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25小时便利店之皇帝不想上班

作者:佛迟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四章

卫珩:“下、去!”

听着他用软糯的声音也能厉声厉色,锦色是服气的。

她滚落一旁,定定地看着面前的女子,连忙解释了下:“这也是权宜之计,我只是想让太后她们快点走。”

卫珩随即坐了起来,他现在是女子模样,毫无半分千娇百媚,真是可惜了纳兰锦色的那张脸,

锦色以为,事分轻重缓急,现在她解释一下,就应该进行下一步了,然而卫珩定定看着她,目光却越发冰冷起来:“上一个试图接近朕的女人,知道她去哪了吗?”

几乎是下意识的,锦色连忙跪在了他的身边:“皇上息怒,锦色不是故意接近皇上,只是不得已而为之的。”

不得已?

卫珩端坐在旁,虽然女子模样,却是一身戾气:“在水中那般模样,也是不得已?”

原来在这里等着她,他可真是碰不得,不过现在锦色已是懒得解释了,她刚才求生欲太强动作太快,俨然已经忘了自己才是皇帝的壳子。

现在,她想起来了。

锦色毫无诚意地哼哼着,却是想着这皇帝正值年轻为什么不近女色,说不定是不行。

“好吧,我知道皇上不近女色,是我错了,请皇上赐罪。”

她乖巧地跪在身旁,可那分明是他的身体!

是皇帝在跪,偏偏卫珩虽然恼怒,却偏偏毫无办法,更别说赐罪了,怎么赐罪,赐谁的罪!

卫珩语塞,看着她用他的身体跪着,更是怒不可遏,可还不等他发作,曹郡去而复返,一路低着头回到了内殿当中:“陛、陛下,徐太医到了。”

锦色的姿势一下从跪变成了坐,然后没吭声。

曹郡忐忑地悄悄抬头看了眼,也不知道这折腾来折腾去的,皇帝到底有没有宠幸成功,反正皇妃的脸色还是不太好,不过看样子,一切都应该结束了。

静静等着皇帝指示,可皇帝没有开口。

曹郡以为他没听清,又复述了一遍:“皇上,徐太医到了。”

卫珩回头:“宣。”

曹郡怔住,看向皇帝,平时皇帝身边可从未有过女人,今日破例留了锦妃,没想到锦妃竟然恃宠而骄,曹郡跟在皇帝身边久了,当然知道他什么脾气,他直为皇妃捏了把汗,很怕下一刻皇帝的口谕就是把皇妃砍手砍脚,扔乱坟岗。

然而没有,但是皇帝也没有听皇妃的话:“让徐太医在外殿候着,朕这就出去。”

曹郡收到指示,连忙出去了。

等他走了,卫珩才回眸,锦色知道,他很不满她的自作主张,她已经凑到榻边去穿靴子了:“我们两个人一直在一起,只怕引人怀疑,尤其当着徐太医的面,问灵魂出窍的事,你想想可疑不可疑?”

锦色穿上靴子,下了龙榻,见卫珩没有阻拦,知道他这是默许了。

她飞快走了出去。

半个时辰之后,卫珩在榻上都快睡着了,锦色才回来。

还带着曹郡。

曹郡还对着这个冒牌货笑得点头弯腰的:“下一次让御膳房送点凉糕来,皇上其实也可以尝尝别的口味的,最近出的几款糕点真的是很受娘娘们欢迎,要不,给紫宸殿送点过去?”

这小太监还蛮有眼力见的,锦色知道,他进了内殿,这么说的原因,一是揣测圣意,二是为了讨好纳兰锦色,可惜他不知道,现在顶着皇妃壳子的人,正是他的皇帝陛下。

锦色走向龙榻:“说的是呢,锦妃要是喜欢吃甜品的话,那就送些去紫宸殿吧。”

后宫妃子是不允许留宿的,曹郡毕恭毕敬地来请:“那么,就由奴送皇妃回去吧,正好送点甜点过去。”

这可是新皇登基以来,第一个宠幸的女人,皇帝竟然还为了她尝了甜点,看他那吃糕点的餍足模样,这可真是铁树开花了,曹郡心中激动万分,连对着皇妃的笑脸也真诚了许多。

可惜皇妃似乎不满意,看着皇帝那脸色,明目张胆地写着四个大字:我不满意!

这可就有点不识宠了,曹郡看向他那易怒的皇帝主子,可能男人事后都能好脾气,皇帝没有像往常那样恼怒,甚至一点恼怒的迹象都没有。

锦色洗漱一番才回来的,坐在龙榻上面,她现在想睡了。

平时养生,她都是晚睡早起的,生物钟到了,她现在只想睡觉。

曹郡伺候着她脱了靴子,试探着:“那奴才送皇妃回紫宸殿?”

锦色一沾软枕就闭上了眼睛:“嗯,送吧。”

然而,软枕没紫宸殿她的那么软,而且,卫珩当然完全不会配合她,他甚至警告地按住了她的手腕,还稍微用了点力气。

柔若无骨的纤纤细手,就按着她的手腕。

如果她真的是个男人,也会心猿意马吧!

锦色睁开了眼睛:“怎么?”

但凡是打扰她美觉的人,都有罪,所以她语气当中,也自然带了几分不耐烦,当着曹郡的面,卫珩还不好发作,只是语气冷淡。

“今天晚上,不回紫宸殿了。”

曹郡蓦地抬眸,这个皇妃说话的口气,怎么好像她才是皇帝,要留宿寝宫一样,他再次看向皇帝,皇帝好像没在意皇妃说话的口气,难道他就喜欢这样胆大妄为的女人?

后宫有后宫的规矩,妃子是不允许在皇帝寝宫留宿的。

虽然现在还没有皇后,没有礼法,但是自古以来就是这样的,别说曹郡觉得皇妃这样说不合规矩,就是锦色也觉得这很不可以,她知道现在情况特殊,摆手让曹郡先下去了。

曹郡不敢再留,赶紧退到外殿去了。

等人走了,锦色才看向卫珩,她自己的脸,真是越看越痴迷:“又怎么了?这么晚了,我想睡了。”

卫珩还握着她手腕:“徐太医怎么说?”

哦对了,是忘了跟他说了,锦色学着徐太医的样子,说:“实在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徐太医说这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所以不要想了,他不知道现在这种情况怎么回事。”

卫珩怒目:“那你去那么久?”

锦色嗯了声:“御膳房让人送来了晚膳,说是怕我饿,我是真的饿了,就吃了点,糕点还不错,不过我想你一定不能喜欢,所以吃得很少。”

也就是说,他在寝宫等了快半个时辰,她一直在外面吃吃喝喝,酒足饭饱才回来的。

卫珩眸色暗沉,锦色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吼,吃饱了才回来,把皇帝陛下给忘记了。

她有点愧疚地看着他:“您也饿了吧,那就回紫宸殿吧,我让人送点东西过去,后宫妃子是不能留宿这寝宫的,不合规矩。”

卫珩咬牙:“朕就是规矩。”

锦色点头,配合着他:“好吧,您说得算。”

看来,暂时是不能有什么好法子换回来了。

但是,这个秘密不能被人发现,卫珩回眸间看见了榻边挂着的长剑,这就下榻拿在了手里。

“过来。”

干什么?要杀人?

“锻炼你的风骨。”

“……”

锦色眨着眼睛,说什么也不愿意从枕头上起来:“太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行吗?说不定睡一宿觉明天一早就换过来了。”

卫珩微扬着脸,此刻的他,娇小而狠戾:“明天不一定换回来,但是你露出破绽的话,下场一定是死。”

死这个字眼提醒了锦色,对,她不能死。

穿上靴子下地,很快卫珩拿着长剑开始追着她锻炼行走的姿态,锦色这只咸鱼,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训诫,她走路一有点女气了,背后的剑身就到了。

提臀,收腹,啪啪啪啪,听得外面的曹郡面红耳赤。

他哪里敢细听,再者说殿内谈话的声音听不真切,他还担心着皇妃留宿的事,会不会惹得太后不高兴,脑海里已经开始脑补皇帝宠幸妃子之后多久会有小皇子了。

而我们的咸鱼姑娘,是真的挨了几下子。

一旦松懈,是真的打在身上,锦色轻哼出声,还直腹诽着这狗皇帝对自己的身体也下得去手,卫珩怕她当众露出马脚,不光训练她走路的姿势,还把朝事说了一些给她听。

这就像是补课,幸好锦色虽然懒了些,但记忆力超群,很容易抓住关键点记住。

但就算是天才,也不可能在两个时辰把一个人的生平事无巨细地记住,她被实打实地折腾了大半宿,等卫珩终于放过她的时候,天都快亮了。

之后,锦色一躺下就睡着了,直到……

好像刚睡着,就有人在她耳边聒噪,她好烦,摆了摆手:“春桃,春桃……”

春桃是谁?

曹郡有点懵,皇帝可从来没有起晚的时候,今天到了要上朝的时候了,他过来叫了都没醒,这可真是稀奇了!

锦色是没有醒,但是卫珩醒了。

卫珩对着曹郡摆了下手:“我来叫她。”

皇妃是真体贴!

曹郡侧立一旁,等待为皇帝更衣。

昨天晚上两个人一起睡的,此刻锦色侧身而卧,大半个人都在被下,卫珩伸手推了她一下,看似轻轻的没有用力,在那被子下面,却是探入了她的中衣下。

锦色下意识按住了他的手,一下就醒了。

曹郡在旁补刀:“皇上,该上朝了。”

什么?

这么早就要上朝了?

还没换回来,她不想上班啊!

锦色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还是皇帝的壳子,她眨着眼睛无奈地看着卫珩,刚要坐起来,忽然察觉到了自己身体上某一部分的变化,这哪里是不行事,这是很行,一大清早还真是血气方刚。

卫珩已经进入了皇妃的角色,提醒着她:“更衣吧,该上朝了。”

他过来掀被子,锦色连忙抓住了:“你们别过来!”

延伸阅读

鼠敌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pv8o.shtml
为民健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制造、销售、服务为一体的综合型科技企业,本公司主要从

腾泰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dujb.shtml
腾泰钥匙扣是钥匙圈、手机挂件、波珠链、饰品链条、狗扣、登山扣、不锈钢饰品、饰品配件等

翠绿珠宝首饰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nesz.shtml
深圳市翠绿珠宝饰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是一家集黄金、铂金、镶嵌珠宝饰生产、加工、

曼萱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d9aa.shtml
暂无

聚贤阁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yxuy.shtml
聚贤阁书画总部是书画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北京聚贤阁书

丽贝尔儿童乐园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sejv.shtml
丽贝尔儿童乐园市场前景万亿市场份额,利润逐渐叠加,你怎能不投入:城市家庭对孩子的投入

本色棉童装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aydg.shtml
品牌来自香港,品牌拥有者为GLOBABY(H.K.)CO.LTD.,产品设计中心在意

银川堂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bqcm.shtml
银川堂(厦门)进出口有限公司GINSENDO(银川堂)一源自日本的银质器具品牌,18

品三口冒菜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bphc.shtml
南充美添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是一家专业的餐饮管理、项目投资管理公司。公

卡玛格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a2em.shtml
卡玛格化妆品着眼未来,不断引进各人才,真正做到用的人做的事,实现企业核心竞争力的不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奥特:吾为混沌病毒!查看

    不过木屋的环境太差了,火光闪烁不停,又很暗,夏勇身边又没有专业设备,他看了一会儿,并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这时屋内突然明亮起来,原来是刘同志从背包里取出一支手电筒,光线非常亮。刘同志戴着橡胶手套,借着明亮的灯光,先是拿着放大镜看了看,然后又用一台奇特的扫描仪检查一番,他最后看了看手表,已经凌晨两点,说

  • 当雄狮被养成家猫后在线阅读第8章

    收好玉佩,叶生回到公寓,看见陈雨还没走,就随口问道。“陈雨,你怎么还在这里?”她已经没有什么执念,也不需要留在这里。早点去投胎转世,若是有缘的话,说不定今生还能见到。此时,叶生脑补了画面。突然有一天,他遇到几岁的陈雨,一个大叔对着小萝莉momo头,超级有爱的画面。不过先说明一点,他可不是萝莉控。陈雨

  • 唐朝岁月在线阅读第七节

    等到连续倒下十来个人以后,那些胆大的人也发现了自己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危险,于是急忙退后,人挤人,惨烈的踩踏事件发生了。大家都急着逃离危险,疯狂的逃向另一车厢,很快指挥室发现了这般列车的异常,开始组织车内安保人员前来处理。整个列车上的都开始躁动起来,其他车厢的人看到有人慌慌张张的从另一节车厢跑过来,纷纷

  • 重生之我是被逼的第三章在线阅读

    3脸上飞溅而干涸结痂的血迹,是我们最令敌人颤抖的可恐面容;泥土混合血泪所粘连的战衣,是无人可挡的蔽障。我们,战无不胜;我们,中华仁义之师。犯我中华者,必死无疑。人们都说,枪炮是邪恶的象征,外邦人带着他们打开我中华之门,至此,人民苦难无数,水深火.热。中央的战壕上,一个年轻人伫立,引天嚎啕,声音哀怨,

  • 我和王者有个约会蜜饯

    景燚的火终是没发出来。第二日景燚是在一阵鸡飞狗跳中醒了过来,心中莫名多了些被吵醒的烦躁,刚想要唤清风来问问,这才想起这并不是在自己的府邸,心中那点郁火终是被压了下去。不过大清早的,这姑娘是在做些什么,竟能有如此大的动静,景燚换上了昨晚小姑娘给他找的衣袍,便开门出去。循着声音过去,景燚来到了厨房门口,

  • [网王]谁在撒谎第三章在线阅读

    青玉山庄是江湖上有名的一大门派,庄主袁鹏天和庄主夫人沈静秀恩爱多年,都是乐善好施之人,每当遇到洪灾或是干旱年份,还会开庄布施接济穷苦百姓,在当地算是很有名气的了。青玉山庄又名袁氏钱庄,主要在大岷王朝南方的临颍县,是个相对富饶的地区,据闻庄主夫人来自京城,美若天仙,奈何身子单薄,命中子嗣不丰,唯有一个

  • 道侣好像有哪里不对之第二章

    “诶?”俞元熙听到这话首先就是一怔,反应过来之后咯咯直笑,金烔万看她笑得乐不可支的样子,真的是又恼怒又有一种别样的情绪在内心升起——恨铁不成钢。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的潜意识里已经把俞元熙当成自己的女儿来看了,他虽然经常跟哥几个说说荤段子,但是想想看啊,哪一个父亲看到女儿在写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

  • 奥斯兰纪元编年史第十章

    “吁先生,乐团的人我已经带来了。”“没问题的话带他们到安排的位置上。”“是。”李二弯了弯腰,后退几步离开了,吁介站在原地不动,看着李二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抬脚走向了相反的方向。既然女仆请不动那两位,那么他就亲自带王夫人和王少爷到大厅。郭父看了看周围:“今天怎么不见鑫乐啊,我听闻他前几天回来了,正巧今

  • 火影:复活者联盟之【景仁宫】的帝后(4)

    “你们主子如何?”就在华妃(这章开始就这样称呼了!)吃过燕窝粥,入睡了一个多时辰之后,和大臣们谈完事情的雍正知道了她身子不适的消息,又因为此时已经临近午时了,所以就过来看看她了。“回皇上的话,娘娘喝过药之后,吃了燕窝粥就入睡了。因为太医也说,让娘娘喝过药之后发发汗,风寒才能好得快了。不过娘娘睡下之前

  • 漫威:我,收容怪异之轻薄(5)

    萧山不用回头,也能感受到从四周人群里射过来的钦佩的目光。壮汉却不依,他对着萧山讪笑道:“小兄弟,你不知道,我家里还有八十老母,三个月幼子,女人的命是条命,我的命也是一条命,我若是死了,家里的老母和幼子都活不了!你就行行好吧!”萧山不为所动,壮汉仗着体壮,还想硬往前闯,一旁一只白皙的手伸了过来,在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