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封神]我是哪吒他妈第2章在线阅读

作者:饶将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个时候,李行欢忽然听见了自己的声音,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这声音竟是那么的虚弱沙哑,仿佛是一个病得快死的人。

终于,他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仍是那个鲜活而明媚世界,而自己正倚着一株垂柳,似乎刚从一场大梦中悠悠醒来。

揉了揉痛得快要炸裂的头,过了半天李行欢才摇晃着坐了起来,却是一脸苦笑,只感觉自己的头好像被车轮碾过。

彼时已是黄昏,一轮残阳渐渐隐没在浩渺的玉龙河中,残晖斜映垂柳,好似黄金雕成。

鼻间似乎还留有佳人身上的余香,然而佳人不再,一抹倩影不知何处,李行欢忽然觉得心头有些空落落的。

一阵轻风拂过,吹起柳条纷纷,似有一声轻叹散入其中,化作漫天云流。

……

十二楼五城,天上白玉京。

玉京,就是大靖朝的都城,也是李行欢生活了十六年的城市。

天色渐晚,各大坊市都敲响了关门的锣声,空阔的街道上几乎见不到几个行人,唯有五城兵马司的巡夜士兵还在街上巡弋着。

几乎是踩着坊门关闭的点,李行欢才在几名坊丁的催促声中,慢腾腾地走进了长康坊。

即便是身为这个世间最繁华、最璀璨的城市,也总有着其光辉无法照亮的地方。

长康坊就是这么一个地方。

这里是整个玉京最破落的地方,逼仄而狭窄的坊市中挤满了一间间破旧的棚屋。

而李行欢的“家”,就在这里。

虽然与声名远扬的玉京第一销金窟“长乐坊”仅仅一字之差,二者之间却是天差地别。

当长乐坊中的一座座秦楼楚馆灯光璀璨、笙歌曼舞的时候,整个长康坊早已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绝大部分人为了省下几分灯油钱,在天色初暗的时候就早早地睡下了。

唯有几间酒馆饭店半死不活地开着,从门中透出几道昏黄的灯光,一闪一闪,似乎随时都要熄灭。

李行欢借着这黯淡的灯光,如往常一般,轻车熟路地摸回了自己的屋子。

他并没有点灯,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早已熟得不能再熟,即使是闭着眼睛,他也能准确地找到每一件东西的摆放位置。

更何况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自从顾羡云在他的眉心种下了一枚墨玉莲子之后,他的五感都有了很明显的提升,即便是在这一片漆黑中,也能依稀看到一些物品的轮廓。

从卷轴上他得知,这枚墨玉莲子被称为魔种。

“以身为饲,以念为种……”

李行欢反复念叨着这句口诀,心中却是闪过一道倩影,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不由怔怔出神。

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从怀中掏出火折子,点上了一盏灯烛。

手中一展,顾羡云送给他的残卷被他展了开来。

烛光照在他的脸上,有些明灭不定。

犹豫良久,他咬了咬牙,将手中的残卷往火上一凑,看着渐渐烧为灰烬的残卷,心中一松的同时,又有些怅然若失。

秘密只有记在脑子里才是秘密,他并不后悔自己刚才的决定。

整个《种魔篇》他早已记清,手中的残卷留着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说不定还会成为祸害。

怀璧其罪的道理他当然明白。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两短一长的节奏很有韵律。

李行欢眉头一皱,轻轻地拂去落到身上的些许灰烬,起身拉开了门。

一道人影从门外闪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李行欢皱着眉,将门关上,“不是说了最近不要联络吗?”

来人是一名身材魁梧的壮汉,浑身肌肉虬结,屹立时有如一座铁塔。

黯淡的烛光照在他黝黑的脸上,若是有常年在码头做工的人在这里,定能认出此人就是近来风头正盛的漕帮龙头,刘向柱。

而更让人惊异的是,这位赫赫有名的大枭面对着李行欢的责问,竟然没有丝毫不满,反而是笑着说道:“当然是有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你了!放心,附近我都看过了,没有留下尾巴!”

只有他自己知道,眼前这其貌不扬的少年,那看似瘦弱的身体中究竟潜藏着怎样的智慧,才能在短短两年内,把他从一个混吃等死的小混混,变成雄霸码头、掌管玉京漕运的漕帮龙头!

然而,对于这个回答李行欢却并不满意,却没有表露出来。

他深吸口气,耸了耸肩道:“你都这样说了,还能不信你吗?”

刘向柱笑了笑,道:“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第一件,是上次联系的那个书商有消息了,同意发行《春秋新编》……对了,样本你应该看过了,感觉如何?”

李行欢拿起桌上的线装大书扬了扬,道:“还行吧,今天抽空看了看,字样还算清晰。”

“听你这么说我倒是松了口气,”刘向柱说着,眼中露出一丝毫不掩饰的赞赏,“也不知你这脑子到底怎么长的,连‘活字印刷术’这种好办法也想得出,那些书商都快疯了呢!”

李行欢摆了摆手道:“既然你说了这是第一件事,那肯定还有第二件吧?”

刘向柱目光微闪,面色严肃了几分,“东边传来消息,今天傍晚,有人闯城而出,连伤数十名暗夜司精锐……”

听到这里,李行欢瞳孔一缩,脸上却没有丝毫表情。

事情发生的时间,倒是和顾羡云离开的时候差不多……

虽然心中暗忧,李行欢却没有多问,眼角余光瞥见刘向柱正不动声色地看着自己,他当即眉头一皱,故作不满地说道:“这就是你说的重要消息?”

刘向柱心头一跳,却耸了耸肩,若无其事地说道:“缇骑四出,暗夜司的人都快疯了,我以为你会对这个消息感兴趣!”

李行欢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难得你这么有心!”

刘向柱转身,避开了他的目光,“好了,消息也传到了,那我就先走了!”

说着,也不等李行欢的回应,便推开门走了出去。

李行欢一直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夜幕中,良久,方才长长地叹了口气。

……

二月二,龙抬头。

昨天晚上下过小雨,清晨的空气中还带着些许湿意,好在是入了春的时节,倒也没有多少寒意。

山道上,李行欢背着一个书箱,手中提着一把黄纸,一坛酒,脚步有些沉重。

玉京的北面,是玉山,玉龙河水从中穿过,绕着玉京流了一圈,用某些方士的话来说,也算得上盘风聚水,王气所钟之地。

然而李行欢要去的地方,却不是玉山,而是玉山旁边一座低矮的无名山丘。

大概走了小半个时辰,他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一条小径曲折,隐隐通向一块平地,平地上,一座孤坟耸立。

周围草木丛生,坟前却很干净,没有丝毫杂草,显然是经常有人打理。

孤零零的墓碑上,只有简单明了的四个大字——“老黄之墓”。

李行欢放下背上的书箱,取过香烛,在墓碑前点了起来。

“老黄,我又来看你了!”

李行欢取出一块抹布,轻轻地擦拭着墓碑,如以往一样轻声打着招呼,脑中却是浮现出一张满是皱纹的苍老面孔。

“在下面过得怎样?有段时间不见了,是不是特想听我在你面前唠叨?”李行欢嘿嘿一笑,拆开一包黄纸点燃。

“得了,我知道你也不喜欢这种东西,不过人家都这样,在下面打点总免不了花销,你就将就着吧!”李行欢拨弄着点燃的黄纸,似乎早就知道墓碑的主人想说些什么。

“好了,我知道你其实从来都不信什么鬼神的,不过人嘛,总得有个念想不是?”李行欢絮絮说着,“该不会是你脸皮薄,羞于谈这些阿堵物吧?”

李行欢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又笑了起来,一脸促狭。

“好吧好吧,开玩笑的!”李行欢摆了摆手,从身后取出一坛酒,在墓碑前晃了晃,“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来?”

李行欢拍开泥封,笑道:“猜对了,四十年的桂花酿,可是今年的贡品呢,我也是花了不少功夫才弄到这一坛,将就着喝吧!”

他倾起瓶口,在墓前淋了一遭,然后自己轻抿一口,絮絮叨叨地说着,“知道你生平就好这一口,今天倒是有口福了!”

他每说一句话,就淋一遭酒,自己抿一口,以话佐酒,恍如故友相逢。

“老黄……算了,还是这样叫你把,反正你也不会介意!”李行欢话音一顿,又拍了拍脑袋,“说起来还得感谢你的收留,不然我在这个世界也活不到今天!”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当时的画面,风雪交加的夜晚,一盏孤灯明灭,正在读书的老人推开门,一眼就看见了门口的弃婴,轻轻抱起,对视的一眼,如同宿命中注定的邂逅,从此结下比血脉羁绊还要深厚的渊源。

“你可能不知道,当时的画面我一直都记着!”李行欢的嘴角微微上扬。

“你不是好奇我为什么从小就不哭不闹,还懂得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吗?也常常感慨‘世上果有生而知之者乎?’”李行欢耸了耸肩,“好吧,我承认,我确实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不过你也别想歪了,里面并没有什么神神鬼鬼的东西,这完全就是一个意外!”

李行欢抿一口酒,脸色微红,“我来自一个叫地球的地方,那里有比山还高的大楼,不用马拉就能自己走的火车,可以像鸟一样飞到天上的飞机……”

李行欢不停地说着,不时伸手比划,轻抿一口酒的同时,倒也没有忘了给老黄倒上一遭。

很快,一坛酒就见底了。

扔掉酒坛的同时,李行欢如释重负,横亘在胸中十六年的块垒,似乎也随着刚才的倾诉而冲散不少。

没有人能体会那种感觉,心中憋着一个秘密,永远不能对人倾诉,只能独自品味,在心中渐渐郁结。

多少次,他曾想不管不顾,痛痛快快地说出一切,哪怕被人当成疯子也无所谓,然而最后关头却还是忍住了。

也只有在此刻的老黄面前,他才能无拘无束地说出这一切。

“好吧,说了这么多,其实你也未必相信!”目光落到那孤零零的墓碑上,李行欢的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不过也无所谓了!”

“对了,”李行欢忽然想起什么,从书箱中取出一套线装大书,扉页上赫然写着“春秋新编”四个大字,“这几年来闲着没事,我把你以前写的书整理了一下,都了印出来,一共十三卷,你瞧瞧怎样?”

李行欢一页一页地翻开来,每一页都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小楷,却并不潦草,显得极为工整。

“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谁,能写出这样煌煌巨著的人,怎么也是一代文宗了,为什么会窝在长康坊这样的地方,甘于贫苦,籍籍无名?”

李行欢轻叹,“算了,既然你没有对我说,肯定有你的苦衷,都说人死万事消,就让它永远成为秘密吧!”

李行欢拿起手中的一套《春秋新编》,一本一本在坟前点燃。

“你好好看看吧,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记得给我拖个梦,我让柱子改改……”说到这里,他忽然顿住了,长叹口气。

“还是你看人准,当初你就说柱子这人可共患难,而不能同富贵,我还将信将疑,”李行欢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人终究是会变的,想不到他真的出卖我,投靠暗夜司了!”

“倒也是,权力就像一杯甘美的毒药,有谁愿意大权在手,还要听人指手画脚?”李行欢的眼中闪过一丝自嘲,接着又变成讥讽。

“不过就他那点心思,以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若是他昨晚就直接带人来抓我,倒还有些麻烦,”李行欢笑得有些苦涩,脸上又有些不屑,“不过以他那多疑的性子,肯定是要试探一番的,现在才动手,也只能扑个空了!”

“本来我还打算趁着二月初九春闱放榜再走,现在也只能提前改变计划了!”

李行欢看着墓碑说道:“你临终前曾告诉我,玉京终非善地,不可久留,让我在两年后离开,当时我还不知道什么意思,不过现在也有了些猜测……”

“这两年来,总有人监视我,后来才知道是暗夜司的人,我一直都想不通其中的因由,现在看来,或许和你有关!”李行欢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老黄啊老黄,你到底是什么人?”

李行欢轻问,然而墓碑无声。

“好了,我也该走了,这次一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老黄你多保重了!”

看着最后一页书被烧成灰烬,深深地看了一眼墓碑,仿佛要将它映入脑中。

他忽然跪下,对着墓碑郑重地磕了三个响头,动作缓慢而坚定,连头皮破了也全然不觉,过往的一幕幕却不断在脑中浮现。

咚!咚!咚!

三个头磕完,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毅然,便要起身离去。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他猛然发现自己眉心中那枚形如墨玉莲子般的魔种动了,滴溜溜地转个不停。

簌簌,簌簌……

天地间不知何时起了大风,摇曳着四周的草木,卷起砂石无数,吹得人睁不开眼。

李行欢将手挡在眼前,强行睁眼,想看一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见一道白光忽然自身前的墓中冲出,朝着他激射而来!

延伸阅读

姚明正大体育用品加盟  http://www.taoke1.net/dmqa.shtml
福建正大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运动鞋.鞋材.鞋中底.大底及服装研发.生产与销售后服务为一

泰金嘉珠宝加盟  http://www.taoke1.net/sxvz.shtml
泰金嘉为北京盛世泰嘉国际珠宝有限公司旗下品牌,北京盛世泰嘉国际珠宝有限公司为泰国金嘉

孚味和风加盟  http://www.taoke1.net/6lef.shtml
孚味和风是一个主打海鲜刺身、寿司和鳗鱼饭等等日式料理的餐饮品牌,总部位于台州市,其店

蓝色心情加盟  http://www.taoke1.net/6x1m.shtml
品牌以“蓝色心情”为注册商标。她的创造灵感源于新都市女性的“心情”,她充分体现了“蓝

宏杨加盟  http://www.taoke1.net/ahvk.shtml
宏杨塑胶制品是一家港商投资企业资金雄厚设施出众齐全工厂拥有正规厂房面积约有3000多

富视医疗加盟  http://www.taoke1.net/62w4.shtml
富视集团是致力于中国儿童视觉安全和健康的专业化集团,创立于1994年至2008年集团

金太太水晶岩烧厨房加盟  http://www.taoke1.net/b55d.shtml
鼎成饮食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金太太水晶岩烧厨房时尚天然水晶烤盘,特殊工艺加热,持

圆运动小儿推拿加盟  http://www.taoke1.net/tc2.shtml
圆运动小儿推拿隶属于山东优智母婴健康产业有限公司,用中医推拿的手法,让更多的宝宝和家

同萌乐加盟  http://www.taoke1.net/yz1n.shtml
婴幼儿营养品是婴童界的朝阳产业!当今社会两类人的钱,一个是女性行业,另一个就是婴童行

龙海加盟  http://www.taoke1.net/y87c.shtml
龙海渔具生产、代理产品长期出口韩国、东南亚等地,质量稳定可靠,长期销售各品牌性价比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国之最风流失联

    “有人告诉我的。”女性耸了耸肩,回答道。“恐怕是为了不让我怕你吧。”“你打算把他怎么样?”海云终于问出了这句一直埋在心中的疑问。“不知道!或许是要利用这家伙吧。“女性看着海云的侧脸,不禁笑出了声。海云条件反射似的向女性的方向看去。女性的嘴角向上翘着,脸上露出一副嘲弄的笑容。突然,她脸上的笑容在一瞬间

  • 从天下第一开始执掌天道在线阅读第六章

    等安妮塔回过神来的时候,她人都快跌进黑湖,不过现在的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她整个人都被从背后拎了起来,小脑袋撞到了一个巨大的身躯,很硬实,痛的她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安妮塔低头看了下自己和地面的距离,感觉有点晕,她的头挨着对方的脑袋,他乱糟糟的头发和胡须刮的自己不太舒服。不够好在对方庞大的身躯,她基本上已

  • 三国:开局当皇太子在线阅读第5章

    古越全身一套青甲兽皮制成的皮革右衽交领长袍,脚蹬青甲兽皮靴,身体重要部位被青甲兽甲护住,腰间系着青甲兽筋搓成的腰带,挂着个装石蛋的皮兜,右手提着倚天剑,古越小心翼翼地走进了陡峭山谷。陡峭山谷既窄又深,两边山体陡峭,长满了大大的松树,难得的满山谷绿色。一根带着无数断裂根系的巨大树干,斜斜的搭在山谷上,

  • 绝代变迁在线阅读第三章

    在我的校园记忆中,除了大学以外,就属蒋家寺小学我影响最深。蒋家寺小学地处蒋家寺村庄,而蒋家寺村庄的庄名并不是随意而取。乃是因清光绪年间的一座古庙“圆通寺”和寺庙外面马路上的半截子集市,以及方圆居住的人家都姓蒋,这几个特殊原因而索性就取名蒋家寺。蒋家寺村庄的东头和我们村的西头,就隔着一道大水渠,大水渠

  • 岔路,从这里开始 (HP、东邦)在线阅读第五章

    1.10这次乐涵出国游学,是乐涵所在学校的合唱团一起组织的。说起来,乐涵做出决定准备拿出钱让她去后,就觉得,其实也是个好机会。也许以后她能赚好多钱,可是,乐涵这个年龄在毕业的时候出国一次的机会,总是不会再回来了。遗憾就是,当你有钱了,可是已经错过那个时间了。她不想让自己有这个遗憾。生活中总是有很多的

  • 散落的陨石在线阅读第十节

    神根岛•神之遗迹撇下了自己戴着的白色冕帽,黑发少年默默地站在眼前这片辽阔无垠的绿色世界之中,看着身后冲天的巨石上闪耀着奇迹光芒的印痕,紫色的眼底露出一丝淡淡的冷漠。发动世界之战后,超合众国至今都没有做出任何回应,而没有回应的原因,他也差不多能够猜个大概。记忆以记录的形式存在倒也不是什么坏处,依照枢木

  • 长生路清歌一曲在线阅读第2章

    自古以来,就有犯罪者被斩立决的刑罚,人类有着一个共同的认识——只要把人的头颅砍下,他就不可能再活下去。眼前这个人穿着袁沛沈的格子衫,只是没了那颗中年男人的头颅,光秃秃的脖子上没有血流下过的痕迹,但衣服上却满是血痕,连浴室的地板是被血溅得到处都是,浴缸中有半缸水,也全部被染的鲜红。这副景象实在是太过吓

  • 远东斩蛇英雄传说在线阅读第8节

    偌大的客厅里一阵静谧,林一洲坐在沙发上有些局促,坐在他旁边的傅灼正在闭目养神。林一洲见他脸色好了不少,悄悄地松了口气,“傅先生,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常树真的是天师?”“嗯,我让你烧掉的那张符也是他放的。”傅灼缓了缓继续道,“他刚到门口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所以才离开的,他估计不知道你和我认识所以才只

  • 一梦百年寻启安王城血衣死士

    周刚擦了擦嘴角溢出的一丝鲜血,冷笑道:“阎王殿算个什么东西,一群只能做些偷鸡摸狗的小人罢了。”陈予安笑着回道:“偷鸡摸狗总比你这个甫一手下的疯狗崽子好听些吧!”周刚脸色顿时一寒,他耍了一个剑花后大怒道:“你找死。”他朝陈予安方向一个纵身,手中剑势高涨,陈予安摇扇轻点也是一个纵身而起,二人交战前半段还

  • 人生若只如初见之阿生的梦(2)

    1986年,阿生29岁,他住在一个叫水家镇的地方。这个镇子位置比较偏远,曾经是煤炭大镇,由盛产煤炭而兴盛起来,彼时车水马龙,繁华非常。然而,在繁华了十几年之后,盛极而衰。镇上的矿井接连发生生产事故,不是煤矿坍塌,就是井下设备突然坏掉,下去采矿的工人大都不幸遇难,有幸生还者也往往缺胳膊少腿,生活无法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