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网游之逆帝遮天在线阅读第三节

作者:懒惰的苹果 来源:17K小说网

她心里百转千回,手却顺从的递给了姚锦舒。她从前虽贵为公主,可日子实实在在过得清苦,而现在的顾熙琳,据她的记忆,也算不得娇贵,如今身体重伤,行动不能自理,反倒要弟妹照料,她有些羞赧,一边不知怎么偿还这份好意,一边盼着自己能快些好起来,不至于拖累了人。

对于医院里的一切,她有现今的记忆,自然没有奇怪,只是忍不住跟自己印象里的前世做比,暗自在心中感叹,果然是两个世界。

姚锦舒把毛巾放回盆里,顾熙平便默默的接过盆子,端去了洗手间。

顾熙琳定定神,轻声开口:“劳烦你们了。”

姚锦舒连忙放下手中的汤碗,认真的看着她,惊喜的道:“姐姐,你能说话了?能认得出我们吗?”

顾熙琳的声音有些暗哑:“弟妹,辛苦了。”

她不能起身,躺在那里认真的看着眼前的年轻女子,这是堂弟的妻子,两个人青梅竹马,感情很好。原来的顾熙琳就对这个漂亮乖巧的小姑娘颇有好感,不好意思叫她的乳名,便一直有些打趣的叫她弟妹,她现在按照古时候的习惯这么称呼,倒也歪打正着了。

姚锦舒拉住她的手,温温柔柔的笑:“辛苦什么,姐姐你能醒过来就太好了,以后咱们慢慢养,正好这阵子放假,等开学的时候就没事了。”

顾熙平回来,正听见这两人说话,脸上也是一喜:“姐,你能说话了?”之前几天,顾熙琳明明已经醒了,却偏偏不开口,脑子也好像不清醒,医生说她脑部有淤血,也许会影响语言功能,他还没敢跟爸妈说呢。现在看来,问题没那么严重。

虽说是堂姐弟,可是两家都是独生子女,他们的感情也就跟亲姐弟没什么两样,顾熙琳看着弟弟,心中温暖,这可比那些远在京中与他几乎素不相识的兄弟们强得多了。

“叫你们担心了。”顾熙琳认真道。想通了一切,既要从新开始,她便不能再回避了,迟疑了一下,她问:“我父……嗯,父母……”

可是习惯一时不是那么容易改的,她下意识的就要叫出“父皇”来,好在话到了舌尖,到底还是被收住了。她改了称呼的瞬间犹豫,却被顾熙平误会了——他知道堂姐和伯父伯母的关系不好,便自然的想岔了:“他们都知道了,不过签证办下来需要时间,他们也来不及马上赶过来,只让我们好好照顾你。”

顾熙琳心中叹息,许是她真的没有父母缘份,母妃恨她不是皇子,父皇更是不缺子女,对她并不亲近,如今生于平凡人家,却不想父母却魔怔了似的,只想着拿她博一场富贵。不过,看看眼前的小夫妻,她又觉得庆幸,二叔一家对自己向来关照,也算是有了长辈慈爱,手足扶持。

虽然顾熙琳觉得自己已经适应了新的人生,但是其实她的思维方式还是脱不开古人的模式,而这一点,她显然是没有认识到的。

姚锦舒心思细腻,看着顾熙琳喝了大半碗汤,才轻声问:“姐姐,你是哪里疼,还是有什么心事?”

顾熙琳抿唇,有些踌躇,她其实还是想问问那个宋钊的情况。

她确定自己刚醒来的时候听到了这个名字,但是显然弟弟不愿意在自己面前提起,梳理了原有的记忆,她觉得大概这个人,也不过是恰巧叫了个同音的名字罢了,原来的自己对他也没什么特别的印象。

可是,还是想再见见他,尽管样貌不同,性情不同。

谁让,他有那个人的名字呢。

“学校已经得到了消息,暂时没什么事情,你兼职的寿司店我已经去说明情况了,工资结算出来,我放在你的钱包里了。你帮人代购的东西我也已经发货了,看了你的手机,你不怪我吧?”姚锦舒一边想一边说,到后来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顾熙琳微笑:“怎么会,你最是妥当的。”

姚锦舒听着她说话,只觉得有那么一点说不出的怪异,可也想不出怪在哪里,便一笑置之,然而话音落了,看到顾熙琳并没有松口气的样子,便微皱了眉:“姐姐,还有什么事漏下了吗?我去办,你什么都不要操心。”

顾熙琳有些为难,没再说话,只是看了顾熙平一眼。

姚锦舒一直留意着她,自然注意到了,便推推顾熙平:“你把这些碗筷拿回车里去,再帮我买瓶水回来。”

顾熙平一听就知道是借口,倒也没揭穿,收拾了东西就出门去了。

姚锦舒掩好门,又踢踢踏踏的回到床边,这才一脸神秘的样子,格外压低了声音:“姐姐,可以说啦。”

其实姚锦舒是个很乖巧的姑娘,很少有这种耍宝的架势,顾熙琳知道她是有意如此,心中暖暖的,更觉得过意不去。她从前虽是公主,可并没有几个人真心对她,所以但凡有人对她好一分,她都要当作十分来珍惜,此时便格外觉得自己无理。然而终究抵不过心中的牵挂,还是问:“你知不知道,宋钊,他怎么样了?”

姚锦舒有些意外,没想到顾熙琳特地把弟弟支开,问的却是这个她并不大放在心上的人,不过想到宋钊也算是救了顾熙琳的命,又觉得这也不奇怪,便老实回答:“我也不太清楚,他头部有伤,暂时还没醒过来,顾熙平已经请了人在看护。”

“他还没醒过来啊。”顾熙琳低声说着,眼皮垂下来,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中的情绪。

“姐姐,你不用想太多,他救了你,我们都感激他,力所能及的地方我们都责无旁贷。”姚锦舒想起顾熙平的话,委婉的劝她。

“我,我只是,”顾熙琳犹豫一会儿,才有些惆怅的应了,“我怎么也该亲口道个谢。”

顾熙琳闭起了眼睛,一半是不知所措,不敢直面姚锦舒清澈的眼睛,一半却也真的是精力不济,过了一会儿,倒是真的沉沉睡去。房间里一时安静下来。

门声轻响,姚锦舒急忙站起来,走到门边,看到是顾熙平来了,便推着他出去,随手带上了房门。

“怎么了?”顾熙平不明所以,手臂却是下意识的揽住娇妻的腰,把人搂进怀里。

姚锦舒拉着他走到走廊对面的沙发处坐下,这里说话不会影响到病房,却又正好能守住房间,两人坐定了她才说:“姐姐问我宋钊的情况,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去看看他。”

“她怎么说?”顾熙平在媳妇腰间逡巡的手就顿了顿,皱了眉。

姚锦舒摇头:“没怎么说,她就是问了问,说是应该道谢。我觉得,你之前想得太多,有些无理取闹了。”

“我无理取闹?”顾熙平皱起的眉毛一下子就拉直了,眉梢挑起来,空着的那只手托起姚锦舒的下巴,“我无理取闹过?”

姚锦舒认真的摇头:“你没有啊,是我说错了。”

“你可真是,”顾熙平笑起来,收回手,稍微用了点儿力,把姚锦舒搂紧,在她耳边叹气,“我就喜欢你这小模样儿。”

姚锦舒垂了头,靠在他胸前,努力不让他把话带偏,轻声道:“姐姐这个人特别记别人的好,你别过分干涉了。我看她大概只是感激宋钊,不像是喜欢他的样子。”

“嗯。”顾熙平姐姐好转,娇妻在怀,心情正好,也没多说什么,只柔声说了一句,“你休息一下吧,我有数。”

只是这难得的宁谧很快就被打破了,隔壁房间的门被推开,护工面带喜色的走出来,抬眼看到顾熙平,直直的奔过来,用带着些南方口音的中文说:“顾先生,病人醒了,我打了铃,医生马上就会来,你要不要来看看?”

姚锦舒连忙坐直了身子,眼睛亮晶晶的,回头去看顾熙平。

顾熙平点点头,站起来:“辛苦了,我跟你一起过去。”说完又微微弯腰,摸摸姚锦舒的发顶。

姚锦舒弯了弯嘴角:“快去吧,我回房间看着姐姐。”

病房里并不混乱,顾熙平冷眼看着,宋钊的表情十分茫然,仿佛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也不说话,只是双拳紧握,显示着他的心情并不平静。

没有跟自己打招呼,像是完全不认识自己。顾熙平看了一会儿,才皱眉问:“你醒了?”

宋钊闻言,总算有了动作,他抬了抬眼皮,沙哑着嗓子问:“你是,顾熙平?”

“嗯,很好,能认人了。”顾熙平的语气不是很客气。宋钊身边没有亲人,他帮着照应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反正他们关系也就一般般,那人还觊觎自己的姐姐。

如果是从前的宋钊,定然会觉得难堪,嘴上不说,心里也不痛快,可是如今呢,辅国公府由嫡变庶的儿子,家有悍妻戴了绿帽子都声张不得的窝囊废,怎么可能被这么一句冷淡的话刺激到。他不过是刚刚醒过来,有些不适应罢了。

他的身体多处骨折,被固定着,头部受了重创,也不敢动弹,昏迷了几天,仿佛做了一场大梦,在梦里他的人生灰暗无光,只有那么一丝丝明亮和温暖……

可是,他如今只怕是见不到她了,碧落黄泉,都是虚妄,这个全新的世上,如何能找到那个让他心心念念的人呢?

所幸他这身子虽是接近而立,倒是并未娶亲,倒是能让他坦然许多。只是他有一个心仪的女子,为了她几乎要送了性命,人家却并不心悦于他——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心智似乎有了些变化,因为如今的自己和从前的自己并不像两个人,倒像是同一个人的两段经历一般,这感觉让他无所适从,尚且需要时间去适应。

两世为人,宋钊都不是心机深沉灵活机变的人,此番心绪不稳,迎上顾熙平的眼光,他更是不知怎么就问了一句:“你姐姐还好吧?”

延伸阅读

晨梦夕醒之三位数的伤害!【求鲜花!求收藏!】(7)  http://www.ihaoke.cn/z9m.shtml
“好了,那么接下来就是最后一个套装了,就让我看看作为这款最终**的BOSS,他的套装

论一个攻如何在宫斗中活下去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ihaoke.cn/s7yt.shtml
“王爷!王爷!皇宫里大摆宴席,宫里的人正催着您去赴宴呢。”一个侍卫模样的一边跑,一边

[兄弟战争]论恶魔的归属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ihaoke.cn/so3y.shtml
“姑娘别走!”米阳立马起身想要拉住对方。对方显然是注意到了米阳的动作,下意识的抱住胸

配角的背叛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ihaoke.cn/dyj4.shtml
织田作之助死的那天,太宰治异常沉默。他难得的安安静静,没有笑容满面的到处气人,也没有

[综英美剧]植物大战复联第二章  http://www.ihaoke.cn/snln.shtml
在谢辰面前丢了那么大的脸,温安安单方面决定与男主势不两立,虽然一开始两人的关系就没好

反恐生化之恐怖之旅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ihaoke.cn/pctf.shtml
“诶,不是,不留下来喝杯水再走?”沧澜看着魏阳明。而魏阳明微笑了一下,说:“我有事啊

龙图案卷集·续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ihaoke.cn/umfo.shtml
光人不愧为炼肉五层的武者,对武器的掌控已经达到了如臂伸指的程度。就在何旭一把抓住长枪

周二生悟道香豆蔻  http://www.ihaoke.cn/ppan.shtml
见古三通服下了伍伯给自己蕴养经脉的养脉丹,周一将床上的躺着的成是非扔了下去,坐到古三

我的世界任你撒野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ihaoke.cn/gmfk.shtml
迪克正和提姆一起在韦恩庄园门外做迎宾的活动。这件活本来应该是布鲁斯来做的。但蝙蝠侠带

笑魔灯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ihaoke.cn/s5km.shtml
“背景电影世界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设定成功。”“搜寻九阳神功地点,设定成功。”“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灵修者大陆我以为你要死了

    上午上英语课的时候,孟忆慈感到下腹一阵疼痛。立式空调还在呼着冷气运作着。孟忆慈紧了紧外套,整个人蜷缩在自己的位置上。这节课徐灿贺不知道发什么毛病又跑到孟忆慈旁边坐着。徐灿贺感觉孟忆慈有点不对劲,拍拍她的肩膀,侧头问:“你没事吧?”孟忆慈躲开他的手,“我,,,,没事。缓缓就好了。”孟忆慈觉得自己一说话

  • 妖娆公主复仇记:偷心小萝莉投名状

    步青阳被他看得心里直发毛。“褚堂主,既然步青阳不是叛逆,那么,剩下的都是些小事了吧?即使他捅了你儿子一剑,也应该是你来找我这个主子讨要个说法,他……”姬千仇指了指步青阳,“我的跟班,你是无权带走的!”“老夫岂敢和少主讨要说法!”褚宏剑冷冷一笑。“那……我们可就走了?”姬千仇根本不在乎这老头心里是怎么

  • 幽冥咖啡馆之兄弟,结伴儿投胎不?

    睡梦中感觉我的脸很是刺痛,睁开眼黑猫正用他的爪子挠我的脸........“你有毛病啊?抓你的板子不好吗?抓我脸干啥?!!!!!”我看着这只贱贱的猫,几乎吼了起来!黑猫显然被我这么大的反应吓到了,眼睛睁的大大的,张着嘴,一直挠我脸的爪子也停在半空。愣了几秒,慢慢放下爪子,猛的提高嗓门“你吼我干啥?吓着

  • 南国传第2章在线阅读

    联合历288年,盛夏,某地下城,头顶上三百米就是东南最大的都市圈——留京。七月份本是这座南方城市最热的时候,空气闷热的让人觉得无处可逃,中央空调是最大的救赎。这儿深入地下,暑气和水汽都下不来,空气流通做的也好,比空调房还舒服。不过,能在“地下场”纳凉的都不是普通货色,鱼龙混杂,三教九流,本初现在就是

  • 在阴阳师的世界撒农药在线阅读第六节

    谢昀神色一凛,周身的气息都冰冷了不少,双手抱拳对着墨宁躬身道:“请殿下放心,卑职定当护殿下周全!”你还是自己撑好别挂了吧!墨宁微微挑眉,似笑非笑地望了谢昀一眼,抬脚就领着银朱二人回厢房去了。谢昀被墨宁这一眼看得身子一僵,转而想起之前众人被墨宁搭救的事儿来,顿时觉得自己的这番话颇有几分大言不惭,面上不

  • 灵能学园风暴乍起

    “罗小姐,上次那首曲调叫做《一个人的天荒地老》,并非我之作,而是我偶然有幸听到一老者吟唱的。小姐吟唱不好,一来是小姐对这些曲调从未接触过,一下子可能把握不住。二来呢,是因为这首曲调,是专门为男儿所作,略显抑郁悲伤,再加上声调低沉。女儿家很难有这样的心境体验,所以吟唱起来不自然是可以理解的。不过我这里

  • 燕垒生诗钞在线阅读第7章

    缘分是天定的,幸福是自己的,发送您的姓名到贾利贞的手机,为您占卜姓名的凶吉......这是大学的时候,同班同学在学校贴的恶搞小广告,当时还让我在整个系里短暂地风光了一把。最近隔壁组一个同事当爹了,给他的儿子起名叫志钊,我就随便提了一嘴名字的好坏问题,现在我周围的同事都围过来让我分析他们的名字...“

  • 葬明钟情蜘蛛,无意非礼

    无埃瑾眯眸看着妖域之森的深处,眼底悬浮着丝丝的涟漪,像是湖面上一波波的水纹,一圈圈的荡漾而去。“瑾,我,我哪有像你说的那样。”上官翎狡辩,想她上官翎天不怕地不怕,唯一怕的就是她家这个她名义上的哥哥。因为,在她的人生中,只有眼前的这个人最可恶了!他,竟然擅长使用暴力。如果把他惹恼了,他会将本小姐绑起来

  • 从相声开始当天王巨星在线阅读第3节

    林凯打完电话,伊爸伊妈这才稍微放心。不一会儿,伊心便回到了家中,在和伊爸伊妈说了几句后便回了自己房里。第二天一大早,伊心便来到了小花园中,她想好好的放松一下自己的心情……姹紫嫣红的花海中间围着一个小亭,亭里放着一套精致的石桌椅。伊心穿着休闲服做在伊子上。微风吹过,吹起她柔顺的长发。露出她精致的面孔。

  • 近身狂婿之怎么不喊哥哥了?

    千岁按照唐鹤言说的,上到二楼,推开右手边的门。里面还有挺大的空间,是套一居室,收拾的干净整洁。等人上来的时间,千岁翻开未读的信息列表。一个陌生号码:我是周昀止,司机说他在附中门口没接到你。千岁靠着墙,动手回复:昨天我告诉过他不用接我。周昀止:你现在在哪里?千岁没什么表情的看着手机:十点之前我会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