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黔灵九天之城郊南山,乞儿见仙(1)

作者:欧疯子欧欧 来源:17K小说网

那一年的清明,午后申时。

本就阴沉的天空,似是灌上了铁铅一般。

仿佛,谁再使上一分力,便会轰然坠下,将这卑微的凡尘湮灭……

在仙人的眼里,世人羸弱皆若浮萍。

城郊南山,坟岗。

令人胸抑的空气中,冷雨带起一股泥味腥鼻扑来,夹杂着那些还未焚尽,期望能寄托哀愁的青烟。

那些撕心裂肺的哀嚎,和痛不欲生的呢喃皆已慢慢散去。

是人便有生死,仙人亦然,神魔皆之,虽然这是天道轮回,但谁又能从容面对,亲人远去,谁又能没有哀伤,与那发自肺腑的泪水,如同这漫天的冰雨……

有死,便有生,世间万物皆循着这个法则,冥冥中如有天定。

而这天,又是谁定?

这一年的雨,似是有些特别。

不大,却特别冷。

凄凄绵绵。

不停拍打着那萧瑟却依旧长出了新绿的枝桠,深处惨声凄厉的鸦鸣,似是在控诉着对冷雨的不满。

众生的确不满,这雨下得有些太长了,就如同是悲伤的泪水,无法止住。

山脚,一个瘦小的身影,仿佛五岁的模样,正迎着冷雨,慢慢向着坟岗跺来。

一路泥泞,他行的很是坚难,数次滑倒,又数次爬起,赤*的上身已满是泥水。

冰凉的雨珠,顺着他蓬乱过肩的长发,在瘦弱的身躯上留下道道水痕。

男孩低着和身子不成比例的头,弓着身,双手很是无力的垂着,随着身形的摆动,在晃荡。

破碎的裤管露出纤瘦的短腿,一步一晃,正迎着冷雨慢慢挪动……

小脸上满是污泥,看不清他的容貌。

只觉他低垂的双眼中,有一对灰暗无神的眼瞳在凌乱的坟山游走。

是个新坟!

男孩眼神汇聚,闪出一丝微弱的光芒。

蹒跚的步履在那时猛然加快。

来到坟前,他想要躬身,似是已饿了许久,气力不支,哗啦一声,整个人便扑了下去。

男孩没有吭声,他稍作休息,使出混身的力气,用颤抖着的双手支起上身。

跪在坟前,学着白日里别人的模样,艰难的在坟前磕下三个头。

也许是因为长期乞讨而养成的习惯,他磕的特别虔诚。

没有任何言语。

磕完之后,他便颤巍巍的伸出那满是泥污的右手,拿起半个馒头和着雨水,狠狠的啃了起来。

一丝暖意瞬间从肚子传遍全身,这便是还活着的感觉。

这天,愈加灰暗,四周除了冷雨依旧无情的挥拂着坟岗,再无了其他声响……

男孩将剩余不多的贡品,悉数放到一张破布上。

用满是污泥的双手小心翼翼撑着那张破布,脚步缓慢谨慎的走向旁边一颗树下。

坐到树下,这便是他暂时不能遮风,但能挡雨的家,手中的糕点已是他的全部。

这些和着泥水的糕点,能让他短暂的告别饥饿。

吃下一些糕点后,他的双眼慢慢恢复了些许神光,余下的他不敢再吃,这些还要留到日后,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寻到可以饱腹的东西。

这样的日子,已经不知持续了多久……

男孩似不曾有其他记忆,他对这个世界一片茫然,只是一种求生的本能驱使着他,又或者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使命。

“活着,要活下去……”

灵魂深处,传来这样的声音。

“为什么要活下去?”

男孩懵懂,曾向天空发问。

没人回答。

他仰望着那已没了一丝光亮的夜空,正如他的未来般,看不到一线光明与希望。

四周漆黑无声,坟岗已是弥漫起令人胆寒,森然的鬼气,但这些似乎与他毫无关系,或是早就习惯了这一切,男孩眼中没有恐惧。

而他兴许在不久后,也会变成这坟岗中,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

男孩静静的坐在树下,如一尊石刻般,融入这冷雨黑夜之中。

也许,是在等待他的命运。

而我们的故事,也将从这一刻开始。

……

陡然间,漆黑的夜空有流光闪过,煞是刺眼。

男孩灰暗的眼瞳里,印出一赤、一金两道飞速而来的流光,正以他不能理解的速度,从天空中飞落了下来。

赤光先至。

顷刻间,大地震颤,狂风四起,树身摇曳……

没等男孩作何反应,气浪掀起的余波便将他吹出三丈之外。

翻身爬起时,他顿觉头晕目眩,胸腹之中气血翻涌五脏移位,一口温血自嘴角划落。

而在他眼前不远处的坟岗中,正站着一个身披腥红大袍,袍角绘有火焰,秃顶白鬓,鹰鼻赤眼的老者。

老者手执一根乌红大杖,不明材质,仗首硕大,泛着晶莹惨淡的血光。

“三天了,你还要追我多久?”

红袍老者侧身以一种极低哑的声音,质问着悬浮在天上的那道金光。

“你若回头,散了魔功,我便不再与你为难。”金光上的人淡淡开口,声线柔和不带一丝情感。

“不可能,我就要成功了!我马上就能,证道成神!”红袍老者被此话激怒,向着金光厉声咆哮。

“那些因你淬炼元婴,而无法降生的胎儿,可不会认为你能成功。”金光上的人依旧平静,心中似没有半点波澜。

“哪些蝼蚁?”红袍老者双目泛出红光,鼻腔中一声冷哼呼出。

“凡人皆死不足惜,若他们能成就我的化神之躯,便是他们莫大的荣耀。”红袍老者的音调越说越低,说到后面已是牙关咬紧,声音似从喉咙挤出。

“你已偏离正道,夺众生气运,入了魔相,何以证道?”金光上的人说到此处,似带有惋惜之意。

“那你,是执意要斩我于此?”红袍老者遍布沟壑的脸上,透出一种冰寒之意,格外瘆人。

“我不杀你,你且与我回九华山,闭关消除戾气,散了这身“血婴魔功”,待五百年后,我便由你离去。”

“嘎嘎嘎……”红袍老者猛然怪笑起来,声线沙哑,如枯枝被人折断时发出的声响。

“纯阳子,你也是活了几百岁的人了,怎的还是这般幼稚。”

“今日,我就是形神俱灭于此!也不可能由你废我修为,将我软禁!”言罢,红袍老者左手掐着法诀,右手乌红大仗当空一指。

这是一言不和,便要动手!

一团赤红血雾,随着老者的法诀凭空生出,瞬间化作一只赤红狰狞的血手,带着呼啸,如猛兽般向着金光上的人杀了过去。

金光上的人一步迈出,竟是一个青年男子的模样,他身后仙印乍现,十数道金色剑光似孔雀开屏一般,自他身后浮现。

剑指之下,十数道金色剑光破空而去,仿若流星,急似闪电,倾刻将这血手击的粉碎。

“赤炎魔君,回头是岸,莫再冥顽不灵。”男子施出仙法剑诀,话着规劝。

红袍老者闭目不语,口中念念有词,周身法力层层波动。

霎时,在他周围十丈之内,血雾升腾,鬼符翻飞,赤光飘浮……

倾刻后,变幻出数个血色同心圆环,将其层层环绕,各种阴刻符文和狰狞的婴童鬼脸,相间闪烁形成光幕,透着万分的诡异。

十数道如利箭般射来的金色剑光,击到这诡异的血红光幕,发出一片“叮叮叮”的脆响声,如击金铁。

“想不到,你已炼成了这“血婴大阵”。”男子微有皱眉,双手掐着仙诀,在胸前划出一个阴阳双鱼图案。

“剑镇山河!”

仙诀成,法令出,男子身旁陡然浮现出更多的剑光,转瞬间,那些剑光便直抵数千之数,如繁星闪烁,林立在他的身后。

随着他心念意动,这些剑光迅速聚合成一把长约十丈的金色巨剑。

此剑,以仙决施印,玄气凝聚,意念操控,整个剑身通体透明、剑意雄浑,剑柄是一个双鱼阴阳图案的形状。

巨剑爆射着璀璨夺目的光华,居高临下带起排山倒海、陨星憾地之势,向着那血婴大阵镇压下来!

“你竟然用此招镇我!”

红袍老者见男子竟是祭出此招,当即血牙咬紧,哪敢怠慢!

周身玄气亦是在那一刻倾巢而出,老者面容已是狰狞,双眼迸射出充满了杀意的血光。

成败,已是在此一举!

他猛的挥舞手中乌红大仗,豁然迎向镇压而来的金色巨剑,仗首血光炸裂,暗红血雾源源不断生出,化成一只巨大的血色魔手,迎着巨剑而去……

就在二人斗法之时,远处的男孩终是回了心神,他早被眼前的光景,震惊到不知所措。

村口说书人嘴里仙魔鬼怪的故事,竟然就在他的眼前发生……

如此的真实,却又是如此的神幻。

男孩猛的心头一颤,顾不得擦拭嘴角鲜血,便像疯了一般,四肢并用冲向先前的树下,将地上混着泥水的糕点快速拾起,抱入怀中,赶忙背身躲到树后,他把瘦小的身躯蜷缩起来,将怀里的糕点紧紧护住。

不敢再看,而他也无力逃跑。

他只求这两个神仙,快些离去。

突然间,天地为之变色,风云为之翻转,二人斗法的空间,金红相错的光芒猛烈爆闪。

“轰!”

一声震耳发聩的巨响,令天地震荡,万物失色,空间似都变的扭曲,露出肉眼可见的结晶碎裂般的模样,巨大的仙力涟漪亦是在那时自坟岗上空扩散开来。

赤色光罩随即破碎,血雾四处逸散,巨剑同样消弥不见……

“噗!”

红袍老者口中喷出一团暗红血雾,眼神中写满了惊恐。

“你已化神?”老者抬首看向悬于夜空未曾动过的男子,声音中全是不甘。

“半步。”

男子面色依旧,如一汪没有涟漪的碧水,他负手于身后,白蓝仙绣道袍随风飘展,浑身散发着某种威压,似代表了这方天意,虽不怒却自威。

“我不服!”

红袍老者向天狂啸,他此刻元神受损,执仗的右手经脉俱断,玉府之中震荡翻滚,但他仍是心有不服。

“我遍寻九州,已经炼化了九百多个至阴胎体,以精血淬炼元婴,再有几十个我就可以将血婴魔功大成,证我道心,化身成神!”

“我不服……!”

红袍老者已近癫狂,扯着嘶哑的声音向天长啸。

“练成又如何,邪魔外道于天地不容,何以证道?”男子神色依旧,平声质问。

“你速束手就擒,与我回……”

“嘿嘿嘿……”未等男子把话说完,红袍老者却是再次怪笑起来,他瞥了一眼躲在树后的男孩,低声道。

“你说我是邪魔,而你是真仙,那我便要看看,你这真仙如何救那蝼蚁。”

话音未落,红袍老者已是化身血雾,如赤红魔影般闪电袭到男孩藏身的树后。

“你敢!”

男子陡然怒喝,御着金色流光,以更快的速度照着男孩的方向射来。

这道速度已是极快,普天之下,能拥有这般速度的不知还有几人。

可惜,红袍老者却是心念在前……

延伸阅读

麦迪莱登男装加盟  http://www.houserafflesecrets.com/u3m3.shtml
作为一家中美合资企业,宁波麦迪莱登服饰有限公司(品牌公司)创立于2005年5月,总投

太一艾灸养生馆加盟  http://www.houserafflesecrets.com/6t2t.shtml
太一艾灸养生馆加盟品牌是一家从事艾灸养生疗法研究、艾灸养生项目研发、专利艾灸器具生产

意绵绵珠宝加盟  http://www.houserafflesecrets.com/syjn.shtml
厦门帝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主要定位于中高档珠宝翡翠饰品的网络、电话与实体销售,兼顾中低

铁木易新涂料加盟  http://www.houserafflesecrets.com/ulyp.shtml
天津铁木易新涂料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工业涂料研制、销售和技术服务于一体的高新技

晨轩加盟  http://www.houserafflesecrets.com/n5i3.shtml
公司为了更快的开拓市场,感谢新老客户们长期以来对我们公司的大力支持,特面向各省市推出

eisay数码点读笔加盟  http://www.houserafflesecrets.com/noub.shtml
文众公司是各省市先吃螃蟹一家专注于研发中学生英语教辅资料数码点读笔的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寻觅茶加盟  http://www.houserafflesecrets.com/uuec.shtml
在中国,茶的历史源远流长,喝茶也成为了人们日常生活习惯之一。寻觅茶这股茶饮新势力带给

车洁爽加盟  http://www.houserafflesecrets.com/y8ji.shtml
车洁爽始终如一地坚持“科技创新”为先导,“创新的技术,创新的服务”为原则,秉承“质量

赛狐自助便利店加盟  http://www.houserafflesecrets.com/fct.shtml
“赛狐智能自助便利店”全国市场招商运营工作,简称“赛狐品牌项目”,创立于2017年,

百乐城KTV加盟  http://www.houserafflesecrets.com/gp3y.shtml
有些歌总是能在你毫无防备的情形之下,像一个恐怖分子一样,往你心门放了一颗炸弹后,撒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妹妹,快跑!之夺权(7)

    这赵允一行人在半路上就遇见了危险,迎面碰到了鼠群,差不多得有三十多只,其中有一只明显比其它的老鼠还要大上一些,当察觉到赵允他们的存在后,就看见那只最大的老鼠站起来叫了一声,随后三十多只老鼠便冲了过来。一看见这群老鼠冲了过来赵允急忙喊道:“崔佳赶紧带人顶住,专打前排,别让它们冲过来。”听见后崔佳就上前

  • 网游之我有无限血瓶在线阅读夜半歌声

    一阵阵刺骨的寒风把小树从梦中惊醒,醒来的小树看到小玉妹妹已经全身都缩到他的怀里,也听到了透过柴房的门吹进来的风声。在漆黑的夜里,小树尽量的把周围的枯草往两人身上盖,可是寒风依旧能够进来。在寒风中小树只得把小玉抱的更紧了,让小玉睡的更香,自己则对抗呼啸的北风,就像又回到了以前,不让妹妹受冷一样。毫无睡

  • 活在都市的大魔王之往事

    “梁诗琴?难道这就是指挥官以前妻子的名字吗?”凭着女人的直觉,约克城敏锐的发觉到了这个名字的特殊含义,但她似乎并没有吃醋,而是温柔的说道:“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我们的闺女自然是应该叫梁诗琴的。”慕容徽很快就平静了下来,他缓缓的把孩子放在了约克城的床边,起身看着窗外的极夜说:“愿,梁诗琴安好。

  • 美人窃国[末世]极限进化细胞!【第二更,求鲜花,求评价】

    在房间中的风治,此刻一扫之前的颓废,眼中流露出意气风发的目光,犹如浅游在水池中的蛟龙。终有一天,他会翱翔于天际,俯视脚下无尽海域,让世人都知道自己的威名。“系统...我到底要如何变强?告诉我吧...无论是怎样艰苦的训练我都能接受。”风治坚定地询问道。系统答复道:“努力就能变强的话,要天才有何用...

  • 入赘妻主在线阅读第九章

    浓黑的夜。王家最亮堂的屋已经收拾了出来,家具整齐,床铺柔软,地面清扫的干干净净,还被熏上了安神的香,一看就是给上等客人住的地方。温瑶看了心里很不平衡,这跟她自己的小破屋一比,那叫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莫浮离也不客气,就这么住了进去,享受着全家最高待遇。而温瑶就比较惨了,被王青禾不停地使唤,一会儿端茶一

  • 我!最强配乐大师在线阅读第五节

    魔兽风云(4)出山“唉,师傅走了到现在已经半年了,我到现在才只是一秒出五剑啊。”散发着黄色斗气的亚瑟轻叹。其实远在山里的他又怎么知道用了半年的时间就能连续突破两级跨进中级剑士是多么神奇的奇迹,这虽然与剑诀相关,同样也少不了亚瑟对剑的天赋与刻苦修炼,当然更加少不了的是师傅对他两年的磨练。这是一个大胆的

  • 特种兵:在下,狗头小高在线阅读第九节

    晚上九点校园内的灯光依次熄灭,高三学生陆陆续续离开教学楼,或回宿舍或大步向校门口走去,回家休息。周莲蹦蹦跳跳地跑出教学楼,一眼便看到哥哥,再次跑到哥哥面前扑了上去。“哥哥,久等啦!”周莲笑容灿烂,纯净的眼神呆呆地看着哥哥,尽显可爱娇憨。张丽英在办公室内再次看到这一幕,微微皱眉,心中暗道:“这兄妹……

  • 三国之黄金兵团在线阅读第一章

    秦州之境,有处险地,唤作“荒山”。荒山连绵数十万里,支脉纵横,宛如一条盘龍缠绕其内,主峰却如一根擎天柱,漆黑,幽深。其内终年浓雾缭绕,处处悬崖陡壁,恶沼毒潭,蛇虫鼠蚁随处可见。无数巨木狰狞,遮天蔽日。站在“荒山”边缘之处,时不时传来猛兽飞禽嘶鸣之声,山中阴风不绝,永不停息,令人毛骨悚然。因如此诡异之

  • 人人都在苏皇后(GL)第二章

    顾云飞是在一阵焦糊味中醒来的,昨晚折腾到快四点他才睡着,瞄了一眼表——早上七点十五分。才睡了三个多小时让他头痛欲裂,那张俊美的脸都憔悴了几分。他黑着脸踏出卧室,向焦糊味的源头走去。“你在干什么。”抱臂靠在厨房门口,他那宽敞洁净的高级厨房此刻一片狼藉。狼藉最中心站着的罪魁祸首一脸平静,仿佛造成这一切的

  • 地府第一审判长之扎营

    不知何时,军官突然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你们是能够留下来的人。同时我也说明白一下,没有公平,只要能够成功那么就会受到人的羡慕,人们不会在意你如何成功,只会在意你是否成功。听明白了吗?”面对这严肃的问题,众人也没有继续说什么。而楚凌天和玲娜则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军官这是再给他们借口,一个可以“耍赖”的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