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奸臣夫人福孕多白狼殉情

作者:叶逐月 来源:晋江文学城

霍华跳下摩托,疾步走向死豺,拖起死豺,奔到希比夫车前,一膝半跪,双手高举死豺,举过头顶,也不说半个字,木讷得很,幸亏大家都知道,不然,还以为他傲慢、冷漠呢。

希比夫平生最喜欢良将勇士,见霍华猎杀一只豺狗,居然姿态怪异,动作夸张,但是十分专注,相当凝神,好在也成功了,心里自然高兴。

西伯利亚荒漠上,除了西伯利亚虎之外,基本是就是狼的天下了。西伯利亚虎只是独行侠,其实不足为惧,但狼可是群居动物,而且诡计多端、毅力持久,人类在此地广人稀之地,虽然高科技厉害,但也常有被狼群猎杀的报道。

利亚尔见学弟霍华击中豺狗,心里也是快乐,就对父亲希比夫道:“爹爹,我和霍华同学都射中了豺狗,你有什么奖励吗?”

“奖励什么呢?”希比夫问霍华,“你想要什么?”

这些年来,楼兰公司的这所分校,离希比夫一家很近,霍华也就跟希比夫一家很近,希比夫的手下员工,都看着霍华长大,对霍华的老实厚道、木讷和善,早已知道,这时见董事长神色和悦,就都转脸望着霍华,盼他领到优厚的奖励,比如奖励个纳米摩托、太阳能活动暖房什么的。

霍华却讷讷地说:“董事长待我这么好,我什么都有了,不用借奖励的名头,再给我什么啦。”

希比夫笑道:“你这孩子,既实在又有良心,我如果不奖励点什么,反倒良心不安了。你随便说罢,不要顾忌。”

霍华略略思考,双膝跪在希比夫车前,道:“我不要什么,但我代别人求董事长一件事。”

希比夫道:“代别人?什么事?”

霍华道:“史比这个富二代、官二代,心肠很坏,心眼很恶,露易丝要是嫁给他,一定一辈子吃苦受罪。求求董事长,别把露易丝许配给他。”

希比夫手下员工一听,一个个脸色顿时吓得变色。希比夫决定的事,吃了豹子胆,也就敢在酒席上,半真半假提个醒,谁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么不留情面?

霍华这混球,这二孬子,嫌活得太滋润了?

利亚尔趁机大着胆子,嘟哝了句:“都什么时代了?一百年前,都没人包办婚姻。”

见几个人说她的事,露易丝脸色微红,虽然时代进步、科技发达,但少女情怀,还是害羞的。

希比夫一怔,随即哈哈大笑,说道:“霍华,你还真是毛头小子,无知者无畏。嘿嘿,这样吧,我奖励你一件最新科技产品。”

希比夫巧妙地转移话题,巧妙地给自己、霍华脱身,从车门储物盒里抽出一柄短剑,递给霍华。

希比夫手下员工啧舌称奇,掩盖不住地羡慕。

这时代,人人个性化定制健身防身器械,希比夫这把短剑,本是他十分珍爱的个性化定制佩剑,实际上集纳米手枪、激光束、粒子刀于一身,科技含量特别高,并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价值更是相当于一栋几千平方米的别墅。

不知什么原因,希比夫居然把这件宝物,当众奖励给了霍华这个二杆子,其中巨大原因,也只有希比夫自个儿明白了。

奇的是,霍华居然一声不吭,双手接过,麻溜地塞进自己口袋。

希比夫略一发愣,现场众人也是轻声惊呼。这混球,不仅一点谦让都不假装一下,居然一句客气话都不说,太过份了!

希比夫可能认为,按常理,霍华总要推让一下,他也就趋势收回。谁知这小子……

霍华在众人惊艳的眼神中,也感觉有一点不对劲,于是又掏出短剑,平放在手掌上,伸直右臂,环绕了一圈。意思是,你们是不是想多看几眼?那就给你们看吧。

日光中,雪光下,这把短剑的剑鞘,闪着金光,分明包着黄金。剑把子铸着一只西伯利亚虎头,一定是纯金,张着血盆大口,鼻子拧出几条深纹,看起来十分狰狞威猛。

希比夫笑道:“霍华,奖励你短剑,要帮我建功立业哟。”

霍华大声答道:“好。但我还是要替露易丝妹妹求情。”

希比夫脸色一黑:“放肆!”

露易丝立即掩面而哭,一把推开霍华,双脚一踮,蹭到前座,猛地加大马力,纯电动摩托微颤一下,豹子一样,窜出老远,眨眼间,只留下一溜浓烈的黄沙。

霍华被推了一个大狗趴,爬起来,茫然地看着那溜黄沙,看看希比夫。

希比夫脸色犹fp黑,心肠如铁,但见女儿哭着飞离,也不禁眼光一柔,脸色一和,轻轻叹了口气,大旋方向盘,猛踩电门,纯电动吉普四轮驱动,“呜”溅起黄沙碎石,一下窜出一百多米。

所有看热闹的人,都开着车,走了。

霍华见众人走完了,把短剑拔出鞘来,顿时觉得寒气逼人,剑背上的纳米子弹枪口,光滑无比,显然使用了无数次,也就是说杀了无数人物。

再看剑刃,刃锋上隐隐有血光之印,显然也不知杀过多少人和动物了。

剑把上的激光口,似乎没怎么使用。毕竟,这么短的剑上安装激光,威力自然不大,作用也就相当于一百多年前的警用电击棍罢了。剑把上的激光,只能将人击晕致软,却不能伤人性命。

剑锋虽短,但由于是粒子材料,所以威力巨大,不要说削铁如泥,就是削钢削钻石,也不在话下。

霍华看着把虽有剑名,却无剑实的高科技个性化器械,一时好奇得不得了,喜欢得不行。

他掏出身上原先那把镂有“郑苏”的匕首,不知道那把更厉害。

霍华痴痴地玩弄着短剑和匕首,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忽然听到土堆杂草丛中,那两头小狼崽子啾啾地叫着,一只白狼身形如飞,由远处飞奔而至。

原来,是那只被四五只豺狗调虎离山的白狼,它中了豺狗的分兵之计,也许是杀光了那四五只诱兵豺狗,这时方才回来。

可能是那四五只豺狗,把它诱骗到很远的地方。

这只白狼一见伴侣皮肉分离,血肉模糊,嗅了嗅,猛地抬起头,张开长嘴,对着天空,长长地啸叫起来。

这声啸叫,声似婴儿啼哭,却绵长百倍,十几分钟绵延不绝,其声极其凄厉。闻其声者,西伯利亚虎也一定知趣远避。

霍华左手匕首,右手短剑,呆呆地看着白狼,被白狼的凄厉啸叫听呆了。

突然,身后,露易丝悲哀地说:“你瞧,这白狼多可怜。”

霍华一惊,回头一看,露易丝不知什么时候开着摩托,又悄无声息回来了。

霍华轻叹一口气:“唉,它一定伤心死了!”

白狼一声啸叫了十几分钟,声音越来越弱,突然,白狼高高起抬起右爪,颤抖着。

露易丝奇怪地问:“它,它要干什么……”

话音未息,那白狼猛地张开爪尖,疾如闪电,一把刺向自己喉管。

“兹----”,喉管像被锋利的刀切割了一般,立即血喷如注。

白狼依然昂道挺立。

不一会,血溅变成流血,流血变成滴血,白狼颤抖着,轰地倒下,依然全身抖动、抽搐着。

霍华和露易丝看得目瞪口呆,等到白狼自割喉管,血流变滴之时,才猛然醒来,同时惊叫一声,同时拔腿跑过去看个究竟。

一眼看去,刚才自杀的白狼,腹下的雄器巍然屹立,原先被十五六只豺狗咬死的,腹下两排饱乳,七零八落,奶水也已经干结成块。

露易丝流着泪说:“看似无比凶恶的白狼,竟然这么忠于夫妻之情,人间却没有一个为情死得这么悲壮的。”

霍华道:“海枯石烂,矢志不渝,人间也有呀。”

忽然,两人背后响起一声洪亮的声音:“可敬!可敬!”

两人一扭头,看见一个中年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如鬼似魅,来到他们身后。

这中年男人,一脸太阳色,一脸细微皱纹,下巴飘着长长的黑须,上穿灰色中华立领装,居然一尘不染,在这风沙之地,不知怎么竟然能保持如此清爽。

霍华和露易丝惊诧地看着他,他却无视两人的存在,自言自语道:“哺乳的母狼死了,小狼崽子还在吃奶时候,公狼肯定养不活小崽子。唉,这公狼,一半是自责自己没有保护住母狼和小崽子,一半是殉情。”

露易丝惊奇地歪头问:“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中年男人苦苦一笑:“你们两个小孩子,不懂的东西,比天上星星还多呢。”

露易丝鼻孔一哼,很不服气。

中年男人也不理会,抬头望着远处土堆杂草丛中小黑洞,幽幽地说:“两条白狼小崽子死了爹娘,在洞里不饿死?”

露易丝情不自禁答腔:“是呀,两个小东西应该还长牙齿,还不能吃肉,指定饿死了。”

霍华说:“除非有人从洞里把小崽子掏出来,喂它羊奶,才能救活小白狼。”

露易丝说:“那,我把它掏出来,喂它们羊奶。”

霍华说:“只怕你没掏出来,先给他抓破了手。”

露易丝说:“这么小的狼崽子,长爪子了吗?”

中年男人笑道:“爪子倒是没长,不过,这对白狼十分可敬,它们的子女,如果不救,于心不安!”

延伸阅读

有个阎王粉是怎样的感受在线阅读既来之则安之  http://www.bfafoto.cn/bam6.shtml
姜栈月眼睁睁看着棺盖合上,视线里的光一点一点消失,直到整个人被黑暗吞噬。她试图抬起手

恋爱模拟器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bfafoto.cn/pi99.shtml
经过几天的辛苦刷怪,我已经28级,而且咆哮套装已经刷完了,我现在也是蓝装全套了,再来

星辰炼劫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bfafoto.cn/yrvp.shtml
清风殿内,众长老望着不时气息提升的弟子们,都露出欣慰的笑容。天河宗宗主,这佝偻的老人

我男人的白月光回来了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bfafoto.cn/awmf.shtml
霍温秀最近很烦,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每天的电话想不停,并且都是同一个人打来的。“秀

小秃驴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bfafoto.cn/sgzr.shtml
审讯室——“名字”“绿谷出久~”“年龄”“青春洋溢的14岁哦~”盯——“15。”啧,

开局国兽至尊认主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bfafoto.cn/x4e1.shtml
牛文走到院落的石凳坐下,看着旁边枫叶树心里不断想着之前老头子交代话,多少心里有几分诧

九零大丹符师梦回1933  http://www.bfafoto.cn/n57i.shtml
就在六个人刚隐蔽好的时候,鬼子的援军便抵达了现场,通过目测前来增援的鬼子至少有一个中

穿回后我凭实力翻红了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bfafoto.cn/gz17.shtml
圣诞节悄然而至。学校里的氛围碰撞出小微妙,学生们都在议论着该怎么过节。特别是有“情况

重生之病女有毒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bfafoto.cn/sed6.shtml
20XX年X月X日写下这段日记的时候,我心中颇多感慨,虽然过了很久,但是我一定要写下

玄幻:一直分解一直强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bfafoto.cn/gmeq.shtml
在边陲镇上,许灵风问了一帮子路人之后,终于是来到了时光老人的居住地。而眼前的建筑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钗素AU]浮生拾梦第三章在线阅读

    又是十几天,星痕彻底绝望了,玉玺中只简单记载了传说,还告诉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直行五到八天便可到达。“可是路呢?”此时星痕满是苦涩。也不知古时始皇帝派遣的人,是如何做到的,地点究竟是不是这里。“罢了,看来我楚星痕命该如此!”时间已经过去一个月了,食物和水已经消耗殆尽,星痕不得不返航。最后看了一眼天空,

  • 三国两世陌上花第八章在线阅读

    所以,她顺利的逃了出来,一路狂奔,好容易在迷宫似的暗道上找到出口,却被人莫名其妙的吐了一脸,真是愤恨得想杀人。小皇帝定睛一看,这不是他的守护神么?巫心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学会偷懒了,小皇帝一边大叫,“黑狸,给我看好她!”一边对着天空咆哮,“巫心,给朕出来!”只听得嗖的一声,天空中出现一道黑影,须臾就到

  • 书生奇遇记之犯我玄天宗者,虽远必诛!(跪求收藏、求鲜花)

    蓝色的天空,像一张破旧的牛皮纸,被轻轻撕裂开来,一道道漆黑的空间裂纹向四周逸散。一名清冷的女子,带着道道金光的轮盘迈步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三名玄天宗服饰的男子。战场上,所有人都惊恐的看向了天上,进入石化状态。尤其是乾文宇,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起来,他明显感觉到,那道双冷清的眼光落在自己身上,带着一丝杀意

  • 不是永生之虽然不明白,但有什么又开始了

    不明白为什么案件已经告破,凶手已经抓住的现在,按理来说我就应该执念消散,成佛去了,从此不在留于人间。可是,就在我肖想着圣光普照我身,欢乐颂萦绕耳畔,身旁是光屁屁的小天使环绕从而安心闭上眼睛…等了好久,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学校,然后耳边响起侦探小姐的声音。“话说为什么你还在啊?”“欸~就算

  • 裁君心[ bg男生子]之摸枪(新书求收藏鲜花评价!)(7)

    那些个新兵蛋子现在也已经被吓得不敢再有任何的声音。他们难以置信的看着赵琦抓着老炮的头两个人僵持在那里。慢慢的赵琦松开了自己的手,退了下来。“这什么地方学来的格斗?”老炮只觉得自己的眼睛火辣辣的疼。“这是螳螂拳。”赵琦说道。“今天是我输了,所以全体解散。”老炮站了起来喊了一句。赵琦只是看着老炮头也不回

  • 玄幻之龙肆诸天在线阅读第三节

    “老肖,为啥军训完,你皮肤还这么白呢?”“老肖,为啥你的被子干干净净的呢?”“老肖,说!你和教官有啥关系?!”拜托,教官是女的,能有啥关系?难不成是好姐妹?我的被子干干净净是因为从没被教官扔下楼过,这得益于从小老爸的“严格”训练叠豆腐块!你们的被子被扔楼下弄脏了怪我喽?行,回头让你们尝尝我老爸的严厉

  • 乱世天骄在线阅读第九章

    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弟弟竟然长得这么好看,温乔不禁多观赏了几眼才说:“阿姐喜欢你啊,你这么可爱阿姐怎么能不喜欢你呢?”温慕北听此又抱了抱温乔,还说:“阿姐,那齐琅对你可好,若是他敢欺负你,我帮你教训他去。”真不愧是温远教出来的,都是护短的主。她轻拍了拍温慕北的肩,带着笑意说:“你怎的跟爹一个样,这前后说

  • 我似乎成了反派之与美少女的私密约定(3)

    景羽尴尬地笑了笑,估计这个什么镇,是个完全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嗯!你是有什么特殊的背景吗?”“不!我是通过考试争取到奖学金并被学院录取的。”“哦~”兮玥颇感佩服地接着说道:“我们院校奖学金有时候一整年都没有一个能获得,可见你果然很优秀呢。”景羽脸上露出了有些尴尬的笑容。“谢谢夸奖。冒昧问一句,兮玥同

  • 绝代九歌在线阅读第9节

    “秦荡天,我们家族的黄阶高级功法烈火掌,威力竟然这么大吗?”有人问道。秦荡天一听,知道自己收集信仰点的机会又来了,于是清了清嗓子:“有志者事竟成,任何一门功法只要努力修炼,好好钻研,都能够让它爆发强大的威力!”他循循善诱,一步一步在人们的心中种下信仰的种子。但是他刚说完,立刻有一个青年站了出来:“哼

  • 爽文女配上位记在线阅读第九章

    下方争吵戛然而止,房间内人数以肉眼可见的增长着,众人都紧紧盯着屏幕,想要看看这个敢给自家女神下战书的人的样貌。就连钱多多都不由紧张起来。缓冲完成之后,与秋妹不同,视频里一张电脑自带的蓝色电脑桌面占满了整个屏幕,右下角的前置摄像里一片空白,钱多多不知怎的,没有见到真人心中隐隐有些失望。不过很快,他的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