/sih7.shtml
对于开拓者而言,罗伊的伤病,令他们无限惋惜,毕竟罗伊曾经证明了自己西部顶级后卫的实力

你是我的秘密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yuxiaofeng.cn/ybzf.shtml
见慕容仪实在不像样,丫蛋妈妈气冲冲过来,展炎皓当下警戒,预备阻止这场即将爆发的家庭“

麻雀同人之我的代号是第三方在线阅读玉殒香消  http://www.yuxiaofeng.cn/xmee.shtml
权力的斗争都是阴暗的。如果不是清晨震耳欲聋的马蹄声,长安的百姓还不知道大司马、高安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领主凶猛第1章 敦煞

    “申徒广,站住!”“哟,是傻哥!傻哥叫小弟何事?”申徒广停下脚步,回身,塔楼般的身影已经逼近,不由两股颤颤,周身冒汗,但还是强作镇静。“啥?你敢叫敦哥傻哥,活腻歪了!”高大身影旁边,一个横眉竖目的壮硕少年抢步上前,对着比他还强壮得多的申徒广,挥拳相向。申徒广眉头一皱,眼神一冷,筋肉收缩,便要举臂格挡

  • 拳镇山河气势酣在线阅读第3节

    阿好直愣愣的看着他,他打吧,有本事就打死她,不然以后就别后悔!她的眉眼太锋利了,李长福也犹豫了一下,这还是他印象里那个总是笑的和和气气的阿好吗?“长福,打她,不打她你就不是男人。”陈氏恶狠狠的道。李长福上来狠劲,朝着阿好就是一鞭。“阿好,快闪开。”周氏吓得几乎魂飞魄散,夏老夫人也满脸着急,只是苦于没

  • [他人即地狱x囚犯医生]Living Hell之梦里初见(8)

    我躺回床上,不一会就睡着了,房间地暖很暖和,床也非常舒适,只有胖子的呼噜声断断续续,当然这并不影响我的睡眠,毕竟我是在课堂上任何情况都能睡着的人。突然我的身体腾空,来到了一个非常黑暗的地方,前面有一座桥微微闪着光,我走向那座桥,桥前有一个小房子,房子里坐着一个遮面老者,那老者看到我走了过来,并没有理

  • [火影]双向拐带第二章在线阅读

    昏昏沉沉中,不知是谁推开了门。阮香浮有气无力地半眯着眼,暗自祈祷别是陆追那个狗东西又要使手段,哪知窸窸窣窣地等了半晌,掀了帘子的却是一个陌生男子的身影,那人挟一身烤暖的风雪进了门,只闷不吭声地杵在床头直直盯着她瞧。她费力再撑开了一点儿眼皮,勉强辨认出这男子黑冠之下一张该是极俊的脸,却瞧不太清,哑声问

  • 喜劫良缘之野兔风波

    “快!快!拦住了,逮住它!!”旁边九叔家的田里,传来一阵骚动。顾夜好奇地看过去,发现九叔正带着三个儿子堵截一只灰色的野兔。那只野兔被追急了,像只没头苍蝇似的,在地里乱窜。突然它猛地一蹬腿,从九叔的胯下钻过,直冲着蹲身割高粱穗的顾夜而来。乱世那15年时间,顾夜可不是白待的,虽然她的身手被冰块脸嘲笑是战

  • 玄幻:我有十亿天狐分身修炼消灭巨狼星先锋!【求收藏!】

    与此同时巨狼巡逻艇舰上的那三头巨狼兵通过监测画面看到前方这一幕。皆是冷笑连连:“弱小的神河虫子,总是以为能够凭借他们手中的核前文明科技,撼动我巨狼文明的飞船。”“巴克两兄弟就是死在此人手中,他是想用枪械和我们的飞艇对战吗?真是无知啊~呵呵。”三名巨狼兵中的舰长菲克特,扫了一眼虚拟画面中的神枪手尼尔斯

  • 总有人阻止我为民除害[重生]第二章在线阅读

    佐凯林离开包厢后,影赫就打了一通电话,吩咐司机把眼前这位醉倒的客人送回家。讲完这通电话,电话又响了起来。是另一家酒吧的经理。[请问二堂主,您今天又来巡业务吗?]经理的声音里满是讨好。原本二堂主说是要8.30来这里的,叫他把最近所有的文件都拿出来,可是现在都迟了半个小时了。叶经理的通知让影赫知道原来他

  • 万星圣主在线阅读第三章

    学校的社团招新在开学的一个礼拜后轰轰烈烈地进行着.可是我却没有丝毫的兴趣,我不愿把时间花在我自己认为是无聊的社团上,虽然参加社团生活的确有利于交际能力,工作能力的加强.平平静静过了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里,赵子谦没来找过我,这正合我意.只是听默默姐说,他去了美国,他自创的公司出了状况,因此他没在我面前

  • 黑暗月亮在线阅读第九节

    几个人又打水净了面,换过衣服,才往寿安堂去。余老夫人早等的不耐烦了,看到他们进来,脸色也没好看到哪里去。“怎么,倾诉完了?状也告了?”余老夫人冲着秦氏和颜如初没好气的说道。她还不知道颜如初,那次不告状就怪了。好在,前两天我也没少赏她东西,余老夫人心里琢磨。颜贞卿和秦氏上前请安,颜贞卿道:“儿子不在家

  • 近在天涯第八章在线阅读

    张姐和其他女兵一听连长肯出面帮忙,当然乐得直道谢,唯独王智呆呆的站在那儿一点反应也没有。“王芝,你还愣着干嘛,赶紧替蔡兰兰谢谢连长啊。”张姐催促道。王智这时候和连长的视线正好对上,不过她又想起了前世的事,想到前夫追她的时候经常嘘寒问暖,各种帮忙,反正是什么套路都用上了,王智那时候不懂,以为这就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