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不打不乖在线阅读与皇帝泛舟湖上

作者:没她我不乖 来源:纵横中文网

吃完莲子羹后,李景将碗搁在托盘上,说:“以后注意点儿,别让人抓到把柄,或许下次不是进天牢那么简单了。”

赵寒江听着有些奇怪:“皇上这是……关心奴才?”

“我关心你一个狗奴才做什么,”李景摆了摆手,“下去吧,朕要看奏折。”

“那……”赵寒江在砍头的边沿疯狂试探,“下次我带皇上到荷池泛舟,体验体验?”

“滚。”

赵寒江连同空碗托盘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翌日,晴空万里。

沉寂了一夜的皇宫迎来新的一天,宫人们开始重复做着手头上的活。

而赵寒江结束了提心吊胆的昨天,今日又惴惴不安地做了些民间的早饭给李珖送去,刺探军情。

不巧的是竟然在半路撞见李景。

李景问:“干什么去。”

“回皇上,奴才给王爷送些早饭。”赵寒江回道。

“五弟?”李景说,“朕记得你是御膳房的人,还不是五弟身边的人吧?”

赵寒江可以歪曲地想皇上这是暗示他没给他做早饭?生气了?可是不至于啊,御膳房那么多厨子,皇上哪儿会在乎他呢?况且皇上又不是不知道是他“救”了王爷。“皇上,奴才昨日见王爷,王爷说他喜欢吃奴才做的东西,所以让奴才今日再做些送去。”

李景沉沉地唔了一声,没再为难赵寒江,负手离开。

赵寒江嘘了一口气,提着食篮去找李珖了。

李珖就着咸菜吃白粥,那叫一个津津有味,眉开眼笑地直夸赵寒江。

赵寒江说:“王爷,若是以后您喜欢吃奴才做的东西,派人到御膳房说一声,奴才做好让人拿回去便是。”

李珖问:“你不过来了?”

赵寒江说道:“奴才毕竟是奴才,老往您寝宫跑也不成体统。”

李珖略微失望地:“这样啊……”

“是的。”

“可是你做的东西很好吃,”李珖不舍地道,“要是本王回王府了,想吃你做的东西,那不是还要跑进宫里?”

“呃……是吧。”原来王爷在宫外是有王府的,哦,对,册封为王那定是要住在王府的。

“那以后本王想进宫,还是要以探望太妃的名义……”李珖小脑袋在琢磨着。

赵寒江笑道:“王爷是皇子,进宫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李珖吃着粥说:“那不一样,要是本王每天都想吃你做的小吃,还是得天天往宫里跑。”

赵寒江说:“时间久了,王爷您就不记得奴才了。”

“不会不会,你可是救过本王一命呢!本王怎会不记得!”李珖急忙说道。

一提到这儿,赵寒江就尴尬了,问道:“那皇上有没有说查出来了?”

李珖说:“没查出来。

赵寒江松了一口气,悬在心上的石头终于落地。

“皇上说还会继续查。”

“……”那石头又堵在嗓子眼了。

从王爷寝宫离开后,赵寒江提着食篮无精打采地走在御花园的道上,他感觉这两天大起大落地,头上顶着一块乌云,随时会哗啦啦地下场暴雨把他淋成落汤鸡。

晌午过后,徐公公身边的小太监到御膳房通传,说皇上让赵寒江到荷花池一趟,这让御厨们羡慕不已。

赵寒江到了荷花池,李景一身明黄龙袍立在池畔,九五之尊,鬓若刀裁,墨发黑眸,怎么看怎么帅,赵寒江惋惜地摇头叹气,若皇上真是断袖,那天下多少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女子美梦要破灭了,哎……

李景负手道:“晃着你那狗脑袋干什么,还不快给朕滚过来。”

赵寒江回过神:“来啦来啦!”

李景朝徐公公点了下头,徐公公一挥拂尘:“都退下——”

也随着其他宫人一并退下。

赵寒江小跑着到李景身边:“不知皇上叫奴才来有何事吩咐?”

“泛舟湖上。”

“啊?”

“还愣着干什么”李景睥睨道,“撑船。”

“哦哦哦,皇上请。”赵寒江躬身地先上了小船,稳定船只,李景方上船。

解去绑在木桩上的绳索,赵寒江提醒道:“皇上,您坐稳了!”

李景坐下后整理蔽膝,双手放在膝盖上,四平八稳地:“开船吧。”

赵寒江学着江南水乡的船夫吆喝一声,竹篙撑在岸边,将小船推离,船只缓缓驶入荷花池中。

“皇上,您今儿怎么有这兴致了?”赵寒江一边撑船一边问。

“朕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

“……您是皇上,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赵寒江嘀咕道。

“朕听到了,敢不敢再说大声点儿?狗命不想要了?”

赵寒江敷衍地撑船低头道:“奴才知错,皇上赎罪。”

闻着荷叶的清香,李景心情好了不少。

“皇上,放轻松,您就当是到江南玩儿的,坐姿什么的随意些,绷得那么紧您不累吗?”赵寒江慢悠悠地说道。

李景回他俩字:“多事。”

待到了湖中,赵寒江将竹篙放在船边固定,坐下来,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打开来,里头是小吃,蒸的卤的炸的,每样一小点儿,赵寒江还细心地备着筷子和小瓷碟,这令李景哑然失笑。

赵寒江见李景心情愉悦,把筷子递给他:“皇上吃吧,都是为您准备的,匆忙之间就带了这么些。”

吃了一条肉酥,李景说:“要是有酒那更好了。”

“噔噔噔噔!”赵寒江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拿出一个小葫芦,晃了晃,水声荡漾,“皇上不说,奴才可不敢拿出来。”

李景嘴角上挑:“没有杯子如何喝?”

赵寒江把葫芦递到李景眼前:“这是给皇上准备的荷花露,奴才不敢喝。”

李景接过来,喝了一口,点了点头:“味道甘甜,没有酒气,没想到你这奴才还有这一手。”

哼,本大侠行走江湖多年,什么没见过什么没吃过,一直以来都是靠自己的,要不是为了接近你,我才不会做那么多。赵寒江说道:“一切都是为皇上服务。”

跟李景比起来,赵寒江的吃相就没那么赏心悦目了,坐在船边,两条腿悬在池面上,龇牙咧嘴地吃着椒盐鸭下巴,牛肉干比较韧,直接上手,牙齿撕咬起来面目狰狞,口水流到嘴角,舌头一伸又舔干净了,李景盯了他好一会儿。

“皇上,您看我干啥?”赵寒江不解地问。

李景哼笑:“没什么。”

还没什么?这满脸的嘲笑就没差昭告天下了!“皇上,想说啥就说呗,反正奴才也被打击惯了。”

“呵。”李景轻笑一声。

“皇上,您别这么笑,”赵寒江缩了一下肩膀,“怪瘆人的。”

李景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赵寒江打了个冷颤,晃着脚低头啃肉干。

折下一个莲蓬,李景掰下一颗莲子,放在眼前端详,而后想起什么,拨开外层的绿皮,露出白嫩的莲子肉,放进嘴里,李景嚼了几下后剑眉拧起,苦的。

“皇上!您把里头的芯一起吃了?”

李景没说话,咽了下去,苦味还残存在嘴里,便吃了一小块炸奶糕。

“莲子是这样吃的。”赵寒江拿起那被剥了的莲蓬,取出一粒圆润的莲子,剥去外层绵软的绿皮后,用小竹签从底部往顶端捅去,一条短小的嫩芯便出来了,赵寒江将莲子递给李景,“皇上,这才能吃。”

李景刚想开口,赵寒江说:“诶,皇上,您别夸我,这叫生活经验。”

李景嫌弃地看一眼,没接,赵寒江撇撇嘴,抛进自己嘴里。

其实赵寒江低头剥莲子、剔除莲芯时,李景一直看着他专注的模样。

拍了拍肚子,赵寒江想躺下来,想起皇上还在,又不敢躺,摘了张荷叶盖在头顶,遮挡晌午后仍略微耀眼的日晖。

但坐了会儿,还是被瞌睡虫上脑,缓缓倒下来,就倒在李景的脚边。

李景也摘了张荷叶盖在脸上,单手撑头地侧躺,船只随波飘荡,悠悠扬扬地,李景有些犯困了,遂闭眼小憩。

待赵寒江醒来已是日落西山,猛地坐起来,皇上不见了!吓得赵寒江魂儿都没了!

“皇上!皇上!”赵寒江大喊,“皇上您在哪儿啊!别吓奴才啊!”

撑着船找了会儿,没见那一抹显眼的明黄,赵寒江拨开荷叶,被荷叶荷花杆上的小刺刮花了脸和手,无暇顾及自己,赵寒江又火急火燎地脱掉衣服鞋子跳进池水里!

一顿好找之后,赵寒江浮出水面,抹去脸上的水,完了完了,皇上不见了,不会溺水死了吧?!

浑身湿透的赵寒江上岸后想着怎么逃跑,一个小太监走过来说:“小赵子,皇上已经回御书房了,你忙你的去吧。”

赵寒江把衣服鞋子甩在地上,仰头大喊:“我的好皇上啊!”

带着一身水回去,顾旷看到他这失魂落魄的模样吓一跳:“师傅!您怎么了!掉坑里了?”

“你才掉坑里。”赵寒江回道。

布约说:“还会怼人,看来没事。诶?你这脸上和手上的伤怎么回事儿?”

“别提了,”赵寒江说,“皇上存心玩儿我。”

顾旷:“啥?皇上玩儿你?”

布约凑上来:“玩什么?也太刺激了吧!”

赵寒江鄙夷地看着他俩:“你们想哪儿去了,我和皇上的关系很纯洁的好不好?”

“好好好,”布约调侃道,“你说什么我们信还不行?”

顾旷点头。

“行了,不跟你们瞎扯淡,”赵寒江把衣服搭在肩膀上,拖着脚步往浴房走,“我去洗澡。”

延伸阅读

宝贝儿,我错了!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zgjczj.cn/6785.shtml
第二天剧组又补拍了一些镜头,然后就歇下来了,等着迎接明天的城市主人公。禾和晚上是跟禾

生涯模式之神级后卫第三章  http://www.zgjczj.cn/0sq.shtml
依照渚老师给的讯息,我妻草灯会定期去找青柳立夏,中野倭和坂上江夜决定去立夏的学校碰碰

玄幻:亿万倍打怪掉落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zgjczj.cn/d86m.shtml
“咚咚咚”耿队敲了敲白雪宿舍的门。“请进!”耿队他们推开了门,走了进去。看见有一个女

穿成年代文炮灰女配[七零]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zgjczj.cn/s5iv.shtml
“哎哟喂,你们要干嘛,杀人啊?”小混混哀叹一声。他往嘴里塞了几颗花生米,站起身来。三

引魂录之仙芝(5)  http://www.zgjczj.cn/skwt.shtml
“这或许能救她一命!李小峰想到那个还躺在木床上的姑娘.“我需要这仙芝!李小峰从树上跳

重生后恶毒女配去种田了在线阅读矿洞  http://www.zgjczj.cn/6y7s.shtml
“右边有个矿洞,进去”话音刚落,杜康看了看只开了30cm的矿洞门,一个翻身就滚了进去

[底特律:成为人类] 蓝血连结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zgjczj.cn/ytvv.shtml
三日月百无聊赖地翻看着手中的古今和歌集,心里却是对其中拗口的诗句不屑一顾,三日月轻叹

被空间坑了[修真]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zgjczj.cn/nsm2.shtml
何尧在全运会的赛场上一战成名,在男子单打二分之一决赛以后。天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按照

我靠当学霸富国强兵(科举)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zgjczj.cn/so1x.shtml
第二日,梵音用法术替宸澈探脉。宸澈身体并无大碍,只是营养不良,身体较为病弱。梵音守在

我在阿卡姆读大学[克苏鲁]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zgjczj.cn/aqs6.shtml
“呸!”这时候李莫愁身边的小道姑说话了,“难道便只许你全真上下欺负我们却不准我们伤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夫君在京城当官之第三章

    这是佐菲经历过的最奇妙的战斗。有过把别人放到自己身体里的经历,这还是第一次在别人身体里看着对方去打架,佐菲一时有点不适应。但魔法使的战斗风格实在太……有个性了,他很快就忘了这一点别扭,被满眼的死亡芭比粉晃得晕头转向,简直堪称新一代直男的心理阴影。……而且他真的很想知道啊,绫波由希到底是怎么做到穿着短

  • 墨迹三千之龙凤偷情!

    第十章,排行榜!陆星看着面前倒下的狐狸。捡起一张狐皮。看了下属性。“狐皮:(等级1),任务物品。”看了下地上。只爆了3个铜币。“喂,看什么,还是继续刷怪吧!”陆星不满的说道!众人才反映过来,皆是点点头。好像陆星说的话就是圣旨!“好了,接下来我们继续吧!”残花小雨对大家说道!两分钟后,又是一只狐狸死在

  • 「我的英雄学院」teleport在线阅读第十章

    苏磬救过苏疾冰……苏小星认真思考了一会,脑中一股信息涌出来,他面色恍然大悟,可还未调侃弟弟,场中突然掀起一片哄闹。两兄弟不由看去。只见苏磬小姐一边打菜,一边温婉笑着道:“想必一些人也知道我来此的目的,那我也不拐弯吊胃!”深吸口气,放下大勺子,“几天前我得到陨脉药师学院的入院资格书!”话音刚落,在场原

  • 贫僧不修佛第10章在线阅读

    连着几天,叶小东根本没在MLS见到莫林风。听MLS的人说,莫林风都没回过公司,在外面处理公司的负面问题。舒姝的心情却慢慢恢复了,正如她自己说的,正在努力自我修复。叶小东有时候挺佩服她的,小小的一个女孩子,跟叶小东一样,在一个大城市里自己打拼,却洁身自好,只想着靠自己买房,建立家庭。即便受了这么重的情

  • 综影视之谁让我长的好看在线阅读第六章

    王大力听到我的话,顿时脸色变得有些惨白,原本正在转的笔也掉到了地上,放佛木头人一般的呆站在原地。甄教授急忙摸了摸身后的口袋,发现他的钱包果然不见了,连忙看向了王大力。王大力擦了擦额头的汗,捡起了地上的笔,随后连同钱包一起交还到甄教授的手中:“甄教授,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失手了,我多取了一件,实在

  • 我开学校的那些年第1章在线阅读

    “地之所载,六合之间,四海之内,照之以日月,经之以星辰,纪之以四时,要之以太岁,神灵所生,其物异形,或夭或寿,唯圣人能通其道……”[1]朗朗书声从窗牖飘出来,散落在暖融融的庭院里。而此时的庭院里,也有一番常人听不到的热闹。初开神智绽放了自己第一朵花的小白茶花树兴致勃勃地观察着周围的世界,连连惊叹,叽

  • 名门娇女在线阅读第8章

    “胡曼云说什么勾引呢,你哪只眼睛看到冉冉勾引陆翎了。体育老师不是澄清了?你眼瞎没看到?”苏曦云又说道:“还有李清绮,装什么清高。不自量力?我看是你不自量力吧?一天天的,往人家陆翎身边跑,陆翎理都不理你,倒追?真不要脸!”李清绮指着苏曦云说道“你……”“我什么我,我很好,不劳您费心。”“店员,你到看了

  • 潜行在线阅读第九节

    木锦坐在自己的办公区,发现他们三个低着头依旧来到了公司,木锦勾了勾嘴唇,二郎腿翘着看着他们。“看什么看,别以为你是大小姐就了不起。”其中一个恶狠狠的等着木锦,出言不逊,敌意十分明显。木锦用脚趾头都能想的出来,若不是这三个女人酸自己大小姐的身份,又怎么会这样区别对待她。木锦越过实习生的身子看向了她们的

  • 重生之超级学生在线阅读第9章

    自从见到蔡琰之后靖瑶便时不时地前往蔡家听昭姬弹琴,与昭姬谈论些文字文章什么的,因而与孙策比武玩耍的时间也就大大的减少了。这天,好几日不见靖瑶的孙策直接找上门,“阿瑶,你这几天怎么不来找我了?”难道是上次去听琴的时候他自己一个人跑了,阿瑶在怪他?靖瑶一脸迷茫,她有很久没有去找阿策了吗,好像是有几天了,

  • 起始之眼在线阅读暴君的统治

    在一个角斗场里,暴君正高高地坐在上方观看着下面的决斗“徐理,你来看看这场下面谁会赢呐”角斗场下面有五个人,他们都*半身,下半身一件脏兮兮的烂裤子,两个壮汉,三个瘦小子“回禀我王,徐理不知”徐理站在暴君旁边弯着腰一副笑脸回答徐理是暴君的政治大臣,非常出名的不人道政治家,但是这也符合这位暴君的口味“屠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