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综神话]寡人有疾在线阅读第10节

作者:无良的过客 来源:晋江文学城

苏苒苒一顿,道:“他……时成时不成,所以我想看看那药物和他研制的可否一样。”

她实在也不确定在这个阶段,空间里能不能被她找到速效救心丸,只得说成模棱两可。

“那你师父……是男是女?”楚渊接着问道,原本温润软糯的声音此刻有些发涩。

苏苒苒回想起每次他回忆起那人的温柔神色,鬼使神差答道:“女的。”

其实她自己这个所谓的师父也是胡诌的,这么短时间压根还没来得及给他立人设呢。

楚渊神色一顿,喉头跳动一下,咕咚咽了口水。他怔了一刻才起身,朝着右边那屋子走去,不一会儿从那屋子拿出一个玉色的药瓶递给苏苒苒,“这就是了,你看可与你师父研制的一致?”

苏苒苒接过药瓶,拧开瓶盖,将里面的药丸倒了几颗在自己手心。

那药丸小小的,是熟悉的琥珀色,她凑到鼻尖闻了闻,和现代的速效救心丸有九成相似了,可是还是有些轻微的不同,不论是从色泽还是味道上,这药丸仿佛更纯净,添加了其他不明的成分。

苏苒苒不擅长制药这块,分辨不出来,“这药丸与我师父研发的有□□分相似,只是这药丸更为纯净,药效也是更好。”苏苒苒道。

“哦?那即使如此,改天可否让我见一下尊师?”楚渊直问道。

苏苒苒眸子微转,答道:“自是可以,只是师父行踪不定,经常不在京城,而你又囚于这宫里,这事须得细细计划一番。”

“好,那便等苏小姐的安排。”楚渊嗓音温和。

“这药与师父的药丸相似,相比技艺也是相似,呈的医理也较为相似,而师父她老人家来自塞外,并非楚国之人,那这位神医,是否也同样来自塞外呢?”苏苒苒试探地问道。

楚渊眸色深深,半刻答道:“如此也是我想见见尊师的原因。神医她踪迹飘忽,我也并不知太多。”

苏苒苒点点头,并不追问,因为她瞧着楚渊的脸上闪过一丝失落。

这小变态到底年龄小,还不至于像长大之后能完美隐藏所有情绪。反正现在年龄还小,有大把的时间和机会去摸清楚这个白月光是谁,指不定还能亲眼见见。

两人约定好,苏苒苒也就不再多做停留了,嘱咐了一番楼美人的医嘱后,就起身离开了。

这会儿日已西下,晚霞将整个皇宫镀上了一层淡金色,这华丽的色彩将这冷宫也渲染得多了几分艳丽。但苏苒苒来不及欣赏,只快步地循着之前来的路径返回,她知道再晚一点,自己可能就出不了宫了,那可就麻烦了。

幸而她特意记了来路,方向感也不错,很快就找到最近的捷径走出冷宫,又循着原身的记忆走到前殿,找到随她入宫的小竹和小梅。

小竹和小梅见到苏苒苒的模样俱是一惊,但苏苒苒却只说是寻十七皇子迷了路,遇到冷宫的恶狗,被扑咬了。然后带着她们出宫先坐上了回去的马车。

苏苒苒的马车很宽大,小竹留在马车中给她梳洗换衣,也一点不显拥挤。

苏苒苒脱下已经破掉的衣服,换上了马车上备着一件素白色锦衣,又用一个樱桃红的丝巾在脖颈处扎了一个团花,遮住了那被疯妇人戳伤的口子。

红艳艳的小花衬得她一张团团脸,非但不俗气,反而更舔玉雪可爱,灵动美丽。

苏苒苒感叹,年轻真是好,看这镜子中小姑娘,脸颊白里透红,杏眼水灵,嘴角还隐隐有两个浅浅的梨涡,真是非常好看,让苏苒苒也是瞧得愣住。

长大后的原身五官艳丽,虽有倾国之姿,但总有一副美则美矣,不太聪明的样子,就容貌上来讲,远远不及此时。这样说来,原身是长残了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穿进这具身体,就容貌上来讲,她觉得自己是赚了的,因为她现代社会里的本尊长得只能算清秀,身材高挑但平板,只能走气质挂,断没有这般国色天香的。

这时外面的小梅道:“小姐,我们要啦。”说完撩起帘子,苏苒苒就看到巨大的实木鎏金牌匾上书着几个恢弘的大字“苏国公府”。

她在小竹的搀扶下走下马车,迈过高高的门槛,走进苏府。

这时一个胖胖的老嬷嬷马上就迎了上来,“哎哟,姑娘您终于回来了!老爷回来了!您快过去看看!”

苏苒苒一怔,诧异道:“父亲回来了?”

“是呢,这会儿老太太、夫人、小爷还有二房的都在呢!”那嬷嬷边说边领着她朝正院中走去。

苏府很大,她跟着李嬷嬷穿过数个假山亭榭,走过长长的回廊,终于来到正殿,还未进门就听到里面的说话声,还伴着低低的哭泣,待她走进了,才发现那哭着的是原身的母亲。

苏父坐在正中,身材有些臃肿,脸色也很是苍白,与原身记忆中的模样不太一样,膝盖上披的灰白色狐狸毛毯子很是打眼,因为这不过是临近中秋之际,寻常人不至于畏寒至此。

“祖母、父亲、母亲,二叔、二姨。”苏苒苒脆生生地喊道,这屋里侧椅上还坐了二房的人,几个堂兄妹也皆在。

苏老太太瞧着了苏苒苒,脸上菜堆起了些许笑容,对她招手道:“赶紧过来,让你父亲好好瞧瞧,咱苒儿一晃都这么大了!”

苏苒苒闻言走上前,向苏父福了一礼,小姑娘身量已经逐渐窈窕,只脸上还粉粉肉肉的有些稚气。

苏父苍白的脸颊有了些许笑意,“苒儿长高了。”

苏苒苒学着小孩子的口气道:“父亲,苒儿今年十二了。”

苏父点点头:“是啊,为父竟是三年未见了。”表情有些感慨。

一旁的苏老太太接着道:“所以回来也并不一定全是回事,瞧瞧儿女,颐养几年,不去劳什子边疆了又何妨?”

苏父面上笑意微缓,还是有些愁容隐现。

苏苒苒明白,书里是交代过苏父为何被召回来的,不是表面上皇帝体恤他的伤病,而是忌惮苏家两代虎将,手握重兵,以至于太功高盖主,这才让苏父回来,换了一个皇子过去领兵,实际就是分权。

可照书里的情节,苏父这一回来,很快边疆那边就会出事,然后就是兄长在那边战死,父亲救援无力,半路发病暴毙,于是苏家没落,二房霸占全部的财产,将原身及其母亲赶了出来。

苏苒苒眼眸一转,她要在这个书中世界攻略反派,瞧着也不是短时间能完成的,必然要在这里呆上不短的的日子。

而在这里,安安稳稳当个侯府嫡小姐自然是最舒服的,她才不想家道中落。

因此,当务之急,是要阻止即将到来的那场败仗,还要及时夺回被二房抢占的财产。

眼下,还是父亲的旧疾更棘手。

她想着如果能治好父亲的旧疾,再想办法让他赶在战事前回去,就能让战事多几分胜算,让苏家以至于边城百姓都能幸免于难。

于是苏苒苒看向他的膝盖,关切道:“父亲瞧着憔悴,还盖着毯子御寒,可是膝盖上有疾?”

苏父点点头:“不过战场上留下的旧伤,稍有不慎就会复发,但也算不得大碍,平日不影响生活,只是偶尔无法御马而已。这次舟车劳顿回来才有些犯了,好好静养就没问题的。”

苏苒苒点点头,又问道:“可是何时受的伤?有哪些症状?”

“有些肿胀、严重时无法走路,还会有些头晕,胸闷。”

苏苒苒眉心微皱,似有所思。

二伯母苏袁氏笑道:“看苒苒的样子,挺像个小大夫呢。”

苏苒苒闻言,原本还想问的话就没有继续问了。罢了,问诊这事儿要亲眼瞧着膝盖什么样子才行,当下不合适,也不合适原身突然这样做。

于是苏苒苒笑道:“二伯母说笑了,我就是关心父亲。”

苏父道:“苒苒这瞧着是温婉懂事了许多,不似以前疯魔就好。”

其他人闻言皆是附和,但实际上却不少心里暗暗撇嘴的。

二房长子苏明寐更是道:“我倒是建议将大伯接去城西的温泉庄子,眼瞧着这天气逐渐转寒,对养身子最是不利,而温泉庄子我去年特地命人把山上的活泉引了下来,寝卧的墙砖都是空心连着地龙的,最适宜冬季养生。大伯要是去,我再命人好生布置一番,再招些伺候周到的仆从,定叫大伯住的舒心。”

二房次子苏明旭接着说道:“咱家的几个医馆药庄上也有几个医术高超的名医,我也去安排一番,让他们几个明天就过来,给大伯联合诊治。”

二房次女苏明嫣道:“咱布装上前一阵刚得了一批上乘的蜀锦料子,明儿就拿回来给大伯母,可命人给大伯父做些常服,比军中那些衣料定是舒适得多。”

苏老太太听着朗声笑着,点头道,“好好好,都是有孝心的好孩子。”

苏母刚哭过的脸上也扯出一丝勉强的笑,道了声谢。

苏苒苒脸上亦是笑着,但眸子清冷地扫过这二叔家的众人。

真有意思。

这苏侯府的爵位和田宅资产等物,均是他父兄的军功挣回来的,二伯不过是花钱买了个芝麻官的闲人,因苏母多病无法打理家业,才由着他们一房协助祖母打理。这会儿好借花献佛了,苏苒苒心里一丝冷笑。

当下也搂着祖母道,嘟囔道:“祖母,您看他们怎么都有孝敬父亲的好东西,我怎么什么没有呢?不行,我也想要那些庄子、铺子、租地什么的!才能给父亲还有祖母也寻一些好东西啊!”

延伸阅读

同种电荷相互吸引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best-power.cn/aqno.shtml
灭绝师太在前面看着后面的他们说的到出发两天一定要赶光明顶,王天一看着钟无天说到唉我离

不战家族国度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best-power.cn/spck.shtml
安迪将手中的工作处理好,抬起手表看了一眼时间,可以吃中饭了。她起身向外走去。来到大门

重生后被五个大佬团宠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best-power.cn/d0j7.shtml
打定主意后,林墨找了一个人稍微稀少一点的角落,将里面的篝火、菜刀、香料和猪肉取出,其

她是我的小太阳(校园)之阴谋  http://www.best-power.cn/6yg8.shtml
钱大美一人在宿舍专心写着作业,被敲门声打破了之间的宁静,她以为是欧阳晓雪她们回来了,

混沌少年与神兽的故事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best-power.cn/bt3w.shtml
虚无中的场景转换方式总共有三种。①找世界车夫,进行地图转换,可以看路边美景,也是“旅

文冠果之圣血战帝第6章有没有兴趣探探我的“针”(1)  http://www.best-power.cn/ugyf.shtml
薛柒柒摸了摸自己的小pp,心不甘情不愿的走过去那山头。嘴巴里还轻声细语的默默囔囔:“

综影视 搅乱这池春水在线阅读托付一何晚,青春*明天  http://www.best-power.cn/gg89.shtml
大概慕笛心里想什么表情永远掩盖不住,郅非回头看到慕笛的表情,连忙解释道:“我可没去啊

[鸣佐]六代火影任职期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best-power.cn/gdjx.shtml
华文刚要开小土办公室门时,便又返回到小土尸体旁,随即从裤袋中取出烟盒并打开,拿出一支

人类公园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best-power.cn/nqdt.shtml
“——抱歉,由于忙着更新魔法梅莉的主页,联系晚了那么一点点——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限定

张大猫养病在家[星际]之电话(8)  http://www.best-power.cn/uadq.shtml
那天晚上林冼匆匆发了一句“我明天有课,先睡了,晚安。”就悄无声息匿了。而网络那头的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国之天命第三章

    贫穷的托尼斯塔克抹了把脸,终于无法忍受这种来自小女孩儿的同情目光了。他用白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机油,对着自己黑漆漆的工字背心反思了一秒钟,不确定的想:难道我看起来真的很贫穷?看起来真的贫穷的亿万富翁先生推开身边零零碎碎的武器零件和焊接工具,从工作台下拉出来一只折叠小凳子,示意的道:“坐这儿,小家伙,我们

  • 七零小锦鲤在线阅读第9节

    万道剑意兀自出现,盘旋于空。天宫中的那道意识落在涅槃池前,这时的它幻化出了一个中年男子的模样,并不是实体。青衣长衫,一手着书,一手持剑,薄雾里看不清男子的表情。“好像有什么东西跟着这小子混进来了。”它看着池中的变化低声自语,语气中都是凝重。“敢来天宫作乱,想必阁下也不是等闲之辈,何不出来过上两招?”

  • 吃个包子冷静一下在线阅读第一章

    盯着电脑的时间长了,让顾瑜的眼睛有些干涩,她轻轻眨了眨眼睛,眼球在干涸的眼眶中转动一圈,再次睁开眼疲劳感却并未少多少。即便眼睛已经很累了,顾瑜却还是一眨不眨的盯着键盘,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打着。电脑屏幕散发着浅淡的幽光,映射到顾瑜的脸上,坐在电脑前的姑娘相貌只是清秀,但因为瞳孔和发色看起来比平常人更

  • 综漫:男一的愉悦打开方式在线阅读牛了无级别 (求收藏)

    物品鉴定成功!物品鉴定成功!接连鉴定了12件120级的衣服,张绍华依旧没有任何关于特技和特效的成就提示。这就有点蛋疼了啊,刚才被丁胖子坑了一车,虽然出了特效,可都是垃圾。不会这30件也是一样的结果吧,这特么几率西游真的不是盖得。鉴定到第18件的时候,张绍华总算看到了成就提示。可惜他看了一眼屏幕上之后

  • 只身横守人世间在线阅读第2节

    怀揣着十万个为什么,我睡的不算踏实,早早的就起来了。我洗漱完就去操场上跑了几圈,跑出汗了就去食堂,这种出汗的感觉特好,吃了点粥还有鸡蛋就去教室了,我每天都是前几个到教室的,虽然我不是什么"好学生"但是我还是天天早早的上早自习。今天我感觉我心情特别好,可能是我昨天美梦做多了吧。我刚拿起笔要写作业的时候

  • 怪志之神医来当保健员

    “我去,这老头是个疯子吧!”“精神不正常啊,我可不放心让他针灸,万一扎错了穴位,半身不遂了咋办。”“唉,还是回去吧,补个美容觉。什么老中医,现在社会上冒充老中医的骗子多了去了。”人群里开始有了不满声,不少宝妈已经撤步往外走。楚秦一脸的苦瓜相,心里着急喊道:“别走啊,这真是活神医!妙手回春,药到病除!

  • 大炼器师在线阅读第三章

    西弗勒斯独自来到翻倒巷,这条巷子中有他要的东西,黑漆漆的巷子中有不少打量的目光,谨慎隐晦的目光在紧紧裹在黑袍中的西弗勒斯身上扫来扫去,西弗勒斯并不在意这些人,一些黑巫师而已,而他,同样是精通黑魔法的黑巫师。从翻倒巷的魔药店出来,西弗勒斯就发现身后有人跟踪,对方无意隐藏行踪但却不知是善意还是恶意?两人

  • 迟到的忏悔在线阅读伪娘名字叫末月

    “你不是要给我换衣服吗?要不要继续啊?”狐俊笑口中的小月月,我面前的那个伪娘!竟然站起身,拉了拉自己的衣服,抬起头嘴角四十五度上扬,漂亮的眸子微眯。不紧不慢的朝我走了过来。“啊~~~~~~~~~~~~~~~流氓!!!!!!”在他扬起手马上就要碰触到我头发的时候,我下意识扬起手,卯足力气冲他的脸狠狠的

  • 纵横图在线阅读第一节

    初春的天气是寒冷的,特别是现在这个时候,都已经是午夜时分,自然也就更加地冷了起来。在这样的天气下,一名面容英俊,就外表来看,不到二十岁的青年,却仅仅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似乎丝毫感受不到很冷似的。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罗辑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的情绪,而是抬起头,看了看上方的夜空。漆黑的夜空中,一轮明

  • 梦中欢之交战!【新书求收藏求一切】

    “唏律律——!”飞扬的马蹄声急促如擂鼓,尘土弥漫之下,无数挂着铁铠的隋军士兵眼神锐利,战意高昂地注视着前方。这些士兵的铁甲上挂着如同锈迹般的血水,赫然是因为长时间的冲杀而染上的,直至如今恐怕都已无法洗去。刀戟寒光闪闪,长刀刃锋凛冽,隋朝的军队从来都不弱,只可惜由于杨广好大喜功,活生生把精锐给累垮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