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君子有方之容侯

作者:甜煜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但这话阿轻是不敢说的,阿轻不说话,跟着容昭词往前走。

容昭词又道:“我记得,过几日又是鸿文馆的斗文会?”

阿轻点头:“是,侯爷。一切照旧?”

“嗯。”容昭词走到房门口,!“照旧吧,你下去吧。”

阿轻应声退下,容昭词跨过门槛进了屋,在桌边坐下。他记起那人所说:可读过书?

容昭词轻敲了敲桌子,竟笑起来。一个乡下来的丫头,竟然问他读过书没?

·

第二日,沈端玉起了个大早。

她昨夜一夜心神难安,一个梦接着一个地做,还梦见了她娘。

阿杏见她起得这么早,还有些惊讶。“小姐怎么起这么早?”

沈端玉接过布巾擦脸,道:“我睡不着,便起来了。”

阿杏毕竟是同她一起长大的,哪能不知道她的想法。阿杏接过布巾,拧干搭在铜盆边缘,替她梳头。

“小姐也不要着急,车到山前必有路。一切都会好的。”

沈端玉从镜子里看见自己的脸,“但愿吧。”

她们起得早,梁氏起得更早。阿杏刚替她梳了头,那顾二娘便领着人过来敲门了。

沈端玉正要叫阿杏去开门,还未迈过门槛,顾二娘一行人已经到了跟前了。

“哎哟,大小姐,夫人说了,这些都是给大小姐的。”顾二娘领着好几个丫头,个个手里拿着大把的东西。

顾二娘手里拿了一盒首饰,献宝似地打开来:“大小姐,您瞧瞧,这些可是京城最好的首饰铺子打的,可是当下京城女眷最时兴的呢。”

顾二娘自其中拿了一支红色的步摇,夸道:“这可是贵妃娘娘赏的,夫人说,小姐戴着好看,也叫送过来。”

顾二娘说完,便要替她插上。她搭着沈端玉的肩到铜镜前,看了看道:“小姐戴上真是好看极了。”

沈端玉笑着取下步摇,收进桌上的首饰盒里,笑道:“夫人心意,端玉实在感激,烦请顾二娘替我告诉夫人,实在是太感谢了。”

顾二娘招了招帕子,笑得夸张:“哪里的话,一家人怎地这样客气。夫人说了,倘若大小姐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同她说。”

沈端玉低头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这些好东西已经是我没见过的了,哪里还有要的。”

“哎哟,大小姐不必这样客气。既然回了沈家,那好东西便尽着大小姐挑。”

顾二娘心道:果真是乡下来的,没见过世面,就这点东西,已经这样了。

顾二娘叫人把东西放下,又风风火火地走了。她赶着去给梁氏报信。

沈端玉见她人走远了,看着满屋的东西,脸色沉下来。

“我还未叫开门呢,人已经到了我脸上了。分明是个下人,也竟这样上脸,不知道是梁氏授意,还是梁氏总是这样子惯着她们。”

阿杏也生气:“就是,拿这么些东西,做样子给人看。”

沈端玉冷笑一声,瞧着脚边的箱子。“何止是做样子,也是叫她们知道,我们是没见过世面的。”

阿杏更加生气,踢了一脚那箱子道:“那这些东西怎么办?”

沈端玉吐出一口气,平复道:“收起来吧,咱们也确实没见过世面。南阳哪里能同京城比。”

阿杏点头,将东西都收起来。院子里除了她们主仆,便都是梁氏送过来的人。经过早晨那事,沈端玉和阿杏都防备着她们,说什么事也是关起门来说。

晌午时候,丹姨娘又叫人送了好些东西过来。沈端玉也一并叫阿杏收起来,放进旁边库房里去。

顾二娘给沈端玉送了东西,便飞速往回赶。

沈若珠也在梁氏那儿,她计较着那些送过去的东西。“只凭她那乡巴佬的样子,只怕看见那些嘴都要笑裂了,若不是要哄着她,她哪里能见到那些好东西。”

梁氏宽慰道:“放长线钓大鱼,如今给她些好处,对咱们也有好处。”

沈若珠点头,不过还是不快。

这时顾二娘回来,笑容灿烂,回禀梁氏:“夫人说得对极了,那位是个小家子气的,见了那些东西,眼睛都直了。”

梁氏点头,胸有成竹道:“这可是我仔细挑选的。对了,这些日子也不能叫她出去,顾家那位的事,人尽皆知,倘若她出去了,从哪儿听到风声,可不太好。”

顾二娘点头:“老奴明白,已经叫丫头看着她了,出不去的。”

沈端玉确实想出门去,不过她一有风吹草动,院子里那两个丫头便紧紧跟着她。她一瞧便明白,这是梁氏吩咐过了。

沈端玉不能打草惊蛇,只好作罢。

她虽不能出去,但是阿杏可以出去。

阿杏向来是活泼开朗的,能和别人打成一片,沈端玉便叫她出去打听打听消息。

这丫头晌午出了门,快中午了回来。“小姐!小姐!我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

阿杏着急忙慌的,听得沈端玉也着急忙慌的。

“什么事啊?”沈端玉拉着阿杏进房门,关了房门才敢说话。

“你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沈端玉问她。

阿杏眉头皱着,说话前先长叹一口气。“小姐可还记得,昨天我们在街上被一个人的马车给撞了。”

沈端玉点头,她又不是得了失魂症,昨天发生的事情,今天就给忘了。

她看不得阿杏卖关子,急道:“然后呢?”

阿杏头出下来,耷拉着脸说:“那马车的主人,小姐可知是谁?”

沈端玉自然不知道,她拍阿杏:“你快说呀。”

阿杏这才揭开谜底:“是容小侯爷!”

沈端玉又不认识什么侯什么爵的,这名字说出来,于她也只是个名字罢了。

“容小侯爷又是谁?”

阿杏脸皱成一团:“这才是不得了的事情。我今日去外头同那些丫头婆子耍,聊着聊着便聊到容小侯爷的事情。我听她们说,容小侯爷此人性情乖张,脾气暴躁,是京城里一等一的纨绔。”

沈端玉点点头,她瞧出来了,要不怎么能撞了人还理直气壮呢。

阿杏继续道:“容小侯爷十六岁时,还上过边关战场。他本就得皇上宠爱,后来立了功勋,更是不得了了。”

“这些有什么不得了的?”

阿杏急道:“小姐,你听我说完呀。听闻这位容小侯爷,特别记仇,前两年还当街砍了人,听说当场就死了,就是因为那人以前得罪过他。而且这么大的事,皇上竟然也没罚他,就骂了两句,便过去了。”

沈端玉不由叹气:“权贵当道,草菅人命。”

阿杏急得晃她:“小姐,这不是重点啊。重点是,他会不会记住我们,然后报复我们啊。”

沈端玉迟疑道:“应当不会吧。”

这位容小侯爷有错在先,虽然她当时态度也不好,不过么……

沈端玉也不太确定,她只好安慰阿杏道:“没事的,他也不认识咱们。”

阿杏抬头望天:“但愿吧。”

沈端玉缓过神来,啧了声:“这就是你说的不得了的事情吗?我叫你出去打听消息,你倒好,全打听八卦了。”

阿杏瘪着嘴反驳:“哪里,我还打听到了别的。”

沈端玉闻言又来了精神,阿杏今日试着问了问贺氏的事情,结果发现如今府里的仆役,没几个在沈家做了十五年的,对贺氏更是不了解了。

沈端玉有些气馁,她也料到了,毕竟已经过去了十五年。十五年何等沧海桑田,她要查明真相,无异于大海捞针。

不过即便是大海捞针,她也捞定了。

除此之外,阿杏还打听到一件事,是关于萍姨娘的。

阿杏想起那些婆子说的话:“萍姨娘当年还是极受宠的,可惜后来掉了孩子之后,人就有些痴痴傻傻的,老爷自然不喜欢了。”

这些事情,目前看起来都没什么大用处。沈端玉叹口气,兀自倒了杯水。

·

中午时候,梁氏差人叫沈端玉去用饭。沈家吃饭是各吃各的,沈自成大部分时候同梁氏吃,偶尔去丹姨娘那儿吃。至于萍姨娘,就像个透明人一般,平时她不出门,旁人也见不到。

沈端玉刚来沈家,瑞雪院的小厨房还没建好,这是疏漏还是梁氏故意,只有梁氏知道。

沈端玉到的时候,沈若珠同沈骁都已经在梁氏身边站着。

沈端玉福身行礼:“见过母亲。”

梁氏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倘若她不知道真相,还是会被这笑容骗。

梁氏道:“玉儿来了,来吧,吃饭吧。你院子里的小厨房,我已经叫人重新弄了,也是我的疏忽,竟然给忘了。这些日子,你便同我们一起吃吧。”

沈端玉点头:“谢谢母亲。”

梁氏给她盛饭,桌上的菜也是些新奇的,她在南阳时似乎没见过。沈若珠一直在观察着她,见她眼神一动,当即道:“大姐姐还没吃过京城的菜吧?不知道京城的菜合不合你胃口?”

梁氏亦道:“珠珠说的是,我又疏忽了,倘若这菜不合你胃口,我过几日去请个南阳的厨子来。”

沈端玉摇头:“不必麻烦了,挺好吃的,我只是觉得十分新奇罢了。”

沈若珠笑了笑,又道:“其实我也好奇,大姐姐从前都吃些什么菜?”

沈端玉看着沈若珠殷切的目光,想了想道:“平日里就吃些鸡肉鱼肉的,小菜么,便是田间地里的野菜。”

沈骁插嘴:“野菜?那能吃吗?”

沈端玉点头:“能吃,只要洗干净了,很好吃的。”

她想起这些来,还有些怀念。

沈骁鄙夷一声:“那是喂猪的东西,我才不吃。”

梁氏当即呵斥道:“沈骁,不许对你大姐姐没礼貌,道歉。”

沈骁才十二岁,半大的小孩儿撇着嘴,不情不愿地道歉。

沈端玉摆摆手:“没关系。”

沈骁瞪了一眼沈端玉,满是敌意。一顿饭吃得不尴不尬,最后梁氏又拉着她手道歉。

“玉儿啊,实在抱歉,小孩子不懂事,你不要放在心上,我会好好教训他的。”

沈端玉摇头:“小孩子天真烂漫,没关系的。”

她们出了明心院的门,阿杏才嘟囔道:“这什么破孩子,真不会说话。”

“算了。”沈端玉笑了笑,“若是事事都要计较,那不得把自己气死了。”

阿杏点头:“小姐说得对,我们不和他们一般计较。”

待到沈端玉出了门去,沈若珠才捂着嘴笑,夸沈骁做得好。

“你说得太对了,姐姐可太高兴了。猪才吃。”

沈骁翻了个白眼道:“本来就是嘛,母亲怎么还骂我。”

梁氏摸了摸他的头,安慰道:“这不是为了做做样子嘛,母亲最疼你了,乖。”

延伸阅读

壹合羽寿司家加盟  http://www.salvoarredamenti.com/bqxl.shtml
瑞谷秦皇岛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坐落于着名的滨海城市秦皇岛。自成立以来,公司一直将建服务塑

阿特拉斯空压机配件加盟  http://www.salvoarredamenti.com/nr0y.shtml
本公司是销售各种空压机配件;空气过滤器,油气分离滤器,油过滤器,专门制作油,空压机维

美乐学科英语加盟  http://www.salvoarredamenti.com/uvq1.shtml
美乐国际教育集团旗下少儿英语品牌课程。美国TESOL教育学会合作伙伴。于2009年将

保宝窝加盟  http://www.salvoarredamenti.com/d081.shtml
保宝窝婴儿车坚持“客户”的原则为广大客户提供好的服务。公司承蒙国内新老客户的鼎力支持

宏浪卫浴加盟  http://www.salvoarredamenti.com/6nte.shtml
宏浪卫浴,中国驰名商标,1993年创立于海峡西岸经济区内的古城泉州,是一个致力于环保

玫琳凯家纺加盟  http://www.salvoarredamenti.com/a1lu.shtml
南通天南家纺有限公司位于美丽的家纺之都——南通市区,是香港玫琳凯国内外家纺集团指定的

花言蜜语生活馆加盟  http://www.salvoarredamenti.com/be9a.shtml
北京离你很近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花言蜜语(Flowertalks)的名字源于一个大自然的

欧唛克加盟  http://www.salvoarredamenti.com/njnc.shtml
欧唛克KTV很多歌曲选择:歌曲数量齐全,从怀旧金曲到新歌推荐,满足你各种点唱需求。很

金盈护肤品加盟  http://www.salvoarredamenti.com/po76.shtml
金盈护肤品开拓者--黄露青先生原创办时光廊公司历持十多年同期以时光廊、燕妮嘉露、罗蔓

欧斯宝集成吊顶加盟  http://www.salvoarredamenti.com/bvzy.shtml
在家装领域,公司旗下拥有欧斯宝、现代**两大品牌,被众多装饰公司指定为S固定品牌供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不小心成了他的白月光在线阅读第四章

    用餐过后,到了结账的时候。唐晴还是笑眯眯的模样又让张佳乐心中不禁寒颤,这个女孩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啊?他深感困惑,他不知道此时的唐晴还在盘算下一个套路。饭钱AA?不可能。她看着张佳乐行云流水的刷卡付账,确定给其留足了男性自尊心,而后慢悠悠地开口,“这次是张队请我吃呢,那我下次也得还回来才行。”说着扬扬手

  • 末日精灵使在线阅读第八节

    直到她走到近前,利铭才抬头看她,他慢慢站起身,两人默默对视。陈时雨扭头看了一眼他的饭盒,是米饭和土豆烧牛肉,“伙食不错嘛。”利铭没说话,工地上比较吵,也不知他听没听清她的话。“你先吃饭,我去那边等你。”陈时雨大声说,然后转身往回走。她回到原地转过身,只见工地上一群人都看过来,陈时雨不自觉看看自己身上

  • 我在鬼片世界捡属性在线阅读第10章

    莫超楞了楞,什么叫我又欠你一顿早餐?难道我还欠过她什么?仔细一想,额,还真有!摇了摇头,将做好的早餐统统吃光,洗漱完毕,就驾驶着黑鄂来到店里,刚到办公室门口就看到张新阳半躺在沙发上,双手揉着脑袋,正在闭目养神。莫超看着他的样子用一副夸张的语气说道:“喔啊!这位兄台是怎么了?看起来如此疲惫?”张新阳睁

  • scp实验系统在线阅读第六节

    张口来见白飘开口就是贬低他的话,手中折扇一收,脸色一下就变了。哦?自己还是白家独子?“哎呀呀,小三公子莫要生气嘛,虽说我白某人是独子,但张公子可是老三啊,上面还有一个老二呢,你说是吧?”等级比自己低的人还敢说自己是废物,白飘当时就不乐意了。“白飘,你可别以为我不敢打你!”张口来脸色大变,这白飘今天莫

  • 综漫:从死神开始的旅途第十章 我语文不好【5/5求鲜花】

    叶帆看了一眼顾若曦,这身材,真是扎匈了!又环视了一下黑板,心中尽显兴奋之色。好大一个御姐啊!这么漂亮的大姐姐不拿来皮,岂不是浪费国家资源?顾若曦开始上课了,她清了清嗓子,拿出一个阿尼玛限量笔记本。“先说作业的事!”顾若曦顿了顿,“叶帆,你为什么没交?”“没带!”“为什么没带?”“因为没写!”“...

  • [鬼灭]恐女症鬼善第1章在线阅读

    序言僵尸,集天地怨气秽气而生,不老、不死、不灭,被天地人三界摒弃在众生六道之外,浪荡无依、流离失所,在人间世以怨为力、以血为食,用众生鲜血宣泄无尽的孤寂。但是物性相克,既有僵尸遗祸,亦有正义之士守正辟邪。北上有驱魔龙族马氏一家,而南下有一代僵尸道长毛小方。毛小方凭着高深道法独闯阴阳,以众生安危为己任

  • 继室子的为官路之第三章

    尴尬的气氛在客厅蔓延开眼,眼看鼻血都顺着指缝流下来了,姜婉婉连忙把茶杯放到一边,从茶几的纸巾盒里拽出几张来捂住自己的鼻子。“一定是你家参茶功效太强了,我才喝了半杯就流鼻血了!”姜婉婉手忙脚乱的样子十分狼狈但依然一脸淡然地给自己解释。虽然她心里知道自己是被美男出浴的画面给冲击到了,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她

  • 魔妻难追:我的师父很诡异十五章--青梅竹马中

    敦煌城里有一家卖雪花糕的店铺,掌柜的姓王,是个憨厚老实的中年汉子,王掌柜早年丧妻便未曾再娶,周围的街坊邻居见他孤苦伶仃都曾劝他再续一房,可王掌柜每次都只是笑着摇头拒绝,时间久了,便也没人再提这事了。可是后来,王掌柜外出购买食材时不知从哪带回来四个小乞儿,问他他便说是在路上遇到的,见他们年岁都不大却在

  • 在漫威宇宙开餐厅之第六章

    时间悠悠,一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秦丰现在也已经长大了不少,唯一让他有些不开心的还是他自己的身子。来到天秀宗一年的时间,有接近十个月的时间是病倒在床上。这里每个人都把他当成宝贝供着,生怕他出现一点点意外。这一年的时间,除了修炼,休养身子,唯一剩下的,也就只有给这个只大他一个月的表姐讲故事了。“如果不

  • 从葫芦藤蔓开始进化第1章在线阅读

    汉永康元年(公元167年),桓帝崩,无子。外戚窦氏为国计,谋立桓帝侄——解渎亭侯刘宏。议罢,朝廷遣侍御史刘儵、奉车都尉曹节等,率左右羽林军,疾驰河间,奉迎新君。翌年春正月己亥,刘宏应召而至。大将军窦武持节,迎新君于雒阳夏门亭,百官拜伏,呼声震天。(注:雒阳,即洛阳。光武帝定都洛邑,因汉以火德王,忌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