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轮回角色之陈淑娟

作者:执笔三年 来源:17K小说网

李家杰在二楼的包间,瞧见了那唱歌的姑娘下了台,自己心里也不由的叹息了一下,替姑娘感到了惋惜,舞台上换了个二老板,唱着一首《路边的野花不要采》,虽然唱的不咋样,但是穿的骚 情,露胳膊露肩,转个身还能露出旗袍的大腿根,不停地撩逗着台下的观众,握个小手什么的,刘奕辰又开始扒着脖子,随着台下那些个汉子们,一起嘶吼了起来。

天已经擦了黑,茶社里的人才开始真正的热闹了起来,李家杰和刘奕辰已经待了一下午,期间还花了二十块买了四瓶啤酒,让李家杰心疼不已,李家杰拉着兴趣未减的刘奕辰,下了包间楼,出了茶社,找到一家面馆点上两碗刀削面吃了起来,刘奕辰一边吃着面,一边按耐不住心里的骚动,悄声对李家杰说道:“家杰,要不咱今晚再干一票,让讷开开荤?”

李家杰摇头坚决的说道:“不行,说好的干一票缓三天的。”

刘奕辰听了,说道:“咱今晚不是要去寻葫芦娃吗?去西边顺便干一票呗,没事!今儿个没少花吧?二葛蛋那钱你留的就多余,换成讷,没扇他逼斗(耳光)就已经是对得起他了。就干一票,有鬼咱就闪呗。”

李家杰听了,确实心动,且不说给二葛蛋留下了五百块,光是茶社就花了五十多块钱,这可是往日里哥俩三天的花销,李家杰埋头思索了起来,就在这时,小面馆门帘一挑,进来了一个姑娘,可能里边穿的比较少,黑色的绒大衣把自己裹的紧紧的,露出了曲线的身材,梳着高高的马尾辫露出白嫩的脖粱颈,侧脸瞧着高挑的鼻梁,浓眉大眼,多少有点西域的风情,朝着拦柜里的老板,要了一碗刀削面,李家杰瞧着入了神。

姑娘要完了面,转身寻坐的地方,突然瞧着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的李家杰,又瞧了瞧对座坐的刘奕辰,立马一副生气的样子,也不犯憷,直径走了过来,用脚一扒拉脚下的凳子,坐了下来,冲着李家杰怒怒的喊道:“嗨,你看甚咧?”

刘奕辰在一旁瞧着失神的李家杰,“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嘴里的面条也喷出了不少,这时李家杰回过了神,连忙掩饰着尴尬说道:“不好意思,认错人咧。”

姑娘一点也不怯生,怼道:“认错人咧?是惯熟人的话,你就这么看?”

一旁的刘奕辰瞧着李家杰吃瘪,压着嗓子里的音,捂着嘴“咯咯咯”的笑出了音,李家杰更是面红耳赤,只好低下了头,一言不答,那女孩又瞅着刘奕辰怼道:“你笑个甚?吃上喜屁了?吱的有个难看。”

刘奕辰听了,连忙不笑了,一脸怒意的盯着姑娘看,姑娘瞧着刘奕辰生气了,也不惧怕,直接说道:“你横啥横?一下午就你嚎的亮,你赶讷下台闹球咧?”

刘奕辰一听这姑娘,张嘴比爷们都毒,疑惑的说道:“咱们认识?你是个做啥的?”

李家杰连忙扯了扯刘奕辰的袖子,小声的说道:“下午那个,唱《黄土高坡》的那个。”

刘奕辰听了,仔细端详了一下,嘴里“嘿嘿”了两声,对李家杰说道:“家杰,你不会是看上了人家哇,讷瞅了一下午,也没记着一个娘们儿的样,这姑娘就哼哼的鬼嚎了两句,你就记住了?”说完了又“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那姑娘听了刘奕辰的调侃,脸马上红了起来,怒气熊熊的对刘奕辰说道:“你有完没完?”惊得面馆一些个食客都瞅向了这里。

李家杰连忙站起了身子,对姑娘说了几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说着话拽起了吃了一半面的刘奕辰,给老板借了账溜了。

那姑娘生着闷气,冲老板喊着:“快点上面。”接着透过玻璃,望着李家杰两人远走的背影,开始委屈了起来……。

陈淑娟,燕州市艺校中专刚毕业,据说是自己母亲生前的朋友,把自己介绍到了燕州市第十六小学,当了一名的音乐老师,但是自己正值青春,心里怀揣着唱歌出唱片的梦想,托着父亲的关系,来到茶社表演唱歌,想锻炼一下自己。

今儿个是第一天,没想到第一次登台就被哄了下来,等了一下午,都没有等到再次上台表演的机会,心里正在憋着气,就瞧见了下午哄自己下台,喊得最亮的主。

虽然旁边坐着的那后生自己不认识,但是不礼貌,直盯盯的瞅着自己,让自己失落的心更是憋屈,所以才抛下心里的羞愧,大胆来质问二人,想发泄发泄,没想到这两个后生怂的很,竟然开溜了。

陈淑娟吃过了面条,又消了一会肚子里的委屈,返回了茶社门口,寻到了自己停放的自行车,开始回家。

雁北地区四月的天,凉的很,陈淑娟一个人骑着车子往家里赶,等着到了城西迎春里附件,渐渐少了路灯,拐进了一条巷子里时,更显的黑漆,陈淑娟开始嘴里哼着歌,给自己壮胆,心里念叨着千万别遇见了歹人,怕什么来什么,自己刚想着歹人,前边就突然跳出了俩个蒙面的人,挡住了去路。

陈淑娟连忙跳下了车子,不敢往前走了,扭头瞧了下身后,身后竟然也站着一个人,手里还握着一节木棒,同样蒙着面。陈淑娟心慌了起来,少了几分在小面馆里的胆气,有点哆嗦的大声喊着:“你们……你们想干甚?”想引起巷子里附近居住的街坊注意。

事与愿违,这个点,人们不是在看电视就是在吃饭,大街上连个掉泔水的都没有,陈淑娟接着又喊道:“你们别过来啊,讷爹是陈大奎,混城西的。”

拦路的三个人互相对视了一下,都互相摇了摇头,前边为首的一个人,操着外地的口音,说道:“老妹儿,别说那些个没用的,哥几个路过这嘎达,缺了口粮钱,你要不就把包留下来,要不就人儿留下来。”

陈淑娟听了,心里真真儿的慌了起来,自己知道自己的爹,早年在燕州城混的也不错,大多人听了陈大奎的名儿,也都客气的很,所以自己在外边说话办事也有几分江湖气,现在遇见了这伙过路贼人,自己怕是落不了好,连忙把车筐前边的一个挎包取了出来,扔给前边的人说道:“包给你们留下了,让讷过去。”

刚才说话的那个主听了,嘴里“嘿嘿”了两声,弯腰拾起了包,嘴里说着:“行,老妹儿挺上道。”接着开始例外的翻腾着,没一会儿脸变了色儿,说道:“老妹儿,你埋汰谁呢?就这几张破纸,想打发我们哥几个?”说着话把包直接头朝下,往外掉,果然包里只倒出了些碎纸头子和些个化妆品,脸一分的镚子都没有。

陈淑娟急了,说道:“谁出门带那些个贵重物品?你们放讷回家,讷回家给你去取!”

拦路的几个人都笑了起来,另一个直接说道:“你忽悠鬼呢?行了啥也别说了,没钱就留人儿,老妹儿你长的不错,就委屈你了。”说着话三个人就包抄了过来,没等陈淑娟喊出“救命”就捂上了陈淑娟的嘴。

陈淑娟的嘴被捂了上,喊不出了声,被三个人拖着往更偏僻的地方走,急出了眼泪花,只能“嗯嗯呀呀”的挣扎着,就在这时,突然听着“噗噗”两声闷响,前头架胳膊的两个人就倒在了地上,原来是被两个蒙脸的人拿木棍敲头上,给敲晕了。

只剩下的一个抬腿的人急了,嘴里喊着:“你们他妈的是什么……”话还没说完,脖颈就被一棍子重重的敲了下,也晕了过去。

惊魂未定的陈淑芬此时已经忘记了喊叫,直愣愣的瞅着眼前这两个蒙面在主,这两个蒙面的人,也不搭理陈淑娟,开始不停的搜着地上躺着三个人的身子,还不停的把一些个表,裤腰带之类的东西往怀里揣,分不清楚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这时那个稍瘦的人对陈淑娟说道:“陈大奎的闺女?”

陈淑娟连忙点了点头,那人又说道:“还愣着干嘛?要不报警,要不回家。”

陈淑娟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是遇见了抢劫的了,开始慌慌张张的往自己自行车跟前跑去,还拾起了刚才被丢在地上的包,准备推上车回家,走出去没几步,又回头瞧了瞧继续搜身的两个主,突然觉得那声音和身材似曾相识,接着慌张的骑着车回了家。

陈淑娟刚进了院子,就开始哭啼的喊着:“爹!爹!你闺女被人欺负!”正在屋里喝酒的陈大奎听了, 连忙下了炕出了院,紧张的问道:“娟儿,咋咧?是不是,沙皮狗没照顾你?”

陈淑娟接着哭着说道:“不是,是巷子口,外边,外边有人打劫讷。”

陈大奎听了,连忙上下打量着自己的闺女,衣服还算整齐,心里松了一口气,接着扯开嗓子朝着隔壁喊道:“他娘的,有喘气的吗?讷闺女让人欺负了,跟讷走。”连喊了两遍,等着左右邻舍有了动静,陈大奎才抄起了挑水的担子,夺门而出。

当陈大奎带着左邻右舍赶到巷子口,那三个拦路打劫的贼人刚刚迷糊醒来,现在穿着只剩下了秋衣秋裤,还在发懵,陈大奎大手一挥:“给老子打,打死算老子的。”接着头一个冲了上来。

三个人还头昏的厉害,瞧着乌泱泱的人过来,忙慌失乱的往巷子外跑,跑的自然不快,没一会儿就被陈大奎撵了上来,接着三个人就被众人噼里啪啦的一顿乱揍……。

延伸阅读

TT优果加盟  http://www.immogolf-marseille.com/6k4v.shtml
TT优果是一-个新零售鲜果品牌,基于互联网+技术,核心由线下生态体验店+线上智能购物

维美家居护理加盟  http://www.immogolf-marseille.com/ysd4.shtml
上海维美家居护理网是一家专职从事中核心沙发、地毯、家具、大理石及地板等维修和保洁工作

光头李记加盟  http://www.immogolf-marseille.com/g2t6.shtml
暂无

小天鹅洗衣设备加盟  http://www.immogolf-marseille.com/68ff.shtml
小天鹅洗衣设备是无锡小天鹅苏泰洗涤机械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无锡小天鹅苏泰洗涤机械有限

仲量珠宝加盟  http://www.immogolf-marseille.com/xqk3.shtml
本公司成立之前也同样走过了一段“香港购买——国内销售”的曲折历程。为了使珠宝饰品达到

御品堂养生馆加盟  http://www.immogolf-marseille.com/61pw.shtml
御品堂养生馆本着客户优先,诚信至上的原则,欢迎国内外企业/公司/机构与本单位建立长期

奇摩娃加盟  http://www.immogolf-marseille.com/g5fw.shtml
顺美服饰品牌定位:“奇摩娃”中国儿童时尚休闲品牌品牌释义:“奇摩娃”是给孩子一个奇趣

益身王加盟  http://www.immogolf-marseille.com/y8v6.shtml
益身王茶具总部是一家集研究、开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生产型企业。生产陶瓷电热水壶,紫

智尊尚品地板加盟  http://www.immogolf-marseille.com/lz0.shtml
智尊尚品地板目前已经形成纵向贯通上下游,横向全球一体化的产业链模式,以及涵盖传统终端

添艺画艺加盟  http://www.immogolf-marseille.com/gyt2.shtml
装饰装饰装饰[img=1]http://ims.jmw.com.cn/8316583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带着附身系统穿越[综]之第二章 夏进怒斥登徒子 小葵心惊见舅爷(2)

    夏进出了门,七弯八拐的向账房寻去,这一路上,心中清明了许多,虽说舅舅是远房,但是待小葵和待自己都不错,小葵能进漱月楼也是舅舅帮的忙,这桩事,想来舅舅也是脑袋一热,拍手应了下来。想着想着,夏进走到了账房的门前,屋里算盘声噼噼啪啪不绝于耳,夏进走了进去,低声叫了句:“郑参舅舅!”,一个粗壮的大汉轻轻放下

  • 不可撤销第5章在线阅读

    “我靠,这本书的武侠格式简直是闻所未闻啊!是新的流派么?简直爽到爆啊!”“‘青光闪动,一柄青钢剑倏地刺出,指向在年汉子左肩,使剑少年不等招用老,腕抖剑斜,剑锋已削向那汉子右颈。那中年汉子剑挡格,铮的一声响,双剑相击,嗡嗡作声,震声未绝,双剑剑光霍霍,已拆了三招,中年汉子长剑猛地击落,直砍少年顶门。那

  • 求生之混沌帝王龙悬崖之下

    “噗。”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叶星尘又一次站了起来,这次站起来明显比上次要费力的多,叶星尘站的摇摇晃晃的,像是喝酒了一般。“哎呦小子,有点东西啊!硬抗我两脚居然还有力气站起来。”“呸,你再来一百次,小爷我照样站起来给你看!”叶星尘朝官兵吐了一口血水。“很好,小子你成功激怒我了。接我一掌你要是不死,我

  • 穿成反派团子亲妈在线阅读第1章

    “噢,昨天王子**宴上和他跳了一夜舞的是谁?真是神秘又迷人。我猜,一定是哪个国家的公主。”“神秘又迷人?比贝莉娅还迷人吗?”“贝莉娅?贝莉娅确实拥有无与伦比的美貌,可那位不一样……我一看到她,就觉得心不是自己的了。她的裙子落满了星星,她的高跟鞋比钻石更闪耀……不过真奇怪,我已经不记得她的长相了。”“

  • 梦比优斯同人之牵绊(奥特曼同人,AU架空,BL主梦比优斯X镜子骑士)在线阅读第7章

    皇帝来自五大名门之一的剑士世家,玫瑰骑士斯佩德家族,而新任的皇后则是西南美人这一届的绿野少君侯。——绿野绿野,你们下的一手好棋,怪不得“青岚少君侯身体不适由结发妻子为其代领爵位”这么荒谬的决定皇帝也会赞同,原来……原来!青岚抓着头发像困兽一样在房间里暴躁地来回走动,原来你们是一伙的!绿野青岚抬起眼睛

  • 跟着系统搞科研第四章在线阅读

    景虎是一名高二的学生,整天管着一帮不学无术的社会败类,和他一样对学习提不上兴趣,只想着混社会的垃圾学生。今天,比他高一年级的堂哥景思旭在中午吃饭时间找到他,要他帮忙用自己养着的兄弟干一个人,说只要不把人杀了,打断手啊、腿啊什么的,全部他负责,他还会给自己这帮弟兄一笔辛苦费。本来自己还挺担心的,就因为

  • 天苍纪在线阅读激烈争抢

    魔雾山脉深处七彩灵松附近,各个强者都在这里等候着灵果的成熟,他们大多都一言不发,有的和黑衣人一样经过了伪装看不清长相,有的则是大摇大摆的展露着自己的真实身份与样貌。黑衣人大概的查看了一下周围的人的大概实力,这里大概有五六个人他完全看不出他们的具体实力来,但是却从那些人的身上察觉到了一种危险之感,也是

  • 捡回个小娘子之落尘凡(1)

    “没想到要置于我死地的人,竟然会是你…”“为什么?为什么?…这到底是了为什么…?”看着眼前那长的极为美丽漂亮的女子,落尘凡一脸的难以置信,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要杀他的人,竟然会是她。此时的他满身鲜血,一把血淋淋的长剑直插他的心口。“因为你挡了我路,在你身边,别人永远只会仰慕你,而我却什么都不是!所以…你

  • 这个缠人的反派(快穿)在线阅读第1节

    这是哪儿啊!张学涛看着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好似下了一场极大的雾。虽说达不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可一两米之外的情景也都被雾气掩盖着。我怎么来到了这儿,让我想一想,我在家看了一天的火影忍者,然后我记得在快到十二点的时候我应该去睡觉了,怎么会出现在这,真是奇怪,这难道~是梦吗?如果是梦的话,还拥有着自己的意

  • 离婚那事在线阅读第四节

    ……金泰哼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哎你别走啊!”朴智玟赶紧追上他,“你先说是不是啊?”金泰哼被他拽住,用尽力气翻了一个大大的泰式白眼。“你哪只眼睛看出她对你有意思的?”“我两只眼睛啊,”朴智玟仰着头,似乎又想到什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笑了笑。“佑妍她……她吃饭的时候不是一直对我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