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许你如安在线阅读第8章

作者:该断则断 来源:晋江文学城

“林先生,下次治疗,你准备什么时候?”

“我得看看恢复的如何,如果情况好就明天,如果不行就再等一两天。”林阳道。

他本想给唐传富每天治疗一次,但是又担心频繁的治疗,会让治疗术的效果降低,让唐传富乱想,就不好了。

另外,林阳也明白,容易得到的,人都不珍惜。

他怕快速的把唐传富给治好,会让唐传富觉得,治个癌症对他来说很轻松,到时候影响唐传富“感谢”他的诚意,就更不好了。

“你是第一次给人治病?”

“嗯,第一次,没想到发功治病,这么累……”

“你这练的,是什么气功啊?”唐传富不动声色的问。

“这个……”林阳假装犹豫了一下,才道:“唐先生,不好意思,我爷爷临死前,交代我不准向别人透漏关于气功的事。”

这个借口,是林阳早就准备好的。

他的爷爷,生前就信道,后来更是做了道士,村里哪家有人去世,法师都是找他爷爷操办的,而且他爷爷经常喜欢往深山老林里钻,在外人眼里,他爷爷绝对是个很神秘的人物。

林阳把“气功”推到去世的爷爷身上,是最保险的做法。

不然的话,林阳这二十年,清清白白老老实实的,一查就知道他的过往,那么这“气功”,是怎么来的?

“呵呵,没关系,不方便说就算了,你们这些人可能有些特殊的忌讳,这个可以理解。”

唐传富这一生,接触过形形色色的人物,也跟那些隐居在山上的道士们打过交道,知道这些人有些常人不明白的忌讳。

当然,像林阳这样有真本事的,唐传富还是第一次碰到。

两人又闲谈了一会。

在唐传富这样的老狐狸面前,林阳很快就把自己的身世背景给交代个清楚。

不过林阳也不在意。

他的身世背景正大光明,根本不怕别人查。

“林先生,这次真是谢谢你了,让我免于病痛,你都不知道,疼起来有多难受,止疼药都不管用。”

唐传富说着,拿出一张银行卡,递到林阳面前。

“小小心意,密码是6个8,这是为了表示对林先生的感谢,希望林先生能够收下。”

这样的卡,唐传富一直随身备用着。

像他这样的富豪,关系网肯定很复杂,备着这样的卡,是为了不时之需,比如给大人物送礼什么的……

看着眼前的银行卡,林阳心中一跳。

他这么拼命忽悠唐传富,不就是为了它么?

这个唐传富,确实会做人。

现在的林阳,很需要钱,于是也没有矜持,拿起银行卡道:“谢谢唐先生。”

唐传富摆摆手道:“不需要谢,这是林先生应得的,我这肝,还需要林先生往后,多操操心……”

“唐先生放心,我一定尽全力而为,我说有八成把握治好你,绝对不是骗你!”

林阳也信誓旦旦,给唐传富吃个定心丸。

见林阳如此自信,说能治好他,唐传富当然高兴,同时也更加重视林阳。

拥有这样的手段,林阳以后无论到哪里,都能成为大人物的座上宾。

唐传富又拿出一张名片:“林先生,这上面有我的私人联系方式,以后在Z市遇到什么麻烦,可以打我电话。”

如果给钱是为了感谢林阳,那么现在给名片,自然是为了拉拢林阳了。

————————————————————————————

难受啊,好想明天继续爆发啊,可惜鲜花不给力啊,我都没理由爆发……

延伸阅读

天天靓化妆品加盟  http://www.paintedmermaiddesigns.com/pqxj.shtml
天天靓化妆品保湿补水收缩毛孔提拉紧致控油抗敏感去角质祛斑去黑头卸妆美白抗皱粉刺/抗痘

迪尔乐加盟  http://www.paintedmermaiddesigns.com/arx3.shtml
迪尔乐玩具总部经销批发的手机配件、智能产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亮颜化妆品加盟  http://www.paintedmermaiddesigns.com/yum3.shtml
亮颜化妆品,是香港怡颜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分公司,是一家研、产、销、培训、服务

无界动漫加盟  http://www.paintedmermaiddesigns.com/dpbf.shtml
无界动漫折扇总部经销批发的动漫明星片、胸章DIY制作、动漫书签黑执事纸书签、动漫鼠标

魔耳国际英语加盟  http://www.paintedmermaiddesigns.com/gk8w.shtml
一、少儿英语市场分析1.市场分析:我国有3亿多学习英语的适龄青少儿,6亿多望子成龙的

皎贝卡加盟  http://www.paintedmermaiddesigns.com/p1j3.shtml
从设计到工艺,从颜色到板型,从细节到搭配,无不显示服饰的魅力,由内而外展现现代女性的

恒业加盟  http://www.paintedmermaiddesigns.com/xpzb.shtml
恒业厨具总部是不锈钢厨具、不锈钢餐具、蒸锅、炒锅、酒店用品、汤桶、汤锅、便当盒、保温

利世得加盟  http://www.paintedmermaiddesigns.com/pgt4.shtml
利世得生物科技公司成立于1998年。公司依拖自主研发的技术,于2002年率先实现了高

豫冠黄金加盟  http://www.paintedmermaiddesigns.com/s8qq.shtml
河南豫冠珠宝有限公司,简称“豫冠黄金”,于国家工商局注册,注册资本五千万人民币,是一

群升王加盟  http://www.paintedmermaiddesigns.com/n88s.shtml
群升王男鞋总部经销批发的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山城在线阅读第2节

    第二天早晨,金侑拉匆匆从家里赶到练习室,刚放下包敏智就跳过来挂在了她身上,“侑拉你好厉害!现在全公司都知道昨天新来了一个实力强悍的美女练习生。”“哎一古,敏智你这么夸人家,真是不好意思~”金侑拉双手捧着脸颊。“哎一古,看你不好意思人家也不好意思了”敏智把头埋在侑拉的肩膀上,最后还亮出她小新式憨笑,“

  • 都市之万界最强神豪在线阅读第6节

    唐可儿很聪明,也很实在,她不太喜欢虚伪的东西,其实她这是单纯。那个霸占她的男人,个个都叫他“郝总”,只有唐可儿的叫法不一样。一直以来,她与郝建军之间的称呼就只有三个字“你”“我”“他”;直到三年后,唐可儿总算对他有一些好感和改变,就是说她已经开始慢慢接受这个男人了,对他也正好有一些新的打算。没想到,

  • 无上巅峰第10章在线阅读

    张雅这人的确有点不好收拾,她打了通电话,随后,我家的门又被敲响了……进来了一个黑衣男子,一下把我扣住,押进客房。我们家是隔音的,怎么喊也没用,干脆不喊。那个黑衣服的男的就这个压着我,也不算是押着,就是一只手抓住我的两只手举高,一只手抱住我的腰,我就这样动弹不得。“这是我的得力助手小虎,他替我消灭了3

  • 温长林是我老爸在线阅读第9节

    希尔达的那只被阿黛拉握着的手就陡然一僵。感觉到这人的情绪变化后,阿黛拉又笑了笑:“算了我只是问问而已,你不要在意。”“毕竟不管你以前姓什么——”她陡然凑近了希尔达的面颊,身上淡淡的玫瑰和白茶的气息传来,一闻之下乍有些发涩,却又在后味留下馥郁的芳香:“反正你现在跟我姓斯佩德。”希尔达垂下眼睛,很轻很轻

  • 奴家脸皮厚意外事件

    两人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了。金刚狼将车子停在一栋标有字母A的大厦前。顶楼灯火通明,看上去像是有人在聚会。金刚狼领着奥利维亚乘着电梯,一路向顶楼去。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一个穿着灰蓝色T恤的金发男子正站在正对电梯口的位置,看上去像是在等他们。奥利维亚看了看金刚狼的脸色,然后跟着后者往金发男子的跟前走

  • 天元梦冢第8章在线阅读

    苏婉如不会劈线?胡琼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她的事别人不知道,她是一清二楚的。她们各自跟着师父,从七岁开始至今已近有八年。学了八年的苏婉如,怎么可能不会劈线。她是什么意思。胡琼月审视着苏婉如。“那就多练练。”邱姑姑到无所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她虽没有多少的期待,可也知道这几个丫头也不是蠢笨的,

  • 神侍的契约之谢公自小偏怜女

    老夫人便很是心疼,叹口气,对他说道:“好了,你这傻孩子,你想让我放了采眉,直接跟我说就是,又何必作贱自个的身子。来人,赶紧给大公子服药。”秦起业的脸上这才露出一丝和煦的笑容,他笑着说道:“服药一事,采眉也有了一些经验,不如等会就由她来服侍我服药。奶奶觉得如何?”老夫人脸上满是慈祥之色,竟没有反驳于他

  • 仙武百炼决恶少

    黑色的鬼门关口,大门敞开。门口终年燃烧着地狱火焰,以白骨为柴,鲜血为油,跳动的火焰呈碧绿色,yin寒刺骨。大门口值班yin兵都和他熟悉,彼此热情地打个招呼。段云州走到大门口。出了这关口,就是游魂流浪的荒野。从鬼门关大门口望出去,荒野间充满了翻滚的黑色云雾。在黑色云雾后面,铁围山脉高大连绵的轮廓时隐时

  • 魔种第六章在线阅读

    虎豹之驹,虽未成文已有食牛之气;鸿鹄之蔻,羽翼未全而有四海之心。废书山,张启善居住的地下室里。这是另外一处空间,属于他的个人空间,光梭修改研究的地方。程英到了这里,收敛了下心绪,抬眼四顾,皆是光梭材料。粒子检测仪,能量调节器,玉板,漩涡增压。诸多物件,琳琅满目。张启善脚步不停,到了这里后便招呼程英超

  • 生于封神之第四章

    江应是被人拎着后颈拎回去的。百来平的房间只放了一张办公桌和一把椅子,窗帘全部拉上了,没开灯,显得空旷又昏暗,像是误入了一场梦。又或是某部电影的凶杀案现场。“嘶。”镶金的笔筒砸在额头上,马上渗出血来。价值不菲的钢笔散落一地,与地板碰撞的声音,像是老头发的脾气,尖锐又刺耳。血液顺着重力往下流,纤细的眼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