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浪淘沙之府衙(2)

作者:张鼎鼎 来源:晋江文学城

贾瑛又开始到处窜:“大丈夫见义勇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何错之有!”

贾政:“来人,快来人,给我抓住这个畜生,今日不打死他,便是我贾政对不起列祖列宗。”

清客们赶紧拦着呀,但是又不敢十分阻拦,都是在贾政门下吃饭的,真的是左右为难啊。

有个机灵的蹭着出去想要叫小厮赶紧往里面传信,谁知刚出门便看见贾母拄着拐杖在丫鬟们的搀扶下气势汹汹的赶过来。他赶紧又进去说:“别闹了别闹了,老太太来了!政老爷,老太太到了!”

贾政这辈子迂腐又怕事,读书也不成个大气候,唯一值得称赞的大概也就纯孝二字了,一听见老娘来了,自然就不可能再扬着手打人,只是仍旧不解气的威胁:“你给我等着!”

老天老天,贾瑛都快要笑出来了,能把他老爹气的说出这种小孩子一般威胁的话,本人可真是个人才啊!

贾政说完就赶紧出去接着贾母了,贾瑛也忙出去:“老太□□。”

清客们原本就不该见内眷,老太太年纪大了是个老封君倒还不算什么。只是各自请了安之后便都悄悄的告退了。

贾母也是知道轻重缓急的人,眼看着贾瑛一点事没有,自然满心的焦急也都放下了。有的闲心应对走了清客相公们这才对着贾政说道:“你这是做什么,叫人拿绳子棒子,你这是做什么?你这是教训儿子还是要杀人啊!你说!”

贾政急忙跪下:“母亲息怒,儿子不过气急了才胡说的,并没有要打他。”

贾瑛忙说:“老太太不必忧心,孙儿会跑呢!”

贾母听了想笑,又忍着,怕贾政生气,故意训斥他:“你还说,怎么又惹是生非叫你老子当着人就要打你。闹得沸反盈天的。”

贾瑛连忙说道:“老祖宗进屋,容孙儿细细禀报。老爷心里存着火气,不愿意听我的解释。我看只有您来了,老爷大约才肯听我说几句话。”

贾瑛扶了贾政起来更在贾母身后进门,把这两位都安顿好了贾瑛这才说道:“方才我说了我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老爷不信,还要打我。这我当着老爷,老太太的面说了。老太太给我评评理,孙儿这可算是仗势欺人?”

“昨日和几个朋友约好了出门踏青,谁知路上正巧就碰见了城外一个员外富户的胖儿子当街调戏卖菜的女孩子。我想着人家姑娘出来不过卖菜,干的是正正经经的营生,自然是也不会是那种轻浮姑娘。若是被这胖子当街调戏了以后还有什么颜面存活于世?那我自然就叫了小厮上前赶走那人,谁知道那人竟是个恶霸一般的人,随身带了不仅有小厮还有打手。李贵他们竟不能抵抗,少不得我就亲自出手,教训他们一顿。说起来我还把荷包里的银子都送给了那姑娘了呢!”

倒还能解释的过去。

贾政已经听得自得起来,只是还要拿着乔儿:“若是如此,倒还算的过了.只是行事还是轻浮。咱们是书礼之家,家下孩子们都读书识字的,遇上这样的事情,你或是和他讲道理,或是派人报官。怎可动起手来!倘或人人都如你这般,动起手脚来,岂不是要天下大乱了”

贾母的重点却在:“叫李贵来!哪有做小厮的打不过人家还要当主子的亲自上去动手的。可见宝玉身边的小厮都是不中用的!”

贾瑛忙掀开袖子:“我并没什么事情,老太太您看,连点淤青都没有。我有一个朋友,是个十分仗义的人,拳脚功夫也好。寻常几个壮汉都打他不过。他说我看着便像是好欺负的,家下人虽然多,但是也没个得力的。架势摆出去哄哄普通人还行。所以专门教了我这些拳脚。”

贾政从鼻子里哼一声出来:“莽夫!”

贾母白了他一眼,没说话。老太太给儿子留面子,只是小白眼也是要翻到天上去了。

如今事情也明了了,贾政当然不可能当着老太太的面还要打儿子了。只是不轻不重的训斥了几句,贾母也没有打断他。之后便要带着贾瑛一起走。贾瑛却道:“老爷不会无缘无故的问起这事,只怕还是有内情。我还是跟着老爷先把事情搞清楚再去回禀老祖宗吧。如何?”

老太太到底不放心,当着贾政的面嘱咐贾瑛:“你好好的听你老子教训,不可惹他生气,只是若是他又不分青红皂白的要打你,你只管来和我说。虽是老子儿子,但是也不能说动手就动手!成个什么么?”

“是,老爷知道了,听了老太太的教导,再不会的。”

贾政手一痒,又想揍人了。

父子两个一同送走了贾母,贾政撇了身边这小子一看,哼道:“我如今也是管不得你了,还没动手呢,老太太就护在里头了。”

“老太太不来,您又怎么会静下心来好好听我说一说事情原委呢?”贾瑛跟在贾政身边道:“比起这个,我倒是更好奇您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李贵他们不可能说,我那几个踏青的朋友们也不至于如此多事。别是那个被我揍了的胖子来告状了把!”

“......”

“还真叫我猜中了?”贾瑛笑道:“老爷先别说,叫我猜猜。他们不会是倒打一耙说是我仗势欺人无故揍了他一顿把!”

“卖弄聪明...你倒是说说,还有什么!”便是默认了。

“不止?哦,我知道了,既然要闹或许仗势欺人还不算大。只怕还有贼喊捉贼,诬陷我调戏了那位姑娘?”

“都有,”贾政干咳了一声不甚自在的解释道:“所以知道我为何如此生气了吧!”

贾瑛道:“这事不经查,他们只怕不敢闹到府衙。大概就是四处生事,或许只是在咱们府门前闹腾。正好被老爷您撞见了是吧。”

“...是。”所以老太太一来他便无语了,这种事请,自然是不敢在老人家面前说的。

“行了,既然知道了便好。”

贾政问他:“你道如何处置?让他们如此污蔑下去,荣国公府百年英明就毁在你身上了。”

“老爷和我都不惯此事,这事啊,我看还是要去大老爷那边请琏二哥哥帮忙。他惯常庶务,应对起来只怕比咱们父子俩加起来都要强。我去和二哥商量,老爷只当不知道就是了。小辈们惹出来的事情还是要我们小辈自己去解决。”

贾政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感到了一丝丝的欣慰。

而这点欣慰仅仅持续到了第二天衙门上班遇见同僚的前一秒,下一秒就被不怀好意的同僚当笑话看了:“政老兄家中子弟很有想法呀,世家子弟居然还去和一个升头小民认真打起官司来了。不是我老弟拉偏架,便是有错,咱们这样的人家大度一些,不要和他们计较也就是了!何至于此啊!”

贾政很懵,有平时关系好的同僚过来告诉他:“你家昨日门前不是有人闹事,说你家次子仗势欺人,欺负平民吗?今日贵府两位公子出来扭了人送去了衙门告状。如今京府衙门只怕正在审案子呢!”

贾政...气急败坏骂道:“这两个作死的畜生,专会令家门蒙羞。我家世代宽厚,从来不曾出过这样的事情。”

那朋友说道:“你这说的我却不赞同了。难不成你们偌大的国公府由着这泼才欺负,忍气吞声?或是二位公子叫家人出来把人揍一顿,打的不敢再来撒泼,才是国公府的家教?我看两位小公子就做的很好,这种泼皮无赖,最怕进的就是衙门。有这一次,管叫他一辈子不敢打这种主意...就是闹得动静有点大,少不得政老兄你这几日要被指指点点了。”这种事情,拿着名帖往京都府尹哪里一送,不过是一个人情的小事情罢了,却叫两个孩子闹的全城皆知。

贾政一边和他们应对,一边还是觉着自己手痒了,想打孩子。

好容易挨到下衙,回去就叫人:“叫宝玉和琏儿来!”

“宝二爷和琏二爷都出去了。现在还没回来呢,说是要晚上才能回来。”

贾政找不到人,一个人在屋里生闷气,忽然想到:“他们是不是还在衙门打官司呢!”

“额...”

“备轿,我过去看看!”

“啊?”这难不成要在外面打孩子?

“我去看看去!”贾政心说:谁知那刁民到底好不好对付,倒打一耙,贼喊做贼的事情都做得出。也不知宝玉琏儿这两个年轻孩子能不能对付得了。

贾政嘱咐:“不许叫里面知道了,若是惊动了老太太,你给我仔细你的皮!”

“哎,是。”

等他乘着车马来到京都衙门门前叫小厮去打探消息的时候,却发现他焦急忧心生怕吃了亏的两个混账小子一个也没在里头。

“不在?!”贾政气的胡子眉毛都倒立起来:“那他们去哪了!”

小厮也不知道:“里面确实没有宝二爷和琏二爷,只有来旺和茗烟在里头正和人对峙呢!”

“里面如何?”

小厮说:“奴才也不大听得,只听见宝二爷身边的茗烟在里面说话对峙呢!”

其实茗烟是在骂人。

茗烟是贾瑛小厮里面最伶俐也是最舌毒的一个,好时花言巧语,舌灿莲花,哄得人不知道东南西北,坏时祖宗八代都给你问候一遍那都是骂的轻的。

拿来对付不讲道理胡搅蛮缠的腌臜泼才最合适不过。况且又有贾瑛教他拿重点,并不真的是胡乱骂人,所以,即便说的难听,旁人听着也算是有理有据。只当是他为了主子做了好事却被人污蔑愤懑,才一时口不择言。

可以原谅。

那府衙门口里三层外三层的,贾政又好面子,停的远。好歹是没听见里面茗烟是如何把人骂的狗血淋头的...不然这小子回去少不了一顿胖揍。

延伸阅读

奥肯加盟  http://www.imyungga.com/n3ga.shtml
暂无

fragolinapompadour泳装加盟  http://www.imyungga.com/g1jf.shtml
fragolinapompadour泳装创立于2009年,品牌选用精细的纺织品和配件

衣维雅干洗加盟  http://www.imyungga.com/yxm.shtml
衣维雅干洗加盟总部为了进一步拓展市场,向客户提供更加优质的产品和便捷的服务,凭借十几

鸿华加盟  http://www.imyungga.com/giky.shtml
鸿华水处理是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是国内生产净水材料的企业,技术力量雄厚,设备精良

能力医考项目代理加盟  http://www.imyungga.com/gcms.shtml

澳斯博楼梯加盟  http://www.imyungga.com/bbu0.shtml
澳斯博楼梯为大中国区具规模的专业楼梯公司之一,也是早的楼梯出口企业。专业生产销售优品

乐惠家化妆品加盟  http://www.imyungga.com/b01u.shtml
乐惠家化妆品加盟详情山东乐惠家电子商务科技有限公司主要经营:批发、零售:预包装食品兼

誉满堂加盟  http://www.imyungga.com/y3nc.shtml
誉满堂家纺,一个拥有17年专门制作欧美及日本市场经验的品牌,本着尊重身体,释放个性的

黄年堂阿胶糕加盟  http://www.imyungga.com/gzcy.shtml
东黄年堂食品有限公司坐落在美丽富饶的黄河下游沿岸,素有“阿胶之乡”美称的阿城镇.公司

福坊珠宝加盟  http://www.imyungga.com/swlt.shtml
福坊珠宝创建于北京,至今已有百多年历史,是中国珠宝界历史最为悠久的品牌之一,集设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隐杀第二章在线阅读

    听到盘古大哥这句话,秦颂心神一震,他明白,盘古大哥终于选择完成他的宿命,选择开天辟地,演化洪荒世界。想到这里,秦颂心中产生一种深切的悲伤。盘古对他如亲弟,数万年,两人生活在孤独的混沌中,互相作伴,比亲兄弟还要亲,如今盘古大哥即将身死,秦颂如何不悲伤。“吾弟,务要悲伤,吾已明白吾之大道,吾身将用另一种

  • [晓薛]辣鸡洋自救系统之选拔赛失败(5)

    “兄弟们,加把劲给我攻,蚩尤那边就快受不了了!”漆黑的魔城外,一位将领模样的人手中长刀向天,为攻城血战的士兵们鼓劲。千米的高空之中,蚩尤手持绝世凶兵“虎魄”面无表情的看着下方的战争。“首领,这座城……恐怕又完了。”身边一个背生双翼的手下小心翼翼的说到。“你以为他们这么容易就能够攻下来这里吗?”蚩尤冰

  • 救了一堆大佬后,我富了[系统]在线阅读第3章

    知道她回来之后,王悦怡很快就放下了原来的那点怨念,便想要约着宋妤芷出来。这么多年没联系,宋妤芷实在不忍心拒绝她的请求,更何况在宋妤芷二十多年的人生中,最无法招架的便只有两个人:姜宇和王悦怡。所以王悦怡撒娇约她一起吃饭她答应了,姜宇闹着要一起去她也只有答应下来。宋妤芷和王悦怡说了之后,那边也没说什么,

  • 球场风云之夺命射手第四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下午,在试过孟逸然家里人送来的两套水袖服是否合身以后,又穿着水袖服跳了几遍,赵嘉熙就急匆匆的跑回了寝室。一会到寝室就开始翻箱倒柜起来:一下拿着这条裙子在身上比一比,一下又拎起另外一件衣服划一划。晓玲她们都看呆了,一年多了,她们哪里见过一向很淡定的赵嘉熙这种小女生急切的模样。“喂喂,你是要去相亲

  • 三国之天下霸业第五章

    五一个月后,叶季慈告诉了慕容定宽自己怀孕的消息,同时向他辞行。这件事证明了定宽对自己的一贯看法:动脑子的时候很慢,犯起傻来却飞快。他遇到了一个荒谬的人,跟她做了件荒唐的事,结局正向荒诞发展。作为交换条件,叶季慈答应他此生不再制造除学术之外关于他祖父的任何东西。她说到做到,当着他的面,将写了一半的手稿

  • 我在紧急事件

    唐十一他家的这个院子总共有四间房,一间正屋,就是他和爷爷住的地方,靠近右边的一间是王翠莲奶奶他们两口子住的房间,略微小一点。而在正屋的左边是原来的厨房,只不过只有夏天的时候才会用一下,冬天基本上都是在正屋的炉子上做饭。最后一间房其实是独立出来的,和三间连成一片的房子呈90度夹角矗立在院子中,平时这间

  • 三国之最强少主第八章

    这日赵静娴正在院子里绣花,突然一丫鬟进来报道:“姑娘,兰陵郡主来访。”赵静娴虽觉得来者不善,但对方到底是郡主,也不好拒绝,便让人将她请了进来,姚惠然换了一身蓝色的衣服,手里依旧拿着鞭子,她今日打扮得十分漂亮,赵静娴见她进来立刻行礼道:“清乐拜见兰陵郡主,郡主妆安。”姚惠然笑着将她扶了起来:“清乐县主

  • 太太总在失忆边缘徘徊在线阅读第八章

    第十一章看不见的风纽约市。皇后街区。,在这里你可以随时看到犯罪。这里很混乱。是犯罪者的天堂。善良者的地狱。,拳头的大小,决定了你活得如何。,毒品,抢劫。。等等的犯罪。在这里你可以随时听说。随时可见。,这里的人很可悲。因为没有蜘蛛侠这样的bug。没有蝙蝠侠。没有超人。恨厉的人。才可以在这里活得安稳。。

  • 纵横图在线阅读第2章

    (PS:提前说下,本书的鬼泣不是卡普空吃书之后的版本,而是吃书前的版本,即是最初的原始版本,因此不管是在人物本身的实力上,还是总的时间线上,都会与现在的版本有着巨大的出入!)(另外,本书不是无脑爽文,也不是推土机种马会见一个就收一个,然后收一个就上一个,要推也要等感情到位,才会去推的)《DevilM

  • 轮回厄之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看到这里,夏亚就想不通了,在**长的好看的女生都会受到优待,可在这里,却会受到排挤甚至是霸凌。岛国高中生的脑回路还真是奇怪。同时,他也可怜起这个小女生来。夏亚走上前去,伸出手,“您好,我叫夏亚。”星野晴子没有抬头,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夏亚直接说道:“我们去包厢聊聊天吧,如果你愿意,还可以喝点儿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