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现实诗词之折枝相赠

作者:vr玩家一号 来源:纵横中文网

南山红梅艳,红海美人香。

嗯,今日其实是燕国京城里约定成俗的赏梅日。冬至夜必有一场大雪,连续了十多年不变,大雪之后,正是南山红梅傲雪盛开之时。第二日,京城里的公子们会邀请自己心仪的小姐去南山赏梅,年轻女子男子们自然也会三五成群自己去赏梅。

这样的赏梅日,其实很像是一场相亲大会。京城中有头有脸的公子小姐几乎不会错过,来这里赏花不□□份贵贱,只要你想来就可以。所以这日南山梅林里,最是不少才子佳人。

因为梅花有限,却是一年中最好的。所以每个去了梅林的女子,可以折下一小枝红梅赠给自己在梅林里遇见心仪的或是欣赏的男子,谓之一见倾心。

至于有没有缘分,那都是后话了。来南山梅林的人,多半不过是来找一找感觉,或是借机表白心意的。

我在京中生活了十八年,无论是作为顾生还是陆颜的时候,都没有在冬至日后来过南山梅林。想到自己竟错过了这么多年,甚是引以为憾。不知小微以前来过没有,他那种纨绔风流的性子,大抵每年都不曾错过吧?

南山脚下,此刻停满了马车和马匹。赶着马车过来的小厮正懒散地坐在车前,或站在马车边上。我从他们身边走过去,顺着山路拾阶而上。

辗转到了山岭,我停在了梅林之外,静静看向梅林内。

林中一树一树的红梅仿似一团又一团的红云,白雪皑皑,昨夜的落雪星星点点落在红梅花瓣上,令本就艳丽孤傲的红梅,开出慑人魂魄的清冷。林中已经来了不少的人,****,均是好年华,有的女子手中有一小枝红梅,梅枝在那双温软的手里辗转,仿佛女子犹豫不定不知赠谁的心意。

已经有几位隽秀公子手中有一两枝红梅了,那几个人被几位女子散散两两地围着,并未站在一处。其中一个白衣男子唇角蓄了抹温浅的笑,整个人像是天边云朵一般温和,叫人讨厌不起来。另一个身穿墨色锦袍的男子,一只手正闲闲转着手中的红梅枝,唇角轻扬,看起来心情极好。

索性没有来得太晚,大多女子手中的红梅还为本公子留着呢。

我抬步往梅林深处走去,本以为姑娘们的视线会当先被我吸引过来,不曾想当先一步翩翩而落在林中的美人生生抢了我的风头。

美人一身白色绣红梅衣裙,青丝绾得慵懒随意,发间是莹白的珍珠簪和两朵红梅珠花,清清减减,娉娉婷婷地端立在林中,神色清淡而温婉。

她抬眼扫了一周,温浅的眸光定在林边,有一瞬的惊异和嗔怒,忽而偏开头,转向一棵开得正盛的梅花树,轻轻抬手折下了一小枝红梅。

林中人齐齐呼吸一滞,男子的目光或惊或喜,或疑惑或玩味,总之都随着那美人去了。

而女子是何其敏感心细的动物,她们惊艳于世间竟有如此美人的同时,一并注意到了美人方才眸光暂顿的方向,此刻齐齐偏头,看向林边。

看向本公子。

我唇角微微勾起一弯新月的弧度,对着向我看来的一众女子微微一笑。

而后听见花枝折断的声音。

扼腕叹息的声音。

林中男子的目光随着这些声音被引了过来,落在我身上,亦是一愣。

我挑了挑眉,清浅一笑。

就见墨色锦袍男子手中的花枝发出轻轻一声脆响,堪堪给折断了。一同折断的,不知是哪一位美人的心意。

我看着那断了的花枝,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

林中那美人手里正执着一枝红梅,一双水眸眸光清婉,视线越过众人,再一次落在了本公子身上。

我迎上这样视线,心思一动,不由得向前迈了一步。

只这一步……

怀里便被人塞了一枝红梅。

我顿住脚步,挑眉看向塞给我红梅的女子。

那是一个样貌秀美,大约只有十三四岁模样的小姑娘。她此刻正抿着唇,小心翼翼地将我望着。

我看了眼怀中红梅,又看了看这小姑娘。复而浅浅一笑,道:“谢姑娘折枝相赠。”

她似乎极喜又极羞,一张小脸爬满了红霞,忽然转身跑开了。

我浅浅一笑,不作声,继续向前走。

再一步,怀中忽然被人塞了三五枝红梅,似乎那小姑娘给了这些女子折枝相赠的勇气,花枝纷纷向着我怀中塞过来。

只觉眼前红粉一片,脂粉香气一阵复一阵。这等厚爱之下,我只呆呆收着越来越多的梅花枝,努力去看林中的美人是什么表情。

林中男子均是愣了愣,后来脸上陆续露出了不可思议或是嫉妒的神色。

眼前红粉佳人散去,我怀中已然是一束很大的梅花。

但还有些美人手里的梅枝没有送出,她们似乎只是在等前面的人散了,此刻握着梅枝羞赧地向我走来。

我竟不知这南山梅林里来了如此多得女子,方才以为不过四五十人,如今看来,何止四五十,百人不止!

于是脸上忽然显出一分忧色。

一个小美人走过来,拿着梅枝不知该往何处放。我如今的样子,看起来是在是再拿不住一枝了。

我咳了咳,温浅一笑,道:“我实在是拿不住了……”

那女子闻言秀眉微蹙,似乎不喜。

我又道:“却也不能辜负姑娘心意……”

女子微蹙的秀眉绽开,笑意深深。

我转过身,将手中的一大束红梅放在地上,站起身来清声道:“折枝相赠不如折枝相掷,左右都是小姐们的心意,在下就站在这里受着就是了。”

那女子愣住了。

林中忽然一片寂静。

碰巧赶来的西陵莘折了一枝红梅,看到一副春风满面模样的顾生,扯了扯嘴角,施展轻功一如来时一般不知不觉就离开了南山梅林。

林子里静得只有人们清浅可闻的声音。

忽然,一个似嘲似讽的男声从林中一角飘出,打破了寂静的僵持。

“呵,我竟不知京城里何时出了这么个风流清贵的人物,当得起这么多女子折枝相掷了?”

他这一声出,许多人才回过神来去想,眼前这个清减清贵的温浅少年究竟是何人。

我凝神看向那出声的人,正是那个墨绿锦袍的男子。此刻他正似嘲似讽地看过来,一张脸上写满了不屑。

“没有花枝了么?那在下可就要离开了。”我扫了眼众人,最后眸光落在那墨绿锦袍的男子身上,温温浅浅,没有一丝波澜。

一枝梅枝忽然被扔在了我的脚边,接着是三五枝梅枝从四面八方以女子绵柔之力执过来,轻轻砸在我的身上,落在脚边。

须臾,本公子已置身与红梅花海。

比之我这里数不尽的梅枝,林中所有男子手里的梅枝加起来也不及我这里的一半多。

倒是有一个人,就是林中那个娉娉婷婷的美人,手里的梅枝尚未出手。

墨绿锦袍的男子见我站在花海之中,脸上颜色几番变幻,渐渐露出对我的厌恶和恼恨来。

这时,白衣男子忽然飘到墨绿锦袍男子身边,扬了扬眉,悠悠笑道:“本以为今日得花枝最多的还是赵公子,不想居然出了这么个妙人。”

墨绿锦袍男子闻言,脸色极其难看。

我这才看清,那墨绿锦袍的男子居然是兵部侍郎的公子,赵之彬。而那白衣男子,竟是几月不见的故人,陈子臣。

几个月而已,陈子臣这种人身上竟然也能沉淀出几分温浅,这令我很是讶异。

我挑挑眉,并不怎么理会那而人。而是对着众位给我掷花枝的女子作了个揖,端端笑道:“姑娘拳拳心意,在下自当仔细珍藏。”

众女子闻言,面上皆是一喜。

“宁昔可在?”我从花枝里缓步挪出,看着一地花枝浅浅道。

“属下在!”随着应声,一人已飘飘然落下。

“将这些花枝都好生收着,带回府里去。”我看着宁昔笑盈盈吩咐。

宁昔望着一地零乱而鲜艳的红梅,嘴角狠狠抽了抽。

林中唯一还执着梅枝的美人儿同情地将宁昔望着。

半晌,宁昔弯下身,随手一捞,将满地红梅都捞在了怀中。而后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飞身离开了。

我向着林中的美人继续迈步而去,现在没有什么能阻挡我过去了吧?

众人视线随着我的步子一并移向林中。

在距离美人十尺远的地方,我停了下来。

众人也随着我的停顿,或停脚步,或停视线。

美人手中红梅在握,对着走过来的我并不搭理。我视线不离她手中梅枝,且唇角含笑,仿佛那枝梅已经是我的囊中之物。

“你已经收了那么多梅枝,难不成还贪恋这位姑娘手中这一枝吗?”男子不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转身看去,正是赵之彬。

我的视线落在他空空的手中,心思一动,浅浅笑道:“赵公子也想要那位姑娘手里的梅枝么?”

意思不言而喻,我的确是想再要一枝。

赵之彬许是被我今日的嚣张气极了,挑眉不屑道:“这位公子也想要?”

“自然。”我点点头,笑得很是真诚。

“那且看你有没有本事来拿了!”言罢,赵之彬忽然拔出腰间佩剑,直指我的面门冲了过来。

众人一惊,连忙后退。

我便被这后退的人群孤立在中间,直面赵之彬的冷剑。

就在剑要刺向我的左肩之时,我忽然向后一滑,弯身从梅树上折了一截梅枝,转身迎上他的剑,顷刻就过起招来。

弯身,点地,打手,屈膝……

众人只见一柄冷剑与一截梅枝交相飞舞,招式纷乱却凌厉。殊不知我是在数着数字,根本没把眼前的赵之彬放在心上。

哐当一声,冷剑被挑落在地上,赵之彬一退数丈,难以置信地瞪着我。

“赵公子,承让了。”我收回梅枝,双手抱拳一礼。

“怎么……怎么可能……”赵之彬依旧震惊地看着我。

“怎么不可能?”我挑眉问道。

“我怎么可能在你手下过不了十招?”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

赵之彬的武功在京城有头脸的公子哥里算得上是翘楚了,如今在黛色锦袍少年手下过不了十招,这是什么概念?

我耸了耸肩,浅浅道:“在下不过是凭本事那想要的东西罢了。”话罢我转过身去找美人收花枝,这才发现方才美人站着的地方,此刻空空如也。

“哎呀,那位美人哪里去了?”

“早先公子和赵公子过招的时候,那美人就离开了。”陈子臣忽然走了过来饶有兴趣与我道。

我挑挑眉,看了他一眼,问道:“那她将花枝给了谁?”

“谁也没给,带走了。”陈子臣摇摇头。

“真是白打了一场!”我此刻语气一改起初温浅,而是带着几分遗憾与气恼。仿佛真心很在意那个离开的美人,和她手里一并带走的红梅花枝。

陈子臣心思一动,笑着靠近我,一副对我很感兴趣的样子,清声道:“公子如此风采,折了多少美人芳心呢。不知公子尊姓大名,可否屈尊与在下结交?”

我静静看了他一眼,并没有答话。

陈子臣又笑问道:“公子是不愿意了?”

听他这般说,我倒觉得忽然有了几分意思。于是扯了扯唇角,浅浅道:“记得陈公子从前出门游玩身边总是跟着一位陆姑娘。”我顿了顿,环视一周,又看着他道:“今日怎么没见这位陆姑娘?”

陈子臣一愣,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半晌,他沉着脸低声道:“陆姑娘已不在人世了。公子这样讲,在下竟听不出是真心不知还是成心要问。”

我唇角微微勾起一弯月牙的弧度,眸中沉静安定,不置可否。将他晾了一会儿,便不再看他一眼,而是转身向着山下走去。

延伸阅读

卤爷卤味加盟  http://www.anbang123.com/ucij.shtml
卤爷是一个主打四川特色鲜卤和特色风味冷吃为主的O2O品牌,卤爷卤味以为天下吃货而卤的

枫叶小熊英语加盟  http://www.anbang123.com/sq10.shtml
2012年9月8日,枫叶小熊英语学习中心继中国郑州第一家、第二家枫叶小熊幼儿园成功开

卡酷七色光加盟  http://www.anbang123.com/gncu.shtml
北京卡酷七色光文化有限责任公司,是北京电视台卡酷动画卫视旗下主营少儿教育培训的文化旗

帅太整体橱柜加盟  http://www.anbang123.com/s3i3.shtml
帅太橱柜衣柜形象—连续四年蔡明代言

哈哈果槟榔加盟  http://www.anbang123.com/64kw.shtml
哈哈果槟榔加盟。哈哈果槟榔以原材料新鲜天然、品质佳、绿色健康为中心,经过更胜一筹的加

台湾千客牛排加盟  http://www.anbang123.com/u2z9.shtml
台湾千客牛排一直秉承着快餐价格,西餐的享受的经营理念。台湾千客牛排以速食文化为核心,

优膳家食月子餐加盟  http://www.anbang123.com/byo5.shtml
北京优优家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优膳家食月子餐产品在市场上获得大家认可,时尚健康,并且有很

熊微云小程序加盟  http://www.anbang123.com/s7os.shtml
相信在小程序刚出来的时候,很多操作网络项目的人还在迷茫,这个东西到底以后能不能成为一

高而高加盟  http://www.anbang123.com/nn2s.shtml
高而高沙发主要经营沙发、沙发床、办公椅、新古典系列家具、不锈钢系列家具等。高而高沙发

晶饰缘加盟  http://www.anbang123.com/pnn2.shtml
晶饰缘饰品让您的饰品充满个性,尽显魅力,晶饰缘饰品加盟代理,更让你创收滚滚来,轻松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媳妇的七十年代之江家的宝藏(8)

    帝都,长安城。江家府邸内。江枫清醒了过来,眼前哪里还有玫瑰花丛,哪里还有明月高悬,仿佛先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境一般。但是他知道,这不是一场梦,他和小龍女那旖旎的一幕,此刻还在脑海中盘旋。“小柔,我是不是还可以去神雕位面?”江枫直接在识海中询问系统精灵小柔。“是的,主人只要有充足的流量,可以去到任何的武

  • 道破阴阳在线阅读第4节

    每一次踏入心理疾病患者的避风港时谷雨都觉得自己好像置身于X射线仪的海洋,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透视功能,从外到里把她看得连灵魂都不属于自己。这种感觉让她恨不能变成尘埃,混在空气中,风一吹就能飘进左岸的办公室。当听到屋内传出“请进”二字时,她逃命似的躲了进去,将洪水猛兽隔绝在这扇门之后。刚松下的那口气在谷

  • 拥有巨额分手费以后在线阅读第1节

    天空中电闪雷鸣,乌云遮盖住了这一片广阔本是晴空万里的天空。此刻在这片天空下一个非常强大的家族,家族里的各位强者正满脸的愁容看起来是在担心着什么?朝着他们的眼神看过去,看到的是一座庞大的宫殿,这座宫殿非常的庞大其宫殿四周的墙壁都是十分的精致的壁画。金光四射甚是雄伟,即霸气又漂亮,从此看的出来,此家族定

  • [网王]白毛狐狸的小幸运在线阅读第九章

    阿日学长一脸不情愿的接过了我递过来的粉红奶冻,却很是愉悦的喝了起来,我一边将口袋里的东西放好,一边说道:“学长真的不要吃一点吗?还有几个小时才可以到站,现在稍微吃点,垫着肚子也不会太难受不是吗?”阿日学长含着吸管,不耐烦的说道:“多管闲事,我是学长,我知道照顾自己。”我看着阿日学长却并没多说什么,只

  • 型月世界的死神哨所女衣

    我把手指从枪板机抽了出来,放下枪,然后用枪支撑着起来,并拍了拍身上的雪。这时身后传来一阵踏雪的脚步声,未见到人,就听到了一句四川口音:“金乐,出事了,刚才团部来电话,四号哨所刚才由于见我们这边紧急,就过来支援,想不到那帮红毛子来个声东击西,几十个偷渡的红毛子从空荡荡的四号哨所入到了林区,团部命令全团

  • 冥异六角亭第2章在线阅读

    狐公子身有重伤,腹部有一道长长的切口,鲜血奔涌不断。肋部凹陷,呼吸急促。唐紫希判断,他除了腹部有伤口,肋骨也断了两三根,且断折的肋骨刺穿肺腑,造成咯血。辨出唐紫希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女孩后,狐公子也是吓了一跳。其实他更多的是被唐紫希脸颊的疤痕吓到!那道疤痕从眼角划到嘴边,几乎把脸劈成两半,在这幽暗阴冷,

  • 灰色末日穿越玄幻世界,捡尸就变强

    幽月王朝。江阳城,叶家。“这是什么地方?”“我……穿越了?”当叶云睁开双眼,一股陌生的记忆像潮水一般,瞬间涌入脑海。这股记忆,来自一个和他同名同姓的少年。根据这些信息,叶云也很快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他穿越了!这是一个玄幻世界,就像前世小说中写的那样。叶云所在的世界,名叫天玄大陆。这里武道至上,实力为尊

  • 传说阴阳先生之来自赤龍帝的虐杀

    猩红的月色,让人心底渗寒。而在这凄凉的月光的照耀下,一群全身套着黑袍,身上散发着不详气息的身影将位个少年团团围住!萧寒将赤龍帝的龍手召唤出来后,便不屑的对着周围的人影说道:“怎么,你们不攻过来么?”【BOst!】对于萧寒的挑衅,所有的黑衣人都没有回声,犹如机器人般自己将其无视了。看见这一幕,萧寒挑了

  • [HP,VH] 回转之轮发布会现场

    伍氏的季度发布会投在五星酒店,包下了整个大堂。经过一周的努力,发布会半个小时之后就要举行,负责相关工作的员工们进行着最后的布局摆设,要求达到百分之百的完美。当然,这也是上级的指示。莲少爷一向不喜欢任何瑕疵,对于工作,他是个极其严格的上司。出席发布会的嘉宾以及各大媒体记者陆续到场,发布会进入倒计时。黑

  • 星际结婚指南第八章在线阅读

    第二日清晨,折颜和白真破天荒起了个大早,然后一起在湖边对着朦胧的晨雾打坐调息,凝练修为。等他们骑着毕方到天宫的时候,洗梧宫已经很热闹了。经过昨日一天的精心准备,依然还是那个淡金衣衫的仙使将新飞升上来的小仙们带到洗梧宫,端端正正的站在洗梧宫正殿门口,等候太子妃召见。“太子殿下驾到!太子妃驾到!”随着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