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仙隐地球第6章在线阅读

作者:有无无有生 来源:纵横中文网

洛阳中牟潘家,祖上多财,至如今,也是钱财堆积如尘土,金银珠宝充盈府。

潘父已不在人世,邢氏仅有潘岳一子,如今两人相依。

祖上之财累续至今,潘府却山水不露。胡八巷往里走,尽头有池塘,荷叶初生,娇嫩欲滴。

梨花道路两边开,皆因邢氏喜吃梨。

梨花满地散落,几百棵梨树走到头,便是潘府。

没有雕梁画栋,回廊报厦,三进三出的院落,有管家两人,婢子十人,老嬷嬷两人,小厮十人,厨子一家老小。宅院追求自然意趣,依地势而建,物品多半旧,潘府不喜奢靡。潘府也有卧虎藏龙之辈,两名管家负责潘岳名下铺子,他们自有人脉,为潘氏本家人。

在洛阳城郊,潘父曾掷千金建一华美庭院,号爻园,时人称洛阳第一园,一大家族皆聚集于此。家族庞大,少不了勾心斗角。潘父娶了邢氏,本该和和美美,邢氏生下潘岳,一直未能再有子嗣,潘岳祖父母勒令潘父纳妾,甚至以死相逼,期盼子孙绵延。潘父不从,只道此生只此一人,邢氏便被冠上了善妒的罪名,潘父一气之下脱门自立,另辟一宅院,便是如今的潘府,一家三人,读书烹茶吟诗听雪。潘岳祖父母离世之前,还是将家产交由了潘父,爻园如今,已是尘封的过去。当今风头正盛的是金谷园。

梨花尽头的潘府,有一个别名,它的大门上方悬着两个字。

眷园。

邢氏坐在大门前绣着花纹,旁边的桌上放着两杯茶,一些干果甜点。园门大开,里面有总角的孩童在玩耍嬉闹,那是府里管家与厨子的儿女。

两名婢子在门前修剪花枝,是潘父离世那一年亲手所植的牡丹。

“夫人,你看,郎君回来了。”婢子浇着花,打量了一番,又道:“今日郎君出门未备车马,故而两手空空,未见瓜果。”

邢氏起身大笑。

潘安走过来,顺势往旁边的竹椅上一摊。

邢氏佯怒,轻拍他:“快些坐好,父亲教你的礼仪都忘了?”

潘安灌了一口茶:“父亲说,在家就是要随性而为。”

邢氏放弃说教,专心绣起了眼前的帕子,这是特意为潘安做的,绣着绣着,视线都有些朦胧,不由得叹口气。

“人老了,日头这么好,针线都穿不进去。”

潘安拿过针线,穿过针头:“那是母亲在日光下坐久了,在树荫下缓一缓就好。”

针线穿好,潘安甚至尝试着绣了两下,一幅驾轻就熟的模样

邢氏一看,干脆拿起了干果,将绷子丢给了潘安。

婢子过来将竹椅移到梨花树下,椅背碰到了树干,霎时簌簌满地。

潘安看着花瓣纷飞,突然想到几月前救得一女子,数日后随友人登山,此山紧靠杨府,他落到最后,偶然下望,见杨府花园之中,有女子嬉笑。

女子站在落花下,笑道:“漪儿你看,下雪了……”

一瞬心头起风,手脚微凉,耳畔鸟鸣喧嚣,脚边山虫乱叫,眼前皆是她嫁衣的模样。

凡夫俗子认为,此乃动心。

.

夜晚时分,邢氏坐在青梅树下,听老嬷嬷讲神仙传说。

两名婢子跟着另一位嬷嬷泡青梅酒。

看到眼前的青梅,邢氏想起了往事。

“当年你父亲当刺史时,跟扬州刺史杨肇关系甚笃,我们三个人就去扬州杨家拜访,当时你在杨家院子里闲逛,杨府的女儿就在院子里摘青梅,她见你好看呼你阿姐,并将手里的青梅都给了你,你当时生气,将青梅都扔了,回来告诉我,有个东施唤你阿姐,我当时纳闷,没听说杨府里有个东施啊?后来才知道,这个东施啊,就是杨家的嫡女,大名杨容姬……”

呼吸一窒,拿手的手指微微弯曲,潘安懊恼:“这件事,我怎么不记得了?”

“那时才多大啊,记得才叫怪事呢?”

“我不记得,她应该也不记得吧?”

“那是自然,只是很久没见容儿了,今年杨府举家来了洛阳,我们还没去拜会,还是上次你杨伯父亲自来道谢我才知道他们来了洛阳……”

杨府的杨容姬打了个喷嚏,杨氏取笑:“是谁在念你?”

杨容姬揉了揉鼻子,摇头。

漪儿往她身上加了一个披肩,坐下来接着研墨。

杨氏对着账本,看着杨容姬聚精会神的练字,突然笑出声。

“容儿知不知道,你小时候有一件趣事,昨天你父亲还跟我说起。”

习字的笔停顿,杨容姬接着摇头。

“那年你三岁,在园子里摘青梅,看到一个长相俊美的小郎君,张口就喊人阿姐,把人家气的转身就走。”

“……”

“那个小郎君也厉害,说有个东施喊她阿姐,那时我们都在奇怪,府里没有人叫东施啊,然后晚宴时他指着你,大喊,就是这个东施,大家笑作一团,才明白他是含蓄的说你丑。”

“……”

“那个小郎君自然有资格说别人丑,他长大了可是潘安呢。”

笔杆落下,宣纸浸透,漪儿手忙脚乱:“女郎别生气啊……”

.

看到笑意盈盈的潘安时,脑海中突然显现东施二字,杨容姬暗搓搓磨了磨牙,皮笑肉不笑。

天色迷蒙起细雨,附近的民宅已有炊烟升起。

杨容姬疑惑,为何每次出来游荡总能遇到潘安。

对方撑了伞,慢慢走过来,边走边问:“我奉母命出来买胭脂,不知容儿出来,是为何事?”

头顶雨停下,入目是男子的衣襟,质地紧密,绣着花枝,暗青色的衣衫,倒显得他沉稳了几分。

杨容姬缓缓抬头,嘴角抿出两个小窝,眼神一转:“是给自己用吗?”

杨容姬有心要噎一噎他,脸上一派狡黠。

谁知对方气定神闲,抬头一笑,低头看着她:“我若用这胭脂扮成女子模样,你在我身边,真的是……自惭形秽。”

漪儿没忍住,偷笑出声。

“你……”

杨容姬不复从前的淡定自若,一时间竟找不到合适的语句去反驳。

转身朝南走,漪儿慌忙撑伞跟上,潘安亦步亦趋。

到了南市,杨容姬豁然回头:“你为何还跟在我身后?”

潘安收了伞,扬了扬下巴。

相邻的两家铺子,一家胭脂水粉,一家珠钗花钿。

潘安进了胭脂铺子,杨容姬与漪儿走进了旁边的首饰铺子。杨氏前些日子定了一些珠宝首饰,说是几日后要去参加一场宴会,每人都要描眉梳妆,衣衫华美。特意让杨容姬去将这些首饰带回府内。

取了首饰匣子出来,雨已停下。

左转右看,不见潘安的身影,杨容姬微怔,却接着往杨府走。

至河边杨柳处,那边有一人负手而立。手里拿着手帕,包着不知名的物品,微微一个侧身,雨后的天色清明,无端给人渡了一层柔光,天庭鼻梁下颌,像是神来之笔。

漪儿轻声道:“潘郎真的是明媚如桃花。”

容颜出色的男子总是容易吸引很多人的目光,他未来的娘子不知要吃多少人的醋。

桃花郎君这时候发现了两人,踏着地面上的积水走过来,站定。

左手被抬起,掌心一凉,丝帕四散滑落,露出里面的真容。

一盒小小的胭脂。

他将杨容姬的手掌合上:“赔罪之礼,还望容儿莫要生气。”

漪儿见自家姑娘微张着嘴,似乎很是惊讶。

潘安又道:“你看我们相识这么久,数次偶遇,也算是……朋友一场,不该总是公子公子的称呼。”

“那我该怎么称呼你?”

微笑:“檀郎。”

檀郎二字音落,他松开了手,一步一步后退,然后转身,走向另一个方向。

胭脂盒静静的躺在手心,指尖摸了摸上面的图案,是一枝绽放的桃花,打开来,有扑鼻的香气,一丝丝沁入鼻尖。

旁边有船家卖着莲蓬,漪儿买了一支,杨容姬拿出一粒莲子,随手放入口中,莲子心苦。

.

市井细民的乐趣,除了喝酒斗鸡养蛐蛐,还有些文雅点的,比如,看书。

诗书经典,专属上层阶级,一般人读不透彻,小说这种文学样式,倒是迅速风靡。

白羊书舍顺势而为,搜集了市面上的各类小说样式。书舍由一名白发长者所设,长者曾为朝堂文官,也爱收集文人诗文稿,此前看到左思之《三都赋》,令人大量刊制,此后左思《三都赋》名臊一时,使得书舍门庭若市。

书舍的其他人都尊称长者一声渊知先生。

伙计装册着书页,渊知刚看完一纸文稿,半响无声。

伙计张笠疑惑:“先生为何如此凝重,是又觅得一绝世文稿么?”

渊知放下字稿,随口道:“我看的是潘岳的诗稿,这是一篇诗赋。”

“写的如何?”

“潘岳少有才气,有大志气,锋芒毕露,这诗赋写的甚好,铺张有度,只是言辞间太过急切,对志向过于执着。”

“有才能之人自然不甘于平庸无为。”

“今朝堂黑暗,吾怕他容易招人记恨。”

叹了一口气,渊知道:“欲壑难平。”

延伸阅读

云岚传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0foo.cn/uod6.shtml
一级能力考核后是一个两个月的假期,正值酷暑时分,像是泳池这一类的地方格外火爆。作为滨

修道这些年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0foo.cn/g4uw.shtml
黎明的晨曦照到了陶昌,他醒来,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手捏着一条蛇。啊,这不是一条普通的蛇

[猎人]坑徒为师之本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0foo.cn/d1be.shtml
——“这一棵浸水的木头也该被晒干了,是时候化为干柴猛烈的燃烧,亡命之徒绝不向命运和世

帝君夫人是朵花之第一个任务(中)  http://www.0foo.cn/ai9g.shtml
钱金山心疼女儿,却知道眼下这情况,女儿留在这里被人非议也不是个理儿……而且,他女儿要

我不想当万人迷[星际]第九章  http://www.0foo.cn/y8rm.shtml
温絮语睡了来了这里之后第一个好觉。梦里她回到了现代,和爸爸妈妈一起。进大学的时候,她

老王家有皇位要继承之满月  http://www.0foo.cn/drak.shtml
林海这里叹息着,伤怀着,另一边的江氏已经开始准备他的另一件大事了,那就是满月之礼,一

诸天成就系统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0foo.cn/gwrm.shtml
“风少说笑了!请签名!”风安安努力的维持着她一向淡然傲物的神态,将手中的**推到了顾

小木匠闯江湖【一本】  http://www.0foo.cn/g9gd.shtml
子夜时分,阵阵闷雷从远处天际隆隆滚过。忽地“哗喇——”一声霹雳惊破令人窒息的压抑。混

体坛:从奥运冠军开始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0foo.cn/xx6o.shtml
这一番变化来得兔起鹘落收得也猝不及防,莫说还在吐血的少女,连琼涟都是一怔。不过,很快

[家教]闺蜜与男友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0foo.cn/u7rx.shtml
一连几天,林夏都心无旁骛,闷在狭小的出租屋里专心致志研读剧本。很快,他便接到剧组开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王]无良乃善在线阅读第9章

    木青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如果他的望气之术没有失灵的话,那么涂旸将会是下一场皇位争夺战中的最后胜利者,这样一个注定成为皇帝的人,居然和他家琅哥儿有姻缘纠葛?这画风不对吧?到时候别说是皇室之人不同意了,就是那些大臣们左一个无后为大,右一个江山为重的,他家琅哥儿到时候活得是多艰难啊!一定是他今天出门的

  • 影后是撩粉狂魔第7章在线阅读

    “姐姐……”紧闭着的屋子里静悄悄的,可花无缺知道她肯定听到了自己的声音。这一扇木门根本拦不住武功高强的花无缺,可他就那么规矩的站在木门面前,等着屋里面的傅离给他一个反应。他静站了许久,久到他都要以为傅离再也不愿意打理他了的时候,门开了。傅离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好脸色,只是看着门口小奶狗一脸激动的样子,她

  • 九州虚名之吹牛逼成真了?(新书求鲜花收藏!)

    “我靠,这是怎么回事?”第二天一早,看着眼前宽敞明亮的卧室,顶上挂着的豪华吊灯,身下宽阔的大床,苏浩揉了揉眼睛。该不会是在做梦吧?他闭上眼睛。再睁开。眼前的场景还是没变。依旧是宽敞明亮的卧室,顶上挂着豪华吊灯,身下是宽阔大床。“我槽!”苏浩吓得坐了起来,忍不住掐了一下自己。嘶~疼!真特么的疼!不是梦

  • 玄幻:我体内有个洪荒世界在线阅读第二节

    此刻这个大厅之中诸多宾客纷纷向着李昊的方向看过去。“竟然有人在楚少的婚礼上面送棺材,这垃圾恐怕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不知死活的东西,楚家是不会让他活过今天的,总归是要死。”“等等,刚刚说的是已故陈宇的长兄,难道是两年前陈宇那个傻子的兄弟,这特么是送过来找死的吧?”整个宁明市谁不知道陈宇是个傻子,

  • 异世界冒险物语第二章在线阅读

    湿透了全身的他,仍在不断地并齐着双手摆动着各种奇怪的手势,而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紧闭双眼面色依旧平静的他,不知几何慢慢从他颚尖下方凝结出一颗晶莹硕大的汗珠慢慢地滑落,一个接一个得在这块大石头的石壁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异常清脆。他仍没有丝毫想法去探知这声响的由来,面容平静地他突然面色一阵扭曲,看起

  • 情书三旬在线阅读第九节

    鲜血沾染在皮肤上的黏腻触感,纠缠着经久不散的血腥味,第一次使用“绝对时间”的脱力感……无人的荒野留下的凌乱脚印悄无声息地延伸,最终消失在城市暗昧的角落。酷拉皮卡抱膝缩在高墙的阴影下,脸上还残留着敌人的血液,没有被及时擦去,于是干透成暗红色的血块。和同事打完电话,按下挂断键的指尖一片冰凉。不知道是手机

  • 逆转三国在线阅读兄弟情义

    胤祉听了身子一顿,对哦,他刚刚下意识地用了现代时跑步前的扭腰甩腿,却忘了大清朝他们自有一套热身动作。可得想个法子糊弄过去,要不然以为他发神经就完了。胤祉尴尬地扯了个笑容解释道:“那肯定不是了,我怎么可能会忘记安达教的热身动作。我看现在只是稍微比试下弓箭而已,又不是要练习一整个下午,便随意活动活动胳膊

  • 魔道祖师之天命难违在线阅读第九章

    转眼间,就到了半决赛。根据比赛规则,半决赛要进行抽签比试。在擂台的正前方,也就是四位大人物座位所在的位置,在他们的正下方也有四个座位,这里坐着本次四强的选手。“请选手上台抽取签位”话音刚落,四个身影就已经落在了擂台下。在上台的时候,林强回头瞪了凌云一眼,凌云也不甘示弱,直接瞪了回去,两个人互不相让,

  • 玄幻之我来到荒古十亿年之后偷师不成全身疼

    一行七人,边扫地边交谈着在交谈中了解到这几人分别叫吕舸,肖仕育,姚仕谋,陈星霖,程夕生老头像个疯子一样一直重复着之前那几句,大家都听腻了,也懒得再去听众人扫到讲经堂的时候已经天大亮了讲经堂里面一个长老,正在对着几十个人讲解着修炼之道“修炼之道乃夺天地之造化,窃宇宙之阴阳,创日月之乾坤武之道,震苍穹,

  • 三国:铁骑暴君在线阅读第五节

    曲仲冬行四,大哥曲仲春一家远在北疆,二哥曲仲夏还有二嫂柳帼英是烈士,家里仅有的一个丫头也在战乱中失散了,到现在都没个音信,他三哥曲仲秋倒是离得近,就住在斜对门,有葆荣、葆华俩儿子,还有一个女儿红霞,和曲一一同岁。有福和有贵都是葆荣家的,有福是老大,孙菊花就是他媳妇儿。不过这两口子可没一点做哥哥嫂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