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听我的话在线阅读第4节

作者:柔七七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四章让你高兴一段时间

“王员外,你家小姐是不是那日站在你身旁的佳人啊?”心中想毕,陆阳立马轻声的问向一旁的王员外,毕竟要先确认好是否是自己心中想的那人才行。

“傻小子,现在应该叫我岳父才是,我只有一个女儿,自然就是当日你所见到的了。”王员外此时已经笑的合不拢嘴了,见陆阳问来,丝毫犹豫都没有的回道。

“多谢唐大人的恩典,你简直就是我~哦不,小人的再世父母啊,小人在此叩谢大恩。岳父,我们快点回去吧,我的肚子好饿了。”陆阳闻言心中大喜,这回可是又得财又得色了,立马向着唐大人一施礼,随后就向着身旁的王员外催促道。

王员外被陆阳这一声岳父叫的心花怒放,都快分不清东南西北了,此时一听陆阳肚子饿了,连忙一声大喝,接着两名壮汉就走进了大堂之中。

“乖乖,这两人的手臂都有我的大腿粗了,不过样貌嘛,跟本少爷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咯。”方一看到两人,陆阳就心中暗暗的想着。

“你们把姑爷抬进轿子。”王员外摆摆手的吩咐道,没有看两名大汉一眼。

两名大汉闻言,立刻就一人一边的将陆阳抬了起来,二话不说的就向着衙门外走去。

“唐大人,明日午时小女大婚,大人一定要来捧场啊。”陆阳被抬出之后,王员外就向着唐大人一施礼的笑道。

“这个自然,明日本官一定准时赶到,王员外就放心吧。”唐大人哈哈一笑,两人这种勾搭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接下来两人又客气了几句后,王员外就离开了衙门,而此时的陆阳却是已经坐在了一个由木头做成的轿子里了。

“先是沙尘暴,接着一命呜呼,现在穿越,身上多了个三角体,被招为女婿。嗯?等~等等我身上用来拍照的相机莫非也穿越过来了……”陆阳坐在颠簸的轿子里,此时才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想了一遍,顿时发现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大事件。

想毕,陆阳兴奋的抬起右手,接着耳朵一动,一个黑色的十分细小的八字就出现在了手中,接着他不知道往上面哪里碰了一下,八字就“咔咔”的瞬间变形起来,不一会就变成了一架头颅大小的相机。(相机简介:超级袖珍相机,30世纪的高科技产品,可大可小,可打印,还不需要胶卷,真是好用,好玩,又好带,实乃家庭必备,简介完毕)我的天哪,陆阳竟然把超级相机带到了异界。这说明了什么?陆阳可以用这个相机泡妞,保准泡一个成一个,而且这还是极度炫耀的一个东西。瞬间,陆阳就觉得此次的穿越必定会精彩万分,想着想着,陆阳就傻笑了起来,丝丝的白色液体在陆阳的嘴角形成。

“噔”一声轻响,陆阳的屁屁与座位来了个亲密的接触。

“王家到。”还没等陆阳发飙,一声清亮的大吼声就从轿子外面传来了,陆阳一惊,深知财不可露的他连忙将相机收进了耳朵之中,接着轿子的布帘就被一双大手扶起了,一抹耀眼的阳光照射进来,陆阳不禁的眯了眯双眼。

“请姑爷过火盆。”没等陆阳看清情况,一声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就响起了,陆阳心中一动,立马的睁大了双眼,只见两名手拿白帕,侍女模样的女子正低首面对着自己。

虽然低首,但其二人的样貌却是瞬间的被陆阳一眼看穿了,雪白光华的皮肤,瓜子形的小脸,两个小辫子仿佛两条翠柳一般,令人眼前一亮,“美女”二字瞬间在陆阳的脑中形成。

看着眼前的美女,陆阳对那神秘的王家小姐不由的就想入非非,连侍女都算得上美女了,更何况小姐,一定是一名绝世佳人。

“姑爷,请过火盆。”就在陆阳想入非非之时,两名侍女又再次的开口了,声音比第一次要大上了几分。

“两位妹妹,我这就过火盆哈。”陆阳一笑,思绪瞬间就回到了现实,他估计这所谓的过火盆也就是驱邪吧,于是便对着两名侍女淡淡一笑,多看了两眼之后,陆阳就抬脚走下了轿子,一个两尺大小的火盆正摆在了陆阳的面前。

陆阳没有丝毫犹豫的抬脚一跃,仿佛鲤鱼跃龙门一般的越过了火盆,同时身体后转,左手往腹部一摆,双脚交叉,一个弯腰,竟做出了绅士般的动作。

“嘻嘻~~”两名侍女见状先是一愣,随后就忍不住的捂嘴轻笑了起来,同时一双好奇的大眼睛就盯向了这位有趣的姑爷。

陆阳被两名侍女这么一望,目中精光一闪,心中就就想道:“博得美女一笑,帅哥没有白跳。

“姑爷,进门吧,您该去梳洗了。”没等陆阳想完,侍女就开口提醒了。

“哦,好,两位妹妹带路吧。”陆阳一怔,随即嬉皮笑脸的说道,同时心中就想着是不是会有鸳鸯浴呢?

两名侍女闻言,便一笑的在前面带路,陆阳则是寸步不离的跟了上去。方一进入庭院,一片红花的海洋就出现在了陆阳的面前。

“嗯,还不错,勉强配得上本少爷的身份了,不过就是少了点艺术的色彩。”陆阳望着眼前的情形,心中想着,不由的点起头来,还露出了一丝的可惜之色。

陆阳想着,两名侍女已经左拐右拐的将其带到了一间房间的门外。

“姑爷,您可以进去梳洗了,您的换洗衣衫都在里面了。”侍女对着陆阳一低首的说道。

“哦,怎么?两位妹妹不一起来吗?”陆阳应了一声,随即面上一笑的对着两名侍女说道。

“姑爷不要开玩笑,奴婢还要去伺候小姐,这就告退了。”两名侍女闻言,面色瞬间变的通红无比,接着便一弯腰施了一礼后就冲冲的离开了。

“看样子这异界的女子还真好泡啊,不过就是开了个玩笑,竟然就如此不好意思,看来本少爷以后的日子好过咯。”望着渐渐远去的娇小身影,陆阳心中一动,嘴角一翘的就推门进入了所谓的浴室之中。

方一进入浴室,一面屏风就出现在了陆阳的眼前,他望了一眼屏风,脚下一动的就到了屏风的后面,只见一个一丈多宽四尺左右的大木桶出现在了陆阳的眼前,在木桶的里面,此时正盛有大半桶的温水。木桶的前方有着一个小方桌,上面摆放着红色的丝织大袍与几件内衣裤。

陆阳望着眼前的情景不由的一声苦笑,看来自己真的是来到一个科技落后的地方了,不过再一想自己耳中的相机,嘴角又不经的一翘。

“嗯?不错,水温控制的到是不错。”陆阳浸泡在水桶中,面上满意的自语道,忽然,“咕咕”声又从他肚中传来,这下陆阳可是急了,搓澡的速度立马提升数倍,瞬间就出浴了。

人家说美人出浴那是人间最唯美的景象,这陆阳出浴倒也不赖,轻巧的身形,光滑的皮肤,如果有女子在此的话,一定会被其迷倒的,看来陆阳也不是一无是处嘛。

“牛排、烤鸡、咖喱饭、狮子头……我的实物,你在哪里~~”陆阳快步的走出了浴室,随后口中哼哼着就向着人多的地方走去。

“喂,哪里有吃的?”陆阳抓住一名路过的男子,抹嘴擦牙的问道,一副饿死鬼的样子。

“姑爷,现在还没到开饭时间,如果要吃东西的话就叫厨房做吧,不过小的还有些事情,您到那边叫个下人吩咐下去就好了。”男子先是一愣,看清来人之后就低首恭敬的回道。

“谢谢啊,你忙去吧。”陆阳闻言心中一笑,虽说自己所在的原本世界里,也有许多奉承自己的人,但却都没有像这个男子这么恭敬,顿时陆阳的心中就美滋滋起来。但再一想自己的肚子,连忙快步向着庭院走去。

这次陆阳又拦住了一名男子,并且此人闻言立刻是快步的跑去,而且还有一人将陆阳领到了一间客厅中的一张圆形大桌的面前,并且示意其在此等候。

既然事情都搞定了,陆阳自然是在此处静静的等待起来,他观察了一会大厅,发现除了比较大以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必是专门用来进食所用的。

心中想着,陆阳忽然眼前一亮,只见一个粉色的身影慢慢的出现在了陆阳的眼前,粉色的小鞋,白皙的皮肤,柳条般的蛮腰,挺立的双峰,神秘的面纱,不是陆阳即将要迎娶的王美丽又是何人。

“相公,听说你要吃东西,让美丽陪着你吧。”王美丽方一进门就冲着陆阳掩嘴一笑,接着便大大方方的坐在了陆阳的身旁,一伸洁白如玉的手就给陆阳斟上了一杯茶。

“美丽,真是人如其名。”陆阳听到美丽这个名字,先是有一种吐血的冲动,但见其洁白的玉手与那妖娆的身材,陆阳马上就拍上了一记马屁。

“呵呵,相公才是人如其名呢,美丽差的远呢。”王美丽闻言咯咯一笑,同时一记马屁像乒乓球一样瞬间打了回来。

接下来两人竟都沉默起来,只是两人的双眼都互相的对视着,仿佛想要同时的看穿对方一般。

“乖乖,瞧这双眼,噗噗,绝对是黑夜中的明珠,照亮了哥心灵的深处。”望着佳人的双眼,陆阳心中一阵暖流缓缓的流淌起来。

女子。这次不但没有被判刑,反而得到了这么大一个好处

,而且看这王员外的样子,应该是很有钱的,这回岂不是发达了。”陆阳心中闪电般的闪过无数的念头,嘴角不禁的咧到了耳根。

延伸阅读

墨子传一)  http://www.dqshbkj.cn/yilo.shtml
罗华带着沙华来到了冥界,还未过鬼门关,就被守卫扣留在了那里。“天界之人,居然还敢再来

幻世虚弥之北灵之原(1)(8)  http://www.dqshbkj.cn/ae0r.shtml
柳阳在当天晚上便回到了刘柳域,在回庭院的途中,遇见了柳慕白。柳慕白便叫住柳阳:“二弟

深海利剑之我是卢一涛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dqshbkj.cn/ge6c.shtml
于是钟布德清醒过来,她眨了眨眼,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睁着眼睛望着一边的光有些愣愣的,

神都妖灵录离开  http://www.dqshbkj.cn/dh79.shtml
经受了白枫半天的折磨,两个少年连晚饭都没来得及吃,就纷纷倒在了二楼房间里的床上,任由

就是宠爱你呀之初次告败  http://www.dqshbkj.cn/uno7.shtml
今日的孟雨泽改掉了以往的任性脾气,放下尊驾与梁家细细详谈。梁家大少爷梁枫见是孟雨泽,

非我之如山似海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dqshbkj.cn/ag22.shtml
苟不礼从来没像今天这样郁闷过,先是看着徒弟在眼前化为飞灰,再是登门拜访求这老太婆。这

道骨仙风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dqshbkj.cn/d63d.shtml
B市旁边的一个小村子。一间小旅馆,一个长相清纯的女孩子在看电视。女孩子瓜子脸,大眼睛

我,历史的护道人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dqshbkj.cn/sz8t.shtml
许酥酥羞愧地低下了头,在场所有人中,只有她一个人没有背任何负重。“走啦,小东西。”斐

我是婆婆的心腹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dqshbkj.cn/y3pc.shtml
第二日,二人寅时就开始出发赶往.辰时终于到了青云宗山脚下,青云宗三字透过重重雾气,在

[世界第一初恋]未央林鹏视察食堂1  http://www.dqshbkj.cn/ggms.shtml
夜色已经降临大家吃完饭以后走了出来林鹏说那个我先回去了呀?陈美琴说那个我和你一起回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甩了女主的白月光混血!

    威基基海滩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海滩,东起钻石山下的卡皮欧尼拉公元,一直延伸到阿拉威游艇码头,长度约为一英里。而威基基海滩的精华部分,是从丽晶饭店到亚斯顿威基基海滨饭店之间的一段。这一段有细致洁白的沙滩、摇曳多姿的椰子树以及林立的高楼大厦。海水宁静开阔,是最受游客喜爱的假日休闲理想地。同时,也是比基尼美女

  • 阎王不高兴:我老婆是阎王仙武大陆

    张小凡虽然头脑已清醒,但思绪却是愁眉不展,望着一身古装婀娜多姿的众女一阵迷惘。什么情况?这是他现时脑海中不断浮现的唯一话语。从刚才那兴奋劲下来后,他就想要弄清楚现状,现在处于何地,看这地方琼楼玉宇,气势辉煌跟他日常生活的高楼大厦完全不是一回事。自己被抓到剧组中拍戏?念想到此,他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众女

  • 香蜜之一诺情长之当爹了

    陈鹤的头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子,清俊的五官皱了起来,嘴里艰难的低叫仿佛在忍耐着极大的痛苦。林桥有些紧张:“怎么了?”伸手想要抱他,可是手刚触到他的裤子,就湿了一大片,好似有血流出来。顿时对窗外那同乡道:“快去把我岳母请来,我媳妇要生了。”那窗外那人没想到竟赶上这么一遭,生孩子可不是小事儿。立刻把往

  • 荒体:我重生后无敌恐怖在线阅读第8节

    众长老也是来到了这里挑选徒弟,这一次宗主可没说规则,是挑选一个呢还是多个,根本就没有限定人数,他们一进来就好像是饿狼一样,吓到了不少人。动作快,运气好的长老已经得到了青色基台的徒儿。比如宋千芳,三长老,他一上来就碰到了王昊,没说几句就拿下了。再之后李向跟了四长老,炼器阁阁主朱先冶。林桦跟了大长老,执

  • 这碗鸡汤,有毒!之第十章(10)

    颜霁惊愣,一时竟然忘记害怕。黑色渐渐隆起,像从地底下刺出一根尖锐的角,而这根角竟然像有意识般弯曲,对着颜霁的眼睛。难道……真的有鬼?颜霁的灵魂在战栗,耳朵里嗡嗡嗡的喧啸,像是有两个人在吵架,吵的太过激烈以至于产生一种人格分裂的幻觉,一面慌乱愤怒,一面惊恐无措。地上的黑色尖角没有理会颜霁的痛苦,毫不犹

  • 医门圣手在线阅读第九章

    第九章我眨眨眼,然后装作无所谓的撇开头,“不去就不去吧,到时候再说好了,反正它明天才会过来。”“……好。”夏目看着我,细细的睫毛微微抖动,像是一只纤弱的蝴蝶,在阳光的映衬下泛着浅浅的光,“小沐是个温柔的人呢。”小沐是个温柔的人呢。“切,夏目你就是这么蠢。”肥猫在一边嚷嚷,“这种女人哪里温柔啦?!”我

  • 异界篮球在线阅读第5节

    “开炉!”猛然间的一声巨响拉回了天辰的思绪,不知何时,每一尊鼎炉旁都多了一个身影,那是清一色的丹师,他们眉宇间洋溢着自信,似是因为丹师这个身份而让他们自豪。天辰灵魂一扫,不多不少,正好一万尊鼎炉,万鼎腾空,万种火焰顿时升腾,如同一朵朵娇艳的花朵。万火可以燃尽天苍,那种声势直欲震慑到人灵魂深处,天辰注

  • 大宅小家第七章在线阅读

    出师不利。完全没料到炭治郎居然是个音痴的我措手不及。果然让音痴去安抚音乐教师什么的,只会变本加厉地制造精神创伤。“响凯老师不行的话,那就接着去找炼狱老师试试吧。”明明被别人嫌弃了音乐细胞,但炭治郎完全没有气馁的样子,仍旧精神饱满地向我提议道。“你是说今天在历史课上带我们打骑马仗的炼狱老师?”我闻言精

  • 异世界的风云在线阅读药香

    第1章药香所贵王者瑞,敢辞微命休。坐看彩翮长,举意八极周。自天衔瑞图,飞下十二楼。图以奉至尊,凤以垂鸿猷。据上古卷轴传说有载者云:凤,神鸟也。天老曰:凤之象也,鸿前、鳞后、蛇颈、鱼尾、鹳嗓鸳思,龙纹、龟背、燕颌、鸡喙。五色备举,出于东方君子之国,翱翔四海之外,过昆仑,饮砥柱,濯羽弱水,暮宿风穴,见则

  • 南风微微起之004两个宁惜颜(4)

    他可不可这么聪明啊,我知道不把事情摊开来,他肯定不接受我的搪塞理由的,只是我说我是从现代来的,他会相信吗?“那我保证我接下来所说的是事实,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这实在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我喃喃自语道,不知道是对她说,还是想要安慰自己。“我只知道你不是宁惜颜。”他淡淡地说道。“为什么?”我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