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穿越之太子妃要逆天在线阅读第一章

作者:迦夕 来源:言情小说吧

辰胤建元十一年,九月。

辰胤国都,上京南街,悦来酒楼外。

“快走!”

一老头被两一胖一瘦的年轻店小二赶出门来,他连连后退,竟是摔倒在门口的石阶上。他手中一个陈旧的酒壶脱了手,滚向一边。

“你这老头,怎天天来骗吃骗喝的?”那胖的店小二声音极是大声地说道。

“我的酒……”

那老头满头蓬垢,衣衫褴褛。只见他也不理会那两店小二,却自顾满地找那同他一起被赶出的酒葫。他找到酒壶之后竟是笑了起来,然后靠着石阶坐起,继续悠然地喝他的酒。

“你快些到别处去吧,别整天在这碍了我店的客人,要不等老板回来了,怪罪下来我们可是担负不起。”

那瘦的店小二说着,便和同伴走进店去了。

老头继续喝着酒,一副满足自在的神情。许久,他抬头看了看天,只见黑云密布,疾风乍起,一派暴雨骤至的气象。于是,他站起身升了个懒腰,便延着渐渐稀疏的街道,混在人群中,逍遥地向南门而去。

而这一幕,却被坐在酒楼二楼的连城杰看得明白。

连城杰一边喝酒,一边看向混迹在人群中远去的老头的背影,眼中尽是羡慕之意。他想着自己到了老了时候,假若也这般自在快活,也不失为一人生美事。但转念,他看向这黑云压制下的城池,商铺林立,行人接踵,他经不住摇头叹气起来。

两年以来,连城杰一直遵照着师父师娘的嘱托,北至萧关,南至武关,西至日月关,寻遍关中三关八十一县,都没有关于师姐的半分线索。他从日月关东进,却因连日大雨,在这上京又停留了三日,缓了东进函谷河阳城的脚步。今又突逢暴雨,心中多少有些怅然。

而悦来酒楼内,没一刻钟的功夫,便挤满了人。连城杰从二楼看下,只见有衣着华贵者,也有粗布麻衣者,更有衣衫褴褛者。店小二也没有再去赶走那些衣衫褴褛者,而只顾着招呼已坐上桌的客人。连城杰看着他们那满头大汗来回的样子,就知道他们恨不得自己多长几只手脚。

“往年的关中到了九月已不再有雨,可是今年怎么阴晴不定的,而且雨量是越来越多,还越下越大。”

“是啊,这鬼日子也不知何时是个头啊!”

“再这样一天一场大雨地下下去,我们那些货物可就真算完了。”

客人们坐定之后,望向窗外,不禁都低头叹息。对于这连日的暴雨,多数客人与连城杰一般,心里充斥着抱怨,但却又都是无可奈何。

暴雨如期而至,整个世界只有惊雷、狂风和雨水落入青石板的声音。

“江山为主,来人作客。各位客人,且让小老儿说些故事与大家听听,以遣此无聊时光或添些酒意吧。”

不知何时,一老头立于离连城杰十丈开外的楼梯口,向楼上楼下的客人拱手道。连城杰望去,只见他花甲之貌,着装朴素,却精神健硕。他慢步而下,走到楼梯正中间的位置,便倚着楼梯酒楼梁柱站着。

“周老头,你今天又说些什么故事啊?”

一忙得满头大汗的店小二,站在楼梯正下方的出口,一脸无奈地看向上方,说道。

“就说这上京南门外山中的那石壁的故事吧。”

那被店小二称作周老头的老人慢慢说道。

“那只是个传说罢了,都有几千年了,谁不知哦?你说它作甚么?”那小二奇道。

“是啊,那些故事都只是个传说而已,都听腻了,你说它作甚?”

客人中,也喊出了厌烦的声音。那周老头见大多数客人只顾吃酒也不理睬他,便大声对那店小二道。

“你小子怎知这其中的缘故呢?话说这南山石壁啊,是一书生留下的。此书生名叫赵晨琪,乃一落魄书生,这些你们想必都是知晓的。只是,南山石壁,书迹斑斑,字字深刻,上曰‘:情至真处自伤心,人生若卿一梦中’。你可知却是为何啊?”

“为何啊?”那小二挠了挠头,疑惑地问道。

客人们也抬起头来,一双双眼睛望向周老头。那一双双眼睛里,有的透着惊喜,有的藏着期待。其实大家都知道,甚至连连城杰也是知道一些的,那是关于一个落魄书生的,但也只知仅此而已。就像每个人都知道这悦来酒楼是一家千年老店,几经转手至今,只知它的创始人姓黄,而关于他的生平却一概不知一样。

周老头看向众人,又看向那店小二,微微笑了,仿若一个超凡脱俗的仙人。

“周老头,这个我还真是不知的。”

那小二说着看向周老头,脸颊有些红了,再看向众人时便慢慢垂了下去。

“此句是赵晨琪书不假,还是为了一女子。女子乃城中李家二小姐,单名一怡字。”周老头道。

“李二小姐?”

众人眼中透着惊奇的目光,连店小二也抬起头来看向周老头,满怀期待他即将述说的故事。只见,周老头走下楼去,走进客人中间。连城杰也站起来,走到二楼廊边,向下望去。只见,周老头端起桌上的茶杯,轻啜了一口,然后又望向众人,却不再说话。

众人疑惑,便问:“这李二小姐为何人,那赵晨琪与她又是怎样的关系?”

“这我就不清楚了。”周老头道。

他这一句回答,着实吓了众人一跳,也很是扫兴。连城杰手拿酒杯,喝下一杯,又看向了楼下的周老头。他真不知道这老头为何会这般说,好似故意在卖关子,但他更想知道的是周老头将会讲什么样的故事。

“你这老头,怎的这样,话说开头,却没有了结局。”

“就是就是。”

一满脸胡腮的汉子吼起,众客人也附和着。

只见周老头又轻啜了一口茶,看向那满脸胡腮的汉子,又看向众人,微微笑道。

“我虽不知这赵晨琪与李二小姐有何故事,但关于赵晨琪此人,我还是知道一些你们不知道的故事。”

“那说来听听吧,快快说来。”

此时,酒楼外惊雷响动,暴风骤雨。周老头看了一眼窗外,又望了一眼众人,说道。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年轻书生很有才气,但屡试不第,遂上终南之山隐居。后来书生名气渐大,朝廷征辟①入朝为官,书生便满心欢喜地下山,梦想着光宗耀祖,飞黄腾达。但下山途中,书生路遇一山洞,见洞內有两位年长者正在下棋,书生便立于一边观棋,黑白之间精妙的对弈使其忘了时辰。后经老者提醒,书生才欲匆忙下山,临走时却发现自己的书籍已经朽烂,一老者见此情状,便从袖中取下一卷竹书赠送。书生下山后,所见却令其一片茫然,发现原来的城郭、村庄早已变换。经打听,书生方知时过千年,说起下诏征辟的朝廷,百姓已多不曾听闻。书生苦思冥想,悟出下山时必是误入了仙境。后书生再去寻时,却是不得见,只得从怀中抽出老者赠与的竹书,却见书中文字不是今文,艰涩难懂。”

“这那跟哪啊,怎做官又下棋的?还有这故事听起来怎么那么耳熟啊,周老头?”那店小二又挠着头看向周老头,一脸疑惑。

“你这老头,怎可用古人的‘烂柯故事’来欺骗世人呢?”一书生样子的客人道。

“对对对。”那店小二道。

“是啊!”众位客人亦是附和道。

“老人家,你可不能用王质砍柴的故事来欺瞒世人啊!”连城杰微微笑道。因为这个王质的故事他是再熟悉不过了,小时候他总是偷偷去翻阅家中收藏的那些奇闻异事的书,父亲还以为他刻苦专研追求功名,还很是欣慰。只是他的父亲并不知晓,他的这个儿子啊却是不热衷于功名,却对一些奇闻异事感兴趣。

“对,就是王质砍柴的故事。”客人们纷纷附和道。

“众位客官,此言差矣,此言差矣。”周老头看向连城杰摇了摇头,然后满脸严肃,一本正经的样子,突然话锋一转继续说道。

“神州之上,上京之南七十余里处,一东西走向连绵几百里的巍峨山脉高耸入云端,虎踞关中,向东俯瞰中原,此山谓之终南。其山之北有辰胤上京自不必说,上京往东有大河,亦称‘黄水’。沿黄水向东,水之阳乃是中土重镇‘河阳镇’,亦名河阳城。河阳城依函谷关而建,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是西入关中必经之地,扼天下之咽喉。至于山南之地则为万里深山,世人多将其由西向东各称为:蜀地、巴地和楚地,荒无人烟,人迹罕至。终南之山,最高有九峰,毅然高耸入云间,常年浮云遮掩环绕山腰,世人不得窥见山顶真容。终南山峰峦起伏,山林密布,奇岩飞瀑,异兽珍禽,无所不有,景象奇峻、幽险、绝美,天下闻名。千百年来,世代相传,远端之上乃天宫福地。曾有好事者欲探其虚实,攀山而上,却是不得而终。其实,当世之人都能知晓,云端之上为一道家修仙门派,号终南,亦称玄门。”

周老头说道这里,正欲继续,忽听客人中有人道。

“终南玄门闻名于神州浩土,扬名于海外夷岛。故此,慕名而往者络绎不绝。及至今日,终南门下弟子已近两千余人,高手如云,声威显赫。与‘久天寺’、‘归乐谷’、‘无音阁’并称当世四大门派。而掌门玉机子,修道极深,功力超凡,更是当世一等一的绝世人物。”

“周老头,你方才在说赵晨琪,怎的又扯到终南去了?你怎么每次都是这样,说着说着都能扯到海外仙山仙道去了。”那店小二似乎很是知道周老头这侃大天的本事,便笑着说道。

“是啊,方才说赵晨琪,你怎又扯到终南了?”众客人也齐问道。

“各位可知,终南的开派祖师是谁?”周老头问道。

连城杰看向周老头,自己也是不自主地摇了摇头。因为他也不知道这终南的开山祖师是谁,他也知当世掌管终南的是玉机真人而已。除此之外,对于终南的大致情况他却也是一无所知的。

周老头见无人应答,又继续道。

“世间相传终南开派祖师本是一落魄书生,潦倒半生,郁郁而不得志。然在其三十九岁那年,偶遇一白发道人,两人一夜长谈之后,他便立志远隔尘世,拂袖随白发道人修道炼仙而去。忽忽三十年,书生潜心修习,颇有成就,乃出,几番江湖风雨之后,独霸天下。在书生七十九岁那年,云游至此终南之山,观其山之象数,钟灵奇秀,聚天地灵气,乃一绝好之地。遂登山,餐风饮露,愈加刻苦修真炼道。尔后,于终南之山最高峰‘缥缈峰’上,开宗立派,名曰:终南。书生自号‘重阳子’,后世子弟多尊之为‘重阳真人’。”

“重阳真人?”众客人道。

“重阳真人未出家之前,本名赵晨琪。老者赠送的竹书是一上古神兵古卷,期间蕴含着拯救沧桑众生的力量,却也是能都毁天灭地的力量。赵晨琪便是依靠这本古卷创立的终南,并使之成为几千年来的玄门正宗的。”周老头继续道。

“这怎么可能?”众客人很是疑惑。

“连玄门中人恐怕对此都知之甚少,你怎会知道?”

“你这老头该不会是胡诌的吧!”

“是啊,你怎知道的?”那小二也问。

只见,周老头不理睬众人,继续轻啜一口茶水,站起身来,走向酒楼门口。然后转身,看向站在二楼的连城杰,微微笑着,良久才说道。

“是也不是?”

连城杰一脸茫然地看向周老头,不知他何意。连城杰心想难不成这老头把自己看成是终南的门人了?连城杰虽一脸疑惑,但转念一想,这老头肯定是胡诌的,随即也便不再多去看周老头一眼。

“世人听我言皆为慌,却非要寻根问底,那又何必相询呢。”

说着,周老头便要走出门去。

“周老头,这大风大雨的,你这是要去哪?”那店小二问道。

“小伙子,这三个月来多谢你的关照了,可真是到老朽该走的时候了。记住我的话,好好在这家酒楼干,五年后就能娶房漂亮媳妇了。”

“嗯,我记下了。”那店小二点头道。

“来时风雷去时雨,世间飘零真逍遥。天南地北五十年,却是无言对终老。神仙天降多磨难,朝野正邪不分明。情难断处冤魂驻,江湖相望亦长安。”

周老头一面吟诗,一面走向雨中,向南门而去。只是他的言语虽是明快,却在明快之外,连城杰听得满是凄凉。

“啊——”

“原来他是仙人。”

“那可不好说,有可能是魔人。”

突然楼下众人个个称奇,议论开来。连城杰闻之,立即从二楼看下,只见众人围在酒楼大门,看向外边大雨滂沱的街上。连城杰走到窗前,向外看去,只见周老头不曾撑伞,但走的过路,雨水竟似从天上分开,竟湿不得他半点。

直到周老头消失在暴雨中,消失在街角,连城杰才缓过神来。连城杰快步下得一楼,推开还未散去的众人,奔出门去,向着大雨深处,向着周老头所去的的上京城东方向。

连城杰心想,也许这老头知道师姐在哪里。不由地,他心里异常兴奋,加快了追赶的脚步。

注释:

①征辟制,是汉武帝时开始推行的一种自上而下选拔官吏制度,分为“征”和“辟”两类。

②终南捷径,语出《新唐书·卢藏用传》:“(卢藏用)与兄征明偕隐终南、少室二山,……始隐山中时,有意当世,人目为‘随驾隐士’。晚乃询权利,务为骄纵,素节尽矣。司马承侦尝召至阈下,将还山,藏用指终南曰:‘此中大有嘉处。’承须徐曰:‘以仆视之,仕宦之捷径耳。’藏用惭。”

③烂柯,语出南朝梁任昉《述异记》。原文载:“信安郡石室山,晋时王质伐木至,见童子数人棋而歌,质因听之。童子以一物与质,如枣核,质含之而不觉饥。俄顷,童子谓曰:‘何不去?’质起视,斧柯尽烂。既归,无复时人。”

延伸阅读

重生之元贞太后在线阅读斯人已逝  http://www.5kds.cn/nz7m.shtml
回去之时也已深,因为有夜猎,所以古城门常年不关。小武突然发现自己可以看见城墙的尽头了

仙界毛虫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5kds.cn/xn8x.shtml
苗香坐在窗边的病床上啃着面包。手中的面包只有很小的一块,但是苗香却吃的很仔细。她慢慢

奇探事务所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5kds.cn/pmk3.shtml
一道道铁门将这个曾经叱咤军界的年轻一代牢牢囚禁在钢铁水泥中。看守的狱警都深知这个穿着

梦愈师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5kds.cn/gip3.shtml
向远点开短信一看:明天早上十一点到我家见吧,地址A区3苑18号。南诺斯向远觉得这是约

寂灭霸主隐形药水  http://www.5kds.cn/y6kp.shtml
‘隐形药水’是斯塔从老约翰那学到的一种失传的顶级药剂。喝下去之后,甚至可以永久性的隐

意外之喜出售货物攒银两  http://www.5kds.cn/sexa.shtml
天色已经开始见亮,大家得知到达吉安镇后心情也更加见亮了起来。边上也有稀稀两两的行人向

系统让我做好人之被抓伤了(6)  http://www.5kds.cn/g86e.shtml
强大的撞击,让段天觉得瞬间有些喘不上气来。也难怪自己手中的木盾会被撞碎!“叮!恭喜宿

我在影视世界疯狂掠夺腹黑影帝(十)  http://www.5kds.cn/b2f0.shtml
唐诗从记忆里翻出此人的身份,哦,原来这就是小三林馨啊。她询问的看向孟梦,这货不是被骂

文武双修系统之双脉开三轮现  http://www.5kds.cn/dvpw.shtml
与金色符文的灵魂搏斗让谢天头痛难忍,灵魂的比拼不比身体的搏斗,稍有差池灵魂就会受到无

覆仙成魔探知真相  http://www.5kds.cn/a9ib.shtml
“石轩,你看妈,她怎么了。”我急急地朝他说。“妈。”他俯下身去摸她的额头。我突然就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山海长歌可恨的混蛋

    把林家父女安顿在一个自己租来备用的安全屋后,阎先生走上街道,慢慢悠悠的逛着。做他这行的总是会需要几个这钟地方的。差不多二十分钟后,阎先生不耐烦的冲着身后的空气说道:“你不会就准备这么一直跟下去,看我干什么吧?”身后一颗树后穿来怯怯的声音:“没有,我只是。。我只是还没想好怎么说”林夜梦闪身走了出来。“

  • 都市大妖传之我不是非你不可(6)

    “我可以给你其他的补偿。”陆景城的话,拉回了林余笙的思绪。“陆景城,为了得到林氏集团,你不惜一切,难不成你真以为我是傻吗?”“余笙,我并不像……”“别告诉我,你是真的喜欢陈娇娇。”就在陆景城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一记拳头重重的砸在他的脸上。力道之大,打得陆景城踉跄两步后才站稳。“王八蛋,我现在就打死你

  • 血魔无相第六章在线阅读

    这位身穿纽卡斯尔联队队服的橄榄球运动员回到了朋友们身边,蓬松的淡金色头发随着跑动不断起伏。他的皮肤因为运动而有些泛红,但是她知道,正常情况下,他的皮肤像象牙一样白皙,光滑无瑕。她也从来没有见过谁的眼睛是那种灰色。金妮又想坐下,却失去平衡,失态地倒在了地上,她一直盯着那个年轻的麻瓜,他是德拉科·马尔福

  • 成为一只鬼第9章在线阅读

    澜月终于明白,为什么无论她怎么讨好高晞月,怎么温顺装乖,高晞月永远都对自己不痛快。无论是如懿传中还是澜月在的古代,高晞月都是那么的高傲!如今,有这么一个人天天晃悠在高晞月面前,天天提醒高晞月她生不出孩子,高晞月若是对澜月亲近才是不正常的。想通了两人之间真正的症结之后,澜月立刻仔仔细细的回味了刚才两人

  •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在线阅读第7章

    宸语一口气跑回了设计部,和她年纪相仿的嘉怡见她这番模样好奇的询问。“宸语,刚刚总裁没有把你怎么样吧?”宸语瘫坐在椅子上,拉着一张苦瓜脸:“他让我四天完成两份设计图,完了,我死定了。”平常最八卦的嘉怡闲不住了,跑到宸语的座位旁一脸的好奇。嘉怡没有问出什么惊天秘闻只好无趣的回到自己的座位。宸语看着电脑前

  • 胖崽总是吃不饱之想多了…

    十月中旬已经步入了深秋,天气不再那么颜色,秋风吹起透出那么一丝凉爽。这是个星期六,宿舍的几人约好早早便去了网吧,宫小凡却对上网无爱,睡了个懒觉肚子饿了才起床出门吃饭。“还是这样的天气舒服…”走在大街上,眯着眼睛张开双手宫小凡不禁舒坦的说着。小笼包全国各地都十分普遍,在西疆多了羊肉和牛肉馅的,这样更符

  • 名公子之衣锦夜行在线阅读第八节

    一句简单粗暴的话语下,马老师冷汗骤下,眼前这高大健壮的林山忽然发难,让这两个家伙有些下不来台。“问你话呢!凭什么瞧不起我儿子!”林山又是一声暴喝,吓得面前两人一个激灵。“没……没瞧不起林皓啊。”马老师颤颤巍巍的回了一句自己的不信的话。“我儿子志愿怎么回事儿?”林山又问道。“啊?这个……”马老师一阵语

  • 尸门鬼术在线阅读第一节

    殊境五百四十六年,冬月。恶龙盘踞的大殿外,一众修士已冒着漫天飞雪,将结界布置起来。目送为首的素衣女子紧握灵剑,踏着地上的鲜血,一步步走入殿中,修士们疲惫的脸上皆露出笑意。“讨伐邪修的战事已经持续了太久,今日只要褚掌门手刃邪修们的首领,就可以结束了!”“要是没有玄仁宫的长老们舍身铸出困妖柱,能不能将那

  • 遇妖记第3章在线阅读

    “凤凰之铠,凤凰神魄化成的神铠!并且火焰法则也被领悟到极致了,此人当真可怕不愧是如今天玄第一人!”白衣老者又尬吹了起来,这让牧心很是不爽,哪有天天吹捧别人的自己的马屁从来不拍。“得了吧,死老头子你这辈子都没本事超过他!”牧心忽然白了眼白衣老者,叫你舔人家看我不损损你!“是啊,老头子都老了这辈子也就这

  • 重生大唐当皇子在线阅读第七章

    西里斯的追求,或者说是他和詹姆的*约并不是说笑的,可是他在还没有开始行动的时候,就接到了第一个打击——赫敏格兰杰和卢平有说有笑的走进了教室。有说有笑的……西里斯在心里重复着这个词,郁闷的看着自己的好友,别说笑了,格兰杰连正眼看他都没看过啊!为什么明明他比莱姆斯帅、比莱姆斯有才华、也比莱姆斯受欢迎,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