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杀死楚子琛第八章在线阅读

作者:飞鸟与海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何欢的出现让何苦心中安定了许多,至少再也不用担心自己被谁偷袭拿了人头,两人详谈一日,这才知晓,照他们现在的状态,只要一人在身体内另一人的灵魂就相当于那人的元婴,不过何欢身为本体,身体所有修为都随他流动,何苦要运功就得自己再练真气,好消息是何欢的魔功是灵体类功法,他不用担心经脉冲突可以自由选择自己想练的武功路数。

何欢虽是如此说,何苦却隐隐觉得此人大概也不愿让他练魔功,这倒是合他的意,反正比起这些邪道路数他还是想要选一门正大光明适合行侠仗义的功夫。以正常人的角度来说,白衣骏马仗剑天涯的正道侠客怎么也比窃玉偷香人人喊打的魔道妖人好上太多。

说到这个,何苦也试图询问自己先前收拾的白衣银剑去了哪里,何欢这厮却只说扔了,再问就插科打诨,随口胡诌,反正撬不开他的嘴,何苦也就只能接受事实,很是遗憾了一番,毕竟那白衣服他还是挺喜欢的。

两人闲聊中,何苦也知道了,原来何欢灵体状态下随处可去,只是自己目前还未修行,不借用铜镜的力量根本看不见他,至于为什么何欢一接管身体他就睡死过去,很简单的理由——修为不够。

这也让他努力修行的心越发坚定,毕竟——谁知道何欢这个没节操的会不会埋伏在澡池子里偷看自己洗澡!

这怀疑让何欢大呼冤枉,他甚至不惜立下血誓证明自己若要看自己洗澡一定马上在池子旁立一溜圈的镜子,绝不会偷看这么没出息。而这也让何苦确定了一个事实,不是他怀疑何欢这厮是个变态,而是他本来就是个变态。

和何欢聊天其实很愉快,到底活了一百年天南海北的消息都知道些,而且他也没什么架子,两人观点不合的时候任由何苦怎么顶嘴说几句玩笑话也就过去了,如果是在前世遇见他,何苦大概还会做一会儿迷弟。至于现在,结合此人的身家背景,他还是决定继续鄙视他。

功法的选择对修士而言非常重要,两人聊了一日何苦还是决定再看看,何欢倒也没有勉强,只同他说宫中哪处风景最好,江湖哪家小店饭菜味道极佳,顺便还点评了一番宫内弟子的房事技巧,当然,说到最后一项的时候又收获了何苦的白眼若干枚。

这聊着聊着天又亮了,何苦现在到底还没修为,困意已经有些上涌,只是听闻云侧这傻小子就快醒了,这才挺着没躺下去。

见他连续打了几个哈欠还不肯休息,何欢在镜中也是不解,相当贴心地提议,“左右你我以后时日还长,要谈天随时可以。不若你回体内歇息,我来处理宫中事务。”

谁料对他这难得真心关怀的话,何苦倒是完全不领情,斜了一眼过来,就道:“我怎么知道我睡着了后你会不会对他干些禽兽勾当?”

何欢这才知道他挺着不睡竟然是为了这才见了一面的魔道弟子,眼眸一动,凝视这个看上去无比正直的自己,那是几十年都未曾再见的模样。

他修行百年,如果将人生比作一条长河,少年时期不过那源头的一股泉眼,伴随江河汇入,最初的清澈泉水早已不见踪影,他曾以为自己已经遗忘那些过往,直到雷劫之前放任灵识游荡,追根溯源,最终繁华散尽红尘褪散,才发现,站在自己灵魂最深处的竟然是那名仗剑江湖的白衣少年。

我年轻的时候,也曾仗剑跃马,看尽长安花......

心里暗暗一叹,何欢想自己确实是老了,都开始怀念过去了,不过,好在他的元婴虽然从弃道入魔那日起就在自己体内,如今看来却是丝毫未受风雨影响,依旧停在最初的模样。

何欢记忆里的花已经落尽,只剩下一地狼藉,可是何苦才刚刚睁开眼,他今后会看见什么全然取决于何欢。何欢是随意惯了的人,向来想做什么便做什么,从未在意旁人言语,他本以为自己一生都不会听人指使,未料今日听见何苦这话原本那和云侧玩玩将其身后势力拉入魔道的心思竟就随之淡了,不过他也是个爽快人,既然不想做了那就不做,为了魔道大计委屈自己这种事何大宫主可从来不做。

何苦不知道自己无意一句话竟然勾起何欢那么多心思,他也看不出来,镜子里那人的笑容天衣无缝,怎么看都是个正琢磨混蛋主意的浪荡公子,半分伤春悲秋的神色也无,只是没料到此人琢磨着居然对他笑道:“这你情我愿的事怎能说禽兽呢?不过,既然‘我’不愿,不做也无妨。”

其实以信里对何欢的形容这话还是没什么说服力的,只是一番相处下来,何苦觉得何欢这厮除了爱取笑自己没事飙两个黄段子以外也没什么不好,大概也未必如传闻中那般可恶。

想了想,还是决定相信他,对镜子里警告道:“你要把持住啊,我醒了后可是要检查的。”

“放心吧,我从来不骗自己。”

见何苦相信了自己靠在榻上慢慢沉睡,何欢暗暗摇头,到底还是年轻,这种事上面那个怎么可能检查得出来?

想是这么想,他倒是真没做什么,轻轻回到身体,灵识扫了扫错乱的经脉,分出一丝真气将沉睡的元婴挪回丹田保护好,这才单手按上铜镜,全力运功。

渡劫期修士一身修为通天,他这一运功楼阁上方便是灵气汇聚,风云变色,方圆千里以内众修士纷纷瞩目,心知这动静定是何欢出关了,一时间有心思没心思的都不敢动作,只道也不知这魔头渡劫成功会拿谁立威,还是离他远点为好,免得殃及池鱼。

估摸着这气势应该足以让周围门派忌惮自己不敢擅自出手,何欢这才收回真气,指尖轻轻在镜面一点,就如流星扩散一般,点点银光于镜中倒影勾勒成一片片错综复杂的线条,仔细一看,竟然就是他体内的经脉纹路。

审视这缠绕在一起的经脉,要梳理倒着实需要些功夫,何欢不动声色地拨动着倒影出的灵光,虽面上看不出什么,伴随他每一动作身体上却清晰地看出经络突出的痕迹,竟是在强行将经脉归位。常人经脉稍稍扭曲便是令人直冒冷汗的剧痛,他这番作为所要经受的苦痛可想而知,但此人却半分痛呼也无,甚至连眉毛都没动一下,这样的毅力,倒也不怪他能成为江湖上最年轻的渡劫期修士。

他的视线虽集中在镜子里,灵识却时刻监视着周围,云侧的眼睛刚眨了眨,就听上方传来一句,“醒了?”

很随意的一句问话,一听语气云侧就知道宫主正常了,不过,他的态度倒也没怎么变,只是看着那铜镜感叹着:“都说玄门正宗至宝问灵镜在宫主手里,神偷妙手空空几番前来都没找到,谁知道你居然把它当铜镜给挂墙上了。”

对他的惊叹何欢并没有什么说法,只能懒懒抬眼瞧了瞧他,随手又拨回一根经脉,淡淡道:“本宫喜欢和少年人说笑,看你们神采飞扬的样子,会让本宫回忆起从前尚未进入魔道的时光,毕竟岁数大了,开始念旧了。所以,云侧,今后不论本宫变成什么性子,只要你听‘我’的话,本宫保证大雪山没人能带走你。”

他这一番话云侧其实没怎么听懂,只是听他提及过去突然想起小师叔对自己透露过的消息,下意识地就问:“可是宫主你从前不是——”

“尤姜应该教过你什么话在极乐宫不能说。”

话还没出口就被何欢打断,见他神色冷了下来,心知小师叔说那件事是何欢逆鳞果然是真的,当下也不再提,只是摇头感叹:“不说就不说喽,你在雪山顶上还说挺喜欢我呢,这还没练功就把我始乱终弃了?”

对少年这没几分认真的抱怨何欢完全没在意,只是望着镜子里自己的影子,嘴角露出几分笑意,“因为本宫发现,不论你们这些少年人再怎么美好,最能让本宫愉快的,还是自己呀。”

见他说着说着居然还把手抬起,摸了摸镜子里映出的自己,云侧发现宫主这渡劫之后怎么神神叨叨的,又想长辈都说渡劫容易走火入魔,精神错乱也是有的,瞬间觉得自己的男宠之路越发艰难,掩面哀叹:“完了,宫主疯了,我得换目标了,这练功找大护法好还是二护法好啊?”

未料对他这猜测,何欢不仅不解释,还一脸认真地怂恿道:“千仞是不能的,你可以找尤姜试试。”

耿直的少年果然瞬间被带歪,忧心道:“二护法会不会砍死我?”

“本宫借你一品chun药?”从床头摸出个瓷瓶,何欢用行动完美验证了自个儿元婴对自己的评价,虽然他不是没有正经的时候,但绝大多数的时间,他的确就是个变态。

“宫主你真坏。”感叹着接过药瓶,云侧眼珠子一转,又看向他,“这药对你有用吗?”

这小子的心思还真是一点也不难猜,听闻雪山弟子柔韧性极佳,可惜......

虽然从来没有拒绝别人自荐枕席的习惯,想想何苦出来如果发现自己没遵守约定大概得闹上一通,何欢还是轻轻一笑,回:“最近千仞又研制出了一剂令男人彻底对寻欢作乐失去兴趣方便专心修行的神药......”

“弟子告退!”

果然,一听这话云侧就是一惊,飞似的就从窗户逃窜而去,瞧他这模样,何欢心情也是不错,稍稍运功,便是一句千里传音,“所有弟子在正殿等候,本宫随后就到。”

延伸阅读

战灵途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jiajiakeji.cn/dmid.shtml
鬼王死了,魂飞魄散了,毒害世间的毒瘤死了,哈哈哈哈,家主,你在天有灵,安息吧“申王啊

矛盾面前无生机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jiajiakeji.cn/gy51.shtml
许久,张扬从刚刚的胆战心惊中缓过来,抬头望向夜宵,夜宵,你救了我!夜宵扭过头,“你你

[JOJO]怎么办我哥是变态!生争夺,起  http://www.jiajiakeji.cn/0ih.shtml
第7章新生争夺,起8月21日中午,堕天骑士团活动教室。虽然社团名字霸气中透着浓浓的中

侯爷,我只是个郎中[武侠]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jiajiakeji.cn/n562.shtml
我:“夫人,你想让我咬哪?”宇夫人:“随你便。”我:“那是不是咬哪都行?”宇夫人:“

重生之蒲苇如丝之出征(三)(3)  http://www.jiajiakeji.cn/x9t9.shtml
春盛楼有一道名菜,叫做春笋豆腐。好吃的程度连春盛楼这三个字都是因为这道菜而得名。想要

那位想OOC的秀儿请你坐下![重生]丑人多作怪  http://www.jiajiakeji.cn/nuk0.shtml
这天,宁眠意穿好工作服出来,就遇到了个眼熟的人。“眠意,早!”白觅儿挥了挥手。“好巧

都市:我能贩卖情绪sweet  http://www.jiajiakeji.cn/bilh.shtml
“抱抱抱抱谦。”夏莱蹲下身子感觉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懊恼地像是幼兽一样把自己团起来,

上帝给我逆天系统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jiajiakeji.cn/nibk.shtml
【天道小说论坛】楚歌看了一会儿读者对遮天,以及对他的评论后,就看一些其他的帖子和资料

逍遥酒剑仙之来自根部的暗中窥视!(求收藏,求鲜花)  http://www.jiajiakeji.cn/a3ol.shtml
“行,以后你来保护纲手姐,我来保护你!来,哥哥抱着你走!”叶寒都被小静音给逗乐了。可

炼狱至尊修仙记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jiajiakeji.cn/gdvm.shtml
夜色降临,皓月当空,一条由无数星星组成的银河,穿插在其中,极其炫目。而在这银河之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被风吹过的指尖之回忆侵心

    再叫她下楼,是为了吃午饭。顾辰熙坐在餐厅里,握着手机,神色凌然,在看到慕清歌从楼上下来的时候,男人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眼底的戾气一瞬即逝。换掉了工作服的慕清歌不知从哪里拿了他的衬衣,宽大的挂在她娇小的身体上,两条纤细的长腿露在外面,腿根几乎快要春光乍泄。他不自觉地皱起眉头,耐着性子对电话里的人温柔的

  • 每天都被仵作打脸[破案]之杀妖鱼(一)

    随之吴范打开手腕处的电子表,取消消灭厉鬼的任务,可是当看到消灭厉鬼任务的时候,竟然和以前发生了变化,以前的一瓶一彩药剂的奖励,现在变成了一瓶二彩药剂的奖励。这不能说是喜从天降,应该说来的恰是时候,看到这个任务奖励,吴范也不打算取消厉鬼任务了,打算接照原计划执行,多挣点铁币,到时去凌谷县完成消灭厉鬼的

  • 浮岛记事第9章在线阅读

    一碗汤药下肚,只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凌向北便觉得自己好了许多。“涵歌医术如此,从前怎么从未展现过?”身体舒服了,也有心思想事情了。凌向北想起之前太子要他再试探试探慕涵歌的吩咐,索性开始了试探。“以前?”慕涵歌一脸茫然,内心却是在冷笑的,“以前,我不记得了呀向北。只是看到你的病症我便会这些。”“这倒是我

  • 那片沙枣香在线阅读第四章

    凤华离几乎能感同身受,那种从云端跌落的感觉并非所有人都能承受,前身被丢弃在小巷里无人问津,若不是她在这时候魂穿而来,只怕凤府人寻来时看到的只是一具尸体了。那一瞬间,她猛然惊醒,眼底闪过凛冽的寒光,如同寒冬腊月最寒冷的冰霜,让人情不自禁的发抖,但也只是一瞬间罢了,她又是那个温和的凤家大小姐。前身之前遭

  • 从小丑开始打造反派奈良天决

    第一章奈良天决“哥哥,哥哥,爸爸叫你到客厅去。”听到稚嫩的叫声,一直在埋头读书的天决将头抬起来,看到一个比自己略小的孩子站在房门口,随即笑道:“好的,知道了,我就去。”“恩,哥哥,我先去玩了。”说完不等天决回答,就“噔噔噔噔”跑掉了。天决笑了笑,合上书向客厅走去。当天决走进客厅时,客厅里正有一男一女

  • [易烊千玺]沉烬对绝望之人伸出援手

    轮回一次又一次的继续。一开始,小乔还有力气在挣扎,在大声地喊叫。身上的锁链哗啦啦的直响,这是她对命运的反抗!但是,她,终究还是反抗不了她的命运。力气越来越小,她的意志也越来越薄弱——慢慢地喊叫声变成了求饶声:“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求求你,无论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请放过我吧……”“求求求你,我

  • 摩诃涅磐第六章

    在**圈混最重要的是什么?亲和力!亲和力!亲和力!宋铭深谙这个道理,林淑娴也决定向他看齐。所以,每天《偷心》剧组开工的时候,你就会看到这样的一幕。林淑娴一张脸笑得比花儿还要漂亮,对着各个工作人员到招呼,大家早上好,昨晚休息的好吗?今天又要辛苦了……她这样的没架子,倒是让剧组的工作人员们吃了一惊,放在

  • 都市:我乃夜行御史在线阅读第8节

    “你又搞什么?”“读书啊!”小骗子本就寻找到了新目标,正在犹豫做与不做,到不是介意什么师门祖训,一个地方只能做一单生意;也不是因为老骗子看中了江南这地方颐养千年。不过,从他遇到了程子欣开始,他便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做这单生意,不然那样一个美女放在那里,就算吃不到,看着心情也舒畅。尚杰注视着小骗子呈现出来

  • 落云逐蝶之斗厉鬼,再遇班花

    死了,小林的话还没说完就魂飞魄散了。我听出他语气中的焦急,也知道他终于想把完整的真相告诉我们,可惜一切都来不及了。“谁!”我愤怒地转身低吼。一定是有人暗算了小林的阴魂,那人很有可能就在现场,也许就在我背后!灵山老道死的那晚究竟发生了什么?藏在暗中的黑手为了掩盖真相,让小林魂飞魄散了。当我转过身低吼时

  • 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在线阅读收获小萌弟一枚

    “林悦,这道题怎么解啊?我做了好久,怎么做都不对劲”“哦,这道题呀,它考的是对数函数定义域,我们要考虑对数函数的定义域真数大于零,否则就容易掉进这道题的陷阱里去。喏,这样解”林悦快速的在草稿纸上画出个图像,答案就清楚的在图像当中。“我怎么没想到呢?不愧是大神,大神,你比我表哥还要厉害”“哟,我说小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