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在低俗小说里吊打系统狗在线阅读第1节

作者:狂龙十八段 来源:飞卢小说网

1.

Rainbow电视城,大楼下。

[赤司:我在电视城楼下等你。]

[绘连:欸……?!为什么?]

[绘连:但我这边导演还没开始和剧组的训话…/__>\]

[赤司:没关系,慢慢来。]

[绘连:抱歉我会尽快的!]

一天的拍摄工作结束,听完导演与服装部又臭又长的拍摄后检讨,降谷绘连就提起自己的包用跑的离开了公司。

“……大家辛苦了!”

“嗯,降谷今天也辛苦了!”

电梯门缓缓关上,趁着那从电视城高层到地下的十来秒空隙,绘连又用手机的前置镜头检查了下自己的仪容,补了唇膏又拨弄了下前额的刘海。

毕竟每天在长达十小时的拍摄后,她作为爱豆们的形象指导,自己的形象倒是会因为工作内容太多而显得有点凶残。

虽然平常是不会在意这些……但假若要和那个人见面的话,就不一样了。

把随身镜收好之后,降谷绘连又望了眼手机上的LINE聊天室,上头“赤司征十郎”的用户名称对她来说实在是有点刺眼陌生。

……毕竟这个号,她可是今天早上才在酒店和他交换得来的啊。

在那之前,她真是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和这个人有任何交杂。

“哈啊……”她感觉有些压力地叹息一声。

……

“叮”的一声,电梯终于从高层抵达大楼底层。

自知早已让赤司等候多时的绘连心里很有逼数的奔跑着从电视城的大门离开,在被冬日的冷风糊了一脸后,往前没走多远,她就已眼尖地瞧见那辆属于赤司征十郎的高档黑色迈巴赫了。

对!就是名车!迈巴赫!

呜……这辆车真的让她看多少遍都不习惯啊QAQ!

不论是那车身一丝不苟的哑色喷漆还是那黑防窥玻璃与那极低的底座,这种配置的车在日本来说根本没多少人会拥有,就连是他们公司的高层或顶级爱豆,估计也没几个人开得起。

她想,若不是她今早就被赤司送上班了,她此刻肯定会被这辆车吓到的!

紧张的情绪油然而生,因为不知道他特地过来找她的原因为何,绘连就只能鼓起勇气用最轻的力度敲了下他的车窗。

末了,又突然担心自己这个行为会不会太KY……毕竟她敲的可是名车的车窗啊名车名车……

但幸好,在她作出那样的行为后,身为车主的赤司也没在意,只是缓缓地摇下了车窗,一双赤色的瞳眸貌似还噙着一丝温和的笑意。

看他心情不错,绘连的紧张感也随之轻减了,她礼貌地对赤司笑了笑,又询问:“赤司桑,抱歉让你久等了……但你找我做什么?是我今早把什么漏在你车子上了吗?”

绘连的声音很轻,战战兢兢的样子实在让她像小动物般惹人怜爱。

他的脸有这么吓人吗?没事还不能找她?她的反应甚至让赤司有点怀疑自己,他莫不是洪水猛兽。

他有些无奈地望着她,接着又垂眸低笑了一声,语气温和:“……外面冷,你先上车。”

……

赤司的车里。

无法拒绝赤司的邀请,绘连最终还是抱着自己的包包一脸紧张的二度爬上了他的黑色迈巴赫。

而他看了眼那个坐在他副驾上坐立不安的少女,嘴角一勾,就相当绅士的主动为她将安全带拉出来戴上,同时,耐着性子询问:“吃过晚饭了?”

“还没有,我在检讨完毕后就下来了。”因为她不敢让他等太久。

“那正好,我订了餐厅。”赤司的笑容很满意。

“……欸?”她有点懵逼。

后来,她又察觉到自己的反应未免过于失礼,就忙地一脸抱歉的低下头去。

而赤司被她那一脸战战兢兢、受宠若惊的样子给逗笑了,就摇了摇头安慰她:“不用那么紧张,我只是有些话想同你商量。”

说完,他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就回到主驾位上坐好踩油门把车开出去了。

窗外的景色快速倒退,或许是注意到她怕冷在搓手,在把车倒出去之后,赤司还刻意把车里的暖气调高了一些,实在体贴到不行。

几乎没遭受过如此贴心对待的绘连有些困惑地望向隔壁的男人,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因为不想打扰他开车而住了口。

尤其……此刻她的脑海还是一团乱麻啊。

毕竟最近对她而言,事情真的太多了。

首先是接近年末、公司那能做死人的工作量,接着是在圣诞前夕撞破她地下恋的男朋友的劈腿现场,然后就是突然收到的高中同学聚会邀请……

然后就是……因为在同学会上喝太多断片了而在翌日早上醒来,发现自己正以衣衫不整的状态和只穿着裤衩的赤司睡一起!浑身酸痛的!

对,就是早上起来看见人就在旁边的那种!

不知道还以为是八点档呢!原来是她的人生啊!

但!是!

若是和她发生关系的是一般人也就算了,但她睡的这位可是他们洛山高校赫赫有名的贵族赤司家独子,作为传奇一般被所有人尊敬着的学生会长啊!

在高中的时候的他和她别说是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衡线了,都算得上是云泥之别了。到底昨晚的她是何德何能才会把赤司给睡了?

虽然她这边是稀里糊涂的把自己的第一次给搞没了,但因为对象是赤司,所以她居然反过来觉得是自己对他失礼了、没给对方添麻烦就好了——在她眼中,她和赤司就是有着这样的差距。

然而,这是为什么呢?

她身旁的这个男人比起嫌弃她……竟是反过来做出主动送她上班、接她下班以及交换联系方式的行为?

现在还说有事情和她商量……降谷绘连偷偷瞄了眼那正以从容姿态开名车的男人,眼神写满不解与凌乱。

明明她和他唯一的交杂,也就高三同班过的关系罢了。

这到底是为什么……

“……到了。”

就在绘连一个人把最近发生的事情回想解析了一遍之后,赤司也就驾着她到达目的地了,他以熟练的动作将车子完美停泊好,就相当绅士的凑过去想为绘连解开安全带。

“……那个,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她实在不习惯被人无微不至地照顾,就刻意抬手打断了赤司。

……对,她怎么说也得多从这个人面前夺回一些主导权。

降谷绘连微蹙着眉头将安全带解锁,接着又相当礼貌乖巧的率先下了车。

而面对少女刻意制造出的距离,赤司不置可否,也只是维持着那个充满风度的笑容独自下车。

“我订了一家和式餐厅,你应该不讨厌吧?”而在等候升降机的时候,他还不忘风度翩翩的搭话。

“嗯,我都没关系。”只要不是太贵的餐厅,她是没所谓的。

……

和风餐厅,包厢。

怀揣着各种不习惯的感觉与他并肩一起走,她终于和赤司抵达预定好的包厢。

坐在他的面前,绘连望着他一脸自然地点好了菜,看气氛貌似稳定下来了,她就干脆直入正题。

“赤司桑说要对我说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她已经快要被他那副淡定给逼疯了。

而本正在用热毛巾擦手的赤司动作一顿,一张俊朗的脸就缓缓抬起。

他对绘连勾起一个业务式的友善笑容:“降谷桑希望我现在就说吗?”

“嗯。”她咽了口唾沫。

“但你看起来很紧张,”赤司眼神带笑:“我担心一旦把话说出口,你就没办法吃饭了。”

“你要对我说那么可怕的事情吗?”绘连脸上写了一丝不好。

“噗,”他有些忍俊不禁:“倒也不是。”

他慢悠悠地把自己的热毛巾折叠好放回原处,低垂的眼帘下是让人捉摸不透的眼神。

而绘连看他似是有点迟疑,眼神就着急了起来:“赤司桑?”

“嗯,没什么,”他给自己倒了一杯热好的烧酒,望着小巧的酒杯里澄澈的液体,他的语气就放轻了一些:“我只是觉得,或许我也需要一点勇气才能把话说出口。”

他的语气依旧是那么从容优雅的,“他需要勇气”这一点,真像是他为了缓和气氛而制造出来的玩笑。

然而,绘连在那之后却见他一个人闷闷地把烧酒给喝下了。

他看起来,居然真有几分需要“壮胆”的感觉。

或是说,他看起来遇到什么困难了?

她都有点后悔了,因为她刚才的提问貌似让赤司陷入了困扰。

“要不还是等一会儿再说吧。”何况她也因为他而莫名紧张起来了。

“不,既然降谷桑希望现在就听的话,我可以现在就说。”

赤司放下酒杯,再次抬起眸来时,眸中的锐气似乎减了几分。

看赤司的眼神似是变得柔和了,绘连也逐渐适应与他对视。

“我记得,昨天在同学会上听说,降谷桑你现在是单身状态吗?”

“啊……嗯,是的。”

没想到打开话题的第一句是这个,名为单身的利箭狠狠戳中了降谷绘连的小心脏——说起这个,她前男友和公司小爱豆在客厅纠缠的画面几乎就要被全部勾起了。

绘连有些心不在焉地摩挲着茶杯的边沿。

“你还好吗?”赤司观察到她的小情绪。

“嗯,只是没想到明明双方都作出要来年互相拜访家长的承诺了,结果还是这样。”

绘连越说越觉得委屈,就只好喝一口热茶提提神。

而赤司理所当然的抓住了她的重点,没一会儿,又对她勾起一个礼貌的笑。

“很困扰吗?”

“对,因为之前都和母亲提起过了…之后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撇除失恋和被背叛的苦楚,想起没有男朋友带回老家,她也是特别尴尬——绘连眼神写满绝望。

而赤司打量着绘连脸上的表情,知道她心中的烦恼,一会儿,又风度翩翩地开口:“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这边刚好有一个对你我来说恰到好处的建议。”

“嗯?”这是突如其来的恋爱相谈吗?

“不知道降谷桑,你要不要考虑和我结婚呢?”

他的声音不温不火,但眼神却是格外炽热。

而那本来还在喝茶的降谷绘连被一口热茶噎着,压抑着把滚烫的热茶都喷在赤司脸上的冲动,绘连就这样激烈的咳嗽了起来。

体贴的赤司自然是见缝插针的向少女递去了擦嘴用的毛巾,而后者却没有悠哉接下毛巾的余裕,反而是捂着嘴用懵逼的表情望着赤司,良久,才知道发出两个音节:“………………嗨以?”

绘连:O口O……

他刚才说什么?结婚?结婚是什么?和谁?什么回事?

绘连加载中……(1%)

绘连加载中……(15%)

绘连加载中……(30%)

绘连加载中……(56%)

绘连加载中……(99%)

……

加载失败。

……

延伸阅读

鸿晨加盟  http://www.ace-apparel.com/ddl5.shtml
鸿晨床上用品总部是一家集出众的产品研发中心、现代化的生产基地、创新的营销服务体系和效

老山和田玉加盟  http://www.ace-apparel.com/gnye.shtml
新疆老山和田玉有限公司是从事新疆宝石和田玉原料开采、雕刻、产品批发、销售、精品收藏、

爱琴海鲜花礼品网加盟  http://www.ace-apparel.com/xbme.shtml
【爱琴海鲜花礼品网】以打造各省市城市同城即时预定平台为目标,携各省市各城市花店一道为

五指布童童装加盟  http://www.ace-apparel.com/spvo.shtml
五指布童童装加盟_公司简介小蜜豆童装有限公司是一家拥有自主童装品牌,集研发设计、加工

禄山加盟  http://www.ace-apparel.com/yerh.shtml
禄山烟灰缸位于主要千年瓷都景德镇。我厂主营欧式台灯,欧式花瓶,欧式烟灰缸,范思哲烟灰

荣哲加盟  http://www.ace-apparel.com/nwia.shtml
荣哲小饰品总部是饰品、发圈、头箍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洗车匠共享自助洗车加盟  http://www.ace-apparel.com/gmus.shtml

V7避孕套加盟  http://www.ace-apparel.com/s2ue.shtml
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消费品市场已经发生从需求型到体验型的转变,人

天虹无人便利店加盟  http://www.ace-apparel.com/bs6g.shtml
深圳WellGo天虹无人便利店是天虹商场股份有限公司打造的一款无人便利店品牌,于20

帕加尼卫浴加盟  http://www.ace-apparel.com/pmmw.shtml
帕加尼卫浴项目简介:卫浴产品,家家需要,在品牌林立的市场,如果没有优势,则很难取得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仙门开酒肆之小七濑(4)

    这几天荒木未来心情非常的不错,虽然自己叫荒木未来,可自从那天见过西野七濑开始,这才实打实的感受到了未来的存在啊。尤其是这几天我们可爱的小七和她的小伙伴几次测验都没过,导致留堂了好久,虽然已经换过好次人了,但唯一不变的是我们的小七呀。当然今天她和她的老师。也准时的来到了时雨。“来一份乌冬面。”老师走到

  • 我可以升级万物第七章

    就在这个被玫瑰花枝围绕的滨湖别墅陷入沉睡时,一个身材娇小的黑影从正中央的那栋别墅中闪出。她熟练地穿过四周的玫瑰荆刺,走到西北一角,摸了摸耳朵上不起眼的猫眼耳钉,微弱的红光闪了闪,“Tomaster霖少爷,任务目标已确定哦~”黑影率先开了口,竟是一声甜美的女声。月光映在雪地上,照出了她的容貌,赫然正是

  • 侠客五郎在线阅读第5章

    卧槽!蒋涌财吓的一跳,是谁让这个神经病跑出来的!这特么吓到福总,可就糟了。“福总!这人不知道哪里跑来的精神病,怪我们没……”蒋有为更是连忙道歉。“住口!”唐有福一抬手,啪啪!两声,蒋有为懵逼的捂着脸。蒋涌财老来得子,当然不乐意的质问道:“福总!这是什么意思?”可是话说出口,他就觉得自己太狂了。山中无

  • 左左右右在线阅读第二章

    第二章给悟衙断案宁城城府中的小院子内,白玉笙手指不断变结出不同的样子,只见院子小水池渐渐涟起波澜,一滴水滴开始从水面上浮起,渐渐又是一滴,没过多久水面上凝聚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水球。“引。”随着白玉笙的声音落下,那个拳头大小的水球竟开始向白玉笙的方向飞过去,就在离白玉笙的身前不过半米时,一阵敲门声忽然传

  • 玄幻之武神帝释天流氓你咬哪里

    夏安安被他这么一看,全身电流划过,让她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什么印记?”沈庄双眼微眯,一个用力将夏安安带到沙发上,自己压了上去。“啊。”她急呼,骤然的失重感让她恐惧,随即胸上的痛感让她闷哼,“无耻,哪有上来就咬人的。”片刻,一排红色的牙印在她的白色上十分显眼,夏安安恨恨地发誓,此仇不报非女子。沈庄满意

  • 修仙指南第7章在线阅读

    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有三个空条老师对我表白了。17岁的空条老师对我说:你要不要和我交往?28岁的空条老师说,虽然我已经结婚了,你愿意做我的情人吗?46岁的空条老师对我说:我已经离婚了,等你十六岁我们就结婚。然后徐伦冲了出来把她的爸爸们全部欧拉了一顿:你是我的老婆!怎么可以当我的小妈?!东方学长对

  • 大魔王的小酒窝情敌

    贺朗往前走了两步,慕昭昭女正好瞥到他。“贺朗,”她兴奋地小跑到他身前,“我还以为你先回去了。”“现在走一样。”“你要留我一个人待医院吗?”慕昭昭拉着他的衣角,可怜兮兮的,“爹地在国外今天回不来,我一个人会怕。”“不要紧,我会陪着你的。”毛领小男孩跟上来,露出可靠的样子,“小姐姐,别看我只有五岁,但我

  • 种族·神魔之战在线阅读第五节

    骄阳依旧,酷暑难当。不过有二百两银子的报酬,那可是我一年半的收入啊。巨款啊!再热我也愿意啊。不过那几味草药比较罕见,一般要去大山深处,我只能出趟远门了。我换下汉服,穿上胡服,租了一辆车,驱车来到故乡的山脚下,既亲切,又伤感。不过壮丽的山川和满眼的绿色让我心情变得美好。奇骏高耸,飞云环峰,纵使晴明无雨

  • 旧兰在线阅读第4节

    “——你怎么在这里呀?你是不是想推翻我的统治?”防爆车内,南门夜纱望着夏清懿,一脸懵逼。“开车!”南门夜纱道。司机一个猛踩,车队飞驰而出,抗议粉丝们表示,好像有什么人被捉走了。夏清懿撞入南门夜纱怀中,抬起小鹿一般受惊的眸子。车内气氛非常紧迫,造反是大罪,意图推翻殿下统治的人,在今天之前,没有一个能活

  • 无敌江湖录出发

    最小的兄妹泉奈、雪奈前后相差不过一岁,雪奈出生后总是夜啼不止,田岛没有办法,只能让年长一些可以独立的斑去照顾雪奈。她出生时二哥三哥悠太和奏太已经懂事了,但不知怎么这两个孩子总觉得是雪奈的出生才导致母亲去世的。以前田岛觉得是因为悠太奏太还小,不懂事,可能一下子失去母亲并不适应,等到长大了就会好一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