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我有多么喜欢你之我们一起睡吧(9)

作者:七日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十亿?”张雯看向白陆元的眼光中带有惊喜,甚至开始夹杂着一点妩媚了,“那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在一起?哪个在一起”白陆元眼中带有渴望,俨然一副**公子模样。

“哪个在一起就看你的表现哦”张雯轻轻摸了摸白陆元身上的手工衫装作不经意道,“你这衣服的卖相不错啊”

“哦,范思哲的手工衫,挺便宜的,三十来万吧”白陆元摸摸头不好意思的道,“这都是男款你穿不了,不然去我家拿两件,还有好几件放家里没来得及穿”

听到这话张雯脸上的笑容更浓了,甚至委下身和白陆元坐同一张凳子,时不时翘臀还会挤一挤。

如此场景后排的小脏辫早就快吐了,强忍胃中翻滚转过身去,同时心里对白陆元的印象简直比翔还差。

而此刻的白陆元哪里会管小脏辫对他的厌恶,满脸享受,甚至还能看出一丝脸红。

对此张雯眼中也闪出一丝不屑,什么狗屁大家少爷,自己勾勾手指不还是一副舔狗模样,话虽如此,她心里还是有些激动的,毕竟这是一个一件衣服就抵得上她好几个月生活费的大少。

她们张家只是个四五流家族,资产就几千万左右,当初进这所学校还是好朋友家里的关系,因为这所学校单单有钱是进不来的,况且她家不算很有钱。

如今只要这个十亿家族的大少成为自己的附庸,不单她会无限风光,连同家族都可能有一个质的飞跃,想到这她已经开始在想法子让白陆元彻底迷上他了。

教室自由分组的愉悦时光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然后渐渐平息下来,各自开始讨论,有一些男生组已经开始讨论分工,制作战略。

没办法,探险类的活动本身对男生来说就有着无法抗拒的诱惑,更别说这些追求刺激的大家族子弟了。

“车在下面等着,准备好了就出发”张芳再次进来,通知了这个消息。

话还没说完教室里便开始轰轰的往外窜人,几个后排的男生甚至在放声大喊,对此张芳也没管,今天就让这些兔崽子先蹦跶一会。

三班总共二十二个人,而学校租的是五十五人豪华大巴,所以这也存在着一个竞争,所有人上车第一反应就是挑选好的座位,还有一些人在抱怨着为什么不能自己开车去,前前后后整个上车过程花了二十多分钟,但是也能理解,毕竟抢一个好的床位不是那么容易的。

白陆元当然不会去理会这些,因为他的身边靠着正不断暗送秋波的张雯呢。

“人都齐了吧”一个穿着制服的男人走上车,然后从背包里掏出一把眼罩,扔给了众人,“带上眼罩,一旦摘下视作违规,取消比赛资格”

那些男生最开始骂骂咧咧,在被教官盯了一眼之后全都噤若寒蝉,这一眼却让白陆元眼中流露出兴趣。

这人的眼神中有煞气,懂的人一看就知道他手上沾过血,当然,这个人还达不到让白陆元感兴趣的程度,真正让他感兴趣的,是这个人之上张教官的身份。

西凤山离西城区八十公里,白陆元感觉到大约开了不到两个小时的公路,然后便是崎岖的山路,开了足足三个小时,这时已经接近深夜,车上这些少爷小姐们早已经坠入梦乡。

而且上车时他们是手机都被收走,饶是白陆元极力保持清醒,在没有时间观念的黑暗中也感觉脑中有些昏沉,但每当即将脑袋昏沉时他总是惊出一身冷汗,因为他的脑袋绝对不能昏沉!

“下车!”终是到达了目的地,教官在大巴上大喊一声,让所有人一激灵 。

大家纷纷摘下眼罩,几个小时有意识和无意识的黑暗让他们感觉大巴里的灯都是刺眼的。

“现在到达目的地,空地里有你们的背囊,每组一个背囊,背囊中有简易防护帐篷,少量水和食物,信号枪,还有一些必要的工具如匕首,珍惜里面的食物和水,坚持不下去就打响信号枪,每把信号枪有两发子弹,上膛之后对天发射,这不用我多说了吧,祝你们好运”简短说了几句,教官便下了车,然后就不知所踪了。

“走,下车”白陆元见状对一旁的张雯说了声立马下了车,然后便开始寻找教官所说的空地。

“白陆元,你这么着急干嘛”一旁的张雯迷迷糊糊的也下了车。

“我们得下去,你看”白陆元指向山谷中远处灯火通明的一块平地,然后看了眼张雯道,“以我们的脚力到那里至少需要两个小时,所以得马上走了”

“你怎么知道在那,万一不是呢,我们不是白走了”张雯有些犹豫。

“既然你选择和我一组,就应该相信我不是吗”

“当然”张雯笑了笑,心里却冷哼一声。

也不管她怎么想了,白陆元转身就走上了那条通往山谷的路,对此张雯也只能狠狠一跺脚然后跟了上去。

“对不起,我刚刚话语有些急了”张雯跟上之后,白陆元语气温和的道,“我们必须要赶在前头才能掌握第一手讯息,你看前面这些鞋印”

张雯闻声看去,果真有一些鞋印。

“这里的植被和土地都是润湿的,表明早上或中午下过雨,而这排鞋印还是崭新,说明没有经过雨水的冲刷 ,大概率是下午或者晚上,而且看这个鞋印的杂乱程度,人数不少”

“你的意思这是一班的人留下的?”张雯有一点懂了。

“聪明”白陆元笑了一下,让张雯眼神有些惊讶,此时的他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不堪啊。

“而且这不是军靴的鞋印,是休闲鞋和运动鞋,你看这个”白陆元指向有一个稍微凹进去的痕迹,“这是高跟鞋的鞋印,虽然鞋跟没有那么高也应该是个女生,学校里没有女教官吧”

“你挺厉害的诶”张雯轻轻点了点白陆元的脸,他又马上一副享受的神情。

“哎,咱们要到下面去,别乱跑”张雯突然对着还在上面的一行人喊道。

然后便见迷迷糊糊,不知所措的那些人都开始跟了过来,边走还边说着谢谢张雯,张雯女神此类的话语。

对于这种低劣的拉人心手段,白陆元也懒得理会,抓紧时间朝山谷赶去,在他看来,这个设正确的,如果让那些一下车就进山,以他们的精神状态大概率晚上会出事,所以这一段路很有必要。

这段路在白陆元的计算中,两个人起码要两个小时,但不知是张雯想赢还是身体素质比他想象的稍好一点,到达山谷时总共用了不到一个半小时。

“在基地停留超过二十分钟者,取消比赛资格!”

刚踏上平地,白陆元半空中的大喇叭就开始广播,反应过来之后,他马上跑向空地中央放置一排排背囊,然后一个个拉开看了一眼又拉上。

“果然,背囊里的东西不一样”

白陆元看到第十一个背囊时把它背上了身,然后继续查看其他的背囊。

“走”白陆元对张雯招了招手。

“不用等下他们吗”张雯跟上白陆元不解的道。

“每个背包放的东西,除了帐篷其他的东西都不一样”

“那咱们的东西呢”

“我拿了工具最全的背囊,但是有个问题,咱们的食物和水远远不够,只能吃一顿的”白陆元淡淡的道。

“那怎么办,你怎么不拿食物最多的”张雯抱怨道。

“放心吧雯雯,我看过类似的电影,拿工具肯定是没错,我到时给你找水和食物”白陆元恢复了讨好的状态。

“原来你这么棒呢”张雯眼中带有崇拜的道,但是心里却发出恍然的心声,以为有些本事,原来只是靠看电影。

白陆元不断观察着地形,每十分钟用手电看一次指北针,他觉得最好的扎营地点是东北方向行进一个小时的区域,因为东北方向的地势坑洼,但是地势较低 ,与水源的距离大概率会近,而另外的一边刚走几分钟便能见到平地,正是扎营的好地方,大多数人应该都会去那边。

白陆元朝那边平坦的地势看了一眼,远处甚至都能看到星星火光,很明显是一班的人。

而一班中午左右出发,到达的时间应该在五点左右,现在天完全黑的时间大约是八点,扎营对于他们这种新手来说需要半个小时以上,再加上拾柴生火,他们预留的时间起码要一个小时,也就是说,他们大概率赶两个小时左右的路,如果想不遇到任何人的话,从东北方向行进一小时理论上是最安全的。

至于张雯问的,为何不等其他人,因为这是荒野,不是学校,在这里在一定程度上相当于没有限制,最关键的是,各个组的食物和水并不对等,一开始的和睦、团结,都会在马上到来的食物匮乏中分崩离析,尤其他们是东洲一中的学生,哪管你那么多,谁都是天老大我老二。

“就是这了”

白陆元终于停了上来,张雯早就累的受不了了。

“为什么我们就要走这么远啊,你不累吗”

“累啊,但是没办法,这里扎营还可以”

白陆元也满头汗,拿着手电来回扫了一周,这是一个大的阶梯一样的地形,由于背风向阳,这边并没有那么潮湿,正是宿营的好地方,最关键的是,这里有干柴。

“你跟着我还是在这等我,我需要找一些干柴生火”

“我和你一起,你舍得让我一个人在这啊”张雯贴着白陆元,手指还在他手心画着圈圈。

宿营的过程倒是顺利,捡来了干柴生起了火,然后借着火光把帐篷搭了起来,虽然白陆元并不专业,但他在野外生存过,知道基本原理,甚至比这更难的境地他也经历过,即便他只有十五岁。

最高兴的莫过于张雯,衣服烤干了,白陆元还搭好了帐篷,甚至找来了一些湿润的干草烤干铺上了床。

白陆元往帐篷周围十来米的地方撒上了一些驱虫蛇粉,然后帐篷铺好了床单。

“好了,雯雯你可以进去睡了,晚上我守夜”白陆元忙完这些,出了一口气对张雯说道。

张雯点点头,看了一眼烤火的白陆元,进了帐篷。

过了几分钟,张雯突然伸出头。

“陆元,我们一起睡吧”

延伸阅读

杰能王加盟  http://www.pisosibiza.com/gw0q.shtml
特色

红狮涂料加盟  http://www.pisosibiza.com/6awk.shtml
红狮漆隶属于北京红狮漆业有限公司,位于北京,创始于1945年,是一个传承百年造漆技术

孩之保加盟  http://www.pisosibiza.com/ai2u.shtml
目前,我们伟大的祖国到处一派欣欣向荣,各项事业正蓬勃发展!其中,尤其是交通事业更是以

李的衣舍加盟  http://www.pisosibiza.com/d585.shtml
李的衣舍女装总部是女式针织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我们一

威尼欣凯加盟  http://www.pisosibiza.com/a1b3.shtml
威尼欣凯童装总部经销批发的童T恤、卫衣、牛仔裤、毛衣、外套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

恋家家饰加盟  http://www.pisosibiza.com/6y0d.shtml
恋家家饰项目介绍作为创意家居体验馆,恋家家饰产品自推出市场以来,备受人们欢迎。恋家家

宿贡加盟  http://www.pisosibiza.com/drix.shtml
宿贡围巾总部是帽子、、丝巾、服饰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德勒加盟  http://www.pisosibiza.com/ns8v.shtml
德勒小饰品总部是饰品、发圈、头箍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卡耐尔加盟  http://www.pisosibiza.com/yg68.shtml
卡耐尔男士护理产品品牌,秉承法国男士护理贵族概念,传承百年经典历史,以其卓越的品质结

美饰加盟  http://www.pisosibiza.com/doq5.shtml
美饰节庆工艺品采用进口压克力为原料,支持珠子的闪光度,透明度,效果晶莹剔透,能与水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厨妻当道在线阅读周君怡的生日

    周君怡的家在城东的天域美城,这是一处高档小区,在郢都市这种小城市,房价也达到了1万一平。在电梯里,叶晓菲道:“哥,待会见到周君怡后,出息点,她不跟你说话,你一定不要跟她说话!”叶晨觉得好笑,这一路上叶晓菲已经说了无数遍,难道自己在叶晓菲心中就是那么没有尊严的舔狗么!“知道了,放心。”电梯到了8楼,兄

  • 淑女诱夫在线阅读第7节

    “欺人太甚!”九尾狐狸和雉鸡精两人见自己没有办法逃离,恼羞成怒。她们怎么说也是轩辕坟三妖之一,却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毛头小子针对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真以为我们两姐妹好欺负不成!”九尾狐狸大怒,身后的九条尾巴全部绽放出来,有如孔雀开屏一般,形成一道白色的屏障。“我就不信了,我们两姐妹对付不了

  • 特种兵:神级选择我应该跟周深一样去死

    周竞存望着我,眼神中带着不悦,他薄唇轻启微微嘲讽:“如果你真这么希望,也不是不可以。”他的话,让我像是被人狠狠扇了一个耳光一样,别说面子了,就连头都抬不起来了。在贺敏之的事情上,我的性格像是不会拐弯的牛,情绪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控,虽然很明白这样子不会有任何的好处,反而只会让周竞存厌烦。可我压根控制不了

  • 天秀之【美国】情愫

    ②【美国】情愫:我不擅长说谎,对不起。这是她见过的第一个明星,不是公开的活动,而是在生活中。“作为艺人,应该少多管闲事。”金葵说着反话,这也是一个艺人的基本素素养,哪个明星不是怕惹祸上身呢,艺人的生活都在大众的眼皮底下。“如果,时间再回去那个时候,我会把车开的再慢点,但还是会接受你的求救。”李泰珉不

  • 玄幻之无限梦剑之异界大陆(1)

    引子离气有七中元素,其中最强的当属绿色的木元素,他有倾听自然的能力还有着很强的治愈能力也能够号令自然为你作战只可惜拥有木元素的人经过和麟的战斗后已经不超过一手之数了,在离麟大陆上也有着严重的等级划分,温、显、易、成离、离、离元、离子、离素、离力、离气。据说达到离气的人才算是经过了认可,进入了入门阶段

  • 洪武剑侠传在线阅读第九章

    咋一听续缘对象苏苏的脸色变苍白,她知道自己有续缘对象,但是她对这方面的记忆都没有。续缘对象苏苏更是一眼都没有见过,就要被她家大姐逼着去结婚。封妈一看这表情也明白了一些,那火热的心思也冷了一些,至少女儿对象名单里没有苏苏这一号了。封莘皱着眉:“行了,妈,苏苏还是小孩,我以后的对象我自己会找。”封妈看她

  • 海贼之剑魔独孤第7章在线阅读

    想起今天自己那个混蛋老爹好像要去面会一个挺重要的人物,似乎晚上也不会回家,轰焦冻就在心中默默的松了口气。不然要是正好撞见,难道他还要给安德瓦介绍“嘿爸比这个就是把我右眼打出一个黑眼圈的小女孩呢,你瞧她是不是人长得可爱还跟挂比一样呀~”呸。将日夏浅领进门,轰焦冻猛然发现……这好像是他第一次把同龄的朋友

  • 五行天际门走向幸福生活

    “呼~我倒!”林枫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一脸无奈的看着在怀中撒娇的女儿。真是的,哄个孩子,比渡个天劫还要费劲!林枫宠溺的看着Tina,不过眉头却还是微微皱着。“不行,这英文名字我听着是真不舒服……”想到这里,林枫的脸上堆满了笑意,冲着女儿轻声说道:“内个,闺女,你看,老爸给你取个中文名字,怎么样?”“唔

  • 都市之神级小鲜肉第六章在线阅读

    萧沧海看着委屈的树精宝宝,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它确实只诞生了三个小时而已。“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对于这个小家伙,萧沧海还是很有好感的,实在是太可爱了,前世今生他都没有看见过这么可爱的生物。人类对于美好的事物天生具有向往之心。名字?树精宝宝眨了眨眼睛:“我就是一个宝宝啊,我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

  • 历月仙尘第6章在线阅读

    我到底在做些什么?一直在反抗,一直在挣扎,欲望的含义,早已经变的模糊不清了吧?对吧?那种感觉,就像有人在用手指挠着你的心脏,庠庠的,却又隔着皮肤,让你耐何不得。反抗,挣扎,已经让我的身心都变得麻木了,仿佛明白了什么,又仿佛眼前的迷雾更浓了,稠得可怕。现在才明白,痛,只是一种感觉,死亡,大概也是一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