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一树梨花正盛时在线阅读第7章

作者:易胡九 来源:晋江文学城

屋里静悄悄,青花香炉旋起细瘦白烟,令窈假寐宿在榻上,眼睛紧紧闭着。

轮椅碾过朱膘地衣,红木槅扇下的珠帘微微晃动,她伸长耳朵去听,猜郑嘉和是否进了屋子,此时又离她多远。

她蓦地有些后悔,觉得刚才不该让李太医放他进来。

这一世头回见面,就让郑嘉和瞧见她病怏怏柔弱的样子。早知如此,上次吃团圆饭的时候,就得央了祖母准他入席。好歹那个时候,她光彩犹在,不至于让人轻视。

阿姊房里没有太多摆设,只一个葱绿双绣花卉的圆屏风搁在床与玉棠栏杆罩间。

他此时进来,该是停在屏风前,不能再往里近了。

令窈缓口气,伸手去摸枕头底下的宝石镜子,怎么都没摸到,心一急,猛地将眼睁开了瞧。

镜子没瞧着,倒是瞧见了床头前坐轮椅的郑嘉和。

近五月的天,他身上还披着件素绫裘衣,里面一件青色的襕衫,头上戴了漆纱冠,身形孱弱,面容清冷。

窗棂透下的光照进来,散了几缕横落在他的衣领上,令窈顺着光线往上看,正好窥见他淡淡投来的目光。

“妹妹。”

他的声音很好听,就是太冷,像是金玉落在冬日的山泉,哐当一声碎了,干净利落,不带任何感情。

令窈拉起被子就往里躲,扑腾一下就不动了。

一团黑暗,她隔着厚重的棉絮没好气地问他:“你来干什么。”

她倒不是真生气。

只是他竟敢直接绕过凭栏近她的床榻,她着实吓了一跳。

印象里,郑嘉和从不主动靠近她,他应该是一开始就厌恶她的,连多说两句话都不肯舍于她。如果不是她死时他的失声痛哭,她大概永远不会知道,原来在郑嘉和心里,还是有她一份的。

令窈闷在被子里,掐着手指头,有些紧张。

在她前世短暂而任性的人生中,她从未将他视作兄长。他更像是一个征服不了的目标,填补了她前世所有枯燥乏味的日子。

这会子面对他,竟不知该如何以正常的兄妹往来之道自处。

郑嘉和没有立即回答,语气不缓不急,“我以为你病了,所以来瞧瞧。”

令窈哼唧一声,声音模糊,蚊子叮咬一般,“什么以为,我本就病了,都快病死了。”

对面迟迟没有传来动静,被窝里湿热的呼吸憋得她胸口急促,想拨开一条缝窥窥他是否离开,掀了一角到不了头,脸已憋得通红,再没那耐心,虫拱一般,将头探了出去,大口畅快呼吸。

郑嘉和还没走。

他坐在那,清淡的神情没有半分变化,深邃的黑眸与令窈有几分相似,此刻蹙了眉头,伸手为她拢开锦被。

他的手指纤细修长,如透净白玉,微微蜷缩,从她鬓间一晃而过。

这亲近来得太过突然,她猝不及防,傻愣着看他。

郑嘉和对她笑,“死不了,现在不又活过来了?”

令窈皱紧眉头,从被子里爬出来,凑到他跟前,离得近,几乎能看见他脸上肌肤的纹理,比女子还细腻。

是郑嘉和没错。对着她,他竟还有这般耐心模样。

虽然笑得有些刻意,大概是装出来的,怎么都有些勉强。

大概是初次见面的缘故,加上她又“重病在榻”的原因,所以他才难得不排斥她。

令窈再往他脸上看时,他果然已经收了笑容,又恢复成冷冰冰的病秧子模样。

她往后坐,有些拘谨,决心不再像前世那样待他。

十年后,郑嘉和是要做大将军的。怎么样,她都得对他好一些。

她甚至有些讨好的意味,收起所有小性子,乖巧着嗓子同他道:“兄长,刚才是我失礼,你切莫放在心上。”

郑嘉和看着她没有说话,眼神里竟有探究。大概是在猜疑她的真心。

令窈恨不得摆出自己才八岁的事实甩给他,好让他瞧清楚,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孩童,没有半点别样心机。

半晌,郑嘉和点点头,指了床榻边摆着的汤药问,“妹妹还没吃药?”

药是李太医端进来做做样子的,她尚未来得及倒掉,此刻眼神躲闪,敷衍道:“稍后吃。”

郑嘉和端起巴掌大的白瓷碗,动作不太流畅,许是第一次亲自喂人吃药,舀了一勺递到令窈唇边,差点洒出来。

令窈迟疑,许久不肯张口。

这药苦得很,光是嗅着,那股子辛味便冲得人想呕。

郑嘉和放下药碗,眸里涌起一抹无奈,“是我唐突了,妹妹自己想吃时再吃。”

令窈蓦地想起前世他被赶出府的时候,也是这样神情,只不过透了更多的沮丧与失望。那时他半俯在她的跟前,嘴角有血,冷笑中似有雾汽蒙眼,一字字同她道:“郑令窈,今生我不再欠你了。”

她以为他是在说害她双腿残废的事,后来得知真相,才知道当时误会了他。

令窈回过神,触及眼前清秀平和的人,急意作祟,心想他怎么这样敏感多疑,不就是一碗药的事,她喝便是。

凑到跟前,嘴张了一半,立即又闭上了。

实在无法下咽。

令窈想,她吃不了苦,但说得了甜话。她得让郑嘉和知道,她没有嫌他,横竖不能让他留下坏印象。

郑嘉和却并没给她这个机会。外头传来大奶奶回院的声音,他直接同她告别,推着轮椅便走了。

大奶奶进来,瞧见令窈愁着脸半坐在床上,盯着一碗汤药愤愤不平。

大奶奶笑问,“卿卿怎么了?”

令窈叹息,两腮托住下巴,声音轻飘飘的,只有她自己能听到:“这下好了,他又得讨厌我了。”

·

一眨眼半个月过去,令窈仍躺在令佳的屋子不肯“痊愈”。

其实也不是她不想好,天天躺床上吃了就睡醒了又吃,日子虽舒懒,但总还是有些无聊。

她记着令佳的婚事,实在不敢掉以轻心。

没了落水的事,还有信的事呢,就怕宁府公子不甘心,再闹出什么幺蛾子。

前世宁公子不但写了相思信,并且还拿了阿姊亲笔的一副字画为证,到大老爷面前一口咬定他与阿姊早就心心相映。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她得彻底把这事给断了。

令窈想,阿姊闲时喜作花鸟画,宁公子要想拿到她的亲笔,要么是郑令清帮忙,要么是买通了屋里的丫头,否则好端端的,阿姊的字画怎么会流落到外人手里?

令窈一个人盯不住,委婉地提醒大奶奶,提防屋里的丫头,尤其是那些能够进屋伺候的。

大奶奶平日里管家,府里所有的琐事都得烦她,细微之处,难免失了小心,听令窈这么一提醒,当即便警觉起来,派人悄悄盯着屋子,里里外外,设满眼线。

果然将人给逮住了。是个专门在外屋伺候打水的粗使婢子,半夜里偷溜着进了令佳屋子,随便挑了副字画便往外跑。

小丫头胆子小,经不起吓,拿住了压根不敢分辨,不等审问,一股脑全吐了出去。

“宁……宁府的公子说给我五十两,让我将他的信藏在大姑娘的房里,并且还要拿一副姑娘的画,偷着带出去给他……就这些,再没别的了,大奶奶饶过我,千万不要赶我出去!”

大奶奶气得面目通红,束挽鬓发倒了一半,强压着情绪,不让任何人声张,等第二天派人到小丫头与人接头的地方,果然有宁府的下人通街后门处候着。拿住人,提了小丫头,这才到大老爷跟前,将事情全部摆明。

令窈想看戏,央了令佳带她过去。姊妹两个躲在屋外偷听。

屋里大老爷问:“事情全都调查清楚了?一点没弄错?”

大奶奶扬高了声调,“都这个时候了,你竟还问出这样的话,先前落水的事我跟你说,你不信,现在我拿住了证据,你却还是不信,我的女儿我心疼,你不管,我便去找老太太管。”

大老爷拉住大奶奶,“你别急,我不是不信你。”

大奶奶的声音松了几分,“你既然信我,便到三房和宁府那边问清楚,问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害我女儿,问他们的良知是否还揣在肚里,问他们做出这种事就不怕遭报应吗!”

大老爷半天吐出一句,“万一佳姐真和人家情投意合,不顾郑家脸面与人……”

大奶奶气得牙齿打颤,挥手便将旁边博古架上摆着的汝窑美人瓢摔在地上,“这事没法和你说,我找老太太去!”

令窈同情地看着令佳,她脸上两行清泪,既委屈又愤慨。

令佳含泪哽咽,秋水般的眸子看向令窈,道:“我时常总羡慕你没有父亲,这会子你该明白,我为何如此做想了。”

令窈使劲回想,还真想不起自己爹娘的模样,他们如何待她,她也全然没有任何记忆。

她觉得庆幸,亏得自己没有大伯父那样的爹。

哪里有人舍得将自己的女儿想成那般不堪模样?可见不是每个当爹的,都疼爱自己的女儿,大伯父便是这样。

大奶奶去了老太太处,令窈不便跟过去,之后才知道,大老爷为防家丑外扬,烧了宁公子的信,老夫人派人到宁府提点宁夫人,撤掉了郑宁两府的年节来往。

大奶奶将上次宁府跌水的事也说了出来,三奶奶刚开始死不认账,只说自己和郑令清对宁府的算计从不知情。老夫人没说什么,只留下三老爷说话,三老爷出屋的时候,脸色不太好,先是向大房鞠躬赔罪,而后直接领着三奶奶和郑令清出了院子,直奔祠堂。说是要跪祠堂。

令窈听了这样的后续,心里头有些不是滋味。

这就是大家子的人情世故了。再怎么闹,只要没闹出人命,磨碎了牙也只得往肚里吞。

三房的事折腾完了,令窈第二天便称病已痊愈,带着东西又回到老夫人屋子。

大老爷来问安。

老夫人抱着令窈坐膝上,指了桌上的琼莲露让大老爷拿过来,大老爷憨笑着将碗递到跟前。

老夫人道:“前阵子清姐冤枉卿卿,你要拿卿卿问罪的事还没算,卿卿大病一场,又那么被你冤枉,如今瞧着,竟比刚进府那会,清瘦一环。”

大老爷赔笑,“是儿子的错。”

说完便要给令窈赔罪,令窈也不推让,就这么受下了。

天气越发热燥,院里蝉儿已高占枝头,扑翅声有气无力地躁动着。

令窈趴在桌上吃琼莲露,老夫人同大老爷说今年家学里的事情。

修整了两月,五月底该重新开塾了。族里的哥儿姐儿,除了旁系几个刚出世的,其他都已经开蒙认字,今年该读四书五经了。

“都里时兴考女学士,凡汴梁名门之后,家中女孩多已参选,临安这几年渐渐地也兴起来,我们家总共五个姑娘,令佳现已十四,不必再同妹妹们一处学习,若是参试,今年秋闱后即可报选。除了令佳,二房里令窈的庶姐令婉年纪最长,现已十二,她开蒙时间晚,若是想试,便让佳姐教她。剩下便是令窈,二房的清姐与其庶姐令玉,我想着她们年纪相仿,在一处学习再好不过,闲时也能互相切磋。”

老夫人点头,“就这么办吧,哥儿考科举,姐儿也考学士,若是能出两个双状元,那可是光宗耀祖的事。”

令窈听见这话,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噎住。

她在宫中时,最烦的就是汴梁千金人人都考女学士。一个虚职罢了,有什么好考的,大商的皇位才坐稳两代,皇室笼络人心的把戏罢了,竟真有那么多人前仆后继的涌上去。

这世道,当个贵女还不够,非得再夺个才女的名?

反正前世她是没去考的。别说考学,她连家塾都没上,总共就去了那么几回,没什么意思,无趣至极。

即使她前世被人笑话空有倾国美貌没有半点才学,她也不后悔的。

人生恣意,哪来那么多时间浪费在书里。

大老爷说完了家学的事,思及自己屋里的事,当着令窈的面,有些不好意思开口求老夫人。

因着上次宁府的事,令佳再也不同他说过话,便是寻常问安,也找了理由不过去。一向温顺端庄的女儿,突然变成这样,大老爷这时才回过神,却又不好意思放下身段去央和。

大奶奶那边,大概也是使过劲了,无奈令佳实在伤心,没有半点成效。

大老爷想来想去,只得来求老夫人做个人情。

老夫人眼一瞪,“现在知道着急了?自己养出来的女儿不心疼,但凡你为她操点心,如何会是现在这样?”

大老爷垂头听训。

老夫人又道:“这件事,本因佳姐的婚事所起,外头的人敢起歪念头,不就是因为你这个当父亲的从不留意她的婚事吗?佳姐外祖家名声大,我们郑家又是皇恩之家,你也该是时候拾掇起这件正事了。家里的姑娘们长得快,你也顺便留意些。”

大老爷问:“娘可有中意的人家?”

老夫人道:“十二名门大家中,古郁的苏家,兰陵的夏家,孤竹的叶家,云梦泽的窦家,皆是上好人选。”

大老爷听她没有提及王氏的姻亲,便问:“幽州的穆家呢?三朝丞相皆出自他家,论家世深远,穆家远远凌驾于十二名门之上。”

大奶奶的嫡姐奶是穆家长房儿媳,大奶奶与嫡姐情分深厚,各为人妇后,虽相隔千里,却也时常有书信往来。

老夫人笑:“我们家起势不过三四十年的事,纵是我们家出了个驸马郡主,你以为就能攀上?我们家连王家都比不上,不过是借着你家媳妇的名,过个亲戚关系,再说了,他家哪有哥儿让你配佳姐的?”

大老爷道:“他家长孙,如今已十一岁。”

老夫人一合手,“你说辰良?他还是个孩子,与佳姐差了三岁,穆家未必肯依。你要换个人说,说与我们卿卿做夫婿,才是差不多的事。”

令窈猛然听见这么一句,吓得摔了碗,汤羮倒了大半,全洒在她的缕金百蝶缂丝襦裙上,老夫人将她抱到一旁,回头同大老爷笑话道:“你看卿卿吓成这样,真以为咱们立刻要把她嫁出去呢。”

令窈想到穆辰良就觉得后背发凉。

以她前世的经历来看,穆辰良是个最不好惹的主。迫不得已,她绝不会再选择穆辰良为婿。

他可以为了她的一句话杀掉所有近身伺候的婢子,甚至将自己弄残废,他这样的人,疯起来是六亲不认的。

延伸阅读

迈克尔钻石加盟  http://www.canariashouse.com/u7v1.shtml

富鱼加盟  http://www.canariashouse.com/n3jn.shtml
富鱼面膜总部是一家集美容产品销售于一体的企业,公司以其优良的品质、显著的效果和完善的

proscenic加盟  http://www.canariashouse.com/xeky.shtml
【加盟项目介绍】关于Proscenic机器人“Proscenic”它是由prospe

娅茜加盟  http://www.canariashouse.com/6q2s.shtml
娅茜(国际)内衣连锁集团是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大型综合性内衣企业,集团下

杰雅达加盟  http://www.canariashouse.com/y04f.shtml
杰雅达经营的硬件产品主要有1、条码打印机(标签打印机):日本TEC(东芝)、SATO

天线宝宝早教加盟  http://www.canariashouse.com/6kqf.shtml
天线宝宝早教加盟隶属于北京圣螺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从事文化艺术交流活动、企业

钻趣加盟  http://www.canariashouse.com/bhvb.shtml
钻石画无疑是今年最为流行的小本创业DIY项目。那么怎么才能区分钻石画各个品牌的质量优

玉之魂珠宝加盟  http://www.canariashouse.com/gs4r.shtml
的影响力企业、中国十大影响力品牌、连锁品牌、CCTV影响力对话特约嘉宾。是一家集翡翠

梵玥加盟  http://www.canariashouse.com/xc58.shtml
暂无

腾金网加盟  http://www.canariashouse.com/uqq8.shtml
腾金网成立于2016年,总部位于上海。腾金网为消费者提供是网络金融需求信息交互平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和纨绔成亲以后第五章

    春梦了无痕。沈沐予自从认清了自己对陆荨的感情,偶尔会做这种羞涩的梦。然而每次梦醒,深深的愧疚感又随之而来。她怎么能做这种梦?!可耻!简直无耻!即便如此,也抵不住她对陆荨的念想。*与陆荨重逢的第三天,依旧是忙碌的一天。沈沐予没有去酒店接陆荨,只是安排了公务车司机接送。可当她在工厂见到了陆荨,想到昨夜的

  • 听说我命不久矣在线阅读奉茶认亲

    “雨剑哥哥你好能吃啊,都第四个馒头了呢,对了你吃个肉包子吧。”说着龙霖霖把一个肉包子递到了我面前,我瞟了眼龙霸天,他把头直接偏向了一边。“谢谢你哦,霖霖妹妹。跟着你有肉吃真好,以后我认你当老大吧。”我话还没说完,一只玉手也拿着一个肉包子递到我面前。好白的皮肤啊,竟比那包子皮还要白上几分。“我拿多了,

  • 古剑殇歌第一章在线阅读

    离婚前,佟颜满脑子想的都是撩傅承旭的招式,以睡他为终极目标。离婚后,看到傅承旭她有多远就躲多远。离婚前,傅承旭看到佟颜就躲。离婚后,他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撩才能睡到佟颜,顺利把她拐回家。……电闪雷鸣,狂风大作。一道巨雷过后,天空宛若被劈开了一条口子,倾盆大雨哗哗的下了起来。一个披头散发,浑身是血的女人

  • 诸天:神级快递从仙剑开始在线阅读一、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六)

    陈婷一惊,“哎哟”了一声,心想:“穿帮了!这人眼光可厉害得紧呢。”回头一瞧,见那人个子挺高,形销骨立,满脸病容,眼神中净是凄然之色,却不是她的同桌覃雁飞是谁?她恼他看穿了她的西洋镜,也极冷淡地回敬了一句:“是又怎样?”这时,白杉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原来她刚吃完早饭过来,正瞧着覃雁飞与陈婷对立的目光刚

  • 食戟之神级厨师在线阅读第1节

    上午十点,山鼎花园富豪区。阳光从城堡的玻璃天窗照下来,一抹温柔恰好落在宋苓烟弹琴的手背上,修长手指顿时停住,耳边又传来清脆的鸟鸣,她抬头向上看去,透明的天顶停着一只翠鸟。宋苓烟看出神,直到佣人唤她。“苓烟小姐,宋先生的礼物到了。”宋先生是她父亲,出差已有半月,而今天是宋苓烟18岁的生日。父亲承诺会给

  • [火影]前辈好蠢萌在线阅读昊天**传媒公司【新书求支持!】

    一阵美妙的音乐传来。想要和你低空飞行和你到处收集氧气假如迷雾你看不清......我想和你一起看日出到日落天气我想和你穿过格林威治和时间飞行我想见你穿过教堂和人海拥抱你“太有感觉了,这首歌把美妙的诞生描写的淋漓尽致!”这首歌实在是太好听了,让杨蜜忍不住点了赞,还将它分享给了自己的小姐妹们。“不过这个声

  • 英雄联盟之逆转人生之总有些惊奇的际遇

    “总监先生对苏组长的项目格外重视,而且…这个项目总部不知道,也不太允许。”玛莎小姐抿了抿嘴唇,有些赧然。苏落不禁一愣,原来霍靳南是偷偷谋划的。那他…往后该,如何?“苏组长?”“啊?”“最近早上的咖啡拜托你了,马上到时间我要出发了。”玛莎小姐并没有得到苏落的应答,便拉着行李箱冲进了电梯。陆陆续续的工作

  • 武鼎录在线阅读第2章

    李阳利用【记忆力清晰水】把《佬男孩》的剧本、手稿绘画、歌曲都给写了出来。他虽然不是特别懂音乐,但毕竟,还是个导演对其比较了解的。这部电影如果没有这首歌是不完整的,就是因为俩样配合才能引起人们的共鸣。李阳打算过俩天找人把这首歌录制出来,毕竟他又不是音痴,前世专门学过吉他更是唱过不知多少遍。演员、剧组等

  • 成为大侠从收集怒气开始过筛选

    内科淘汰学员起来,理由千奇百怪。与我同批的一个学生,在内科检查时,被淘汰了,理由是他的嗓音太粗。当时我听到这里,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据他说是小时候重感冒造成的,但是除了伤了嗓子,声音有些变化,没有其它的后遗症。内科医生的说法是,声音有问题会影响无线电通话和机内广播的质量,而且一些细微的咽喉病在高空环境

  • 安启群侠录在线阅读第三节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很奇妙。是春天的感觉吗?为什么自己和这个男人在聊天的过程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畅快感?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是……恋爱吗?好想和他在一起。高雯你别傻了,你们才刚刚见面认识而已,就算是有别的想法也要稍微的矜持一点好不好。你这个想法会在对方心中留下随便的印象的,还是下次再说吧。奇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