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网王]口袋里的幸村在线阅读第10章

作者:纪子期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日正是朝阳长公主办的赏花宴的正日子。

一大早,不过将将晨时,林家林瑾宁、林瑾瑶这两处的凝霜阁并降露阁就都忙活了起来。

“锦素,锦素,那红玛瑙的坠子哪里去了?”只见左手捧着一只沉香木的扁圆首饰盒,右手正在里边挑拣着的锦绣眼也不抬的问道。

“在里间的香木匣子里呢,我这就去拿。”正在指挥小丫鬟们收拾整理用不上的披纱裙裾的锦素一听吩咐,立马扭头小跑入里间。

“快着些,小姐等着用呢!”说着,锦绣便从手中那首饰盒中拣出一个糯玉的串子,先赶紧给林瑾宁系到了腰上。

这一头,锦素也捧着一个首饰盒出了来,不过只刚刚一绕出帘子,就险些与将要入内的锦瑟撞个正着。

“哎哟!”

“呀!”

只见锦素险险躲过,轻巧得避到一边。

锦瑟则没有了这么好的运气,只一把撞到了帘子上,脚一错,手一松,原紧紧搂着的一叠子册子便给飞了个满天。

好在她人倒是给锦素扶住了,不曾摔倒在地。

“这,真是……”

不小心撞到人的锦素颇有些不好意思,正准备帮着人一起捡捡地上的册子呢,谁知锦瑟已先蹲下去,头也不抬的一挥手,道:“忙你的去吧,小姐等着呢!”

听到这话,锦素才想起来自个儿是来做什么的,只一拍额头,也来不及对着锦瑟道声歉意,便赶紧小跑着去了。

那一头锦素一跑来,恰好这一头的锦绣已然将林瑾宁身上的串子珠子都尽数系好了,只差锦素手头这一个玛瑙坠子罢了。

“快些快些,只这一样了!”一望见锦素,锦绣便招着手将人赶紧唤过来。

“来了,来了。”锦素脚上不停,一边往林瑾宁身边赶,一边还速速将那红玛瑙的坠子从首饰盒中一堆坠子里头拣了出来递过去。

锦绣接过坠子,几下几下给林瑾宁坠好,这才直起身子,长呼一口气,笑道:“可算好了。”

含着笑站在一边看了老半天,任由众人服侍却没有说过一句话的林瑾宁这才开了口,清浅浅笑道:“还有泰半个时辰呢,怎么就这么着急?对了,锦罗呢,可是还在小厨房?”

“回小姐的话,锦罗先前便入小厨房去给小姐做些好入口的点心了,估摸着这会儿就要做好过来。”锦绣一边回着话,一边轻轻给林瑾宁整理裙摆。

说曹操曹操到呢,不过又过了少少几息,锦罗便从外头打帘子进了来。

“小姐,奴婢已做了些点心,小姐且先用着垫垫吧。”锦罗说着反身又避到一边,打起帘子将身后那一连串捧着食盘的小丫鬟们让进来。

“怎么做了这么多?”林瑾宁睁大眼盯着小丫鬟们满当当摆了一桌子的餐盘,细一数,竟有十二样之多,故摇着头笑道:“怎么我这正经儿参宴的人,竟也比不上你们这么慎重其事呢!”

“方是要奴婢们为小姐想着才好呢,哪能事事叫小姐自己操心。”锦罗从门口过来,伺候着林瑾宁一边坐了,这才站到一边服侍起。

“可见我有了你们这些好丫头,才真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呢。”林瑾宁一面与丫鬟们打趣,一面捻起一块水晶糕放入嘴中用了。

待用完有三四块,林瑾宁却突然想起林瑾瑶那一头儿,便只一转头问向锦绣道:“妹妹那儿,可有人说过叫早晨切莫要用粥羹之物的?”

“……想是没有呢!”听到问话的锦绣一愣,霎时间也反应过来,忙道:“二小姐从不曾出过门的,怕身边伺候的也是不曾注意到这些事儿。”

“你速去告诉一声,将那些个规矩尽数叮嘱一遍。”说着林瑾宁一顿,想一想又道:“便将我这里的点心拣几样去罢,省得妹妹若又要重做还给耽误了。”

“是,奴婢这就去。”锦绣一应下,便反身从一旁拿起一个托盘,顺手拣了几样林瑾宁不曾动过的点心,又从外间随意指了两个一直待命着的小丫鬟一道儿,急匆匆往林瑾瑶的降露阁去了。

望着锦绣匆匆走了,后头的林瑾宁也没了胃口,只在锦素锦罗的轻劝中又用了两块罢了。

需知前世,对这些规矩礼仪全然不知的林瑾瑶便曾险些出过大丑,好歹她时运不错,便给险险避过了。

只自那日姐妹说话起,林瑾宁满心想着的净是林瑾瑶那一点子的不对劲,却是全然忘记将出行规矩一一告知于她,便险些差一点又出了差错。好歹如今还不晚,倒还不至于到亡羊补牢罢。

这一头,匆匆而去的锦绣只用了往常一半的时间,便赶到了林瑾瑶的降露阁。

果不其然,这一头的降露阁里里外外,也是一副忙中有序却热火朝天的样子。

“锦绣姐姐怎的来了?”开口询问的是门口守着的一个二等丫鬟唤作“诉雨”的,因她家中与锦绣母家有亲,故而两人平日倒也说得上几句话。

锦绣一见问话的原是熟人,便笑了,只道:“我们小姐怕二小姐这里忙乱不过来,便使我过来瞧瞧,我虽不中用,好歹也能帮得上些的。”

“锦绣姐姐这话,却是叫我们这等人汗颜了。”诉雨一乐,又道:“姐姐快进来吧,我待小姐那儿通报去。”

“哎。”锦绣于是便领着身后两个小丫鬟入内。

不一会儿,已通报过的诉雨便会转身过来领着锦绣往内走,娇切而不失恭敬道:“小姐请锦绣姐姐进去呢。只这会儿里头正乱着,兼之小姐呼唤,姐姐也不得闲,我便只等下回姐姐得闲了再请姐姐吃茶罢。”

“得,我就等着你的茶了!”锦绣一挑眉,又脸带亲切的一笑,也不多说什么,只一低头从帘子里进去了。

“锦绣怎么来了?”正扬着胳膊由着云舒、花落两人整理衣裙的林瑾瑶一眼就看见进门的锦绣,于是便道:“可是姐姐吩咐你来的?”

“正是小姐吩咐呢!”锦绣先恭敬得一行礼,口中却不停道:“小姐恐二小姐这里慌乱不得闲,又恐二小姐忙中忘食,便使奴婢拿些易食好克化的点心过来,叫奴婢亲盯着二小姐用了才可。”

“那倒是谢谢姐姐好意。你便先等等,待一会儿破月做了百合羹来了,你也给姐姐送些去吧。”林瑾瑶一面说,一面又示意身边的小丫鬟将锦绣手中托盘拿过来放到桌上摆好。

“百合羹?”锦绣面作诧异状,又转而笑道:“却是奴婢忘了,二小姐身边却是没有那曾有经验的,真是奴婢的错。”

“……可怎么说?”一听“错”这字眼,林瑾瑶便赶紧问道。

于是锦绣便持笑意轻声解释道:“回二小姐话,往年小姐们若要大早出门赴宴,抑或走亲访友,常是不用那些粥羹之物的,即是未免一去人家家里做客便要更衣,进而失仪罢了。因而通常早晨只用着些好克化的点心等物,也常只用得五六分饱,便是后又饿了渴了,只消再进些茶水小食就好,也不至面上不好看。”

“原来如此。”林瑾瑶听闻便一脸若有所思之状,后径自思虑半晌又笑了,只道:“想是姐姐知道我无甚经验,故而特特遣你来告诉我的罢?倒难为你为了我的面子绕了这偌大一个圈子。也罢,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你只一径儿说了罢!”

听到这话,锦绣也笑了,只半打趣道:“二小姐好精明的人物!奴婢不过想卖卖小聪明罢了,谁知才一个照面呢,竟就给二小姐识破了。奴婢哪里还敢在这里腆着脸站着呢,只请二小姐给个地方,好叫奴婢一旁去掩面哭一会儿才好!”

此话一出,满屋子人俱都笑了,便是林瑾瑶,也不由得抿了嘴。

待一众人尽数笑过了,锦绣这才正色道:“二小姐这里俱是人精儿一般的人物,唯不过输在无甚经验罢了,只奴婢说一回,只怕往后啊,可再没奴婢卖弄的地方了……奴婢可真真想哭一会子去。”

于是众人又咬牙忍笑。

林瑾瑶也浑不在意屋中众人因忍笑而显出的各色“狰狞”,只作没看见一般,耐心与身边几个大丫鬟一道儿听着锦绣口中的话。

那诸如例上要带着几个丫鬟呀,备用的衣裳首饰如何放置呀,手帕荷包等伴手物并碎银铜钱等打赏物如何收着等事情,直叫锦绣一口气说了个尽。

半晌,终于将事情尽数记下,也吩咐丫鬟们赶紧跟着改好了的林瑾瑶,这才从花落手上的托盘里亲拿了一个云色荷包递给了锦绣,笑道:“也难为你一口气说这么多,这个你拿着,权当润口费罢了。”

锦绣也不推辞,笑着将荷包接过来,道:“往常那文书先生都是拿的‘润笔费’,偏奴婢拿了个‘润口费’,可见奴婢讲得的确不错,若哪日小姐不要奴婢了,还请二小姐收留奴婢,给奴婢一个说书的活儿糊口罢!”

众人又是一顿笑,只林瑾瑶又笑又道:“如你这鬼精的,姐姐哪舍得不要你?也罢,你可赶紧回去罢,只怕姐姐正漫天找你呢!却赶紧走,没得笑得我肚疼!”

“这却是不行的,”只见锦绣一本正经拒绝了,反叫林瑾瑶一愣,于是她又道:“小姐说了,叫奴婢亲盯着二小姐将点心用了的,若奴婢这会儿就走了,只怕明日奴婢就真要到二小姐这里说书来了。”

“你可真是……”林瑾瑶复又笑了,便只好扶着花落的手坐好,随意选了几块点心用了,这才斜着眼睛望了锦绣一眼,似在说:瞧,我已吃了,你快走吧!

于是锦绣便抿着嘴,面带笑容的一行礼,方才扭身走了。

延伸阅读

亲爱的孤独症少年在线阅读第三次相见前的一百年  http://www.56bu.cn/626m.shtml
申翃天神在听完萧默溪吹竹箫后回到了乐神宫。三公主就站在乐神宫的门前,“申翃哥哥,你回

花絮满城丹方  http://www.56bu.cn/sutj.shtml
周念是边想边写的,只写了个大概,也是为了回忆一下炼丹的步骤,没想到对面的两个傻子居然

种几颗草莓给你之第三章  http://www.56bu.cn/de2s.shtml
兴许陆远是残疾的缘故,少女对他并没有过于排斥。“我也才来不久,目前只通过了一阶段的训

网王之功夫帝王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56bu.cn/nrhf.shtml
人们一般都会同情弱者,以显示自己的善良。但原本比自己差的弱者一下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强过

在下蚩尤,你哪位?之她已有婚姻,为何不报?  http://www.56bu.cn/nyy0.shtml
双莘国的街道笔唐竺国还要繁华,兴许是国家强大,圣上治国有方,慕忆桑挤在拥挤的街道,好

烈阳之长城防线之属于土豪的盛大婚礼!  http://www.56bu.cn/xyxn.shtml
任由自己的角色跟随着王皓钰前往三生石找月老,贝微微现在都还有些懵逼,因为王皓钰给她感

[综]顶头上司总是似曾相识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56bu.cn/x3bn.shtml
“康纳能听见吗?”“是的,你们还好吗?”“我们全身而退了,而且我们发现,如果你身上沾

狐狸与猎人之第四章(4)  http://www.56bu.cn/9g4.shtml
第四章、霸道总裁爱上我(四)温香软玉在怀,轩辕墨玉却却明显没什么心思。坐在他身上的人

听说你要重建帝国[电竞]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56bu.cn/dyfz.shtml
我走进了一年A班,对,就是这里……现在应该是上课时间吧,o(∩_∩)o哈哈,因为刚刚

洪荒:化形地仙希尔达  http://www.56bu.cn/ct6.shtml
在西方,每一个贵族家庭都有一句属于自己的传世铭言作为家族族语,以彰显他们为人处世的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我能把诗词化为力量在线阅读第七章

    那张天鹏脸色苍白,疯狂的跑了过来。在他的脸上早已挂满了泪水,都是自己要来,自己来就来了还拉着梦天,害的梦天丧命。“梦天。梦天,你给我醒来,你说过我们是好兄弟,你怎么可以死”张天鹏抱着梦天的身子剧烈的摇晃到,看着梦天全身的血迹,那即将涣散的眼神,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吼叫,那凄惨的声音让路人都觉得心痛

  • [综]暗黑本丸里的白莲花在线阅读第2节

    “两瓶解毒剂,一颗低阶避水珠,一瓶黑狼血,三瓶通香粉,蚀心虎肉三块,剩下的钱再给我安置一匹玄马,玄马要喂饱!我明天用。”柜台前,一名穿着青衫的年轻人将一小袋灵币放在柜台上。年轻人皮肤略显苍白,脸颊消瘦,但轮廓脸型十分俏正,尤其是那双眼,映着一丝捉摸不透的思绪。年近八旬的老掌柜瞥了眼那小袋子,嗫嚅下唇

  • 修真式分居之给二师弟下套!(9)

    苏渊的手指在桌子上一点一点的,看起来极为煎熬的模样。如月公子就越发的显得轻松,不过等了半天,苏渊就是不开口,他就有点着急了,商场如战场,时机稍纵即逝!苏渊这是典型的吊胃口啊!当下叹了口气:“外加一万块钱的咨询费!”苏渊忽然笑了,然后干脆利落的摇头:“不够。”“大师兄,这过分了吧?”如月公子有点无语:

  • 末世女配之漠视女主在线阅读第10节

    我骂道:“你他妈说什么呢!”算命师道:“我说的是真话,早知道你这个鬼样子我就不告诉你。害我泄天机。”我愣住了,赔笑,又递上一根烟:“那你再说说为什么我不能活着。”算命师机智道:“还要一百。”我递上一百:“说吧。”算命师道:“我道行不深,没看出多少。不过我知道,你这是有人帮你改命了。你九岁的时候,应该

  • 萌界行在线阅读第3节

    “成……成功了,你居然真的成功了?”王胖子满脸激动,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仪器,声音无比颤抖。见楚风点点头,嘴角含笑,王胖子根本不顾手上还沾染着的血迹,直接拉着楚风:“卧槽,这可是难倒众多顶尖医生的王思特病毒啊!”“楚风,不,楚大哥,楚大爷,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闻言,楚风故作高深一笑,戏谑道:“你别用

  • 奇异说书人第9章在线阅读

    魏奶奶的故事让几人都唏嘘不已。没多会魏奶奶就端着三碗热气腾腾的面过来了。“热乎着快吃。”放下面人又坐回小凳子上捡菜。韩爸韩妈厨艺都很好,是以韩潇潇平日里嘴也被养刁了,就这也觉得面很好吃。浓香的汤汁,劲道的面条。看来大家喜欢来魏奶奶这吃面也不单纯是帮助,美食谁不喜爱呢?这会天气正热,几个人吃得满头是汗

  • 男大学生合租日常在线阅读第六节

    小新从苟家古楼中,曾经看见过一篇对于太古遗种的记录。烛龙是人脸蛇身的怪物,红色的皮肤,住在北方极寒之地,身长千里,睁开眼就为白昼,闭上眼则为夜晚,吹气为冬天,呼气为夏天,能呼风唤雨。在上古神话中,混沌、鬼母、烛九阴,都是可以创造天地的真神,盘古只是劈开混沌,分了清浊,相比这三位,还是要略逊三分。烛龙

  • 玄云志在线阅读第一节

    第一只娃娃初秋,闷热的夏季还残留着毒辣的尾巴,哪怕是最凉爽的早晨,气温依旧跟“宜人”二字相去甚远。各年级班长在早会之后被集合在一块儿,分发每班这学期的社团名额。他们高中每周有两节课的时间作为社团课使用,为的是让学生在求学之余有更多机会培养自己的兴趣,有助于摸索自己未来。一名蓄着过肩长发,左边的浏海还

  • [钻石王牌同人]王者青道在线阅读第8节

    待烛照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三个月后了。君回简直就像忘妻石一样,天天盼着烛照归来。而对烛照而言,一来一回,不过三个时辰。再次看到笑意盈盈的烛照站在君回面前时,他扑上去抱住他,说道:“你总算回来了。”怀中的胤雪被压得喘不过气,从烛照手中跳了下来。君回发现了那小东西的动静,放开烛照,朝地上看去。烛照笑道:“

  • 木叶大学神第九章

    “别看他爷俩那样,其实挺敏锐的。”饭桌上柳女士偶然间提起。“因为某种程度上,情感也可以从理性角度用数据分析。”项泽看了眼身边柳的空座,“只有自身是盲点。”在配合柳女士挽留项泽在此过夜后,柳追寻他父亲的脚步被急招去加班了。“有时都会希望,”柳女士垂着头,勺子碾烂碗里的饭粒,“我先生在任务中残疾退休。只