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我的灵异事件录之第三章

作者:一试 来源:纵横中文网

面对着系统打一巴掌又给一颗甜枣的做法,青田无力吐槽,托着腮考虑了一下,短时间内很难想出升级金手指的办法,不由得心情有些烦躁。

而此时,陆青菀疯狂的拍门声又招来了姚婷的不满,询问两姐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陆青菀和陆青云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通,将整件事变成了陆青田对姚婷昨晚惩罚不满挟私报复,这让姚婷大为光火,要求她立刻马上必须出来向陆青菀道歉。

青田翻了个白眼,准备装死。

不是她怂,而是她这会儿实在是没有实力正面刚,可要让她服软认错又心有不甘,干脆不吭声。

本以为她们骂累了总会消停,然而陆青菀却不依不饶,堵在门口不肯离开。

青田在屋里来回走了几圈,五三系统突然发出了滴滴的提示音,随即,青田脑海中浮现出一行字幕。

【9:00—11:00治疗系必修课,完成课时后系统奖励100积分。】

第一个随机任务掉落了!

100积分,这对于青田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诱惑,只要按时上课就能拿到积分,她没有道理拒绝的!

青田立刻振奋起来。

之前陆青田从蓝星带来的蘑菇闹钟已经被陆青菀踩碎,她从枕头边找到了陆青田的光脑,屏幕上的数字指针刚刚过了8点。

陆青田就读于联邦青藤大学,刚刚入学不足一个月,陆家的别墅在青藤星东部别墅区,青藤大学坐落于西部的大学城,距离横跨半个星球,乘坐飞行器最快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

但以目前的状况来看恐怕她没有办法乘坐陆家的飞行器去学校,如此一来,改乘星球专列至少要一小时。

而这门治疗系必修课又恰好是以严厉著称的系主任讲授,翘课三次直接挂科。

想必陆青菀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执意堵了她的门,想到这儿,青田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她现在必须出门,不能让即将到手的100个积分就这么飞了!

青田从衣柜里找出了一条牛仔短裤套上,上身换了一件薄荷色的T恤,随手扎了个马尾。

穿戴好,穿衣镜内映出了俏生生的一张脸。

不得不说这原主也算是个娇软美人,脸只有巴掌大,还带着少女特有的婴儿肥,肤色白皙带着健康的粉嫩,虽有一双猫眼却无一丝一毫的媚色,目光澄澈单纯,就像童话故事里懵懂不知世事的小仙女。

只可惜这小仙女没投好胎,遇上了渣爹和继母,坠入凡尘染了一身尘土,变成了毫不起眼的灰姑娘。

青田对着穿衣镜转了一圈,腰肢纤细不盈一握,嗯,这身体还是很符合她的审美。

现在她接手了陆青田的身体,就算没有南瓜马车水晶鞋和王子,她也会凭借自己的力量,走上人生巅峰!

把光脑塞进背包,青田打开窗户向下望去,四层楼大约20米的高度,看起来有些吓人,但她很快就有了想法。

青田走回卧室,从大衣柜里找到了三条床单、被罩,在连接处打上死结,一端系在窗棂上,一端顺到楼下。

紧接着,她单手一撑,轻巧地跳上窗台。

青田抓紧了床单做成的绳索,小心翼翼地向下溜去。

足尖在墙上找准了支撑点,几个起落,就下降了数米,双目瞄准了二楼阳台,轻巧一荡,利用身体的柔韧性跳入了二楼的露台,平稳落地。

二楼正好是陆宏远的书房,平常并不会有人进入,也正好方便她逃生。

青田推开露台的推拉门,右手边有一排的博古架,架子上摆放着一些来自古蓝星的瓷器和木雕,看起来好像有些年头。但青田并没有什么观赏渣爹收藏的想法,目不斜视穿堂而过,打开门,直接转身下了楼梯。

姚婷母子三人并没有发现青田已经离开,陆青菀还在复读机一样翻来覆去地就是那几句话。

“陆青田你给我开门!”

“有种别躲在屋里装死!”

青田轻哼了一声,这丫头别是“雪姨”附身了吧?

主人家动静闹这么大,佣人们也是乐见其成围在一楼热闹吃瓜,几个女佣正讨论着这回夫人要怎么虐待这位“大小姐”的时候,“大小姐”本人昂首阔步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佣人们都跟见了鬼一样,嘴巴张大,足足能塞下一大颗鸡蛋。

楼上的叫骂没停,这位……到底是怎么跑出来的?!

难道会瞬移还是穿墙术么???

青田微凉的目光一一扫过众人,食指贴在唇珠上轻轻下压,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嘘——别说话,我先走一步。”

说罢,她大摇大摆地走出陆家别墅。

直到……大门阖上的瞬间佣人们才幡然醒悟,争先恐后地跑上楼通风报信。

“夫人不好了!”

“陆青田她跑了!!!”

青田凭借着原身仅存的一些模糊记忆,一路狂奔,终于在星球专列关门准备出发前,一只脚踏上了列车。

“谢谢您!”

青田冲着驾驶员甜甜一笑,抓住列车的扶手,才站稳了身子。

星球列车是按照距离收费,从这里到大学城,需要花费100星币。

青田在五三系统的提示下,在列车上的无人售票机器人前按下了大学城的标志,机器人开启人脸扫描,直接在陆青田的账户上划走了100星币的车票钱。

包里的光脑发出了一声提醒,青田还没接触过刷脸支付的黑科技,觉得十分有趣,付完钱之后,她便靠着列车栏杆,打开光脑查询。

【支付车费100星币,您的星网账户余额10078星币。】

虽然不知道星际世界的货币价值和物价如何,但她下意识觉得原主比她想象中要穷得多,作为星球首富的女儿,账户余额怎么不得千万打底?

可现在她只有惨兮兮的1万星币,也就……也就只够她坐100次星际列车……

这么一算……

她真是好惨一女的!

在青田专心致志考虑如何能将她账户后面多加三个零的时候,却没有发现自己身边慢慢变得十分拥挤。

即便是每站停靠时上来不少乘客,但在她的附近,人群密集度有点超标了。

她毫无知觉,甚至在别的乘客有意无意向她挤过来的时候微微侧身让开些空间,继续捧着她的光脑算计如何能够开源节流,省下大笔星币。

她拉出了陆青田账户最近三个月的花销明细,想看看哪里还能节省一点,正在她思考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些异样。

好像有人在故意摸她的屁股!

这个念头刚一浮现,青田就感觉到那人已经出了手,她瞬间转身回头,出手如电,扣住了男人的手腕。

男人脸上得逞的笑容还没有完全消散,表情惊慌片刻后又镇定下来,一脸无辜地看向她,询问道:“小姐找我有事?”

青田没想到能遇上这么无耻的人,不由得暗暗用力捏住了他的手腕,瞪着他说:“你觉得这两只手,砍掉哪只比较好呢?”

少女的语气淡淡,好像是在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那眼中的狠厉之色让男人心中一惊,暗自忖度这女孩会不会是什么大人物,但很快他又否定了,大人物怎么可能和他们这种人来挤星球列车。

想到这儿,他原本发白的脸上终于恢复了些许红润,这少女也就是虚张声势,根本不足为据。

他狠狠地甩了一下她的手,孰料对方抓得太紧没有甩开,男人恼怒地看向她,反倒恶人先告状地质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二人的争执引得全车人都向他们看过来,男人仗着自己年纪大,估摸少女胆小怕事不敢声张,语气恶劣地指责她:“你干什么,再抓着我不放我就要报警了!”

你还好意思报警?

在家里受了欺负的青田正愁一肚子怨气没处撒,这男人就好死不活地往枪口上撞上来,她怎么可能放过他!

青田冷笑:“好呀,那就报警啊!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联邦法律规定,骚扰未成年应该判一年以上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者……”

青田还没说完,男人已经慌了,但他还是在做垂死挣扎,看到周围的人瞧着他的目光逐渐变得异样,男人怒道:“你特么的别胡说八道,我……我……明明是你自己撞过来的!”

“是不是我撞的你相信列车里的监控能说明,”青田一点都不示弱,“现在不是比谁的嗓门大就占理,真相怎么样我们到警察局再分辨吧!”

提到警察局,男人就怂了,他是没料到这少女居然是个硬茬子,后悔得不得了。

他刚从监狱里出来没有一个月,若是再进去,肯定要往重了判。

眼看列车要在前面的站台停靠,男人打定了主意要逃跑,一边与青田周旋,一边向后车厢倒退,在后车门即将打开的那一瞬间,他猛地挣开了青田的手,飞快向后面逃窜。

车里人多又挤,大部分人都是在看热闹,并没有一个人想要出手相助,青田咬牙追上去。

绝对不可以让他跑了!

男人是惯犯,逃命这种事已经成为了他的本能,他就像一条滑不留手的泥鳅,隐入人群中怎么也摸不到。

列车很快停靠车站,后门打开,青田一时间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纵身一跃,冲到了前面。

但终究是人矮胳膊短,与逃跑的男人仅仅差了一寸的距离。

眼看男人就要逃出列车,混乱中不知道是谁伸出了一只脚。

原本以为自己逃出生天的男人笑意还未散去,突然膝盖一软,呱唧一声上半身摔出了车门外,双膝跪在列车台阶上,发出了咚的一声响。

延伸阅读

桂林顺晖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indiajobsite.com/gb14.shtml
暂无

绿菲尔加盟  http://www.indiajobsite.com/x337.shtml
绿菲尔孕妇装于2004年由李伟荣先生创立,公司位于湖北省十堰市白浪经济技术开发区,公

7果贡茶加盟  http://www.indiajobsite.com/se31.shtml
7果贡茶---国内外性水吧更新产品贡茶起源于西周,迄今已有三千多年历史了。7果贡茶采

香姥姥创意焖锅加盟  http://www.indiajobsite.com/u0ew.shtml
香姥姥闷锅隶属于北京百年顺香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经过公司专职烹饪大师的重新挖掘,潜心研

铂尔曼加盟  http://www.indiajobsite.com/xp6f.shtml
铂尔曼橱柜是一家集设计、制作、开发、创新、科研。销售、售后服务为一体的整体橱柜产品生

想象加盟  http://www.indiajobsite.com/aueq.shtml
想象抱枕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以雄

好儿宝加盟  http://www.indiajobsite.com/yzj3.shtml
好儿宝童车总部经销批发的童车、婴儿车、电动童车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

鋐鼎加盟  http://www.indiajobsite.com/x9mi.shtml
鋐鼎科技有限公司累積多年的機械傳動經驗與高品質的製造技術,於2010年生產專業HD高

环保除尘设备加盟  http://www.indiajobsite.com/yhpg.shtml
沧州中能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公司生产的环保设备共2大系列,其中脉冲袋式除尘器系列和输送

怡满福加盟  http://www.indiajobsite.com/gfs0.shtml
广西梧州市佰盛科技信息有限公司,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梧州市龙圩区龙圩镇龙湖西一路62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现实与二次元第9章在线阅读

    笒娘僵了片刻,忽然爬起来没头没脑打起立业。“你个憨货,小妹一人在家,如何不晓得让她来,该死的憨货。”打了几下,笒娘也顾不得背后有多少刀子般的目光与冻死人的冷眼,匆匆整理衣衫,往自己家奔去。老远看到门外蹲了两人,一个正是裴道长,笒娘不由分说,就要立业赶人。裴道长退了几步,指着旁边的老头,笑道:“你家小

  • 书院耍宝日常在线阅读第七章

    乔纳森带人前去山洞寻找石碑,遭遇了异能毒蛇的袭击,死伤严重,而乔纳森为了自己的名声,花大钱卖通了生还的四名矿工,其中就包括约翰•伯恩斯。之后,乔纳森派人将石碑运回自己的庄园内,同时被运回来的还有那条异能毒蛇。乔纳森能力可以穿越空间,也可以将和自己一定范围内的生物传送到指定地点,就像乔纳森带着矿工们瞬

  • 最不靠谱的救世主在线阅读第7章

    帝都外……“血魔,我门公主好像不见了。”“啊,看来你们公主肯定是偷偷去参加散修的比赛了。昨天她还求我让她也去呢,不过被我拒绝了,她很有可能也进入了狂风秘境。”被称作血魔的老者说道。“哎,公主总是如此胡闹。希望她没事吧,要不然宗主怪罪下来我可不好受。”“放心吧,公主她没事的。不说她身上带着的宝物都是你

  • 玉梳子坑!

    故意只说了一个字的今剑笑嘻嘻地推了一把苗慧,“你把他欺负哭了。”苗慧看看大家,总觉得大家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对劲,可是,没记住那个男孩的名字,真的不是我的锅啊!那是……那是……好吧,是我的错……丢下后面一群用谴责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男孩们,苗慧朝着男孩离开的方向追过去了。奇怪……苗慧刚才明明看见那个白头发的

  • 梁山庄园主你眼中的战场

    平淡无奇的房间。也许可以说是习惯,或许是特殊的熟悉感,也可能只是单纯的见过这个场景。白平志觉得每次【**】开启之前的那个房间都是一样的。加这次三次,一次有电梯,两次没有。思考了一下无果,那只能暂定就是这样了,毕竟只是进入了三次。连这次所谓的高级【**】都是六号带他进来的。找到他之后问问吧。白平志想着

  • 反派大佬都想攻略我在线阅读第五章

    匆匆的看了一下手机,随后姜长空便不动声色的收起了手机。李姐刚好走了出来,所以五人便开着车子,匆匆的赶往公司了。一路上,团队里的三人罕见的没有说话。李姐也一直沉默着,但进公司后,她一边打电话联系冯总,一边却忍不住对姜长空低声道:“你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姜长空沉默了下来,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 娶个男人当媳妇偷偷幽会

    在家里等考试结果的那段时间里,天天都有点儿惴惴不安的感觉,心里就像是被塞了团麻乱糟糟的,没有了好心情。我们三个人在一起时就开始预测谁能考上这一问题。我认为还是寒菊子能考上的把握比较大,在我的估计里,她上清华北大都不在话下,这是因为平时学习成绩而论的。可每当问起她时,她总是淡淡地一笑而过,不知可否。还

  • 特种兵:反派皇帝克星第2章在线阅读

    乐善善顾不上说话了,因为有流口水的冲动啊,刚刚是背影杀手,可现在确认过眼神,尼玛妥妥的大帅哥一枚好不好?“陈医生?”她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陈医生临时有事,今天由我负责你的病情。”这帅哥也忒古怪了点,一个人黑着灯待在诊室里,还没穿外裤。“别动,离我远点。”席少霆抽了抽鼻子,露出嫌弃厌恶的表情,“除

  • 火影之不一样的鸣人在线阅读第四节

    郭峻琰作为一名元婴,境界要高出姚诗涵许多,本来他有心遮掩,姚大小姐不应该看出什么。但是姚大小姐的反应却如此激烈,谢涸泽和郭峻琰不动声色对视一眼,一个眼中带上几分轻嘲,一个面上的笑容变冷,看起来都不置可否,其中蕴含的默契却简直到了让人毛骨悚然的地步。可惜两人藏得太好,在场无人发现。悠闲地换了个姿势,郭

  • 就是蛮不讲理之葛老(5)

    宁清止向剩下三个人走去。滴答,滴滴答答。卷了刃的树枝在滴血,肩胛在滴血。“饶命,是我们有眼无珠。”为首的,之前骂人的男子将腰间的袋子解下来扔到地上,“这是我们所有的家当,都给你们,都给你们,求你们饶我们一命。”说完,三人都开始不停地磕头。攥着树枝的右手一直在颤抖,宁清止甩一甩衣袖,将右手隐在衣袖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