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烽火三国传第一章在线阅读

作者:云端之外 来源:17K小说网

明朝初期。天下大定,百废待兴。百姓安居乐业。一切都在平稳发展。

江湖这个古往今来一直存在的大群体。也一直在不断的发展与延续着。

其个中的小群体各大小门派宗教帮派,多少年来在灭亡与诞生中承续。

红溪镇地处江南,居中江淮比邻庐州府。离京城三百多里地。风景优美,民风淳朴。物产虽比不上苏杭等那般,倒也算丰富。

镇上的秦员外是位大善人,在红溪镇方圆几十里也是算得上号的富商。

秦员外今年五十有六,与妻子陈氏成亲三十余年载。育有一子今年八岁名秦风。

秦员外也算是老来得子。夫妇俩对孩子也是宠爱的很。

从小便给秦风在家中,请来私塾先生和武师教秦风。希望孩子文武双全。

秦风也很聪明,学什么都快。先生教的诗词古文,基本上三五遍便可背诵。意思也大都理解。

师傅传授的拳法招势,运劲法门以及注意事项。除了力度上不出彩外,其他全部学得融会贯通。毕竟孩子还小,力气自然是跟不上的。

教秦风的师傅赵志武是镇上虎威镖局的当家人。今年四十有六。武功在红溪镇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赵志武年轻时是青林教的弟子。青林教是支持陈友谅的四大教之首。

在朱元璋平定天下后,就将青林教屠灭。

赵志武便是少数漏网之鱼之一。赵志武此人原名赵虎,从青林教逃脱之后便在红溪镇改名隐居。

所谓大隐于市。赵志武更是创立了虎威镖局,任谁也想不到他是青林教的余孽。

八月的一天。赵志武又来到秦宅教秦风武艺。秦风看到赵志武来了尊敬的叫了声师傅。赵志武摸了摸秦风的头说道:“风儿,为师上次教你的五禽拳练的如何?”

秦风笑道:“师傅。风儿都练的差不多了。这就给你打一遍,指教一番。”

说罢秦风便在院中打起五禽拳。赵志武在旁越看越高兴。心中想着“此子天资聪颖,悟性极佳他日必有一番作为。”

不多时秦风打完拳用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对赵志武作了一辑问道:“师傅。风儿打得如何,不知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

赵志武大笑:“不需要了。风儿你是青出于蓝。想当年我练这五禽拳练了一年才有所成。你才半月就已收发自如融会贯通了。”

“过不了俩年我这功夫也教不了你了。如果把你送到那些大门派,再寻得一个好师傅虚心学习。日后在江湖中定有一番成就。”

秦风看着师傅回道:“师傅在风儿心中你就是最好的师傅。风儿哪里也不想去。只想待在爹爹娘亲身边就很高兴了。”

赵志武又摸了摸秦风的头,看向远处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在赵志武来秦宅没多久秦员外便从外面回来了。身后跟着几个随从抬着三两个大箱子,看样子挺重的。

秦员外出门忙于生意在外已经好几天了。今天刚回来。

等秦员外安排妥当便来到平时秦风练武的院落中。

方才师徒俩的对话,秦员外倒也听得大半。

秦员外一进院中。秦风一路小跑迎向秦员外亲切的喊着“爹爹。你回来了。风儿可想你了”。秦风撒娇的样子甚是可爱。

赵志武也走向秦员外双手作辑“秦员外安好”。

秦员外也是回辑笑道“赵师傅多礼了,在这秦宅中赵师傅就当是自家一般。”

秦员外又道:“你是风儿的师傅。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我之间还是随意为好。”

说罢俩人都是相视而笑。俩人在院里的石凳上对习而坐又聊了小半时辰。秦风也是在旁聆听着。

聊着聊着已到午饭时辰了。下人前来提醒着。

秦员外对赵志武说道:“赵师傅已到午饭时间了。我们去用餐吧。”

“是啊师傅。午饭已做好,我们一起去用餐吧。”秦风也是在旁说道。

赵志武摆了摆手回道:“今天恐怕不行啊,我这刚走完镖回来。镖局还有一些琐事还未处理。得回去处理一番。今天是着急来看风儿的功课习的如何了。现在得回镖局了,真是见谅啊。”

秦员外道:“风儿真是让你费心了。在百忙之中还抽空来教导。”

“哪里的话。风儿如此聪慧,能教他也是我的荣幸啊。以后风儿名扬四海,怎么说也是我徒弟呀。”赵志武笑着。

“既然赵兄有事要处理,我也不强留。下次一定要在此用餐。”秦员外说道。

“一定一定。”赵志武回说。

在赵志武刚出秦宅没走多远。一人迎了上来。

“大当家你可来了。”这人迎上便说。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赵志武疑惑道。

“没出什么事,只是刘镖头在你来秦宅没多久。便回到镖局,等了许久不见你回来,让我来催催你。说是有事情要商量。”

说完俩人快步向镖局的方向走去。

这刘镖头不是别人,也是那青林教的余孽刘月中。

从青林教逃出后。便在江湖上四处奔波,干起打家劫舍的勾当。有次看到赵志武押镖,认了出来,便来投奔。在虎威镖局当起镖头来。

平时也不见他押镖,也就是个挂名而已。说是怕被人认出。赵志武也就由得他去了。

没多久赵志武便回到镖局中。刚进中厅就看到刘月中坐在厅中。

赵志武屏退左右坐了下来。品了品茶说道“刘镖头什么时候回来的,不知这段时间又去哪里逍遥了?”

刘月中回道:“师兄这里又没外人,还喊什么镖头不镖头的。叫我师弟不也挺好。”

赵志武用手指了指刘月中小声道:“你呀你!不是我说你。我们应该多注意,如今天下尽归朱元璋。我们青林教也被灭了教,虽然我们侥幸逃脱。如果被人发现我们的身份,可就难逃一死啊。”

刘月中笑了笑“师兄你就是太小心了。这都几年了,朱元璋恐怕早就把青林教忘在九霄云外了。要说这朱元璋真够狠的,我们青林教不就是支持陈王而已。他居然将我们灭教。教主和众位师叔师伯可一个也没走脱啊。”

“哎!谁让我们青林教曾经刺杀过朱元璋呢。当初教主下令全教都要尽听陈王的吩咐时,我便有离去的念头了。我教创教二百多年,从不掺和江湖与朝廷的纷争。如果当初教主不掺和朱元璋与陈王的纷争,也就没有今日之祸了。”赵志武叹了口气说着。

刘月中紧说道“师兄别想这些往事了。我这次回来是有事与你商量的。”

“怎么?银子又花完了,这次想要多少?”赵志武不高兴道。

刘月中歪了歪嘴“师兄难道我找你就只为要银子吗?这次我要跟你合作赚一笔。”

赵志武看了看刘月中“你跟我合作什么?说吧,你想干什么?”

“我这次从黑云寨回来。在镇外遇到了秦员外,就是请你去他家给他孩子教武功的那家。便一路尾随,发现他运了不少银子回来,看来这秦员外这段时间赚了不少。我想去借点用用。怎么样,要不要一起去弄点银子花花?”刘月中奸笑着。

啪!一声巨响。赵志武拍了一掌桌子怒气冲冲道“刘月中。你敢。我告诉你,别打秦员外的注意。我留你在镖局拿着银子,挂着镖头的名。就是不想你再干这些勾当。辱我们青林教的名。没想到你还是死性不改。你要再干这见不得人的勾当,别怪我翻脸无情。”说罢站起身来。

再看被拍之桌已轰然倒塌,茶水点心洒落一地。

刘月中心中一惊,连忙陪笑道“师兄别生气,我说笑罢了。我不打那秦员外的主意了。你坐你坐。”

赵志武未坐紧接道“谁的主意你也别打。这段时间你不要出去了,过几天你还是去压镖吧。这么多年了,外人不会认出我们的。你这样不去压镖反而惹人怀疑。”

赵志武若不是念记同门之情,断然是不会收留这刘月中的。他们俩人的师傅是亲兄弟,以前在教中跟其他师兄弟相比也走的最近。

这刘月中以前在青林教,便不用功练武。一些小毛病甚多,经常犯错误。不过此人倒是生得一副好嘴皮,最会察言观色。倒也未受大的罚则。

赵志武是个念旧的人。收留于他一是不想他干那些打家劫舍的勾当,不然早晚横尸荒野。二是想将青林教逃脱的这些人聚集起来,意图日后复教。

赵志武命人收拾一番回了内堂。刘月中也回了自己的内屋。

没多久一个身影从虎威镖局翻出。不是别人,正是刘月中。他虽嘴上说着不打哪些注意,心里却不是这么一般想的。

若不是自知不是赵志武的对手,也不必这般偷摸出去了。

刘月中出去是要见以前在黑风寨打家劫舍的那帮弟兄的。是要去商量一下动手的时间以及注意事项的。

恐怕这次劫了秦宅,刘月中就准备好远走高飞了。在事情都安排好了,便回了虎威镖局。

傍晚时间。刘月中又偷偷返回了自己的内屋。

刘月中回屋没多久。下人便来通知用膳了。刘月中回了一声出屋走向膳房。

用餐时也未见到赵志武。不想也知道,又在闭关练武了,这赵志武就是个武痴。一有时间便在摸索武学之道。与刘月中倒是鲜明的对比。

转眼已过了俩天。今天晚上就是刘月中与兄弟们商定的动手时间。

秦宅中秦风与爹爹娘亲正在吃晚饭。丫鬟下人也是在旁伺候着。

此时秦宅外面十几个黑衣蒙面之人在外潜伏着。随时都有冲进去的可能。

不多时其中一个黑衣人摆了摆手势,十几道人影翻墙而入。墙外还留了几人殿后,顺便把风。而冲入秦宅领头人,正是刘月中。

秦员外一家三口正吃完晚饭。下人也在收拾碗筷。

只听得厅外一阵杂乱之声。秦员外命人出厅查看。下人领命而出。

下人刚出厅门外,就被一黑衣人用剑架住脖颈。抵了回来。紧接着又冲进来四五个黑衣人。

屋里的下人都惊慌失措起来。有的瘫坐在地,有的躲在桌底,有胆小的直接就晕倒在地了。

秦风被娘亲紧紧抱在怀中。

秦员外是见过世面的。虽然心中有惧,倒也面不改色。

秦员外对着黑衣人沉声道“各位好汉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不知各位这般作为,所为何事。”

领头之人缓步而来收剑而视。看了看众人笑道“我等囊中羞涩。早听闻秦员外乐善好施,是远近闻名的大善人。今日特来拜会,望秦员外慷慨解囊,借点银子给兄弟们花花。”

“好说,好说。不知各位想要多少呢。”秦员外说道。

“哈哈。秦员外够爽快。今日我兄弟多人前来,不多要你的。只要你拿出十万两纹银,我们立刻就走。以你秦员外的家底,这应该不难吧!”黑衣人笑道。

秦员外面露为难之色回道“好汉。要说这十万两纹银,鄙人倒也拿的出。但也得将田产商铺变卖折现方能凑齐啊。这大晚上的,我怎么也凑不出来啊!我府中尚有三二万两白银,以及一些值钱之物。好汉若不嫌弃,就尽拿去给各位兄弟吃酒喝茶。”

秦员外刚说完。只见一手拿大刀的黑衣人站了出来,指着秦员外怒道:“大胆。我大哥跟你商量,你还敢讨价还价。当心我把你们一个个都砍了。”

刘月中并未说话,只是站在那里看了看秦员外,又看了看秦风母子俩。

秦员外连忙陪笑道:“好汉莫怒。我并非讨价还价,实在是匆忙之间难以凑齐啊。家中的值钱物件你们尽可拿去。”

那大汉刚想发怒。刘月中先说道“我且信你。你先带我们去你的库房查看一番。”

“遵命,遵命。”秦员外说罢便带着几位黑衣人向库房走去。

刘月中命人将秦宅所有人都聚集在一个房间。又令人将秦宅所能随身携带的值钱物件尽皆掳掠。

秦员外打开库房后,这些人一拥而入。只见库房是个长宽约三丈有余的密室空间。建在院中假山旁边的不起眼角落。

不是秦员外带路,外人恐怕难以寻得。

里面放了几箱白银,以及少量黄金玉器。壁橱里也有多幅名家字画。

刘月中又叫了几人入内,将这些一并运出。

虎威镖局赵志武此时还在闭关中。不知怎的总觉得心神不宁便出关了。

赵志武出关后,便命人去叫刘月中。得到回复确是刘镖头下午就已经出去一直没回。

赵志武心中一惊。心想“这刘月中很可能去了秦宅。”

赵志武连忙点齐镖局众人赶去秦宅。

片刻赵志武带着镖局的好手赶到秦宅外。只见秦宅外停着几辆马车,几名黑衣大汉正往马车上搬着一箱箱东西。

赵志武一声令下,将这几位黑衣人给治服。然后带着众人进入秦宅。

刘月中将银两字画运出后,便带着数人押着秦员外到了关押秦宅众人的地方。

此时一黑衣人在刘月中耳边小声道:“大哥。现在银子到手了。这些人怎么办,要灭口吗?”

刘月中摇了摇头“算了。这秦员外也是远近闻名的善人。我们此行的目的也已达到。况且他们也不知道我们是谁,待会把他们都锁起来。我们就撤。”

“哪里来的贼人,敢来此作乱。”赵志武带镖局的数人冲入。

刘月中心中一惊。听到声音便知道是赵志武赶来了。心想“赵志武不是在闭关吗?按说今天是不会出关的。”

虽然如此。刘月中也不惧怕,他今天可是做了全盘计划。虽然不是赵志武的对手,但是也有对付对方的方法。

赵志武一看对方身形便知道就是刘月中无疑了,虽然对方的是蒙面。毕竟师兄弟怎么多年,当然认得出对方。但也不想撕破脸,逼得对方无所顾忌。

再说秦宅众人也未受到伤害。如果把身份挑明,对方必然狗急跳墙。秦宅众人的安全也无法保全。

双方对峙着。赵志武开口道“今天且不管你们是谁。只要留下所抢财物就此离去,我绝不为难尔等。”

刘月中大笑道“哈哈哈。我等既然出手,就绝不空手而归。”

“这恐怕由不得你啊!你觉得我们打斗起来,你能全身而退吗?更别说带着这些财物了。”赵志武回道。

此时屋里的众人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知道有人来救他们了。

秦风听到声音知道是师傅来了。对父亲说道:“爹爹。外面是师傅来了,师傅来救我们了。”

秦员外点点头露出笑容。

屋外刘月中率先出手了。

刘月中手持长刀劈向赵志武。赵志武一个侧闪避开,转身长剑刺出直逼胸口。刘月中抬刀挡剑。剑尖正中刀身,赵志武运转内力,刀剑弹开。刘月中连退五六步。

刘月中心中合计着:再怎么打下去肯定讨不了好,只能用计了。

赵志武笑道“哈哈。怎么样,我刚刚的建议不知阁下如何打算?”

刘月中故作叹息“哎!也罢。既然如此,我等就此打住。还请让出道来,让我等离去。”

“好说,好说”赵志武说着便下令,命众人让出道来。

刘月中双手向握,把头一斜,举手作拜谢之姿。又命令各人将所拿之物放下,便作撤退之势。

刘月中放下长刀,率先退之。其他人跟随在后。

当刘月中走到赵志武身旁时,又作了拜谢之姿。赵志武也回了一个。就在赵志武弯腰之时,刘月中抽出袖口中的匕首直刺赵志武喉咙。

赵志武也不傻早有准备,左手抬手紧握刘月中拿着匕首的手腕。右手作刀劈向刘月中左肩。刘月中左手为爪接起赵志武的出击。

再看其余众人也是一团乱战。只见黑衣人们个个撒起一团白灰,空气中腻满着一股沁人心脾的桃花芬芳,让人一阵荡漾。

黑衣人所撒的正是桃花散。这是用花虫谷特有的一种桃树所开之花经过多道工序研磨而制。

桃花散无毒,对人无害。对练武之人缺有着致命打击,但凡所闻之人除了芬芳并无感觉。虽着时间的推移,内力也是慢慢消失。越是打斗内力流逝的越快。到最后便是四肢无力,瘫倒在地,任人宰割。

桃花散只要之前服过解药。便可无事。所中之人在五六时辰后也可逐渐恢复。

赵志武和刘月中也是打了十多回合,刘月中一直处于下风。

当赵志武发现对方撒起白灰的时候,便大声提醒镖局众人屏住呼吸,往外撤退。虽然如此,还是有大部分人中招。这些花粉挥发太快,只要吸入一丝便会中招。

赵志武凭借内力倒是可以抵挡一阵。便想速战速决,不想陷入长久之战。出起手来也是狠辣许多。

刘月中也知自己这师兄的用意。一直不和赵志武正面对攻,采取了游击战。慢慢消耗赵志武。

再看镖局的人马已全面崩溃。黑衣人个个拼命与镖局之人。从而加速桃花散的发作。而那些未中桃花散的镖局之人,又要分心照顾已经发作的人。

黑衣人已逐渐掌控局面。

赵志武很是着急,再怎么拖下去很可能要全军覆没。可自己也无法支援,刘月中一直在旁牵制着赵志武。

赵志武加速冲向刘月中。刘月中又是双腿蹬地,转身而避。赵志武直堵刘月中的退路,双拳前后击之。

刘月中双手作掌接之,双方都是全力以赴丝毫不留情面。十几招过后,刘月中身中数拳口吐鲜血。赵志武也中了一掌,虽不像刘月中那般。腹中真气也是一时难以平复。

刘月中又吐了一口血。却狂笑不止“哈哈哈。师兄你刚才中我一掌,那可是我全力击之。我想你此时也已经中了桃花散了。”

众人面面相视心中都是困惑。黑衣人的老大居然叫赵志武师兄,没想到他们之间还有这层关系。

屋里秦宅众人也是一阵惊讶。秦员外心中一凉。黑衣人这是亮出身份了,必然不肯留活口。看形势赵志武自身难保啊,恐怕今天一家三口连这秦宅仆人也难逃一劫了。

赵志武运气调息,要压制这桃花散。可是运转之力怎么也无法回到丹田。内力也在缓慢消失,这还是在强力压制下。不然将消失的更快。

刘月中服了一些药物,压制伤势,又冲向赵志武。这是要加速桃花散发作拖垮他啊。

赵志武没办法迎了上去。其实以赵志武的功力,自己退走自保还是可以的。从刚才刘月中叫自己师兄,就已经把双方推向绝路了。

刘月中自然是要灭口的。赵志武就算安全退出,身份可能也要暴露。而赵志武实在放不下秦宅众人,与镖局的这些人马。自然不愿独自退缩了,还是想搏一搏。

刘月中和赵志武打的甚是壮烈。各自都受了重伤,赵志武是在桃花散慢慢发作与黑衣人们的围攻下受伤的。而刘月中此时已无力在战,团坐一旁,运气调息。旁边站着几人保护。

赵志武就没这待遇了。镖局众人都陷入苦战,也被黑衣人分隔的琳琳散散。赵志武无法休息,黑衣人们前赴后继对赵志武采用车轮战。

没多久地上已经躺了七八具黑衣人的尸体。而赵志武的体力也在不断的被消耗。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刘月中这边叫了几个黑衣大汉去屋里灭口。几人进屋后,秦员外就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秦员外跪地说道“几位大爷。你们要的我能给的都给了,不管你们想怎样。请留我儿一条退路。”虽然知道没什么用,秦员外还是想试一试。

秦风挣脱出母亲的怀抱,抱着秦员外哭道“爹爹。快起来。不要这样,这样不值当。”

秦员外将秦风紧紧抱入怀中,在秦风耳边说了几句。

黑衣人历声道“哼。本来是要饶你们狗命的。但是今夜我兄弟们折损了不少,只好拿你们来祭了。别怪我们,要怪就怪你们命不好。”

屋里下人仆人哭声喊叫声一片。

秦母也是冲向秦员外父子身边。俩人把秦风紧紧护住。黑衣人们举起手中的兵器杀戮起来。鲜血淋漓撒满屋中各处,秦风父母也是倒在血泊之中。秦风被父母挡住,身上的衣物被父母所流之血染红。秦风哭泣着,痛苦着,怨恨着!一黑衣人拉开秦母,左手抓起秦风如同抓小鸡般举在半空中。秦风一双小手无处安放紧紧的抓着黑衣人的手腕。双腿在空中不停的乱踢。

“啊……”一声黑衣人的大叫声。秦风一口咬在黑衣人的手背上,带着满腔的怨恨。这口咬的格外的狠。

黑衣人急忙放手,而秦风还在咬着不肯放口。黑衣人匆忙间一脚踢在秦风的小腹上。秦风在疼痛中松口,被黑衣人一脚踢出好几米。黑衣人看看自己的手,鲜血淋漓。大叫一声。举起长刀砍向秦风。

咣当一声响。刀还未砍到秦风便弹开。赵志武及时赶进来,扬剑而出打飞黑衣人的长刀。只见赵志武抬脚把黑衣人踢出二三米,一把拉起秦风避向一边。

赵志武看着秦风满身血迹。秦风此时口吐鲜血已是上气难接下气了。赵志武连忙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瓶,倒出一粒药丸放进秦风的嘴里。又替秦风运了运气,算是保住了秦风的命。赵志武看到满屋的尸体,遍地的鲜血此时双眼通红。

这时刘月中带着众人也进来了。看来镖局的人都被擒了。

刘月中进来后便让人把赵志武围了起来。

“哈哈。师兄你这是何必呢?明明可以不掺这趟浑水的,非要跳进来。有什么遗言说吧!师弟我会替你完成的。”刘月中说着。

赵志武抱着秦风回道:“刘月中我当初收留你,是望你改邪归正。没想到你变本加厉,如此丧心病狂杀了这么多人。你别高兴,天道有轮回,将来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哈哈哈...我命由我不由天。你还是想想你自己跟这个小东西今天有什么好下场吧!”刘月中邪笑着看了看赵志武和秦风。

刘月中令人下手,自己退出屋外。

黑衣人们一拥而上,个个出手狠辣。赵志武抱着秦风迎面而上,剑走游离赵志武每次出剑必有一人倒地。

七八招过后,赵志武寻得空隙破窗而出。带着秦风翻墙而出,快速逃离秦宅。

刘月中见此情况,怒火中烧命人追了出去。

赵志武带着秦风跑了大半时辰,到了离红溪镇十多里地的巢湖边。

此时的赵志武已是强弩之末,为了救秦风,赵志武是透支了自己的潜力。拼着重伤之躯护送秦风。

已是深夜时刻。天空没有一丝乌云,一轮明月在空中显得格外明亮。湖边停了十多艘鱼船是附近的渔民停放的。

赵志武将秦风平稳的放在一艘小船上。解开绳索,又在固定船只的的地方留了点碎银子。便推开船只翻入船中。

赵志武拿起船桨划动着,朝着湖中的姥姥山划去。赵志武现在的身体实在走不了远路了,骑马的话秦风如今的状况也不合适。如果去庐州府倒是不远,但是会在半路被刘月中给追上。

只好乘船去湖中小岛寻得一僻静之地养伤,他日再作打算。

微风习习,丝丝凉意袭来。赵志武褪去外袍盖在秦风的身上。

不知划了多久,远处已看到姥姥山的大致轮廓。想必快到了。

咳咳咳。秦风从昏迷中醒来咳嗽了几声。

赵志武扶起秦风,看了一下秦风的身体状况。秦风的身体比起刚受伤时,已经好了很多。多亏赵志武的及时相救,也得益于秦风这么长时间的练武。身体还算结实。

不过被黑衣人踢了一脚,没个十天半月休养是好不了的。

秦风醒来看到师傅,紧紧抓住赵志武的手大声哭泣着“师傅师傅。我爹爹娘亲都被坏人杀了。”

赵志武轻轻将秦风揽入怀中安慰道“风儿不哭,为师定为你报此大仇。现在好好休息把身体养好。”

秦风还是哭的很伤心,没一会儿哭累的秦风睡着了。

赵志武划着小船不时看向秦宅的方向,眼里露出坚毅而带有杀气的目光。

姥姥山由远及近,慢慢出现在眼前。到达姥姥山后,赵志武寻了一处偏僻点上岸。

延伸阅读

涮多多火锅食材超市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atz.shtml
在现在市场上众多的超市品牌中,涮多多火锅食材超市是不错的选择,丰富食材,新鲜健康,便

菲羽服饰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yd5w.shtml
菲羽服饰以经营品牌羽绒服为主导产业,在各地大中城市设有多家代理、自营、联营、加盟专卖

荣升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nxx8.shtml
荣升木梳是以雕刻木梳为主,发髻、佛珠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每天惠便利店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6z6q.shtml
每天惠是一家以超市管理、形象设计、信息咨询、市场调研、营销策划、国内Zui全便民服务

贝新迪奢侈品皮革护理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mj4.shtml
贝新迪奢侈品皮革护理是源自意大利bestltialanr的经营理念,成立于1978年

重庆刘氏老火锅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b1mj.shtml
重庆刘氏老火锅是一家专业经营重庆特色创新火锅开发、市场策划、营运推广的餐饮加盟企业。

尚澳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ghi1.shtml
尚澳床上用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生产厂家。主要产品有:枕巾,枕套,春秋被,冬

波涛化工机械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pa9s.shtml
博山波涛化工机械(煤气发生炉)有限公司是煤气发生炉的生产厂家,也是同类产品的骨干企业

千帆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yti5.shtml
千帆饰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工贸型企业。具有十八年生产水晶工艺品的经验的老牌

卡丽斯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ynwn.shtml
卡丽斯核心动力:------创新!1、品牌特性:欧洲情节与中华精神的圆满结合,具有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职剧本排练现场在线阅读李哭哭

    迦南东部,这里是这片世界的根基延绵万里的始林。始林之中生长的不是它物,却是形态各异的植被。这些植被神异非凡,通体生辉宝霞流转,随风摇曳,有高有矮。这片世界的孩子每在六岁之时都会在师长的带领下前往始林,有天赋的孩子便会在林中带出一根枝条。植物会因失去枝条而枯死,直到持有枝条的孩子身死。便会重焕生机,抽

  • 大唐:开局就篡唐在线阅读最强搭档

    【不过其实这也没有什么问题啦,只要男女主最终能够走到一起,并且完美大结局的话,世界就不会蹦极哟~】面对这样的场景,莉莉还是非常乐观的。本来支撑世界最主要的剧情就是男女主两个人在一起,现在即便是两个人提前认识也没有什么关系啦。但是洛雨舟可没有什么乐观,甚至觉得这个世界要完蛋。毕竟他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

  • 两次重生后她决定努力苟着在线阅读第1章

    荒芜的三元山上,一座破败小道观在呼啸的山风中颤颤巍巍,随时都要倒塌。林烨脚踩云履,身穿蓝色大褂,头戴五岳冠唉声叹气走出大门,看了看门外越来越大的山风,耳边传来不绝于耳的门板“吱嘎吱嘎”声。俊美而又略显稚嫩的脸都快扭曲成一团:“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要不是师傅临终前答应他一定要让上清观传承下去,不

  • 豪门反派成长手札[穿书]之任务奖励:力量法则!(3)

    同为三清,就是他通天没有先天至宝,镇压气运。哪怕,通天证道成圣,所创立的截教,最后必定是昙花一现。为了截教的运数,通天对混沌钟,是志在必得!打了个招呼,通天直奔天庭而来!此刻的天庭,已经是尸山血海之地。到处都充斥着强者的鲜血气息,尤其是那几尊祖巫尸身,焕发出来的气势,冲天而起!祖巫乃是盘古肉身精血所

  • 一不小心撩到豪门对家第6章在线阅读

    扬超月更是吓得后退几步,林凡怎么会是这种人?把自已当什么了?佣人吗?她甚至有些后悔,不应该和林凡达成合作协议。“林凡,你……你想怎么样?”眼看着林凡已经赤条条的坐在床边.扬超月双手环抱在凶前,这会儿已经蜷缩到门口了。“喂喂喂,你想什么呢?能不能阳光一点,不就是给我做个足底按摩吗?别想的那么阴暗好不好

  • 流氓兔(GL)之夜遇

    在戈尔斯学院,崔椼学习的都是这个世界的基本常识和知识。他像一个初生婴儿一般从一无所知到孜孜不倦地吸取这个世界来自四面八方的一切匪夷所思、光怪陆离的知识。虫洞、量子理论、引力波、星际介质……等等等等,短短一个月,崔椼已经将本年级以及在他这个年纪该学的课业全部不声不响地补上了,而戈尔斯学院也开始无法满足

  • 魔法制裁白丁风云

    第九章白丁风云白丁市,一个临海城市,属于季风气候,这里自然灾害不少,海啸、台风、泥石流都很常见,有时狂风暴雨一个星期也是很平常,在白丁市政府的努力工作下,防灾设施都算完善,所以白丁市还算是平静,知道一个人的出现......此人是一名女孩,据说她有一种特殊的能力,发现这件事的正是她的父亲——白丁市副s

  • 国有企业党支部工作指导手册在线阅读第5节

    温清夜回到了家中,此时张筱云不知道去了哪里,温清夜心中有些疑惑,张筱云会去哪了?温清夜找来了一个大大木盆,里面加满了热水,然后依次将半包药材慢慢放了进去了。温清夜叹道:“条件有限,只能随便泡制成一个药浴,虽然有些药材的药性不能完全发挥但是也没办法了”温清夜买的这些药材,那都是经过他以前千千万万次的调

  • 火影:在下正是全职高手在线阅读第4节

    “波雅,汉库克,叫我汉库克就行了。”“是吗,原来你就是海贼女帝,波雅,汉库克。”“什么!”“没什么。”听到少女的介绍,无惶惊讶出声,但是随后又恢复了平静,现在的他极为矛盾,也没有目标,如若是之前还在火影世界的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把这位传奇少女,收为徒弟!女帝吗?虽然无惶心事重重,没有在意,

  • 【海贼王】蛀牙在线阅读第3章

    “你们先聊吧,我收一下作业,本职工作还是要做好的吧!”希文起身,让她这样一个不写作业的人去收作业,真不知道是怎么厚着脸皮坚持下来的。“没有写。”是韩绍慵懒不经意的声音,“明明自己都没有写,怎么还能有脸收别人的作业!”教室立刻就被冻住了,冰冷的气氛让人喘不过气。他竟然把别人想说却未敢说的话给说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