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渣夫先帝他重生了(穿书)在线阅读第三章

作者:李诗情 来源:晋江文学城

女鬼魂见了安然无恙的小公子,激动得热泪盈眶,苏以乔来不及制止,那女鬼魂已给他行了一个大礼。

白无悔走过来,一眼便瞧见苏以乔内伤发作,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苏以乔朝白无悔感激地笑笑,低头捏了捏小公子圆圆的脸蛋,小公子蹙了蹙眉,很不情愿的样子,明明灯火下,小公子俊秀的脸庞越发得可爱。

忍不住,苏以乔又捏了捏。

“老严,今晚让这小鬼现在你房里睡。这儿的一切交给我。”苏以乔玩得心满意足。

老严接过孩子,看着自家掌柜发自内心的笑容,心里哀叹了几声。

在他的印象里,苏以乔很少笑,别看苏以乔对待每个人都挂着和煦的笑容,让人心生亲近,甚至有事没事,也爱调侃熟识一两句。

但相处久了,才会发现,那淡淡微笑下,何尝不是另外一种冷漠呢,那是一种历经沧桑、孤单寂寞的冷漠。

某个不经意间,总会发现,在他的眉角,隐隐浮现出淡淡的悲伤。

五十多年前是,五十多年后的如今,依旧是。

老严抱着小公子,又为苏以乔倒了碗热水,泡上苏以乔喜欢的干竹叶。

女鬼魂始终望着那小公子,直到老严抱着他转过拐角,这才悠悠叹道:“小公子是丽姬娘娘的孩子。”

丽姬?

苏以乔心中一动,道:“风华国世子姬皓玥?”

“恩,正是世子,奴婢谢谢公子大恩大德。”女鬼魂有些哽咽,“娘娘已经很可怜了,世子是她唯一的希望。”

苏以乔沉默,纵然他幽居一方,不问世事,可丽姬娘娘的名声,他还是略有耳闻。

那是一个很让浪漫、很伤心的故事。

丽姬娘娘不是风华国人,而是风华国的对手——燕华国人,那时,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唤作明安。

当今风华国君姬永在年少时,曾在燕华国为质,明安是燕华国贵族长女,明媚可人,身份显赫。

一次宴会上,燕华国君刁难姬永,逼他当众弹琴以取悦众人。姬永被逼无奈,弹奏了当时最受欢迎的小曲《蒹葭》。

这一曲,却让明安魂牵梦绕,以至于辗转反侧,夜夜不寐。

明安是个豪爽的女子,大胆向姬永表达了爱慕,随即,二人陷入爱河,难以自拔。

明安为了帮助姬永回国,每日每夜筹划,耗费了大量的财力,买通各种关系,最终将姬永送回了国。

却不想,燕华国君顾希时刻在等着抓明家的把柄,当晚就将明家人下了大牢。

回国的姬永用尽所有办法,只救出了明安和明义,其他人要么死的死,要么徙的徙,要么从高高在上的贵族成为了卑贱的奴隶。

明安悲愤下,只觉是自己害死了全家,不能原谅自己,正欲自尽,被姬永拦下。他冒天下之大不韪,封她为丽姬,陪伴她度过那一段最为黑暗的阶段,为她倾尽所有,嫡长子姬皓玥出生后,甚至直接被封为世子。

姬永虽没有立后,可皇宫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丽姬娘娘已然相当于王后。有夫如此,有子如此,她应该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了。

可是,现在那女鬼魂却说,丽姬很可怜,很不幸福。

苏以乔望向这位忠仆。

女鬼魂早已泪流满面,灵魂隐隐现现,剧烈地转变着。

在一旁打瞌睡的白无悔察觉到,手指在虚空中随意点了点,几点白晶晶飘到女鬼魂身上,她的灵魂才算稳定下来。

女鬼魂感激地看了一眼白无悔。

白无悔冷冷地说:“你们的时间不多了,黄泉大门就要关闭了。”

苏以乔望向窗外,冬日晨曦微露,他点点头,转而倒了碗忘忧酒,没有刨根问底的打算。

说到底,人家过的好不好,与旁人何干?世人各有各的活法,最终走一遭黄泉路,喝一碗忘忧酒,尘世的纷纷扰扰,也便忘得一干二净。

女鬼魂接过忘忧酒,一饮而尽。可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却是少女明安,明眸皓齿,笑起来脸颊还有两个甜甜的小酒窝。那么善良,那么温柔,将她从奴隶中解救,像亲妹妹一样待她……

女鬼魂的眼中流下两行泪,意识却在涣散,瞳孔渐渐变得迷茫,她拼劲全力,朝着窗外大喊,生怕自己会忘记:“明安!娘娘!要好好的!”

……

送走一批又一批鬼魂,天已经亮了。小世子走失的消息不胫而走,京城的大街小巷上,整齐划一的士兵敲开每一位住户的房门,暗卫们私下走访,整个帝都笼罩在一片紧张和阴郁中,搞得人心惶惶。

城西,一身青衫,淡然自如的男子抱着个孩童,行在街上,孩童穿着袍摆绣着梅花的月白色小袍子,外披了件鲜艳若曼陀罗花的红色披风,显得他唇红齿白,可爱极了。可他闷闷不乐,脑袋耷拉在苏以乔怀里。

“看看,我选的衣服多适合你,是吧?”苏以乔越看越觉得好看,很是满意。

不曾想,小世子听到之后,努力地摇晃着脑袋,那鄙视的小眼神,分明在强烈地反对。可能觉得穿着太丑,又闷闷不乐地缩回苏以乔怀里,以手遮面。

苏以乔哭笑不得,问道:“真的很丑?”

小世子毫不犹豫地点头。

“再给你一次机会重说,不然——”苏以乔做出一个捏脸状,“真的很丑?”

小世子再次毫不犹豫点头。

“……”威胁失败。

小世子昨日穿的墨色缎子衣袍已在阴婚时被毁坏,苏以乔带他在王家铺子挑选衣服时,这小家伙一眼便相中了墨色的小袍子,张扬着小手毫不客气地指挥着苏以乔。

苏以乔觉得墨色太过冷淡,太过一本正经,不合适小孩子穿,于是挑挑选选,选选挑挑,在王大婶不耐烦到要赶走他们的前一刻,最终选了这两件衣服。

这两件衣服足足抵他一个月的花费!

可恶的是,这小鬼还嫌丑!

苏以乔无可奈何。

这时,一排官兵从左侧街道拐了弯,迎面而来,他们手里都拿着画像,脸上都是失望的神色,想来又没找到小世子。

苏以乔看到领头的是一位年轻将领,看其身材和面孔,似乎有点面熟,忙退到巷子里。

年轻将领似乎有所察觉,喊了声:“谁!”

苏以乔放下小人儿,捏捏他的脸,很认真地说:“到家了,我要走咯!”靠着向黑无常借的灵力,苏以乔化作一阵虚影,渐渐从小世子的瞳孔中消失。

小世子呆了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后,他四处张望,迫切想找到那人的踪迹,可等来的,却是一声陌生的声音。

“世子?”

小世子望着那年轻将领跑过来,半跪在他身前,随从的侍卫们一言不发,整齐划一地跪下。

“世子受苦了,微臣来迟了。”将领明义心疼地看着小世子,心中越发自责,这孩子,是姐姐唯一的希望,是明家唯一的希望,他却因为一时疏忽,让他险些遭遇不错。

小世子仿佛听不见似的,“哒哒哒”往旁边移了移,张着脑袋,往前探着。

明义一把把小公子抱起来,小公子不满地蹬着腿,张牙舞爪,嘴里咿咿呀呀说不清,只觉这个人怀里又硬又冷,没有方才的温暖舒适,简直太不舒服了!

明义心中一动,顺着小公子的眼神走出巷子,只见一排干枯枯的树挺立在巷子两侧,不见一人,想到小世子的丢失,想到后宫的阴谋手段,心中更是一阵后怕,他紧紧咬着牙,吩咐道:“查!我要知道是谁要伤害他!”

……

苏以乔回来后,下了两场大雪,天气骤然变得冷冽,新伤旧疾,一夜复发。

老严煎了好几副药,苏以乔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苦,喝了几次就再也不肯喝了。

要么趁老严不在偷偷倒掉,要么偷偷摸摸用来浇灌曼珠沙华。有一次被老严逮住,气得老严挥起扫帚在后院里追了苏以乔十来圈,从此苏以乔战战兢兢,再不敢不喝药。

这一病就是一月之久,苏以乔每日过着深居简出的日子,白天缩在客栈,围着火炉,要么随意翻阅着各种古籍,要么给养的两株曼珠沙华松松土,到了晚上,照样一成不变得为死者灵魂盛酒。

客栈中除了晚上,白天大大小小的事儿都交给了老严,老严忙前忙后,黄钟一如平常,跑得没影没踪,只有杨岚,每天帮着老严干些杂活儿。

客栈里和往常一样,来客少得可怜,幸而老严厨艺精湛,手艺不亚于帝都最是豪华酒楼的厨子,有些旧客倒还是偶尔来一次,才使客栈不至于穷酸潦倒。

虽然足不出户,可依然有些消息被旧客传来。

据说,世子失踪的事情使得风华国君主姬永大发雷霆,将此事交给丽姬的哥哥明义将军处理。明义将军一向铁面无私,以雷霆手段,很快查到北常村绑架世子,杀死侍女一事,毫不留情地将凶手惩处。

每有旧客来时,苏以乔就烤着火炉,吃着烤得黑红的地瓜,听着旧客口中一件件市井小事。比如卖豆腐的老王女儿做了王爷的小妾,又比如卿大夫的掌上明珠和一个穷小子私奔……

他不发表评论,也不凑过去喊几嗓子,就像听戏文一样,听着这些与他毫不相干,却很精彩的小事,有时也感同身受,为主人公欣喜,为主人公忧愁。

那个唇红齿白的小娃娃,渐渐淡出了他的脑海,或许,几十年后,他会成为权倾天下的君王,或许会在一场又一场阴谋中遇害;或许会遇到一个一见倾心的女子,二人相濡以沫,度过短暂的一生,又或许成为孤家寡人,虽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却不断遭遇妻与子的猜疑与阴谋……

而他,即便过上千年、万年,都不会老去,不会死去,在这永远静止的生命里,看遍世间悲欢离合,他只是这世间的局外人,一个融不进这缤纷多彩的世界、孤单、寂寞的局外人。

日子一天天过去,还有两天即将迎来开岁,新的一年,预示着一年来频繁的战争即将结束。哪怕是短暂的安逸,人人都迫不及待地期待着。

有谁愿意在过年的日子里,奔波在外,过着刀尖上舔血的日子呢?

忘忧客栈,同数以千计的普通人家一样,张灯结彩,苏以乔、老严、杨岚三人围坐在桌前,桌上头一次破天荒地摆了八菜一汤。

“啊啊啊!开饭也不叫我!”黄钟撒着欢快的步子,如饥似渴般从二楼窜下来,待跑到桌前,看着满桌子绿叶子,痛不欲生地蹲下来抱头,“我的老天,一眼望去,怎么全是白菜!”

苏以乔笑着挖苦他:“你也可以选择不吃啊。”接着,很正经地说:“当然,这个饭钱呢还是不能免单。”

“掌柜的!您可别啊,男人何苦为难男人!”黄钟怏怏地坐下,看着一桌白菜,筷子点点这个,探探那个,实在是无从下口。

这一桌,醋炒白菜、酱香白菜、肉沫炒白菜、清炒白菜……最后还有一大锅辣白菜汤!

杨岚抬眼瞅瞅苏以乔,再看向黄钟,怯生生地说:“黄大哥,客栈生意不好,掌柜的供咱们吃饭,已是莫大的恩赐,怎么敢……”

“打住打住!杨兄弟,我可没有嫌弃,我黄钟虽然是一介商贩,却非不明是非的小人。等我赚了大钱,一定天天让你们吃香的喝辣的!呜呜……”

只见老严把一整个馒头塞进黄钟嘴里,黄钟张着大嘴,幽怨的小眼神无奈望着哈哈大笑的三人,他把馒头拿出来,跟着大伙一块哈哈大笑起来。

菜虽没多少,梅子酒却很充裕。

黄钟虽然现在做了商贩,见人笑脸相迎,如同狗皮膏药般甩不开。可他自小混迹江湖,浑身都是地痞流氓的劲儿,喝酒时必划拳,划拳必说脏话,急眼了拍桌子砸酒罐是常有的事儿。

老严虽然自小被一贯温柔从容的苏以乔收养,可他年少时比如今的黄钟还要桀骜不驯,现在年龄虽然大了,唉声叹气的事儿多了,可他骨子里仍然存着少年时的那分桀骜。

两人一划拳,各种乡间俚语从口中冒出,有俗的、雅的、艳的、粗的……黄钟张口就来,老严也不甘示弱,狠辣回击,二人你一碗我一碗地喝着。

杨岚还未见过这种疯狂场面,黄钟嘴里那些艳词,让他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于是低着头,疯狂往嘴里拨拉白菜。

苏以乔保持着一贯的从容优雅,哪怕是吃着最为素淡的白菜。他静静地看着二人行酒,不作声,只微微笑着,很享受这片刻的温馨。

苏以乔一碗接着一碗,将梅子酒灌入肚中,不知道喝了多少,微微有些醉,他望着窗外那簌簌雪花,心底埋藏已久的疼痛不可抑制地裂开。

延伸阅读

剑决浮云传之大发雌威  http://www.x27s.cn/yrza.shtml
姚澜健步如飞,走的飞飞快,只是还没出院子,她突然顿住脚步。四屏以为自家小姐反悔了,想

开局团子成了我小姨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x27s.cn/snja.shtml
“凌书,你错放仙桃,藐视天规,如今可知错了?”从来和颜悦色的清渊上仙头一次发脾气,还

[西游]天庭万人迷之变异的黄金骷髅  http://www.x27s.cn/6mux.shtml
徐天带着迷雾树妖掉落的一大堆东西赶回晨光之城。城里越来越多的人,到处都是玩家在呐喊寻

行之大道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x27s.cn/bfbm.shtml
刘勋听到这里,心中更加嘀咕了。不过没有等他思索些什么,便看到老者挥了挥手,让他退下。

灵能审判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x27s.cn/ggdu.shtml
漫长的一阵欢爱过后,姜桦早已筋疲力尽,躺在床上大口的喘着粗气。毕竟是快四十的人了,他

灵纳万物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x27s.cn/p995.shtml
嘶!床榻之上,刘昭双目瞪圆,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此刻,就在他的腰部,那原本狰狞恐怖的

神穹之上之认识新的她(7)  http://www.x27s.cn/dmy3.shtml
“……大家并不是经常能够看见布莱克先生的,他很少会出门。”杰罗姆·李说着,伸手摸了摸

我真不是妖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x27s.cn/bi13.shtml
当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如果何演还能动弹,肯定会先甩自己一个嘴巴,有什么作用这不是很明

热血峥嵘一枚令牌  http://www.x27s.cn/gcyo.shtml
“少爷,您刚才真威风,居然把寒少爷都吓退了!”等丁寒走远之后,丁晨身后的小厮“狗子”

玄幻之开局满天赋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x27s.cn/gzp5.shtml
秦钟铭讲完这些,两人又聊了些其它的事情,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漆黑的夜空繁星闪烁,四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瞧,这个女孩儿之拒绝扶弟魔 (求鲜花)

    这天,顾雅在医院守着弟弟,医院得到了钱紧急安排手术。塑料管被吃后,破坏了肠子,有毒物质侵入五脏六腑,都需要一一清理。经过紧张的手术,一切都非常顺利。手术后一小时,顾羡昆的生命保住了,人也醒转。“弟,你怎么那么傻。”顾雅说。“姐,我不是说不让你救我了吗?”为了证明给自己的女神看,顾羡昆拿出命来拼了。只

  • 十年鬼域第四章在线阅读

    一旁的king没有理会自家队员的玩闹,径直走到已经红了很久老脸的白言曦面前,右手拉过她的左手手腕,向房间里的桌子走去。“坐。”king左手拉开一个椅子,对白言曦低声道,自己则走到她的这前方,拉开椅子坐下。旁边三人随之走到桌旁坐下。白言曦看着眼前的四人,额,她怎么有种三堂会审的感觉?不不不,是四堂会审

  • 大梦无痕之天地令在线阅读第三章

    经过几个月的路途,冯漓终于从江南到了京城。冯彰也是日盼夜盼,终于等到了自己女儿的归来。冯漓归来时,已是四月中旬。洛阳的春天,繁花似锦,微风和煦,暖暖的阳光俯下,亲吻着世间万物。府中满园的梨花,香气四溢,静谧,安逸。冯彰不知道如若外人知道府里突然多出个妙龄女子,对这该如何作解。其实,在决定接回冯漓前,

  • 毕竟我只是只小老鼠[综英美]第三章在线阅读

    李潮被这么一问,像是噎住一般,一时答不出来。沈追枫脾气很好:“既然不是认识的人,那就请离开吧。”他嘴里明明说的是“请”,不知怎么了,李潮总觉得听到的是“滚”。那个断剑的黑衣人愤怒大吼:“你折断我的剑,还敢如此猖狂?”“我吗?”沈追枫微微一笑,“为什么是我?”“你看看!难道不是你用石头砸断我的传家剑吗

  • 狐妖之妖王纵横第六章在线阅读

    就在众人目送着新花魁进入到李府之后,才散开不久,就听着轰的一声,李府中一处华丽庭院的屋顶被一名衣衫不整的老者掀飞,一些隔得近的人更是听到那一声怒吼:“你是什么人?!”随后便可看到整个李府上空瞬间便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法阵,这些法阵缓缓转动,吞吐着骇人的灵气。而在那没了屋顶的房间之中伫立着一个黑衣女子,若

  • 灵修梦之金陵美娇娃

    诗云:“金陵城昏厥绝美男,徽商女倾城又倾国。”话说大家闺秀们听各自的丫鬟们诉说这个天大的奇闻之后,不顾男女有别的封建伦理道德,都纷纷涌上大街想看一看那个被人们称为“大明潘安”的美男子到底是否名副其实。有些千金小姐生怕错失了“赏美”的最佳机会,来不及让人备轿子,步行而至,累得香汗淋漓。可怜的司徒紫轩被

  • 斗域三千界之完成(5)

    易天横点了点头,开始缓缓把自己猜测道了出来。英雄大会仍有七八天才能开启,毕竟与会的英雄豪杰来自五湖四海,要赶来大胜关需要很长的时间。此时的洪七公,大概还未上华山吧,易天横摸不准,却只好希望是这么回事。他讲到洪七公追踪藏边五丑的时候,鲁有脚已经信了大半,根据广东那边丐帮分舵传回的消息,洪七公正是追杀这

  • 魔道祖师 "婚后篇"之第三章

    终于,大家日夜盼望着的校庆到来了。学校特意停课一天,让学生们积极参与到校庆活动中去。一个个作品被放在指定的展台,元嘉跟着负责人审核作品信息,元宋则对站台进行细微的改动。“感觉怎么样?紧张吗?”元宋低着头问道。“嗯。。。。还好吧,你呢?会紧张吗?”“会啊,我现在就特别紧张。”“诶?”被元嘉震惊的表情逗

  • 洪荒:我有无限大礼包在线阅读第4节

    少女不知道什么时候走来。她轻轻地拍了拍愣在一旁的洛言潇的肩膀,又是俯下身耳语:“没事,总有一天,她会回去的。”洛言潇震惊地抬起头,只见少女对他微微一笑,便走了。洛言潇不知道少女的这句话什么意思,是说有一天方婷笙自己会回学校吗?还是……洛言潇陷入沉思。刘墨轩愣了一下,笑着说:“兄弟,我看方婷笙好有江湖

  • 洛克王国之王者归来伟大的屠龙勇士们

    布朗姐弟很久没有来鳄梨镇了,她们非常兴奋,看什么都觉得新鲜,上蹿下跳的跟着拉着拖板车的父亲。进镇子要过一座石桥,弟弟跑去看桥下的鸭子。爸爸双手拉着两根车辕,肩膀上斜跨着一根皮带子分担车子的重量。他常年干体力活,肩膀上的肌肉隆起,身体前倾拉成了一张弓,几次努力都没有把车子拉上桥。他累的气喘吁吁。姐姐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