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锦医归之受人之托

作者:竹苑青青 来源:红袖添香

那女子回身,冷冷道:“帝君真是说笑,玄乙还有要事在身,就不多留了。”

逄谷瞧得清楚,这不是采熙之前带上山的那个冰块脸凡人女子吗?明显不是帝君喜欢的类型啊?!怎么帝君连她也……染指了?

只见凤君一把抓住她手,哀怨道:“我不让你走,你要对我负责。”

“砰”的一声,实在吃惊,逄谷手中的水壶没拿住,掉在地上。

那边纠缠的两人闻声看了过来,目光极不友善,可谓杀气腾腾。

逄谷撒腿就跑——这么大的事,得赶紧去告诉右长老啊!

玄乙见那小凤凰跑远,提醒这位凤君:“从极宫被毁,这么大动静,此事迟早会惊动天帝,若追查下来,发现你将我窝藏在停云山,你们凤族可担当不起。”

凤君颇为自信:“那我便将你藏起来,论谁也找不着。”

“藏起来?”就凭你凤族这小小的停云山,能藏到哪去?

玄乙懒得再多说,甩开他手继续朝山门走去。从极宫一番闹腾下来,这位凤君显然已经清楚她的身份,却还粘粘乎乎想与她纠缠,真可谓是风流成性、色胆包天。他们凤族向来过着自己的逍遥日子,很少涉及战事,因此不可能切身体会那份酷烈,也难怪这位纨绔帝君不知轻重。

凤君拽住她袖子:“你去哪?”

玄乙索性实话告诉他:“章尾山。”

章尾山是离阴龙族居所,重重地火、雷障包围,常年干燥炙人,方圆八百里寸草不生,神界也谈之色变,绝不是一个好去处。

凤君仿佛根本没听清,立即说:“我随你同去。”

这就有点胡闹了吧。玄乙看着面前这人还没睡醒的样子,皱眉:“玄乙此去,前途凶险、自顾不暇,哪能对帝君负责?从极宫相救之恩,玄乙记得,若有机会回报,玄乙必将尽力。”

凤君胡搅蛮缠:“我不管,昨晚咱们那样,你还摸了我的心口,我现在已是你的人啦!你去哪我都跟着。”

正纠缠不下,从山门远处走来个人影:“帝君?您老人家怎么起得这么早?……咦,凡人?你在这做什么?”

玄乙淡淡道:“修炼。”

采熙奇道:“你修炼的法门真是多啊……对了,乌鸦兄怎么样了?”

玄乙不答,她自己都才恢复法力,哪能顾得上管乌鸦兄怎么样。

方才还对着玄乙厚颜纠缠的凤君整整衣袍,板起脸孔:“采熙,本君对你寄予厚望,这将你送去青丘修习乐理,这才几天,你怎么就自行回来了?莫非是失礼得罪了人家?”

采熙连忙解释:“并非如此,是青丘附近不甚太平,似乎出了些事情,月牙族长便让我暂且先回来了。”

凤君这才点头,脸色和缓。

玄乙趁机道:“你来得正好,我准备下山了,此番就和你告辞了。”

采熙有些恼火,也不顾帝君在场:“你这个凡人,真是冥顽不灵!停云山哪里不合你意,多少人挤破头也上不来,你却偏不留下!哼,你要走也罢,那你和乌鸦兄辞别了没有?”

见玄乙不答,他更加生气:“你把乌鸦兄弄伤了,瞧你这性子,还没向他道歉吧?如今连辞别也不跟他说一声?”

玄乙觉得理亏,只好道:“如此,我现在去和他辞别。”转身便走,将凤君甩下。

采熙向凤君行个礼,气哼哼地跟在玄乙后面。

玄乙有些愧疚,之前自己能够顺利醒来,也是因为这小凤凰在旁边拨了招魂之音的缘故,虽然他是无心,但毕竟暗中欠了他这个恩情。这小凤凰虽然聒噪话多,心肠却是极好的,因此玄乙任他在身后不满地咕哝,不发一言。

山上环境好,乌鸦兄也恢复得挺快,正倚在窗边认真地翻看一本琴谱。从前他邋里邋遢又一直昏迷,如今大体恢复,才让人发现他其实生得颇为清秀,眉目舒朗,儒雅贵气,只是带些忧郁之态。

见玄乙和采熙进来,他急忙起身行礼。

“啊,乌鸦……不,风邑兄,你恢复得很不错啊!对了,我在青丘瞧见他们塘里的芦花长得正好,便折了一枝回来。你看看,插在这瓶里,你看书看得累了,便抬头赏玩,正好可以休息。”采熙很是开心,拉住他说个不停,玄乙想告别却插不进去嘴,只好在一旁等他说完。

偶尔转头看向窗外,见那凤君就站在路边,背着手,眼睛也不眨,正朝着窗口看过来,像是生怕她跑了。

他对上玄乙目光,满怀希冀一笑,抛来个热情眼神,像是在说:可要对我负责啊!

玄乙只当没看见,回过头去,专注听采熙唠叨。

风邑听了个大概,忽然拱手作揖:“两位,风邑有个请求,想请两位帮忙。方才听采熙兄说山下不太平,我记挂着家中还有个幼弟,他年纪尚小没有法力,若是遇上事情怕是不妙。而我本事低微,又没完全复原;现在既蒙停云山收留,想斗胆求两位,能否替我将弟弟接过来,我兄弟两人以后就在此山下居住,也能安全些。”

采熙是个热心肠,见他求得恳切,立即拍着胸脯:“举手之劳而已,没问题,全包我们身上。”

见一旁的玄乙还不表态,他很不满:“喂,凡人!你也欠着风邑兄的人情吧,怎么不说话?不想帮忙?”

玄乙略一思忖,那章尾山毕竟凶险,自己现下还没恢复好,立即闯去并无把握,倒不如耐心等些时日,待到法力充沛再去;跟小凤凰下山一趟,既能还个人情,又能避开那凤君的纠缠,倒是无甚不妥。便点头道:“我与你同去便是。”

采熙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

*****

两人驾了云头,朝康南镇飞去。

采熙回想起方才出门时,凤君看着自己,一字一顿道:“采熙,这位仙友对停云山很重要,你们既一同出去,务必要一起回来才行,明白吗?”

总觉得哪里不对,难道帝君换了口味,竟开始对这凡人感兴趣了?他瞄瞄旁边这位的冰块脸,觉得不太可能。

帝君他老人家一直喜欢身上有好闻桃花气味、憨态可掬的仙子,一旦遇上,总是拦住人家直勾勾地问:“这位仙子,咱们似曾相识,在哪里见过?不知你的记忆深处可有我的影子?”一番撩拨,堪称风月老手,仙子们总是小脸绯红、羞态横生,哪里招架的住。

可这位凡人,啧啧,那一脸生人勿近的表情,怎么说也和风月不搭边。

话虽如此,但闲着也是闲着,采熙还是很八卦地打听起来:“凡人,你和帝君,好像不太对劲?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

玄乙摇头:“无事。”

采熙不信:“那你说说,你那天同他一起从青丘回停云山,都发生过些什么事?你一件件说仔细。”

玄乙自然不会对他说起自己去过南海一事,只随便挑些无关紧要的事简要说说:“没什么,他在路上停了停,跳了支舞,倒是好兴致。”

本以为与其他发生的事相比,这件事再小不过,谁知采熙还是目瞪口呆:“你是说,帝君在你面前,跳舞了?”

玄乙觉得这小凤凰总是一惊一乍,有些不耐:“没错,他跳完我也称赞了,并没有失礼,就是这样。”

采熙还在震惊中,玄乙低头见康南镇已经到了,便不理会他,跳下云头,落在之前那片乱葬岗之中。

方一落地,便觉得不对劲。刚想提醒采熙,他已跟着落了下来,急着想说什么,却被玄乙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出声。

采熙还未发作,便也觉出了异样:这片树林,原本只是枝叶繁茂、略显阴森而已,而现在死一般寂静,连草间也不闻小虫的窸窣之声。明明是白天,却阴暗如同夜晚,不见一丝天光照射下来。

采熙尚未辨认出来,玄乙心里已经有数:三万年之中她斗魔无数,对于魔物的气息,她自然不陌生。

只不过这里离停云山和青丘都不算远,原本应属气息纯净之地,竟也有魔物出没,倒是有些奇怪。

玄乙开口提醒:“小心些,此处怕是有魔物设下的陷阱。”

采熙声音发抖:“魔物?我还从没见过真正的魔物……”

他紧紧跟在玄乙身后,不知为什么,虽然对方是个凡人、自己是个仙,他却觉得此时还是离她近些比较踏实。

入林后,东边最高的一棵松树上……玄乙按风邑的指示看去,果然树冠上有个鸟窝。飞身上去,见窝里软软趴着一只长着绒毛的小乌鸦,看起来已是气息奄奄,急忙伸手将它捧了出来。

忽地一阵阴风穿林打叶而过,林间响起了一阵忽高忽低的笑声:“你这胆小鬼,居然真的敢回来?”

延伸阅读

我只想当一个纨绔木灵神宫  http://www.cnsjq.cn/dxgg.shtml
二长老虽然总是一副,天机不可泄露沉稳严肃模样。但了解过他本人都知道,二长老是众多长老

神州令之王朝初现(10)  http://www.cnsjq.cn/gpto.shtml
欧阳老爷子的盛情之下,欧阳不得不在慕容雪期待的眼神下,留了下来。答应了留下吃中饭,本

终极一班之她是王凯瑟之入镜(1)  http://www.cnsjq.cn/bbnn.shtml
“岂愿,这是你的妹妹,霍岂嫣。”给霍岂愿做介绍的,是刚给她上了户口的父亲,霍恒。霍恒

从江湖大佬到仙国大帝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cnsjq.cn/6pyu.shtml
秦殊缓过神来时,才发现祁昧正站在门口不安地看着自己。祁昧刚才并没有随他进去,但那“呲

[全职高手BG]剑圣与小花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cnsjq.cn/sp3e.shtml
没把握归没把握,考好了陆言心里还是有点小高兴的。总算那些题没白刷。方名勾住陆言的肩:

地球弹弓特殊空间  http://www.cnsjq.cn/bje2.shtml
峰远完成了这个任务后,便返回了新手村。看看还有没有合适的任务,就在此时,峰远接到了一

炼之仙之在见张觉远  http://www.cnsjq.cn/auw6.shtml
坐了将近十来个小时的车,意外的没有不舒适的感觉,可能这几天真的是发生了太多事情了吧。

驸马假清高在线阅读喝酒误事啊  http://www.cnsjq.cn/a76g.shtml
东条悟扭头看向声音的方向,真司和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身成了龙骑和夜骑进入到镜子世界中

许我宠你之第四章  http://www.cnsjq.cn/aqbm.shtml
有紫安在身边实时监督,白瑶当然不敢做什么不恰当的举动。有一位侍卫搬了脚凳放好,紫安先

当真在线阅读修炼  http://www.cnsjq.cn/gbd4.shtml
周在易用力推开黑木大门,迎面被寒气推回了几步,立刻明白刘秦南在房里放了什么提高温度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吾命修罗在线阅读第四章

    “眼光不错嘛!”丁屹霆见贾二还在一个人发呆,好奇的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顿觉眼前一亮。而周鹏急着去认识新舍友,这时候早就一溜烟跑进了宿舍。贾二仿佛没有听见丁屹霆说话,只是望着蒋轩儿的身影,也不搭理他。直到蒋轩儿转身离开,贾二这才对着丁屹霆微微一笑,和他一起往宿舍走去,两人前脚刚进门,后脚还在门外就听见周

  • 这个世界脑子有坑在线阅读第1节

    高高的落地窗上铺上了一件黑白相间的窗帘,透不出半点阳光。这是她来到这个未知的世界第三天了。宋琬死死盯着柜子上的日历,眸子里划过一丝迷惘。她因何而来?为何而来?宋琬吹下眼帘,吃吃地咳了两声。喉咙传来阵阵刺痛。艰难地伸手去尝试去触碰近在咫尺的水杯。指间接触到一丝冰凉,却没有丝毫力气去挪动分毫。手臂无力地

  • 自恋人设不能崩在线阅读第7节

    “唉,长得这么漂亮,却当着人的面儿,讲出这般恶毒之言,让人很是心寒啊,这要是被你爹娘听见,他们心里会怎么想?想想也是醉了。”赵小凡摊了摊手,显得十分无奈。“本姑奶奶干什么,还轮不到你管,今天你们都得死。”说完,何希儿双手合十,口中默念灵诀,“无量天佛阵,乾坤任吾行,一切皆为因果,唯有死神来,给我往死

  • 心间宠之梦醒(1)

    隆正二十年春,齐国京城荣国公府。“黄嬷嬷,老太君吩咐我过来看一下,大小姐的病情是否好些了?”说话的是一个年约十六、七岁的粉衣清秀丫鬟。那被唤作黄嬷嬷的正是荣国公府大小姐叶卿清的乳娘。五天前,叶大小姐掉入府内的池塘,被救上来后,一直发着高烧,整整昏迷了两天两夜。大夫都说要准备后事了,可是人却奇迹般地醒

  • 全世界我最贪恋你之两半白骨

    冰山惊讶于莎撒得知消息之迅速,事实上莎撒登入水之都的时间早在他遇袭之前。草帽一伙被误会成袭击冰山的犯人时她就在人群里,CP9一伙烧毁卡雷拉公司总部带走罗宾她也看见了,她隐约觉得事情没有那么容易解决,不是没想过出手帮忙,但她记得分别前少年盯着她眼睛说的话,于是她犹豫了,甚至不懂自己为了什么犹豫。她活得

  • 从咸鱼到最强会长第7章在线阅读

    小汤对她的话深信不疑,但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便一直盯着后面的车,好在盯了一路,都没发现什么。她眨眨发酸的眼睛,心想果然是自己想多了。*黎家。才走到玄关处换鞋,黎欢便听到了阵阵欢声笑语。“思思……思思轻点,痒,啊……哈哈……”眼脸垂下,黎欢继续换鞋,随即走进客厅。路韵茵一抬头就看到了黎欢。“欢欢!”她

  • 幼崽宠爱指南[星际]还是习惯和你做同桌

    二零零七年九月一号,开学的日子。今日阳光明媚,秋高气爽。宁静的心情和这天气一样风和日丽,她一路上哼着小调,蹦蹦跳跳的像只兔子。宁涛帮她报了名,将铺盖拿到了她的宿舍,帮她整理好床铺就走了。宁静的爸爸在铝厂上班,也是和工友们住在一起,家里面三个孩子上学有点负担不起。宁波初中毕业就去当兵了,现在宁涛也高三

  • 超凶小怂包在线养崽在线阅读第6节

    此刻,叶苏苏满心满眼都是面前的锅子。她掀开锅盖,先小心地探头看了看。只见里面噗噗地,一粒粒爆开了米心的、雪白饱满的粥米,躺在米浆里,软绵绵地随着沸腾的泡泡,微微颤动。热气滚滚,连带着股大米才有的稻谷香味,转瞬扑面而来。叶苏苏嗅了嗅,伸长着手臂,拿了个小碗,试探地盛了一小勺。狠狠吹几口气,才小心伸舌头

  • [全职]你这样我就很生气了在线阅读第8章

    黑色大奔在繁花锦簇的星海园门前停下时,另一列车队也正好抵达。文诺下了车,不出所料地看见那边下车的人是张正楷。他的头上裹着绷带,见了文诺咧嘴一笑,倒像是狐狸偷着了鸡般得意。从他的车和后面的几辆车上陆续下来十几个壮汉,一色的黑衣打扮,惹得文诺撇了撇嘴。这么多年了,这家伙也没改了好摆谱的毛病,偌大仗阵,唯

  • 北方没有你第八章在线阅读

    惠逸气冲冲地走进左相府的大门,谁也不理,直接冲到苏氏的院中,开口便问:“姨娘呢?”在院中的丫环还没来得及回答,苏氏便已经走到了门边,红着眼眶,拿手帕抹泪,“姨娘姨娘,如今,连老爷对妾也不同往日了。以往,你都是叫夫人的。虽然不曾将妾扶正,可这相府上下,谁不把妾当成是相爷夫人来看?不过一个晚上的光景,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