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大人英明在线阅读第三节

作者:无边烟雨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天狗、月兔、黄狼!来了也好,正好在这里做个了断!”

看清三道人影,方言老师冷冷一笑。

之前一直跟随着两人的那道人影正是觉醒了特殊能力的黄狼,精通华夏和东瀛的土遁之法。见到方言老师后,恭敬地行了一礼。

“秦教授,您是龙组的老人,晚辈不想跟您动手,只要让我们取走那香案上的东西即可,绝不伤您和您学生分毫!”

方言老师不以为然地笑道:“现在的小子都喜欢这么大言不惭么?你们背后的那位难道没提醒你们不要小瞧我?”

“秦教授的大名,黄狼自然听过!不过龙令一出,我们也只得遵从。既然秦教授执意如此,晚辈们只好讨教了!”

说完,黄狼也不废话,和天狗两人一左一右堵住了不同的方位,显然只是打算缠住对方。而剩下的月兔身体一侧,直接越过三人,打算直奔祭坛。

“天真!”

方言老师鄙夷地冷笑一声,只见那安静的图腾柱突然升起一道黄光,快到极致,好像一条神兽的尾巴直接将月兔拍了回来,躲闪不及之下,一口鲜血喷出,瞬间被重创。

“不好,这是保存完好的阵法!那小子!”

黄狼见状,脸色有些难看,龙组里在阵法一道几乎没有人能够与秦教授比肩。但是看到方言正一点点地逼近祭坛,心中又有些焦急。

“不管了,先解决秦教授,再入阵!”

话音一落,黄狼一拳轰出,快到引动风声,直取方言老师的要害。三人都清楚,一旦出手必须全力以赴。所以另外两人也果断拔出武器,不给对方单打独斗的机会。

“这处地宫压制了其他的力量,你们的异能根本使用不出来!如果这一次来的只是你们三个,恐怕今天就要留在这里了!”

“哼!”三人冷哼一声,显然是默认了对方的话,不然凭三人的手段,也不会在通道里被陷阱阻拦了那么久!

不过身为龙组的一员,谁没遇到过特殊情况?

狭路相逢勇者胜,三人都不是心慈手软之辈,但方言的老师更不是易与之人!说话间,双手化爪,直接捏住天狗刺来的短剑,用力一扭,清脆的回声响起,那特殊金属制成的短剑竟然被一爪抓为两截!

随后化爪为掌,轻轻一引,挡向了月兔的短剑。

“不好!”月兔见状连忙收手,但是胸口突然一阵气闷,一记脚影落在了胸口,人还未落地便再次喷出一口热血,本就受创,现在又受重伤,已经没有了再战之力。

随即方言老师人影一转,如长蛇一般,绕到天狗背后,抓住对方的琵琶骨狠狠将其抛飞出去,重重砸向地面。

······

身在阵中的方言完全不知道通道入口发生的一切,踏过千军万马之后,方言已经来到了祭坛的台阶前。仰慕而望,只见一道孤单的身影缓缓地走在阶梯上,每一次迈上台阶荡起的回声都仿佛战鼓一样敲响在方言的脑海里,震得方言头疼欲裂。

“啊!”

强烈的痛感甚至让方言七孔都开始溢出鲜血,但是这种压迫反而激起了方言的斗志,紧跟着那道身影一步垮了上去,这一步迈出仿佛跨过了悠悠岁月,走在前面的那道身影陡然停了下来,转身看了方言一眼。

方言有些意外,竟然从那模糊的脸上看到了一股淡淡的嘲讽,随即那道身影再无停留一直拾阶而上,直到祭台顶端。方言*气似地迈了上去,却发现那九米高的祭坛此时犹如天宫一样,明明肉眼可及,却始终走不到尽头。

只见那道身影在炉鼎点燃了三根金香,微微躬首。这时一道金光突然从炉鼎飞出,眨眼间就消失不见,而那道身影不甘心地仰天大吼,最后随风而逝,空留一座祭台和香案上摆放的东西!

看到这一幕,方言的目光自然地落在了香案上。也不知是不是那道身影消散的缘故,方言身上的压力陡然减轻,再也没有了一开始的那种压迫。

“这是?一节骨头?”

方言踏上祭坛,用纸巾捂住口鼻,缓缓打开了香案上的那个陈旧盒子。一块隐约还沾有血迹,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骨头就这样盛放在香案上的盒子里。

就在方言准备将这块骨头收起来的时候,一道刺耳的破空声由远及近飞了过来。

方言转身一看,一颗漆黑的弹头在自己的眼前放大,紧张之余,十几年前出现的一幕仿佛再次重演。伸手后仰,一气呵成。一切就仿佛排练一样,子弹快速地从方言额头上飞过,而那截骨头也落在了方言的手中。

这时,通道处又出现了几道身影,其中一人看着自己手中的狙击枪,一脸难以置信:“居然躲过了!”

方言老师先是一惊,随后见方言毫发无损地站在祭坛上,眼中充满了狂喜!

“果然是能看到未来的能力!哈哈哈,好,好啊!”

“那小子有古怪!应该是即将觉醒的能力者,而且似乎是潜意识里能够预判危险的能力,要知道能够从你手中躲过一枪的人世上两个手都数的过来啊!只是,可惜了~”

后来的几人中,一个貌似领头的中年人叹息了一声说道。

这时方言才反应过来,站在祭坛上看着多出的六道身影,不用想也知道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刚才那差点要了自己命的子弹显然就是手上还拿着狙击枪的那人干的!

“老师!”方言担心地看了自己老师一眼,这个时候,自己显然插不上手,贸然冲下去只会成为自己老师的累赘。所以方言的目光开始投向四周,寻找着可能出去的其他通道。

“阵眼已经被那小子拿到手了,这个法阵自然也就破了,你们去将他带回来,尽量留他一命!”

“是!”后来的一人中,身影一跃,竟然直接拔高六七米朝方言飞跃而来。

“有我在这,谁都别想过去!”方言老师冷哼一声,眼睛变得漆黑如墨,顿时遗迹里传来一阵阵阴森恐怖的鬼啸,之前方言所见的万千骑兵如同复活了一样,竟然从一根根图腾柱上骑马飞越了出来,挥舞着长剑冲向六人。

“老师,我们并不想伤害您和您的学生,您这样做会活活耗死自己的!”

“住口!我没有你这样的弟子!”

后来的那名中年人眼中露出一抹苦笑。

“老师,学生真的没有背叛您,但龙首的路也没有错啊!您这是何必呢?”

“你们太狂傲了,迟早会将华夏带入万劫不复之地!决不能由着那个家伙胡来,幽冥地狱!”

方言老师一声轻喝,那万千虚影越发凝实,手中的兵器也越发寒光摄人。

“那学生只有得罪了!”

只见那中年人轻轻踏出半步,双拳握紧后,用力挥出,如蛟龙出海,“轰”的一声在这封闭的地宫里,竟然凭空刮起了一阵狂风。

一道道虚影被搅碎,但仍然有无数的身影冲破风障杀到了几人面前。

就在六人被困住的同时,方言老师几个闪身,兔起鹘落之间就落到了方言身边。欣慰地看着自己这最后一个学生。

“是老师将你带进了这个旋涡,但是,我却无法将你带出来了!这是一根龙骨!真正的龙骨!所以,能走到哪一步就看你自己的了,最后,老师再送你一样东西,忍一忍!”

“老师······”

方言话未说完只感觉胸口一痛,窒息到说不出话来。

“老师,您这是何苦呢!?”

中年人看到老师将那短短一截龙骨**方言的胸口后,眼中竟然有了一丝解脱,可是当看到自己老师将双眼挖出来的那一刻,忍不住痛苦出声。

但方言老师却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语气轻柔地说道:“方言,我觉醒幽冥天眼的机缘就是眼中融合的两块天外碎片,希望将来你能完全开发出它的力量!现在,我没有时间跟你说太多了,好好睡一觉,老师相信你,也希望你不要怪老师!”

······

做完这一切,秦教授将昏迷过去的方言捂在怀里,如同捂着自己孩子一样。

“五十年了,我还记得第一天进入龙组时,每个人脸上的笑貌!可惜,我们走上了不同的路!这囚龙升天阵不是传说,只是我也不知道它究竟会将你带向何方。但老师相信你一定会回来的!所以,拜托了!”

也许是有了寄托,方言老师坦然一笑,最后在大笑声中,将方言放进了炉鼎中,随后一掌拍下!

随着“轰隆”一声巨响,炉鼎如同陨石一样压垮了祭台,整个祭坛在冲击之下纷纷开始塌陷,更有一股大力将周围墙壁上所有的晶石全部碾碎,里面蕴含的灵气形成一个巨大的旋涡出现在祭台中心,将装着方言的炉鼎包裹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不见,而秦教授自己则被产生的气流碾压至虚无!

那中年人眼见地宫被毁,焦急地吼道:“快,快撤出去!没想到这炉鼎竟是阵法的另一个自毁阵眼!”

“那我们的任务?”看着旋涡越来越大,月兔不甘心地说道。

“顾不得那么多了,没想到囚龙升天阵居然还能启用!留在这里,我们都会被乱流搅成碎片!”

几分钟后,厚重的黄土上出现一个巨大的空洞,如同地震一样蔓延至四周,所幸地处荒凉,才没有造**员伤亡。而第二天的新闻上出现的不过是简单的地陷报道,没有人知道在那几十米深的地下还有着一座不为人知的历史遗迹!

延伸阅读

大树优教玩具加盟  http://www.ianfears.com/sobo.shtml
风靡世界的大树益智玩具连锁加盟、玩具招商、益智玩具加盟、玩具火爆全国招商中玩具是一个

安康太阳能加盟  http://www.ianfears.com/fdi.shtml
“零投资--节能热水供应外包服务”是客户在零投资的情况下,将热水供应项目外包给我们,

红英饰品加盟  http://www.ianfears.com/bfy0.shtml
红英饰品加盟详情红英品牌介绍红英饰品位于国际商贸城——义乌,是一家自研开发、生产、销

爱尚琥珀加盟  http://www.ianfears.com/n3j0.shtml
爱尚琥珀小饰品是琥珀、挂饰、手串、项链、工艺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

森林卡通加盟  http://www.ianfears.com/p0ou.shtml
森林卡通玩具成立于2003年9月,是目前中国生产卡通服装的生产厂家公司:设计制作各类

尚和全屋定制加盟  http://www.ianfears.com/s430.shtml
尚和全屋定制坚持科学的管理制度,采用东方人性化管理和西方制度化管理有机结合的管理模式

天鸿加盟  http://www.ianfears.com/aaq0.shtml
天鸿墙艺总部生产销售大型无缝壁纸壁画个性定制,从灵活的市场策略和可靠的质量体系,赢得

衣锦河服饰加盟  http://www.ianfears.com/d8ea.shtml
女装使女人倍添光彩,为行业增添亮点。衣锦河服饰,一个的女装品牌,为女性消费者带来了多

恒泰轩环保材料加盟  http://www.ianfears.com/pqem.shtml
厦门恒泰轩工贸有限公司是一家经销批发的气动元件、液压元件、自动化设备及配件、机电设备

速驾F1汽车驾驶模拟器加盟  http://www.ianfears.com/xsza.shtml
上海亮竟环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是集研发、生产和市场开发为一体的技术密集型企业。公司拥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贼王]cp是卡塔库栗第4章在线阅读

    第四章瘦猴听到我的抱怨找了块稍微干净点的地方,躺在那一堆草上,笑呵呵的看着我:“三哥,如果你想过好日子,那就得学会忍受,就要学会爱上艰苦!”听到瘦猴很有哲理的话,我屁颠屁颠的走到他身边躺下:“我说你小子,从哪学的这些哲言阿,说的一套一套的!”瘦猴拍打着蚊子,看着我说:“三哥,不管咋滴,我们一定要出人

  • 综影视之梦境穿越之第十章

    “藤本?”藤本修一昏昏沉沉间,听见似乎有谁在叫他的名字。“藤本修一!”藤本修一这才睁开眼睛,看着站在他旁边的陌生男子,他面颊苍白、身形消瘦,黑色的眼睛看起来像是怎样都睡不醒一样,藤本修一意识到自己又穿越了。在松下私塾的温馨的日子、在战场上与死神擦肩的日子,以及之前在监狱中的绝望,和为友人赴死的决绝现

  • 〔麻雀苏三省同人〕骗子第八章在线阅读

    这回魏擎宇听明白了,他脸色倏地一沉,眼中凝起风暴:“你是个什么东西?想让我叫嫂子?你也配?”“我不配?”陆枝枝一脸疑惑地拿起手机,“我是上了魏家族谱的,你要是觉得我不配,那我给老爷子打个电话,咱们开祠堂看族谱,要是族谱上有我的名字,那你就可以在所有魏家人面前叫我一声嫂子了。”陆枝枝说着,翻到魏老爷子

  • 一壶浊酒赋清秋第一章在线阅读

    洛洛父母离婚的时候闹得惨烈,等两人走出婚姻登记所,洛母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洛父的姓从户口本上抹去,让洛洛冠上她的姓——王。因洛母和叶家家长有旧,洛洛和叶家两兄弟是一个大院的青梅竹马,叶修和叶秋比她大两岁,常常是她坐在大树荫凉下看着叶家兄弟和其他人跑在一起玩,最后叶修和叶秋会一左一右牵着她的手将她送回家

  • 只恨初见未嫁时,梧桐王妃在线阅读第十节

    第二天一早,夏至和桂月一起出门,要去找开店的地方,好巧不巧,正好路过自己的老店面,才一天的时间,装修完全变了一个样。不过这次开的不是医馆,而是一个美容院。“走吧,别看了,夏至。”桂月说道。“嗯嗯!”夏至和桂月刚要起身离开,从新装修的店里走出一个女生。“哟,这不是夏至嘛!这是要到哪儿去啊,对了,这地方

  • 拯救美强惨男二第一章

    “气象台消息,沧海市未来三天将会出现持续性强降水天气,风力等级……”闻夏幽幽转醒,蒙眬间听到电视里说要下暴雨。余光瞥见一道帅气的身影从楼梯口下来,朝这边走过来。她看清那男人的身份后,从沙发上懒洋洋地爬起来,打算离开。闻曜看出来她准备走,冷声开口:“站住。”语气里毫不掩饰他的厌恶。闻夏停下穿鞋的动作,

  • 撒娇在线阅读第5章

    这一瞬间,宁锐感觉自己仿佛穿越了一般。那狰狞虬劲的兽爪,硕然,庞大,苍劲有力。全身附有轻型装甲的军车,在它面前就如同可笑的玩具一般。军车里的二十几号精英特种兵,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没发出来,直接就被这兽爪碾成了血水和ròu酱。超乎寻常的现实正以无比残酷的姿态呈现在宁锐眼前。是的,末日已经来了。宁锐从未像

  • 一拳:肉球果实撸到觉醒第三章

    小辈的房间都在二楼,互相隔得不远,不过池以榧先抱她下楼,拿了急救箱。她不禁感叹,不愧是二哥,还这么小就想得这么周到。“哥哥,今天张姆妈被我吓到,忘记给我量体温了。”池以榧点点头:“好,我们先回房间。”正在这时,大门口突然传来动静,宁萌听见有人喊了一声:“衍行小少爷回来了!”二人转头看去,只见池衍行拎

  • 九州第一帝傻眼的“主角”【三更求收藏求鲜花】

    自从叶凡的“一千万”这三个字说出来之后,以他为中心的方圆30米全都静了。一个个全都震惊地看着叶凡。眼中全都是不可置信与疑惑的神情。似乎搞不明白,这么一个穿着“地摊货”的普通少年,是怎么拿出一千万的。但叶凡却一脸的淡然,似乎刚刚说的是一千块。……“哼!怎么?”叶凡的兄弟冷哼一声,那感觉就仿佛是他的钱一

  • 流浪地球:刘培强是我儿子在线阅读第一章

    未晞望着浑身乌黑的焦乌鸦,正与好友锦觅商量如何去救。“锦觅,它不会死了吧?”未晞疑惑问道,正思量着如何炖汤。“因该没吧?未晞,你道行比我高,要不你去看看?”蹲下身子的锦觅移开注视着那只不明生物的目光,转头问道。“不要,我学的是幻术,治疗的术法.....我还没学到家呢。”未晞轻叹,心中一喜,是活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